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8章 药力
    蓝色星眸如宝石般闪亮,流动着妩媚诱惑的动人眼波,娇巧的琼鼻仿佛是玉石雕刻,和鲜艳亮丽的红唇构成了一幅完美的景致。再配合那修长莹白的脖颈,雪腻丰盈的酥胸,柔韧纤细的蛮腰,以及笔直纤美的双腿,让人不禁感叹这具娇躯的主人简直是上帝的宠儿,将所有的美丽都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我是威廉先生的侄女琳娜,目前正帮助叔叔掌管他的企业;不知道可爱的小弟您叫什么名字,是哪一位宾客的孩子呢?”琳娜的美眸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轻声开口问道。以她的眼力,自然是发现少年那份令人怦然心动的俊逸轩朗之意,竟似较自己第一眼看到他时又浓郁了一些。琳娜心中微微颤动,娇媚的容颜上笑意更盛,柔声道:“刚才你去洗手间,是为了整理仪容、让自己以最佳的姿态和我见面么?真不枉我在门口等了你这么长时间呢。”

    方彦脸庞微微抽搐,一时间分不清眼前这名妖冶少妇是在借此对自己临阵脱逃表达不满之意,还是真的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曲解;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她一直都呆在走廊的尽头等着自己,否则不可能出现自己刚一返回大厅,就被对方逮个正着的惊人巧合。他不着痕迹的在宾客中寻找列昂的身影,期盼他能帮自己再度解围,然而方彦很快就瞳孔收缩的发现,列昂已经被好几个人拉到了远离此处的边缘角落里,根本无法照顾到这边的情形。

    “列昂先生已经被几名旧友请去共叙生意了,等到他们谈论完之后,一定会再回来找您的。”狡猾如狐狸的琳娜如何不明白方彦的心思,微笑轻语道。她自是明白刚才这名少年是想用列昂来堵自己,而现在她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请了几个生意上的老朋友来将列昂拖住,让这名少年再也没有外援可用。一念至此,琳娜心中不禁有些小得意:“跟老娘玩手段,你还嫩得很呢!”

    方彦心中暗自焦急,现在只能靠自己来应付这个女人了。尽管方彦对她的放荡私生活有着种种的抵触和顾虑,但现在自己已经被对方逼上门来,也就再无法向之前一样做出逃避的举动。更何况她与自己乃是初次见面,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众目之下,自己必须给予身为地主的对方以足够的颜面。

    一念至此,方彦只得展颜微笑道:“我叫约纳斯·布罗姆,是布罗姆-福斯造船厂主鲁道夫之子。由于父亲现在意大利、实在无法抽身前来,因此他特意让我代他参加晚宴,以表达对威廉先生的尊敬和祝愿。原本我以为能见到威廉先生就是此行的最大幸运,然而在见到夫人之后,我才发现我之前的认识完全错误了。”

    琳娜闻言笑靥如花,似是对方彦这番礼貌的恭维之词极是受用,然而在她那已经弯成了一双月牙的明媚双眸中,却是有点点不为人知的异样神色悄然闪动。她主动向方彦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娇艳的面庞上满是热情和爽朗之意,道:“布罗姆-福斯为德意志铸造了纵横海洋的长剑,叔叔和我早就想和贵方多加亲近了。初次见面,我想邀请约纳斯您共舞一曲,不知道您是否有这个兴趣?”

    看到伸到自己面前的这只莹白修长的柔荑,方彦的瞳孔不由得为之一缩,他发现自己同样没有任何理由开口拒绝这一要求,尤其是在对方已经释放了足够多的善意和热情的当前。沉默片刻之后,他最终在一句“荣幸之至”的话语中握住了这只玉手,并挤出兴奋期待的笑容,跟着琳娜来到了乐声悠扬的舞台前方。

    乐声清灵悦耳,仿佛和煦晨风吹过青翠树林,又仿佛是春日田园的欢快鸟鸣,被赶鸭子上架的方彦只得硬着头皮,跟随乐曲的节奏和琳娜融合成了一对舞步翩跹的身影。对于四周投来的一道道隐含异样的目光,琳娜毫不在意,只是粉面含春的感受着面前少年的温度和气息;而方彦由于并不擅长此道,其全部心神都放在了保持节奏的同时又不踩到琳娜秀足的双人舞上去,再无力顾及其他的任何事情。方彦忽然发现,琳娜的身形竟颇为高挑,在穿着平底鞋的情况下都够到了自己的鼻尖;而对方身上那浓郁的甜腻体香,更是仿佛走进了一座满地盛绽的花园,虽然不及西尔维娅那般清幽甘冽,但却拥有一份独有的诱惑妩媚的香甜。

    “这只是一次礼节性的交流,我在晚宴结束后就要立即返回旅店内……”当琳娜跟随乐曲的节奏意境,将整个柔软丰盈的娇躯都倾入方彦怀中时,方彦强自按捺下心中陡然升起的绮念,暗暗咬牙忖道。怀中身体那基于成熟风韵的惊人诱惑力,是身为少女的西尔维娅所无法比拟的,方彦虽然很不想同这名少妇出现交集,但他这具血气正盛的身体所分泌的激素,却是完全具备左右他自身意志的能力。他猛然一咬舌尖,不着痕迹的将这具玲珑浮凸的娇躯推离了自己的怀抱。

    琳娜眼中骤然闪过震惊羞怒的神色,似是碰上了之前所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然而仅仅一个呼吸之后,她便重新恢复了那妩媚娇艳的微笑,仿佛什么也没有察觉到似的。一曲终罢,呼吸微微有些加快的琳娜呼唤一名女侍者给自己端来两杯红酒;一杯被她拿在手中,另一杯则递到了方彦的面前。

    “约纳斯,谢谢您陪我跳完这支《田园》。我想今后我们一定还会展开更加密切的接触。”琳娜柔声开口,将自己的酒杯与方彦清脆的碰了一碰。结束跳舞的方彦松了一口大气,其恭声称谢的话语也第一次是发自内心的真实之音。将杯中那并不多的液体饮下之后,他便径直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尽管列昂早已和其他的宾客们交谈去了,但方彦仍是感到了远胜于此前任何时候的安全。

    背对着方彦的目光,琳娜的嘴角悄然浮现起了一丝魔魅的笑容。

    随着宴会的继续,方彦忽然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一股混合了困倦和燥热的奇异感觉从身体中渐渐翻腾升起,并逐步吞噬着自己清明理性的意识。过不多时,他的头脑便泛起了沉重的刺痛,细密的汗珠开始在他的额头上出现;凑近了看,方彦的整个面部更是已经被粉色的红云所笼罩,仿佛刚刚从开水中捞出来一般,像极了是得了急性重感冒后所伴生的发烧症状。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方彦用手肘艰难地支撑着脑袋,心中满是痛苦和疑惑;自己在穿越之后就一直打熬锤炼着这副身体,并且通过了淘汰率惊人的海军军官测试,即便是不能和公牛正面对撼,其强健的体格也足以保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百病不生了。而当前在他身上所出现的情形,只有追溯到他刚刚穿越、西班牙流感病毒还在他身体上残喘顽抗的孩童时期,才有些许的相似感觉!

    “难道是我被人下了药?”忍受着头脑和身体传来的强烈痛苦的方彦忽然心神一震,瞬间泛起了这个念头。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当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样情况了。想到不久前自己曾喝下的那杯从琳娜手中递过的红酒,方彦的双眼陡然睁大,心中涌现出了惊怒交集的冲天骇浪。他紧咬牙关,准备呼唤列昂求助;然而当他憋足了力气准备开口之时,方彦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低哑枯涩,说出的话语只能在极近的距离上才能被听清楚了!

    “哎呀,约纳斯您是怎么了,脸色会这么差?是酒喝多了之后受了寒的缘故么?”琳娜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方彦的身边,此刻正满含关切之意的柔声说道。看到少妇那春水般的蓝色星眸中所流露出的那一抹得意与狡黠,方彦心中登时再无丝毫怀疑,哑声嘶吼道:“琳娜女士,我与你初次见面,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明天就是我军官培训的第一天,你……”说到一半,方彦身体中仅存的最后一分气力也在一阵强烈的昏沉中尽数散去,剩下的半句登时被卡在了喉咙里。

    琳娜甜蜜地笑了,只是这娇媚诱人容颜在方彦眼中已经和恶魔的微笑没有什么区别。她无视方彦快要喷出火来的目光,对身旁的两名女性心腹侍者说道:“约纳斯喝醉了,先把他请到房间里去休息一会儿。”那两人会意,等到琳娜走远之后,便一左一右的将全身脱力的方彦架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主宴会厅里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