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1章 南行收获
    一张纹路繁复的卡片被递到方彦手里,带来了几分温暖光滑的舒适触觉。

    方彦看着面前这张印有意大利中央银行纹章的汇款支票,湛蓝色的眼瞳忍不住微微一缩:这上面的金额竟赫然有2400万里拉之巨,即便是现在意大利货币的含金量远比不上英镑和美元,但也绝对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了。如果在市场好的情况下,这笔钱可以兑换到超过85万美元;而如果将它捐给穷得发疯的德国海军,一艘半的800吨级驱逐舰的建造款项就这么凑齐了!

    “这哪里是便宜老爹所说的什么可有可无的外快,分明就是一条惊人的财富洪流!”饶是方彦已经拥有了相当可观的定力,此刻他看向手中支票的目光中也流露出了一分难言的狂热和激动。当前意大利海军在条约时代的次级水面舰艇建设才刚刚起步,今后还有十几艘巡洋舰会被陆续推上船台;就算是意大利政府不能让安莎尔多囊括下所有的订单、而必将会把蛋糕分一部分出去养活其他的那些船厂,其最终分给布罗姆-福斯的专利费也将是极为丰厚。而作为前番布罗姆-福斯船厂在技术交换中的最重要的设计手段的提供者,方彦理所应当的拿到了这笔专利费的绝大部分,这登时使得他成为了最年轻的顶级富翁。

    老齐亚诺脸上的愠怒之意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道:“恭喜你了,约纳斯。仅凭这笔资金,你就能够购买机械、开办一个雇员超过千人的大型工厂!事实上,即便是整个安尔莎多船厂,在这份合同中的获利也比不上你一个人靠知识创造所获得的收入,真令我这个老家伙汗颜羞愧。”

    方彦眉头微微一跳,已然对老齐亚诺的心思了然于心;他脸上的神色愈发恭谨,道:“这全都是靠齐亚诺叔叔对我的垂爱青睐。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布罗姆-福斯船厂和我本人是绝对不可能获得如此丰厚的报酬的。我看齐亚诺叔叔非常喜欢品鉴富有艺术气息的名家画作和珍宝,父亲在德国颇有些人脉,他也一定会很乐意将手中的一些东西送到米兰、请齐亚诺叔叔品鉴点评。”

    老齐亚诺的嘴角微微上翘,笑容也从最初的意味深长变得喜悦欣慰,他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如此上道,不仅登时就领悟了自己的话中之意,更给出了不伤害自己颜面的滴水不漏的回应。尽管其话语的衔接连贯性还有些生硬,但对于本身就以古板木讷著称的德国人而言,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临场应变了。实际上,他之所以会在之前的协议中给予布罗姆-福斯如此高的专利费,其用意也正是要从对方身上吃进足够多的回扣:毕竟自己只是安莎尔多的大股东之一,船厂分红和他自己独吞之间哪一个能获利更多,这便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至于意大利政府要为了这笔高昂的专利费买单、而在军舰采购中付出更多的代价,则根本就不在老齐亚诺的考虑之内,有什么能比自己包里的黄金白银更为重要的?

    “可惜的是,驱逐舰由于没有装甲,只能使用逆向突出部而无法用到你的装甲盒防护设计,起不到如条约巡洋舰一般的减重效果,否则给你的这笔专利费用还将再上一个台阶。”老齐亚诺抿了一口茶几上的咖啡,话语中带着遗憾的说道。方彦心中暗骂对方公然索贿的贪婪无耻,脸上却已经堆起了讨好的笑容,道:“不知齐亚诺叔叔此番回来,第二件事情又是为了什么?”

    老齐亚诺脸上笑容不减,轻声说道:“几天前,你父亲雇佣的一个地质勘探团队似乎在利比亚的锡尔特盆地中发现了极为丰富的石油储藏,保守估计也在三亿吨以上。他向我发了一封希望与我合作共同开发的私人电报,我于是就从罗马临时赶回,审计家中可用于投资的金额数量。如果这一情况能得到完整报告的进一步证实,则这片北非之地完全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罗马尼亚的普什蒂油田!我真没想到,我们在利比亚统治了这许多年都一无所获,反而是贵方的人员率先发现了掩埋在这片荒凉之地下方的黑色宝藏。”

    眼见对方神情中不仅没有丝毫愠怒之意,反而流露出了喜悦之情,方彦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得轻松而浓郁。尽管意大利作为利比亚的宗主国,在这个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时代原则上是极度排斥外来势力在自家领土上进行的开发获利,但此刻坐在方彦面前的老齐亚诺却绝对不是一个以国家利益至上的志士,他最关注的乃是自身家族的繁荣和发展。之前在引进造舰设计技术所付出的专利费上,老齐亚诺便将国家利益摆在了靠后的位置,使得意大利政府拨出的造舰经费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最终流入了他自己的口袋。现在鲁道夫在利比亚发现大型油田、并邀请其共同开发的行为,可谓是正中老齐亚诺的下怀,他又怎么会因此而产生丝毫的愠怒?

    “齐亚诺叔叔,这个油田的位置是布罗姆家派出的勘探队经历万苦千辛,才终于在一片酷热干燥的荒漠中侥幸发现的。贵国政府对油田开发的介入几乎不可避免,但我真诚地希望我方能够在之后的联合开发中得到一个合理的收益份额。”方彦缓缓开口,话语中满是诚挚之意,“如果这次你能够体谅先行者的艰难与不易,那么我和父亲都将对你的善举表示最深挚的谢意。”

    老齐亚诺眼中光芒闪动,经历了刚才谈话的他如何不明白眼前少年的意思:如果自己利用在政府中的影响力拔高布罗姆家族对油田开辟的贡献、并由此提高其最终获得的分成的话,那么对方也将投桃报李,将其中的一部分利益转到他自己的账户。对于老齐亚诺而言,这实在是一个无法拒绝的分赃协议,没有谁会和近乎万能的金钱过不去,即便是已经掌握了极大财富的他也是一样。

    “意大利政府不会让发现财富的先驱者受到不公正对待的。”老齐亚诺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尽管这并非是双方基于合作的正式会面,但这也算是老齐亚诺给予布罗姆家的一个承诺了。对于并不直接涉足家族产业的方彦而言,能够得到对方的这句承诺已是足够,他面带感激之色的向眼前的中年男子行了一礼,道:“齐亚诺叔叔的恩义,布罗姆家将永远铭记于心。”

    老齐亚诺平静地点了点头,眼眸中的激赏之意一闪即收;眼前少年的心性一如既往的优秀,让他在与对方的交流中完全没有任何凝涩滞堵的不自然感受。不知不觉间,他对这名少年和自己女儿深夜回家的愠怒已经变得淡不可察了。他顿了顿,而后再度开口道:“你先回房间去休息吧,我也去看看西尔维娅。记住,西尔维娅的年龄还小,我不希望你对她的身体造成任何的伤害。”

    月光明朗,夜风清凉。洗去了一身汗渍和疲惫的方彦站在自己卧房的落地窗前,一双沉静的目光只是凝望着北方那片繁星闪烁的幽蓝色天空。自己在意大利已经生活了快两个月,再有不到十天时间,他就应当踏上返回汉堡的旅途。通过这次南行,他已经将自己四个目的中的三个尽数达成:利比亚的石油被发现,己方家族与老齐亚诺的联系因此进一步加深,而少女西尔维娅也在和自己如胶似漆的相处中化为了一泓温柔的春水,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其中。原本方彦选择同西尔维娅共度假期,更多的是出于攀上老齐亚诺这颗大树、而推进自己对未来布局的考虑;然而临近离别之时,方彦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这只少女的温柔乡中,此刻竟再难以区别二者的主次了。

    “希望我下次回归之日,就是迎娶西尔维娅之时。”看着远方深邃的天穹,方彦眼眸中的温柔之色渐渐变得坚定,轻声说道。接下来,自己就将面临3年艰苦的军官培训,而性格坚韧的方彦也完全做好了迎接这个将身为富家公子的自己淬炼成为军队精英的严峻考验的准备。只要自己能够顺利通过这番锤炼,老齐亚诺也将再无任何理由反对自己与其女儿的结合。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情了。”方彦在心中暗自思忖道。根据他的记忆,那名日后将强势崛起的奥地利下士此刻还被关押在慕尼黑的旧炮台监狱里;尽管身为极右翼分子的他受到了狱方的种种优待,但其落魄窘困,却也无疑是自他年少时期在维也纳流浪之后前所未有的。由于年龄的原因,方彦没有在啤酒馆政变之前选择与他搭上线,但现在的他却是具备了此前所没有的必要条件,可以去做一次从龙飞天的政治投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