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3章 宣讲
    在向不幸的戴维投去一道同情的目光之后,方彦等人很是没有良心的直接返回了宿舍,只留下前者一个人在宽阔的操场上进行痛苦万分的罚跑。此刻方彦的心神,都已被刚才矮壮少校提到的特别授课给占领了。毕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说过会在今天有这么一个临时安排,这让他在疑惑当中又多了几分要郑重对待的打算。出于这份预感,方彦在之后的30分钟休息时间里就将自己的仪容仔细整理了一遍,把自己在今天训练中所沾染上的尘土沙粒都尽数拍掉洗去。当沐浴完毕的方彦换上一套新军装走出澡堂之时,即便是和方彦朝夕相处了好几个月的室友奥托,都忍不住向如同洗去蒙尘的美玉一般的对方多看了几眼;或许,流光闪耀的对方原本就不属于基层军官这个狭小的舞台。

    临近5时,所有的军校生都已在会议室内集合完毕。由于学员人数较少,这间原本只限于对军官开放的场所,便也提供给他们作为临时授课点之用;18名学员分坐会议长桌的两侧,腰背笔挺地等待着时限的到来。刚刚完成罚跑的戴维赫然也在其中,只是他的呼吸如牛喘一般粗重,后背军服湿得几乎能拧出水来。面对门口矮壮少校凌厉的眼神,戴维下意识的向后一缩,然而其眼眸深处,已经有些许的坚定与决绝之意流露而出。

    “当!”过不多时,位于墙角的座钟终于发出了5声悠越的鸣响。就在这钟声还在房间中萦绕盘旋之际,军服肃然的卢卡斯上校已经从会议室门口走到了中央前台。他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举手投足之间多了几分含蓄和收敛,看上去没有了平日里单独面对学员时的那种高若穹天的绝对威凌感。方彦眉头微微一皱,正自感到诧异,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门口又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方彦目光转动,在那人脸上停留了刹那,片刻之后,他的瞳孔便瞬间睁大,一股强烈的难以置信之意猛然淹没了他的心神。

    尽管那张脸颜比方彦记忆中的要年轻了太多,以至于在温儒平静中还残留有些许俊朗之意,然而方彦仍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从他的五官轮廓辨认出了他的身份。这名身着将官军服、神情间不怒而威的儒雅中年,正是在另一个位面中执掌德国海军15年之久的埃里希·雷德尔!

    作为熟知历史的穿越者,方彦自是对这名未来的海军元帅毫不陌生了。在世界第二的德国海军随着《凡尔赛和约》的签订灰飞烟灭之际,已经成长起来的雷德尔毅然继承了大洋舰队之父提尔皮茨的海之意志,在极度艰难的情况下开始了德国海军的重建涅槃。他在国会中竭力争夺造舰预算、通过各种宣传手段重塑国民的海洋意识、扣紧松弛的海军力量纽带、以及始终践行的中正建军理念……这些业绩,无不与当年提尔皮茨在艰难创业时所做的一切完全契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雷德尔就是德国在新时代的提尔皮茨!

    然而属于他的遗憾,便是战争在1939年便过早的爆发;这使得他按部就班的打造一支大舰队的设想化为泡影,最终只能以少得可怜的兵力直面强敌,并再度饮恨折戟。而德国人对海洋的憧憬和追求,也随着被四国割裂肢解的彻底战败、和核子武器的出现而彻底化为泡影,最终只能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曾经美丽的浪花,而被后人所遐想和追忆。

    雷德尔步履稳重地走到了房间的前方中央,金穗缠绕的肩章在夕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这时方彦及一众军校生才反应过来,连忙齐刷刷的站起身来向面前的将军致敬。雷德尔不带丝毫折扣的回了一礼,微笑开口道:“我是埃里希·雷德尔,刚刚升任为波罗的海战区司令官。如果不出意外,你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能在几年之后获得少尉军衔,而我今天作为一个已经服役了30年的长者,有必要告诉你们一些在今后的从军道路上所要坚持的人生信念。身为一名统御普通水兵的军官,唯有胸怀理想、意志坚定,才能在有效的保卫德意志祖国的同时,也让自己的人生变得光芒熠熠,充实精彩。……”

    雷德尔缓缓开口,寥寥几句话语便让自己成为了在场所有人的瞩目焦点。满腹经纶的他曾经在尉官时期写过多篇随军记实,大受欢迎,而之后他更是长期担任着《海军观察》和《航海》两本权威杂志的主编,语言功底可以说是深厚至极。此刻他随便组织起一些话语,便都能让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并且在不断的思考中反复回味。渐渐的,方彦的心神竟也在面前之人对德国海军历史的回顾中,被不由自主的引导和发散;猛地清醒过来的他随之发现,雷德尔已经将话题转到了对德国海军在大战中最终失败的惋惜、以及对重塑公海舰队的期盼中来。

    “原来他是来为我们这些军校生们灌输希望的。”感觉到雷德尔那明显渐变的话锋语调,方彦在心中暗自失笑道。当前德国海军正处在近50年内的最低谷,在主要列强都跨入16英寸主炮门槛的情况下、却仍旧只能守着几艘前无畏舰和使用往复式蒸汽机的渣渣巡洋舰凄惨度日;这是任何稍有海军常识的人,都能看出的一个令人根本无法直视的局面。因此,与其让这些未来的军官们,在了解到详情之后对德国海军的未来产生茫然和绝望,倒不如在他们还懵懵懂懂、图样图森破的时候就加以先入为主的理念灌输,以期让他们保留下一丝来自于本源的冲动。对于这一情形,方彦在暗自叹气之后便不再去关注涉入,他不想被任何人干扰到自己的意念,而他对德国海军未来的信心则是来自远高于此的层次位面。

    不过,雷德尔的话语中也有对学员们未来做人的警示和忠告。他本身就是一个行事作风都极其刚正严肃的标杆式的人物,对属下的道德准则同样有着极高的要求:“在生活中循规蹈矩的人不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军官,但玷污军队名誉的人一定无法在海军中担任军官。”对于雷德尔那比自己便宜老爹鲁道夫还要更甚数倍的严父式要求,方彦只能在心下打鼓中,硬着头皮和同伴们一道大声称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这些与他无关的恶习,方彦倒是完全没有去在意,只是几个月前在贝鲁特庄园的一夜,已经成为了他无法抹去的污点和阴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位于墙角的那个座钟就又发出了一次整点的报时。方彦目光四扫,发现旁边的同伴们一个个都兴致勃勃,双眸放光,仿佛在凌晨5点起夜的人,认为自己马上就能在极度的黑暗中见到那一抹璀璨的晨光。尽管方彦的信心完全不是来自于雷德尔那番看似严谨缜密、实则飘若浮萍的话语,然而他所拥有的穿越先知、以及他已经在过去几年里所埋下的布局,也使得他有足够阳光的心境,来表现出与同伴们相同的振奋之情。

    看到那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颜,雷德尔满意的点了点头,以自己身经百战的丰富经历,摆平这些心智单纯的小年轻简直就像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他顿了一顿,而后微笑说道:“今天的交流就到此结束吧。如果众位能在接下来的两年半时间里通过所有培训,那么我们还会在授勋仪式再上见面的。今天夜晚,就请众位就德国海军的未来崛起之路写一篇见解,我也想了解一番大家对海军的真实认知。”

    “竟然还要写课后作文?”听得这番话语,方彦忍不住神色一怔。他没想到雷德尔竟然也会把自己的爱好强加到别人身上,这种事情对他本人而言才是最适合的。然而仅仅过了片刻,方彦的念头就骤然一变,于瞬间捕捉到了这其中所能对自己产生的机遇。想要通过改变海军来改变德国命运的他,必须在有限的十几年时间内掌握到足够大的内部权力;而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他显然是不可能按部就班的在军队里混资历,必须通过一些特殊手段来获得超出旁人的快速晋升。

    根据方彦最初的计划,是在正式成为军官之后,将自己的一些理念通过撰文的方式,在海军内部发行的期刊上发表,从而获得高层的关注,为自己的快速晋升铺平道路。此时的德国海军正处在又一个百家争鸣的阶段,研究氛围极为浓厚,方彦自信自己那基于后世的策论必将能一石激起千层浪;而他的军官身份也完全配得上这份成熟严谨的理念,如此便可让自己沐浴在璀璨的光环下火箭晋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