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4章 新的开端
    随着时间进入1924年的春季,方彦的中学生涯也迎来了它的终结。

    从4月中旬起,德国的中学毕业考试便拉开了序幕;共有15个科目分别在单日被安排实施,而整个考试过程也将一直持续到月末。不过,考生只需完成其中的4~5门科目的考试即可,且没有任何必考的科目;这便很容易的让每个人都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特长,在因材施教的框架下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斑斓盛况。

    尽管德国中学教育侧重的是培养学生的思维和行动能力,而并非是此时已经能当战舰设计师的方彦所最擅长的理工科学的传授,但凭借着这个两世为人的百战灵魂,方彦仍是在半个月里轻松完成了这些旨在考察学生思维的素质题目。而或许是在毕业晚会上的那一幕幕和前世相似的场景,触动了他心中的某处柔软之地,始终心如峻岩的方彦竟流下了十几年来的第一滴泪水。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之前一直有一层坚硬的外壳将自己的情绪重重束缚其中,才让他自认为身为穿越者的自己是有别于其他人的超然存在。

    十天之后,方彦的考试结果和毕业评语便也由邮差送到了他在柏林的这间出租屋内。当他拆开信件之后,所看到的结果并未出乎他的意料:最优等的卷面成绩,不吝赞许之词的师长评价,这是他在4年半的中学生涯中宵衣旰食、日夜不辍的最好嘉奖。凭借这份成绩,方彦已经顺利拿到了进入米尔维克海军军官学校的敲门砖,尽管他今年的年龄还只有未满成年的16岁,但后者已经无法将他拒之于报名的大门外了。

    在向小女友西尔维娅写了一封自己将离开柏林返回汉堡的信之后,方彦便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装,满怀感慨的离开了这座居住了数年之久的出租公寓。1919年的初秋,进入这里的是脸上挂满童稚之气的男孩;而在今天,走出大门的已经是英秀挺拔、俊美轩朗的少年了。就连他的面部轮廓,也在时间这名巨匠的精心雕琢下改变了许多;此刻整个人看上去便如同一块流光溢彩的璞玉晶石,走到哪里都会成为身边众人瞩目的潮流。

    由于这段时间的鲁道夫正忙着和来自美国的投资方洽谈贷款事宜,方彦便也没有想着要去打扰他;自己在家中休息了两日,便带着核实自己身份所需要的材料独自登上了前往德国北端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州的弗伦斯堡的列车。至于报名工作,则早已在数月前就已经完成,包括申请书在内的所有档案都被早早移交到了米尔维克方面,以便让学校能有充足的时间来核实这些信息。

    让方彦感到惬意的是,欧洲狭小的地域环境,使得他免去了如天朝一般的长途劳累之苦;总共用了不到四个小时,走下城郊巴士的方彦就在手中地图的指引下,沿着道路登上了一座靠近北海海岸的小山。远目望去,一幢通体红色的哥特式四层建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中,那里便是自己的目的地了。

    1910年,为了解决日益扩充的公海舰队所对基层军官的不断增长的需求,德皇威廉二世下令在弗伦斯堡建立一所专门培养初级海军军官的学校,米尔维克学校由此诞生。它与早年建立的基尔海军学院一道,构成了德意志帝国最后几年的海军人才培育摇篮。著名的“狼王”邓尼茨,便是从这所学校毕业,而他也在希特勒自杀后将这所学校设为自己的元首官邸,并同样在这里成为盟军的俘虏。

    尽管基尔海军学院无论是在规模、底蕴、还是技术实力上,都要远胜于1910年才建立的米尔维克学校,但由于协约国在战后强令这所培养了大批优秀将领的高级院校关闭,因此米尔维克便成为当前德国海军唯一的军官培育基地了。不过,现在的米尔维克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蹒跚学步的初立学校:来自基尔海军学院的绝大多数人才,和近乎全部的4万本藏书,都在战后转移到了这里,使得今天的米尔维克已经替代了昔日的基尔,成为德国海军首屈一指的人才培养中心。

    盖因这一缘故,每年都想削尖了脑袋往里钻的人便自然不在少数了。即便是在意图推翻魏玛政府的卡普政变爆发、使得同样掀起了1918年11月革命的海军、在国内的左右两方势力面前都变得里外不是人的情况下,米尔维克仍是凭借着军官学校这一面金字招牌,在战后萧条困顿的经济环境中吸引着大批德国青年前来一试运气。不过,现在却绝对不是容易进入这里的好时机。

    由于《凡尔赛和约》将德国海军的军官人数限定在了极为苛刻的1500人以内,且必须服役满25年方可退役,这便使得德国海军囿于每年退役的人数所限,只能给予很少的新晋军官名额。再除去那些优秀的海军士官正常晋升为军官的这一部分,留给米尔维克招收军校科班生的名额已然不足战前的十分之一。近三年来,学校每年的录取名额都只在20人上下,他们堪堪能组成一个班,其人丁凋零的凄凉景象,也正映衬了身处《凡尔赛和约》疯狂压榨下的整个德国的情况。

    然而,方彦却是必须要在当下进入海军。他这具身体的生理年龄已经过于年轻,如果再不采取一切手段增加自己在军队中的资历的话,那么今后也就很难再对德国海军施加足够多的影响了。而要想以外行身份干预军队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即便是后来执掌最高权力的希特勒,也只能改变陆军的决策,对仍旧保持着党派和政治纯洁性的海军同样束手无策。如果不通过改变海军来击败英国,那么面对美国直接介入欧洲战争的德国就永无胜利的机会;此前方彦所抛出的全新舰艇设计,只是强化它赖以生存的外在躯壳,而真正要避免其重蹈公海舰队那沦为操线木偶式的悲剧,还是要通过身在其中的人来为其重塑灵魂!

    鸟鸣悦耳,林木葱葱。坐落于靠海山巅的米尔维克学校自是环境优雅,景色迷人,其雄伟壮观的主建筑占地广阔,气势巍峨,比起学校更像是一座浩大的城堡。不过在临近正午的现在,这幅如画卷般的美景却是被校内广场上无数的攒动人头给破坏掉了。今天是米尔维克学校宣布的入学考试开始时间,此前提交申请的报名者须在本日中午赶到学校,否则过时不候。现在时辰未至,广场上已经聚满了人;方彦粗略扫去,少说都有七八百之数。

    望着这简直比后世天朝的国考公招还要夸张的景象,方彦忍不住暗自咋舌。要知道米尔维克军官学校的报名费用可绝对不便宜,5个新地产马克的钱已经够一个普通家庭省吃俭用过上快一周了。之所以会出现如此高的门槛收费,是因为报名后所要进行的筛选过程异常繁复所致:光是一场全面详尽的体检,其所需成本便居高不下,更遑论之后所要进行的种种测验。整个体检和入学考试的时间将持续两周。当然报名者中的绝大多数都只能背起行囊黯然返回,纵使其中有不少可堪培育的幼苗人才,但协约国对德国海军的限制却是让他们别无选择。

    “嘿,你也是来报考海军军官的么?”正自思绪感慨,方彦耳畔忽然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接着肩膀便被人拍了一拍。他倏地转过头来,只见一名莫约十**岁的年轻男子站在他旁侧,此刻正用略带讶然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方彦凝神看去,只见面前之人比起身高已近6英尺(183cm)的自己还要高了一分;略带青涩的脸上长有一些细小的青春痘,不过看上去却别有一番阳光温暖的感受。

    从某种程度上,方彦发觉此人的外观气质竟和穿越前的自己有几分相似,心中的戒备之意登时便散去了许多;他顿了顿,而后露出一个友好温和的笑容,道:“正是。我叫约纳斯,来自于汉堡市。您大概也是刚刚完成中学的毕业考试吧?”

    那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脸上的讶然之情随即被微笑所取代:“我是来自巴伐利亚的奥托,刚刚从克拉威尔镇的中学毕业。刚刚看到您的年龄似乎极为年轻,不太像是前来竞争军校生的人员,于是就失礼的问了您一句。没想到约纳斯您如此年轻,就已经完成了中学的课业。希望我们能在这所学校里再相聚。”

    方彦面上笑意不减,同样报以祝福的话语;在和这名叫做奥托的年轻男子打招呼的时候,他的心中随即浮现出了一个之前所并未有过的念头。此前,自己仰仗着穿越之后所拥有的家族财富之利,在许多方面都顺利的实现了自己的意志;然而在进入军队之后,他便再难以依托便宜老爹鲁道夫为他做些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有必要在身边聚拢起一批同龄青年,以作为自己今后行事的助力:而接下来的几年间就是自己实施这一计划的契机。

    (感谢书友smuggler、永远的f4u、和219工程的打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