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90章 国社党的困难
    莫约一个时之后,弗雷亚意犹未尽的结束了和方彦的谈话。虽然离家数年的他还有大把的经历想要和方彦分享,但他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意愿,将时间留给了新婚燕尔的方彦。在对方彦嘱托了几句之后,弗雷亚便洒然起身,在挥手致意中大步离去;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与自己的幼弟就还有再相见的一天。

    绕开人群的所在地,方彦悄然来到了西尔维娅等待自己的那间卧房。少女依旧没有脱去那件华丽典雅的洁白婚纱,这让她少了一分诱人的媚意,平添了些许平日里所没有的端庄和圣洁。见到方彦出现,西尔维娅登时欢笑着迎了上去;而心中同样喜悦难抑的方彦,则一把将这具香软轻盈的曼妙娇躯抱离了地面,在西尔维娅的莺声惊呼中,随即以自身为轴在原地旋转了好几圈。

    “亲爱的,管家已经帮我们制定出了一份蜜月旅行计划,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需要更改?”落到地上之后,西尔维娅像一只活泼的鹿般将方彦拉到床头旁边,将那份她已经斟酌了无数遍的行程规划像献宝似的递到了方彦眼前。方彦凝神看去,只见上面果然已经为自己规划好了↑↑↑↑,m.∞.c▼om未来0天的行程,其详尽充实的程度让他感到极为满意。他合上了手中的案本,展颜微笑道:“意大利景的情况你比我熟悉太多,只要你觉得满意就行啦。更何况,有一只这么美丽的西薇在身边,无论到哪里都将是最令人惬意的梦幻旅行。”

    西尔维娅抿嘴甜笑,对方彦的答复感到了十二分的喜悦和满足。她凝视着爱人在西装衬托下显得格外俊逸而英秀的容颜,翠绿的明眸中渐渐有柔媚的神采流露而出,一双白腻的玉臂随即软绵绵的勾住了方彦的脖颈。早就将少女占为己有的方彦如何不明白她的暗示,他走到房门旁边,而后将其径直反锁了起来。

    寒风呜咽,冬霜飞舞,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的上萨尔茨堡镇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宛若童话故事里的冰雪之国一般美丽而又壮阔。时值圣诞,家家户户几乎都栽种下了一株翠绿的圣诞树;五彩斑斓的绚丽丝带缠绕悬挂其间,为这片寒冷的冬季带来了几分喜庆而又欢乐的气氛。

    阿道夫·希特勒站在敞开的圆形木质窗户前,仍凭朔风裹挟着冰屑从他的脸前呼啸吹过。视线所及,远方的阿尔卑斯群峰雄伟峭立,层峦叠嶂,雾霭蒙蒙,仿佛无数史前巨兽蹲踞蛰伏。他深深呼吸着寒入骨髓的冰凉空气,过了半晌,方才如同自语一般轻声开口道:“约纳斯的婚礼已经结束了吧?”

    浓眉方脸的赫斯嗯了一声,道:“请柬上写的是婚礼于11时开始,如果不出意外,现在应该早已结束了。”他将目光投向眼前已经步入中年的瘦削男子,有些不解的开口询问道:“阿道夫,既然你这么在意那位布罗姆家族的海军少尉,为什么还要对他发来的邀请信函加以推拒呢?从这里到米兰来回一趟,最多也只需要一天半的时间,而办理短期旅游签证也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希特勒灰眸中的光芒微微有些黯淡,慢慢道:“赫斯,不是我有意要推拒他的邀请,而是以我当前的身份,根本不适合作为他的宾客出现在前排人群。约纳斯的家族已经是德意志级的工业巨头,可就连拥有这等背景的他,都被要求到米兰去举办婚礼;那么出席他婚礼的客人,又会是怎样的阶层群体?”

    不等赫斯出言回答,希特勒的嘴角已经牵起了一丝苦涩之意,道:“他的妻子是意大利领袖挚友的女儿,出席婚礼的宾客不是罗马政府的内阁要员,就是米兰大都会周边的贵族巨贾;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都是意大利上层社会的名流人物。而我,仅仅只是一个在德国都鲜有人了解的党派的领袖。如果我出现在约纳斯的婚礼之上,只会为他和我都带去不光彩的尴尬;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直接就找借口表示无法履行他的邀请,这样对我和他来都将是最理想的局面。”

    “不是的阿道夫,你完全有资格骄傲地面对那些徒有其表的意大利政客!”赫斯有些不甘地开口,言语中丝毫没有如方彦那般的矫揉造作,“那些法西斯党出身的意大利内阁成员,在进军罗马之前同样只是微不足道的低末人物;无论是才能、意志、还是风雨坎坷的厚重经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与阿道夫你相比!虽然今天的国社党不过1万名党员,在491个国会席位中也只占有15席,但我们的队伍却始终都是在发展壮大;只要是心怀德意志的忠诚斗士,都心悦诚服地投靠在了你的领导之下,我们的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必将因此而取得最终的成功。”

    希特勒沉默了下去,神情凝重,一股沉重痛楚的心绪在他的胸口处波澜翻涌。诚然如赫斯所,这些年来国社党一直都处在膨胀发展的状态,但这个过程却是十分缓慢,丝毫不能让决心通过合法手段夺取政权的希特勒感到宽慰。国社党,亦或是整个德国右翼群体的最大敌人——支持现今魏玛政府的社会民主党,在今年的选举中得到了900万张选票,并由此在国会中取得15个席位,牢牢坐稳了第一大党的宝座。无论是党员人数还是选票数量,国社党都只是对方的零头!

    如果国社党要想将其取而代之,则至少非15年时间不可完成,这还是建立在今后都能出现如当前趋势一般的稳步提升发展前提之上的结果。而即便是国社党真的成为了国内第一大党,也并不意味着就能够顺利组阁。当前德国国内政党繁多,国会中竟有多达9个党派在相互倾轧;此刻最为薰灼的社会民主党,也不过只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席位,距离法定的过半多数仍旧有很大的距离。实际上,魏玛共和国成立十年以来,就没有哪个党派得到过半数以上的选票;要么左翼自由派和右翼保守派磕磕绊绊的组成彼此拆台、效率极差的联合政府,要么就只能让总统出面强行签署相关法令、以维持政府机构的正常运作。而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是心怀野望的希特勒所难以接受的!

    冰冷的寒霜在希特勒的脸颊上触碰融化,其所带来的感觉一如5年前的那个啤酒馆之夜。然而在今天,局面却是和昔日截然不同了。虽然那次失败的政变使得希特勒身陷囹圄,但当初的确是他提升自己影响力的大好机会:千百万人民在恶性供货膨胀的浩劫中痛苦挣扎,这为他的极右翼理念提供了绝佳的滋生温床。

    而在当前,德国经济却是一片蒸蒸日上:198年的工业生产总值比去年增长了超过五分之一,达到了191年的1%。而在战后就始终居高不下的失业人数,也在今年首度跌破了100万人大关,并直线降至65万人。这意味着不仅是大工业家和银行巨头,就连广大的中企业主、以及普通的工人农民,都在这份繁荣中分到了一杯羹。而这也使得国社党的理念,在先天上就很难被人接受——既然当前的民主政府能够为自己带来面包和工作,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推翻它?

    实际上,今天的德国民众,对于希特勒及其国社党的态度甚至是戏谑要多于郑重;他们所谈论的几乎都是当前充满了热情和阳光的富丽生活,关于这个极右翼组织的话题,只存在于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之中。

    见希特勒神情黯淡,久久不语,赫斯心里也不禁有些沉重。作为对方倚为左右手的秘书,他自是明白当前国社党在发展上所存在的先天劣势。赫斯顿了顿,随即悄然转移话题道:“不过阿道夫,就算是今天你在那些意大利爆发户面前有些相形见绌,但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去一趟米兰。毕竟意大利法西斯党与我们国社党理念相同,算得上是一条道路上的战友;如果可能的话,我觉得我们完全有机会能从意大利人的手中得到一些经费的支持。”

    希特勒低哼了一声,淡淡道:“早在我刚被关进兰德斯堡监狱的四年半前,我就已经向罗马写过信,请求他们支援在德国遭受压迫的同志了。可是这封信却如同铅块沉入了北海,没有激起任何回应。当时赫斯你还没有回国,不知道有这件事也属正常。与其再让我像马戏团里的动物一样的去取悦他们,并且最后还不知道能否获得与付出相称的回报,那我宁愿把这份耍杂耍的屈辱和精力都省下来,自行寻找能够用于填饱肚子的食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