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8章 震惊
    银白色的月光从夜空中倾洒而下,将船厂内的建筑道路映得一片清朗。

    眼见莱恩长时间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眼眸只是死死地盯着桌上的图纸,对此早有预料的方彦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坐在旁边的鲁道夫率先忍受不住了。其实以他的定力,即便是在原地坐上两三个小时都不会因枯燥而产生什么动静,然而现在的他早已是诸事缠身,晚上还有大把的财务报表需要他审阅,实在不能在这里和对方干耗掉宝贵的时间。

    “请问,莱恩先生,您对约纳斯的这份设计有什么看法么?”鲁道夫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轻声开口道。此刻鲁道夫的心中也不禁在暗自揣测,莱恩竟然这么久都没有说一句话,难道自己这个早慧的幼子真的萌生出了什么闪光的想法?

    被鲁道夫这么开口一问,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图纸的莱恩竟突然像是从梦中被惊醒;他缓缓抬起头来,原本的淡淡自傲之意此刻已完全被溢于言表的复杂神色所取代:苦涩、失落、狂喜、愧疚,又夹杂了一分时代变迁的慨然。沉默片刻,莱恩深吸了一口气,道:“鲁道夫先生,约纳斯公子的想法极大胆、极新颖、效果也是极明显,光是这个逆向布置的水下突出部设计,其所蕴含的闪光创造力就足以傲视德意志所有的设计师了。如果他能早出生20年,说不定我们的舰队真能在斯卡格拉克海峡海战中彻底打败英国佬!”

    鲁道夫心中陡然大震。他看了看莱恩,又看了看面露惊喜之色的方彦,一时间竟惊愕得说不出话来。眼前的莱恩无疑是德国最顶级的舰船设计师之一,连他都给予了如此高的评价,那么方彦所取得的成功便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只是当这一业界专家的最高赞誉被加到方彦身上之时,身为其父的鲁道夫却仍旧因为这骤然来临的幸福而在一时间有些难以承受!

    “除了这个不设置穹甲的单层内倾主装,有些难以应付在一个月内有25天的能见度在6000米以下的北海进行近距离交锋;以及这种空舱-液舱相间的水下防鱼雷系统(简称tds),还需要通过试验来确认其实际效力之外,整个设计再找不出任何宏观上的瑕疵了。”莱恩用一种混杂了欣喜和苦涩的奇异声音徐徐开口,正如他的脸色一般令人难以捉摸他此刻真正的心情。似乎是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个说法有些对不起旁边的少年,莱恩微微一顿,而后又道:“不过,如果是远程交战的话,这种装甲布局就会体现出它较穹甲设计的无与伦比的优越性。因采用逆向突出部思维所带来的水上储备浮力降低的缺陷,都被主装甲的坚不可摧给完全弥补了。而当前的海战距离趋势,正是在朝着远程化的方向发展,因此可以说约纳斯公子的设计是完全顺应时代的明智之举。”

    方彦看了神色复杂的莱恩一眼,忽然用平缓的声音说道:“为了在1万吨的限制下完成设计,我在设计中完全放弃了上装甲,并将首尾水线的防御削弱到仅能抵御大型弹片侵袭、和小口径炮弹直击的程度。这可是与包括马肯森级在内的所有战巡都截然不同的防御思路。即便是这样,莱恩先生您也觉得没有问题么?”

    莱恩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看到你的防御面积和装甲厚度,我就完全明白你的意图了。而从1914年设计马肯森级至今已有9年,我也接受到了许多全新的知识信息,对战舰的防御理解早已不是当年的那种思路。我们原来所奉行的根据舰船各部位的重要性高低、来依次从厚到薄的布置装甲的‘全面防护’式装甲布局,虽然在日德兰海战中得到了检验,但那却是建立在英国佬的炮弹引信极为灵敏的技术缺陷之上的;一旦他们的炮弹引信能达到我们的水平,那些120~200毫米级别的中等厚度装甲就几乎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果现在让我重新设计马肯森战巡的话,原来的那个装甲布局也会被我扔进垃圾桶的。”

    听得莱恩的话语,方彦心中不禁泛起了些许的欣慰之意。事实上,历史位面的俾斯麦级已经不是纯种的全面防护结构,这从其明显比巴伐利亚薄弱得多的首尾水线装甲便足可证明。之所以会加一块145毫米厚的上装甲,是为了堵住安装露天防炸弹甲板装甲后所形成的弹道天窗,这与一战主力舰艇的上装甲有着明显的区别。而当德国设计师从战败的法国人手中获得黎塞留级的资料之时,他们也对法国人的装甲布局方式大为称赞,并得出了对方的装甲利用率远比自己为高的结论。因此,德国设计师并非是冥顽不化的老古董;而当前布罗姆-福斯的设计人才也没有如历史位面一般大量流失,像莱恩这种昔日的技术骨干,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全洞悉了方彦的这份设计中的精义所在。

    “也就是说,约纳斯的设计是非常具备可行性的了?”鲁道夫终于艰难地开口道。不等方彦翻出抗议的白眼,莱恩就倏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色激动的说道:“鲁道夫先生,这份方案已经不是具备可行性,而是有着如同19世纪80年代创立穹甲一般的好几个革命性设计!我认为它应当被立即锁进贮藏绝密文件的资料室中,并且让所有看过它的人都以上帝的名义立下重誓,绝不将其中的内容向外泄露半点。这将是布罗姆-福斯船厂、也是德意志海军得到复兴的重要依仗。”

    鲁道夫的脸上神情逐渐转为凝重,他已经从莱恩的反应里读到了这其中的意义。他点了点头,道:“现在资料室的人已经下班了,等明天一早,我会亲自将它交到那里妥善保存的。”言讫,鲁道夫将桌上的图纸重新卷好,并将收纳它的木盒抱在了自己的怀中;目睹这一幕的方彦明白,德国和意大利海军的未来舰艇,都会因为自己的这份设计而出现飞跃般的提升了。

    结束完这个小插曲后,房间里的数人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呆:莱恩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核算方彦的这几个精妙至极的设计竟能够节省多少重量,鲁道夫要回家核算只能他一人知道的综合财务情况,而忙碌奔波了一整个白天的方彦,也想回家稍微放松自己的身心。办公室里很快就陷入了一片寂静和黑暗,走出船厂大门的方彦登上了鲁道夫的那辆小车;在发动机的突突轰响声中,心情大好的方彦只觉得扑面而来的晚风是那么的新爽和清凉。

    从船厂到住所的路途并不遥远,不到十分钟时间,方彦二人就回到了那幢别墅型住宅的大门跟前。走进灯火通明的客厅,鲁道夫却并没有径直前往他的房间而去;穿上拖鞋的他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双眼眸只是注视着那名面容精致的少年。恍然间,眼前这个颀长挺秀的身影,已经给了鲁道夫一丝看不透的感觉。

    “糟糕,不会是我这一次的表现太过抢眼,让老爹产生怀疑了吧?可是我已经为今天做了足够充分的铺垫了啊!”余光瞟到这一幕的方彦心中倏地悬了起来,开始迅速寻思能够让自己解围的策略。正自惊疑不定,方彦忽听鲁道夫叹了口气,轻声道:“约纳斯,你今天的表现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你。”

    感觉到自己便宜老爹的话中并无怀疑之意,方彦心下大松;他露出了一个灿烂夺目的笑容,道:“这都是我的灵感使然,距离舰船设计界的真正顶尖水平还存在着极大的差距。父亲你放心,我不会就此产生出目空一切的骄傲感的。”

    鲁道夫微微一笑,道:“你是什么心性,我难道还不清楚么?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在海军领域取得如此非凡的成就。”他目光闪烁了片刻,而后再度开口道:“原本我是不怎么希望你进入海军服役的,因为这不仅意味着严峻艰苦的**训练,更意味着身为军人的你将无法继承我的企业;现在家族因为你瓦尔特叔叔在北美的奉献而发展得如此兴旺,我是真的想让你和你哥哥一同承继家族的一切。然而今天我才发现,你或许真的是为德意志走向海洋的这一伟大历史使命而生,如果我还要坚持把你束缚在商业上,对你和德意志都将是一种伤害吧。”

    方彦静静聆听着鲁道夫的话语,心中的那一丝意外的愕然很快就转为了触动和温暖;在这个世上,眼前的中年男子可能是唯一真心对待自己的人,他的包容和支持,是比这具完美的身体和殷实的财富更令方彦为之珍视的宝贵收获。方彦的脸上渐渐露出郑重与坚毅的神色,道:“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会进入米尔维克军官学校,为家族和德意志的未来贡献我所有的力量。”

    感谢书友哈罗2的打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