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88章 长兄重逢
    结束与鲁道夫的谈话后,方彦的心中颇不平静,一方面是自己叔瓦尔特的金字塔骗局获得了远胜于他预期的成绩,另一方面则是鲁道夫为他定下了这个相当临近的最终婚期。尽管方彦早就对自己和西尔维娅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犹疑了,但要真正面对这个仪式时,仍是让他心跳加剧,油然生出了强烈的期待之意。

    出乎方彦意料的是,婚礼的最终地定在了意大利米兰。除了齐亚诺家族仍旧要比当前的布罗姆更为强势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是由于意大利境内的名胜景要远多于德国,而这将为婚后二人的蜜月旅行提供最佳的体验和便利。在终于将雀跃欢呼的西尔维娅哄得挂上了电话之后,方彦的心中却忽然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琳娜妖娆娇媚的脸颜;她对自己的感情绝不只是生理上的需求,半年前自己在她香闺中发现的照片更加坐实了这份猜测。想到那些自己始终寻而未得的香艳照片,方彦在心忧之余,也决定要和琳娜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无论如何,方彦都不希望自己与西尔维娅的结合,会被她和她手中的相片加以破坏。

    经过几乎一整年的接触,方彦对琳娜的∝◆∝◆∝◆∝◆,m.≮.co←m日常时刻表早已了解得相当透彻了。他第一次不请自到的抵达了贝鲁特庄园,并在随后就见到了处理完公司事务后抵达家中的琳娜。面对琳娜惊讶而又暧昧的眼波,方彦却是直接单刀径入,他神情认真肃然,道:“琳娜夫人,这个圣诞节我就要到米兰去和西尔维娅完婚了。我诚挚地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我们之间的秘密。你曾经答应过我,不会影响到我的家庭,这份承诺想来到今天也定然是算数的吧?”

    琳娜修长的娇躯倏然一震,水蓝色的星眸中有痛苦、悲戚的复杂之色飞速闪过;然而这一神情仅仅持续了刹那,以至于捕捉到它的方彦都怀疑自己是否是出现了幻觉。琳娜笑着了头,嫣然道:“恭喜你了,约纳斯。不用担心,我绝对不会违背自己做出的承诺,你就安心的去和你的女孩度蜜月吧。不过等你回到基尔之后,你依旧要是我最忠实的俘虏,否则就别怪我无视我们间的友谊了哦。”

    方彦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神色间也变得开朗喜悦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琳娜会做出什么令自己不堪想象的激烈反应,但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善解人意,没有给自己制造任何障碍和额外的条件。尽管她是用强迫手段夺走了自己第一次的罪魁祸首,现在又用此来要挟自己必须和她保持着暧昧的违心关系,但方彦对她的恨意,却也早已随着长期的接触和些许内情的获取,而消退得七七八八了。他向琳娜由衷地道了声谢,而后便返回军舰,向上级提交相关的假期申请;在军纪细致严密的德国海军,连续请上一个多月的蜜月假绝对是一件复杂的事情。

    在方彦紧张而又期待的心情里,时间逐渐临近了1月的下旬末尾。他按照约定提前天来到了米兰,对教堂场地和仪式流程进行熟悉;由于意大利是信奉天主教的国度,而德国的国教却是由马丁·路德演化后的新教,二者不仅在教义上存在相当程度的分歧,在对新人祝福的流程上也有些许的区别。所幸的是,近几十年来不同信仰的男女相结合的事迹不胜枚举,昔日尼古拉二世夫妇便是最典型的例子,因此方彦在演练之时,也没有遭到白发苍苍的天主教神父的横眉苛待。西尔维娅已经在养妆了,曾经元气十足的双马尾发辫被盘成了典雅高贵的亮金发髻;见到这一幕的方彦在欣喜之余,也不禁生出了对时光飞逝的喟然感叹。

    婚礼前一天的4日,双方的重要宾客几乎都已到达了米兰。除了便宜父亲鲁道夫、以及奥托等几名亲密战友之外,方彦还看到了自己阔别数年的兄长弗雷亚。几年不见,他脸上略有风霜之色,似是在列宁格勒掌控偌大的联盟造船厂的过程中并不轻松。不过此刻弗雷亚却是满面喜悦和激动,在见面之初就给予了方彦一个有力的拥抱,久久都未曾松开。而老齐亚诺的亲友团则来了几乎一个加强营,其中有相当部分都是意大利法西斯党的高层,作为仅次于墨索里尼的二号人物,前来捧老齐亚诺场的人数怎么想都会是极为可怖!

    不过,饶是方彦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5日的婚礼当天,仍是为眼前的景象感到有些头皮发乍。庞大的宾客团几乎占满了教堂外的空地,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意大利各界的上层精英,无数道目光都在等待着婚礼主角的出现。而除了各名内阁政要之外,还有一名坐在首排中央座位上的年轻少女格外引人关注:虽然她看上去还不满0岁,面孔也只能算是平和端正,但她却是独裁者墨索里尼最钟爱的长女埃达,此番正是代表她的父亲予以出席!

    上午11时,婚礼正式开始。在熟悉而又庄重的乐曲中,劲装笔挺的方彦手挽身着雪白婚纱的西尔维娅缓缓步入礼堂,尽管时值隆冬,西尔维娅手中那象征活力和生命的鲜花依旧明艳而夺目。西尔维娅的身躯因紧张和过分激动出现了隐隐的颤抖,而方彦则始终稳健地搀扶着位于右侧的她,并用温柔眷恋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爱侣。经过一番精心装扮,原本容貌就清丽无双的少女,此刻更加显得如天使般完美无瑕,让大多数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宾客,都忍不住发出了迷醉的惊叹。她与身旁的方彦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只存在于画卷当中的梦幻景象。

    根据事先演练好的流程,方彦和西尔维娅顺利走完了感谢致词、诵读经歌、以及新人宣誓的步骤。当两枚精心打造的华菱晶戒,在经过交换后戴在了彼此的无名指上,整个婚礼随即进入了最后的末端。伴随着神父和来宾的祝福,签署完证书的二人挽手走出教堂,并接受宾客们的合影拍照。白光闪耀,影像定格,维持着喜悦温和笑容的方彦忽然感到有些恍惚:自己的身份真的已经完成了彻底的蜕变,今后的一切重担,就都要靠身为人夫的自己来全力承扛。

    天主教式的婚礼向来就不以冗长闻名,方彦与西尔维娅的结合仪式总共只用了不到0分钟;老齐亚诺已经将临近的萨维尼酒店全部租下,宾客们都被邀请前往那里享用午餐和茶招待。在又露了一次面之后,属于方彦和西尔维娅的流程工作就已经全部完成了。方彦心中一舒,正准备对身旁的少女上几句贴心的话语,然而目光流转间,自己的兄长弗雷亚已经欢笑着向这边快步走来。

    “亲爱的,你先去接待你的哥哥吧。你们好像都有4年没见了,彼此间肯定会有相当多的话要谈。”让方彦有些意外的是,西尔维娅竟然先让自己去和弗雷亚会面,要知道今天可是她和自己接受祝福正式结合的日子。方彦心中感动地看着她,微笑着了头,西尔维娅樱唇轻启,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快速低语道:“我在家里的卧房里等你。”言讫,她便在嫣然挥手中逐步远去。

    “约纳斯,你的妻子怎么走了?”走到跟前的弗雷亚看了看远去的西尔维娅,在笑容中又有些疑惑的开口道。方彦嘿然解释道:“她知道我们太久没见面了,肯定会有很多男人之间的事情要谈,于是就把我暂时借给了哥哥。不过你可不能使用我太久的时间,不然可别怪我叫父亲来把你领走。”

    弗雷亚锤了方彦胸膛一拳,笑骂道:“你个可恶的家伙,为了妻子连你哥哥都不要了么?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坐在我身上尿湿了我整条裤子!”他勾住方彦的脖颈,道:“父亲现在正和你那个叫做齐亚诺的岳父商谈一些事情。我在这里也不认识几个人,于是就先来找你聊聊。没有错,我现在真的是有比六月里的野蝉还要多的话想要对你,你在这几年的成就简直太让我惊讶了!”

    “哥哥你不也是一样么?现在不仅是联盟造船厂本身,还有我们在苏俄逃避协约国监管的那批研发团队,如今也在你的主管之下,我听近来他们在很多领域都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技术突破。”方彦面容含笑,神色间尽是喜悦之意,“我也很想知道,这几年来你是怎么过来的,以及今天家里在苏俄的分支势力究竟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不定,未来家族的发展就要靠你在苏俄的产业来支撑,而国内的这些生意都只能成为你的陪衬。”

    弗雷亚哈哈大笑,对方彦的谶语毫不在意,他将方彦拉到一张桌子前,随即双眸放光的开始和方彦交谈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