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4章 应对
    然而现在,雷德尔却是给了方彦一个将计划提前实施的机会。升任中将司令的雷德尔此刻已经成为了德国海军当中的核心掌权者之一,即便是问鼎总司令宝座,从历史层面上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方彦能够抓住这次机遇,获得他的另眼相看,那么无论是今后的军职升迁、还是对海军施以全方位的影响和改变,都能依靠雷德尔的支持而极大减少这其中所遇到的阻碍。

    晋升的事情倒也还罢了,毕竟方彦现在还只是一个刚刚开始接受训练的军校生,即便是有雷德尔的赏识,也不可能迈过这三年的过程,一步成为令无数普通士兵羡慕的军官少尉。目前让方彦所在意的,还是借助这次机会对雷德尔的意志产生影响,从而改变德国海军在魏玛时代的力量建设。当前已经是1925年的年初,德国海军的第一次战后扩军浪潮很快就要随着道维斯计划的不断推进而呼啸到来;虽然此时的德国海军仍旧处在《凡尔赛合约》的严格限制之下,空母、大型战列舰、潜艇等关键兵器一个都不能建造,但这一阶段开工的巡洋舰和鱼雷艇,却也能够成为未来舰队当中的有效辅助力量。此时的少年方彦显然还不具备直接影响到这一进程的能力,而借助雷德尔之手便显然是最为理想的情况了。他本人在舰艇设计上所开的种种外挂,其受益者不应该只是意大利海军;德国海军在重建过程中所建造的每一艘舰艇,都应当在他的开挂下得到一次质的强化!

    一念至此,方彦心中不禁怦然大动。在看向雷德尔的目光中,他隐隐露出了几分热烈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一株能够让自己攀援依仗的参天巨木。尽管这种到处都需要傍大腿的行为,让方彦这个年轻的穿越者灵魂很是感到有些自尊受损,然而在当前形势使然的情况下,他也只有暂时将那颗不羁的心灵深深埋藏。现在他的依附于人,是为了让自己的羽翼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丰富生长,等到彻底完成蜕变之后,无论齐亚诺也好、雷德尔也罢,都再不会需要方彦来为之仰望。

    在学员和军官齐刷刷的敬礼当中,结束授业的雷德尔离开了这间会议室。而不出方彦意料的,矮壮少校随即宣布今天夜晚不再安排有统一的训练,这使得学员们能够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尽情发散自己的思绪,完成雷德尔所要求的那篇关于德国海军未来发展的文章。返回宿舍的方彦一遍遍回顾和整理沉淀在自己记忆里的各种认知理念,一丝自信的笑容渐渐从他的嘴角浮现而出。感受到自己脑中澎湃的知识瀚海,方彦再不迟疑,当即将“自己的”理念毫无保留的倾泻了出来。

    尽管庞大艰深、与各个领域都有着密切关系的海军战略,绝不是方彦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能够尽言大义的,要知道马汉那本卷帙浩繁的《海权论》也不过只是揭开了海洋这幅宏大画卷的其中一小页;然而对于在这一领域早已胸有深壑的方彦而言,要想在有限的篇幅里写出一篇足够吸睛的璀璨文章,却也是完全没有丝毫的难度。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方彦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对德国海军战略的严整认知构架当中。当他最终放下笔的时候,只觉得精神豁朗,酣畅淋漓,自己长期压在心中的意念终于得到了一次等待许久的宣泄。

    “这样应该怎么都能吸引到雷德尔的关注了吧?”将自己的论述又从头到尾的阅读了一遍之后,方彦用只能让自己听清楚的声音喃喃开口道。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在之前的近3个小时里可谓是倾尽了全部解数,并最终凝聚出了一篇此刻让他自己读起来都感到逻辑严谨细密、行文整整有法的璀璨作品。在文章的第一页写上自己的名字之后,方彦便将这几张装订好的“投名状”交到了卢卡斯上校的手里;走出后者的房间,方彦深深吸气,脸上露出了浓郁的喜悦期待的神情。

    令方彦所不知道的是,他实际上是最后一个交出这份作业的人。单纯的军校生们完全没有方彦这么多的花花肠子,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以此来博得身为中将的雷德尔的特别关注,只是凭着一腔年轻的热血,在纸页上尽情畅想德意志海军的未来场景。不过即便是方彦知道了,他也只会是一笑置之,毕竟身为穿越者的他承担着太重的责任和使命,而这些都不是身旁的同龄人所能够意识和体会。

    星辰隐匿,明月孤照,距离军营不远处的那幢普通的写字楼里,始终都是军服不离身的雷德尔,已经收到了由卢卡斯送来的全部学员的文章作业。为了能让这些年轻的军校生们始终对德国海军心存希望,已经步入中老年的雷德尔,仍是相当拼的选择了在临近10点的当前进行批阅。他相信,凭借着自己的凝练评语、和中将司令的崇高身份,那些军校生们必定会在接到自己详细批阅后的文章时激动万分,这样他的这次使命也就圆满的画上了句号。

    明亮的灯光下,雷德尔饶有兴致的阅读着眼前的一篇篇文章。不过早已经站在峰岳顶端的他,自是不会去真正关注这些初生牛犊的乳啼梦呓;他只是像一名韶华逝去的长辈看向勇敢热血的后辈,在感受到德意志精神的薪火传递之后所流露出会心的笑意。没过多久,手中的文章便被他翻阅点评了十几份,直到倒数第几份,雷德尔的神情才在随意中真正变得略微凝肃了起来。

    “德国海军当前以波、法两国做为假想敌的情况,只是在被条约严重束缚力量之后的迫不得已;当有朝一日德意志挣脱这个万恶的枷锁时,英国海军还将成为我们的头号大敌……”雷德尔喃喃念着,眼眸中逐渐泛起了一丝赞许的神采。能够明悟到这一层,证明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真正潜下心来研究了一番国家和海洋的相关战略,这对于一个刚刚走进训练团的军校生而言已是相当不俗的表现了。

    “费恩·冯·施瓦茨么,光是如此,他就比军队里那帮眼睛只盯着波罗的海这片池塘的白痴高出太多了。”雷德尔扫了一眼纸页左上角的姓名,微微点了点头。实际上他此番之所以会让学员们写出这么一篇见解,除了强化他们对本国海军的信心之外,另一个重要的打算还是想亲眼看看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什么可塑之才。虽然之前卢卡斯已经向他点出了几个人,但雷德尔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双眼;此刻他所看到的费恩,便显然是卢卡斯此前所未曾提及的沧海遗珠。

    在用心写了几句点评之后,雷德尔随即将目光投向了下一份;过不多时,他的目光就又微微一凝。这篇文章竟赫然是从战略层面全盘分析了公海舰队在世界大战期间的失败因素,并最终将其归结于德国统帅部和海军高层,在战前对这支舰队的定位只是威慑,却从来没有真正制定出哪怕是一份与英国海军开战时的计划。正因如此,这支庞大的舰队才在战争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都只能呆在港口中生锈,并更是在最后滋生出了叛变,成为了推翻霍亨索伦皇朝的“11月罪魁祸首”。因此,新时代下的德国海军必须避免这种给悲剧,只有从一开始就立足于敢于同强敌开战,才能真正实现舰队的价值所在。

    “奥托·施密特,训练团中综合排名第一位……我很期待你在海军战略研究上究竟能走到哪一步。”雷德尔眼眸中光芒闪烁,轻声开口道。在当前的德国海军中上层军官中,拥有这份见识的人绝不在少数,然而此刻提出这点的竟然只是连基础训练都还没有完成的军校生,这便委实令人感到惊讶震异了。雷德尔在阅读了第二遍之后,才在其上提笔写下了自己的评判;而他这次也足足写了两百多个词汇,其心底也在这一过程中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一份是……约纳斯·布罗姆,就是那个漂亮的小孩子么?”看到这个姓名,雷德尔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今天下午授课时的情形。学员当中有一个脸上稚气未脱、蓝色星眸特别明亮的高俊身影,使人一眼看去便难以忘却,想来就是上次卢卡斯提到的那个海军专业知识惊人丰富、且组织协调能力也异常出众的布罗姆家的少年了。不知怎么的,回忆起今天下午情形的雷德尔,忽然发觉那名少年看向自己的目光较其他学员都有些不同;他的神色里虽然也有向往和崇敬,但更多的却是理智和清醒,仿佛自己依托深厚功力的洗脑对他却毫无作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