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5章 谒见
    “家里开造船厂的人,果然对海军的内情了解的更多么。”雷德尔眉头微微一蹙。不过很快的,他脸上的神情就又舒展了开来。既然对方在明知现状的情况下还要选择从军入伍,这就说明了对方心中拥有坚定的理想和抱负,用不着自己再加以洗脑和引导了。若非如此,对方根本犯不着在中学毕业之后就跑来海军吃苦,以他的档案成绩和其家族的财富势力,完全能够进入顶级大学成为上层精英!

    雷德尔将目光投向这篇题为《公海舰队兴衰启示录》的正文,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期待,他很是想看看连卢卡斯都向他重点推荐的人,在这一领域又会拥有怎样的造诣。刚刚扫望了两句,雷德尔的面色就陡然一变;他缓缓阅读着纸页上流畅凝练的文字,眼中的惊骇震撼之意已经越来越难以掩饰的显露了出来。

    隆冬的冷风呼号肆虐,从窗户的缝隙里丝丝脉脉地钻入房间内,然而雷德尔却丝毫没有感受到这股逐渐加深的寒意,他的全部心神,都已被眼前这份论述给完全吸引住了。不知不觉间,雷德尔的双手竟然出现了隐隐的颤抖,神色中的震撼逐渐又转化为了激动和惊叹,并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这篇文章中所涉及到的一些领域,竟是连他这个被所有同僚都公认为是博学强记的资深中将都从来没能关注到的。而以他的知识之广博,研究之精深,在读完这篇文章后竟也一时找不到丝毫的漏洞,这无疑是一篇思维层面比他犹胜一筹之人的光辉力作!

    不知过了多久,雷德尔才从震惊激动的心情中略微平复了下来。他从头到尾的将手中的文章又通读了一遍,眼中的异彩愈发的浓郁。他发现,这篇文章明显是作者因时间所限,而刻意压缩了篇幅之后的结果:其许多地方都只是一笔带过、或是只给了几句结论性的描述。如果让对方尽情施展开来,雷德尔估计这足以能扩展成超过10万字的长浩宏论——毕竟这其中所囊括的信息量实在太过庞大,而本身就拥有极深写作功底的他,也完全敢于下这种预判。

    “约纳斯……这真的是你写出来的么?”雷德尔喃喃开口,话语中兀自有几分难以置信的颤动之情。这篇即便是他都无法写出的惊世之文,此刻竟然在一名连候补军官都算不上的少年手中得以面世了。然而雷德尔也知道,这篇文章被人代笔的可能性根本就为零:对德国海军未来发展提出见解的这个方向,是他在今天下午才在心中临时确定的,那名少年不可能提前知悉会有这么一件事情。而如果真的是某位军官代笔,那么他早就凭借着自己的超强造诣而在德国海军中声名鹊起、受到万众瞩目了,哪里还会是现在的这番情形?想到卢卡斯和自己都曾见识到了这名少年的不凡,雷德尔心中的震撼变得愈发强烈了起来。

    “我必须要同这个约纳斯再见上一面。”雷德尔目光一闪,心中瞬间做出了决定。这名少年在文章中的许多地方都只是微言大义,有太多原本应该进行详述的地方都进行了省略,而这其中有相当多都是雷德尔从未涉及到的领域。无论是为了验证这名少年的真实水平,还是将这些未知领域加以摸索和洞悉,雷德尔都迫切需要和方彦进行面对面的交流。雷德尔有一种预感,德国海军在新时代的涅槃战略,或许就藏在这些自己还未曾知悉的领域之内!

    由于此时早已过了训练团的熄灯时间,雷德尔只能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期盼,选择等待第二日的到来。身为中将司令的他更应当比其他官兵恪守纪律,这也是他30年戎马生涯所始终坚持的守则和标杆。走出这间司令办公室,他忽然感到一阵恍惚,自己像现在这样期待时间快速流逝的心境,已经有许多年都未曾再遇。

    月影疏淡,星辰寥落,原本漆黑无尽的天际,终于在东方地平线上泛起了第一缕细微的光明。雷德尔早早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中,并向负责训练的卢卡斯打了一个要人的电话;他的眼眸中虽然有细微的血丝,但其精神却是早已提升到了巅峰的状态。过了莫约半个小时,办公室的大门被倏然敲响,雷德尔瞳孔微微收缩间,那名让他期待了许久的清俊少年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被雷德尔放在书桌正中间的那篇自己的文章,方彦就明白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不过他心中的触动仅仅只是一瞬,脸上依旧是刚进门时的那副茫然不解的神态,在顿了一顿之后,才向面前比他大了十几级的海军中将行礼致敬。对于自己的演技,经历了6年磨炼的方彦已经是相当有自信;之前无论是老齐亚诺还是希特勒,都成为了自己展示演艺实力的试金舞台。

    雷德尔点头回了一礼,缓缓开口道:“约纳斯学员,我已经看了你所写的这篇论述。这其中有许多观点都非常新颖,即便是我也都是第一次看见。不过我似乎发现,你的文章中似乎省略掉了很多东西,而这些都是构成一座完整的理论大楼所不可或缺的支柱根基。因此我今天把你从军营里请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你将全部的细节都通过语言尽数补充完全。我很期待你的这些论点都是因何而来。”

    “能够得到雷德尔将军的关注,是我的荣幸。”方彦恭声开口,神色间流露出一丝激动和喜悦,似是初出茅庐的少年得知自己的作品被业内权威前辈认可之后,所自然表现出的那种强烈的惊喜。他沉吟片刻,而后再度出言道:“正如将军您所看到的那样,这篇文章分为前后两部分:前半段是对提尔皮茨元帅时代的德国海军的回顾,后半段则是在总结前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结合当前的德意志国家形势所提出的未来发展规划。由于写作时间只有一个晚上,我在很多地方都进行了大幅度的删减。如果将军您不嫌弃,我完全愿意将我不成熟的想法和观点向您完全道出,并真诚的期待您能够用那饱经沧桑的阅历来给予我宝贵的教育。”

    雷德尔微笑点头,原本严峻肃然的脸上多了几分柔和之意;眼前的俊美少年不愧为巨贾之家出身,言语礼数都周到得无可挑剔,这让他心中那些许的负面心绪瞬间就消退了下去。他向方彦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安静等待着少年的出言。

    “6年多前的11月,德意志遗憾地输掉了那场世界大战。令我们感到无比痛心的是,德意志原本拥有凌驾于欧洲任何一国的强盛力量。战前德意志的国民总收入是英国的110%,钢铁和电力产量更是超过了英法俄三国的总和;然而德意志之所以仍旧会失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无疑是我们的敌人过多所致。俄国人成了我们的敌人,英国人也与我们拔剑相见;就连一向标榜孤立的美国人也最终卷入到了这场欧洲争端当中,并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即便是再过坚强勇猛的战士,在无穷无尽的敌人面前也终究会有鲜血流尽的悲壮末日。”

    方彦深吸一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在这些从友邦变成敌国的国家中,对我们打击最大的无疑当属英国了。多佛尔海峡的水雷、和斯卡帕湾的舰队,在大战期间成为了两把牢不可破的铁锁,将我们困在了狭小的北海。我们的商船再也无法通过海洋获取战争亟需的各种用品,国内的粮食物资出现了致命的短缺;正是由于英国利用海洋优势对德意志进行持续封锁,才最终导致我们在消耗战中率先不支,遭到了凡尔赛和约的奇耻大辱。然而,基于这一客观事实,现在却出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主观解读:他们将英国转变态度的原因归咎于提尔皮茨元帅阁下和他的公海舰队,认为他所打造的舰队是直接导致英德关系破裂的罪魁祸首。基于这种论调,一些人又开始重提已经死去快30年的俾斯麦首相所秉持的策略,认为没有海军的德国是安全的。实际上,这才是对德意志最大的犯罪和毒害。”

    听得方彦的最后几句话语,雷德尔眼眸中的光芒陡然亮了起来。

    “需要说明的是,海军只是国家集团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在实施过程中采取的一种‘手段’。国家集团追逐的根本显然是以各种利益为代表的‘目的’,而绝非是实现它的‘手段’。世界大战前英德两国的矛盾根源,乃是高速发展的德意志正不断挤压英国的世界市场,这一情况从19世纪80年代末期就已经开始凸显,而那时距离提尔皮茨阁下成为海军国务秘书还要早上十年!所谓的德国海军的发展恶化了英德关系的论调,只不过是早就视我们为敌的英国人所施加的一个欲加之罪的借口、从而掩盖他们意图万年独享奶酪的贪婪和卑劣罢了!”方彦石破天惊地说道。

    (ps:今天收藏数量竟然下降了,作者心中如坠寒冰地狱啊...恳求大家给点免费的收藏安慰一下作者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