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49章 结束
    在方彦的保证之下,雷德尔终于接受了他的让舰艇增强远洋破交能力、从而在战争中直接破坏敌国海权——对海洋的交通使用权的建军理念。方彦向雷德尔算了一笔账:如果要靠马汉式的“正面平推”获得对英战争的胜利,那么即便是在相对狭小的北海,德国也需要打造一支大约两倍于英国海军的舰队。这倒不是因为战胜英国舰队本身需要这么多力量,完全是由于“平推”的苛刻需求所致。

    如果英国海军选择执行宛若猛虎在山的“存在舰队”方略,不与德国海军正面交锋的话,那么一票只具备近海作战能力的德国战舰所能够做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掩护陆军准备对英国本土实施登陆。而如此一来,德国海军不仅要和岸炮和水雷阵进行漫长而艰巨的拉锯战斗,还要分兵保护登陆场和后勤运输线的安全,兵力必将大大分散。要想保证登陆作战顺利实施,则非要两倍于对手的舰队规模不可。对于这一前提,无论是方彦还是雷德尔,都没抱有丝毫能够实现的幻想。

    至于空军这个变量,则一样被二人给排除了。身处这个时代的雷德尔是不知道德国能在日后拥有一支强大的空军,而方彦则是深切的明白未来英国皇家空军的强大,绝非是德国所能够轻易压制。一个很重要的证据,便是历史位面的德国在1940年建造了10247架飞机,而英国在当年却生产了15049架,几乎多出整整一半!即便是在上一年,英国也以7940架比德国的7350架领先。

    因此,所谓的不列颠空战时期的危在旦夕,不过是英国一贯奉行的吹捧敌人的宣传套路,以此来彰显战胜了敌人的自己的英勇伟大罢了。实际上形势远没有英国宣传的那般严峻。这种事情历史上还有种种数不胜数的例子:虎式坦克、u型潜艇、俾斯麦号战列舰、以及沙漠之狐隆美尔,无不是英国人为了往自己脸上贴金,才故意将对方吹得神乎其神的表现!

    不过,方彦所主张的破交却也并没有放弃决战能力。历史上施佩伯爵号装甲舰在拉普塔拉河战役中的表现,就充分说明了薄皮船在远离母港的海外与敌交战直与自杀无异;该型装甲舰虽然号称能抵御条约巡洋舰的8英寸炮弹,但那不过是主装与穹甲叠加之后的结果,实际上其80毫米的水线装甲,即便是轻巡洋舰上的6英寸炮弹都能在很多情况下无压力洞穿。至于求大求全所造成的战舰吨位飙升,则用方彦的那几种设计开挂手法来解决。

    如此一来,情况便能很明朗了。这种既能跑又能打的船一旦出现在大西洋深处,必将会对英国的海权造成最直接的冲击;航运线所蒙受的巨大打击必将迫使英国舰队出动,而具备决战能力的德国舰队就能在这一过程中对其实施决定性打击,从而在有效摧毁英国海上军力的同时、更加收紧套在其脖子上的绳索。

    尽管这个剧本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如果加入了海军航空兵这个变数,则就完全不是白日幻梦。方彦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先知先觉,将以航母为核心的德国海军航空兵实力,推到足可决定一场大规模海战胜负的超然地步。而方彦之所以不准备用这支力量进行近海决战,也无疑是考虑到英国陆基航空兵的干扰的缘故:毕竟英国陆基空军要比海航猛太多了,整个北海都在它们的疯狂打击范围之内。拥有后世见识的自己自然是要扬长避短,选择在英国陆基空军无法触及的大洋深处,给予其海军舰队以迎头痛击!

    临近正午,方彦终于结束了和雷德尔的这场集合了历史、国家战略、海军谋划等诸多方面的会谈。辞别之际,雷德尔让方彦尽快让布罗姆-福斯船厂把新设计拿出一份,交给他及众多海军高级军官进行参阅,当然他承诺这份设计图纸将会得到绝对的保密。而在叮嘱了这件事情之后,雷德尔又满脸复杂之色的叫住了即将准备离开的方彦,他表示希望方彦把今天在这里所说的对德国海军的探索历程写成一本书,以便教化更多还处在混沌懵懂当中的德国民众。

    尽管雷德尔对自己在最擅长的历史研究领域、被一名毛都没长齐的少年超越感到万分沮丧而又失落,但做为一名要对无数官兵负责的中将司令,他也对自己麾下能出现如此天纵奇才而感到了源自内心的欣悦。尤其是对方的认知理念,竟然都能让他感到受益,这对于广大海军官兵和全体国民而言更加是震人心魄的黄钟大吕。对于雷德尔的提议,方彦在思索片刻之后也欣然同意,如果自己这番源于后世的清醒认知能够传到整个德国的话,那么不禁能为今后海军的发展扫平民意阻碍,自己也将因此而声名鹊起,并对今后的行事大有裨益。

    午餐时分,方彦的身影终于又回到了食堂当中。对于身旁战友投来的疑问,方彦也坦诚自己是受到了雷德尔的召唤;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在同伴的心目中过于惊世骇俗、同时也是顾全雷德尔的威信,方彦将谈话过程圆成了是雷德尔对自己昨晚写的文章进行指导。对于这份际遇,身边众人自是满心羡慕之意;又被射击训练折磨了一上午的戴维从一开始就在反复叨念着“不公平”,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的费恩瞬间往他喋喋不休的口中塞了一个鸡腿。

    此后,方彦便再没有接受到雷德尔的召唤。身旁的军官也没有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似乎那次对话的内容仅限于他们二人之间。不过这也正好符合方彦的下怀,使得他能够心无旁骛的完成当前的基础训练。半个月时光匆匆流逝,这份训练也在平静中迎来了它的句点。生理年龄居于劣势的方彦凭借着自己天赋异禀的射击能力、和早已海量积累的海军基础知识,获得了综合排名第5位的可观成绩;而戴维也终于在持续半个月的苦练之后突破了自己的射击极限,最终幸运的没有因为这一项而被淘汰。令众人感到惊佩的是,此前在任何方面都似乎不具备天资、年龄也是众学员中最大的诺亚,竟然也挤进了前一半人的行列中。基于他在训练团中夙夜匪懈的坚持经历,甚至得到了卢卡斯上校在最后总结时的点名赞誉。

    艰苦的基础训练告一段落,方彦等众学员得到了长达一周的放松假期。由于德国的结婚年龄普遍较早,几乎都是有了家室的军校生们便都迫不及待的选择回家播种、为将人口数量恢复到战前水平的国家大计做贡献去了。面对这帮没有义气的家伙,方彦只能哀叹着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在结束完身体上的折磨之后,他还要劳心费神的关注自己家中的发展近况。

    “利比亚的石油开采么?我已经和齐亚诺那个家伙谈妥了。他以他的名义注资建立了齐亚诺石油公司,并从意大利政府手中获得了对那座安巴尔油田的独家开采权。果然他和意大利领袖的关系非同一般的亲密,这件从政府手中虎口夺食的事情,在他手中实施起来竟是出人意料的轻松。”见到方彦回来,眉开眼笑的鲁道夫不断拍着幼子坚实的肩膀,对他的问询自是毫无保留的完全道来。说到这里,鲁道夫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浮现出了几分愠恼之意,道:“不过,这个齐亚诺的胃口也是我生平罕见。我在未来三年出资的500万美元占到总投入的6成,他却只给我40%的股份,并说剩下的都是他进行政府攻关所应得的回报!要知道这片大油田可是我们发现的!约纳斯,我可完全都是为了你的幸福,才被齐亚诺这个家伙给狠宰,你今后一定要从他女儿身上将失去的全部捞回来。”

    方彦闻言微感尴尬。自己在利比亚的行动的确是让便宜老爹吃了不小的亏,油田这块肥肉的最菁华部位都被近水楼台的齐亚诺给抢先咬了去。不过这里的石油也终于是要被开采出来,也不枉自己在去年夏季的那一趟煞费苦心的意大利之行了。他咳嗽一声,转移话题说道:“列宁格勒的船厂情况呢?我记得我们在那里开设子工厂也有快两年半的时间了吧?”

    鲁道夫点了点头道:“四个月前,你哥哥弗雷亚已经结束学业,到那里去帮忙主持事务了。在苏联政府出台的多项鼓励政策的扶持下,新船厂的建设一直都进行的颇为顺利,现在已经开始帮助苏联人维护从帝俄手中继承下来的巡洋舰。我们的潜艇设计和工程人员也在那里扎下了根,随时都能建造最新式的潜艇。那里的确是逃避协约国监管的一个绝佳的基地。”

    (继续打滚求收藏,各位点进来的书友恳请再点一次“加入书架”吧,这份举手之劳将是对作者码字的最好安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