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5章 政治投资
    悠扬的乐声从墙上的钟表内淡淡响起,最终化成了十声清脆的鸣响。

    希特勒倏地抬起头来,看向挂钟的目光满是惊愕和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翻开衣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又转头看向窗外早已完全漆黑下来的天色,脸上神情急剧变幻。过了好一会儿,希特勒脸上的惊疑骇异之情才渐渐消退了下去,只是在他的目光流转间,已然有一丝别样的情绪悄然浮现了出来。

    “真不敢相信,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5个小时,我还以为这才刚到晚饭的时间!”希特勒好似自语的喃喃开口,话语中仍旧带有一丝难以相信之意。在和面前少年进行交流的过程中,全身心投入其中的他竟全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这种陌生的感觉还要追溯到他在近二十年前到维也纳求学时、于国立图书馆内如饥似渴的阅读书籍的那个久远的岁月。更加令他心神触动的是,这名少年在与自己交流期间所说的每一句话语,都像楔子一般印入了他的心底,即便是在自己旁征博引、滔滔不绝的讲了近4个小时的情况下,仍旧像刚刚听到那般历历清晰。而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没有其他,完全是因为对方的观念和自己几乎完全相同所致;在某些程度上,这名少年的思想造诣甚至比他自己还要高巨!

    咫尺之外,方彦同样做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惊愕模样,似是对韶华超出他自身感觉的快速飞逝感到万分难以置信;然而实际上,他却是早已在心中凄惨哀嚎,对这场基于种族主义的交流谈话感到精疲力竭。方彦怎么也没有想到,希特勒的战斗力竟会如此的惊人;对方能够在一个话题上引申出超过十个的旁支属系,并且在每一个旁系上都能滔滔不绝的说上好半天,还不带一句重样的话语。饶是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准备,此刻也仍是被希特勒那庞复驳杂的知识给弄得有些难以为继;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方彦最后只能选择不接希特勒恣意发散的话头,而是将讨论的话题限定在某些个特定的区域内;这样一来的话,纵使自己仍旧能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和希特勒继续交流下去,但要让希特勒对自己完全引为莫逆就难以实现了,而这显然绝非是方彦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咕……”一声低低的怪异声音从方彦的腹中传出,在重新变得寂静的监狱中清晰可闻。方彦面色一变,些许赧然之意便在他的脸上浮现了出来。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从中午过后就再也没有进过餐;现在已经是夜晚十点,他这具血气正盛的身体由于长时间没有能量的补充,自然是要发出不满的抗议声了。

    希特勒见状微微一笑,然而更多的却是因自己的招待不周而感到歉疚的神色。他顿了顿,而后略带沉重的声音轻声说道:“抱歉,约纳斯小友,身处监狱的我没有什么可以招待您的,这里的食物我想您也是很难接受。更何况,监狱的熄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虽然在这些正直警卫的帮助下,可以在狱中享受一些其他囚犯所得不到的待遇,但却也不能坏了基本的规矩让他们为难。我们今天的交谈……就到此为止吧。”

    方彦心中长舒一口大气,暗道自己可算是将这一关给硬着头皮闯了过去。他决定以后还是少与希特勒进行政治领域的交谈为妙,对方那宛若银河之水一般滔滔不绝的话语,实在不是普通人所能够忍受抵御。

    不过为了让这出戏有一个完美的收官,方彦先是迟疑了一下,最终才面露不舍之意的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希特勒看向少年的面庞,似有期待的开口问道:“约纳斯小友,你明天还能来这里么?实话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像今天晚上这般进行过畅快淋漓的讲述了,其他的人要不是对我的理念不感兴趣,就是只能静静的当一个旁听者,没有一个人能对我的观点进行有意义的评价,就更不用说像您一样加以补充和完善。”

    “很遗憾,希特勒先生,我明天必须要返回汉堡,恐怕很难再来这里和您讨论这一极富意义的话题了。”方彦在心中翻了翻白眼,脸上露出惋惜之情地说道。且不说他已经受够了希特勒那近乎永无止境的言语轰炸,早就想脱离这个苦海,光是他现有的在种族领域的知识储备,和希特勒聊的时间长了也必然会露馅。因此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在希特勒面前呆太久的时间,尽早抽身是最理想的选择。

    听得方彦的答复,希特勒的眼中泛起了点点的失落,虽然相见只有几个小时,但眼前少年的谈吐和意识形态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他隐隐有一种将对方视作同志老友的感受。他握住了方彦的右手,正欲在离别前说些什么,眼前少年却忽然面色一变,随即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蓦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刚才和希特勒先生聊得太过投入,竟然连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都忘了。”方彦似是从梦中恍然惊醒,嘴角重新勾起了欣悦的笑容。他从内衣口袋中摸出一张被玻璃硬壳紧密包住的纸片,然后递到希特勒面前语气郑重地说道:“这是我这些年来存的零花钱,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将其用掉;而我在今后要面临长达3年的海军军官培训,更是没有花掉这笔钱的机会。我想,与其让它在银行里呆着、被魏玛卖国政府所利用,不如将它交到像希特勒先生您这样的真正英雄的手中,为振兴德意志贡献我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是我一片赤诚的心意,如果希特勒先生您还看得起我,就请将它收下。”

    希特勒双手接过这个透明的玻璃小盒,目光扫向其上之后身体陡然一震:眼前这张印有众多防伪符文的柏林央行所开出的支票上,竟赫然写着5万马克的字样!要知道现在的马克币值和汇率都已经趋于稳定,在地产的担保下和那种动辄万亿起跳的旧马克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当下这笔钱能在国际市场上兑换1.2万美元,对于个人而言绝对堪称是一笔惊人的巨款了!

    “这,这实在太贵重了,我……”希特勒的表情终于出现了剧烈的变化,激动、狂喜、迟疑、犹豫……种种神情在他脸上交替变幻,就连那一向口若悬河的雄健辩才竟也变得期期艾艾起来。身为国社党领袖的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这笔钱对于在啤酒馆政变失败后的国社党重新恢复元气的意义,他有着强烈的渴望把握住这次至少能让自己的政治进程加快一年的机遇;毕竟,国社党在近期买下的那家《人民观察家报》,也不过才花了1.6万马克,而这些钱还是靠他与一名陆军军官暗通、偷偷挪用军费才筹来的。5万马克足以使国社党的财政得到一次飞跃!

    然而在情理上,希特勒却难以让自己接受这笔馈赠。眼前的少年虽然与他志同道合,更是他所遇到的唯一能和自己畅谈种族学说的难觅知音,但对方毕竟才和自己认识了不到半天;骤然接受如此丰厚的捐赠让他感到心中有愧,根本无法报答对方如阿尔卑斯山一般厚重的恩情。在踟蹰犹豫的过程中,希特勒心中也不禁泛起了一丝久违得快要变得陌生的温暖和感动:原来在自己落难潦倒之际,也总是会有心系国家和民族的仁人志士,记得自己曾经为德意志做出的努力!

    “希特勒先生,就请您收下吧。没有谁能比心系国家的您更能让这些钱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如果您拒绝了它,就等于是拒绝了德意志的光明未来、让那些犹太人和叛国者继续寄生在德意志吸取我们的血肉!”方彦语气诚恳地开口劝说,仿佛希特勒不接受这笔馈赠,就间接的和他所切齿痛恨的魏玛民主党人同流合污了一般。希特勒凝视着方彦的脸庞,而后缓缓向他深鞠了一躬;已经明白其心意的方彦没有伸手去搀扶于他,自己想要的正是这么一个结果。

    “这样一来,应该就能在元首的心目中留下我的身影了吧?”走出兰德斯堡监狱的大门,方彦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低语道。为了今后能通过希特勒的关系来实现自己的意志,他不仅颇为心痛的破费了自己的金库,更在对方面前装了好几个小时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弄得连自己的思绪都变得有些淆乱了起来。不过有一点方彦可以肯定,那便是今天的政治投资绝对是物超所值的,自己今后必将得到百倍于此番付出的丰厚回报。他深吸了一口属于夏末深夜的凉爽空气,转身朝街边的一个夜宵店铺走去;经过辛苦的工作之后,自己也应当用食物好好的犒赏自己了。

    (ps:郑重感谢书友一个人的远航的万赏...作者铭记于心,会竭力写出更好的作品以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