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92章 倾诉
    夕阳暗淡,彤云变幻,宏伟壮阔的贝鲁特庄园被冰雪覆盖,在晚霞的辉映下反射出绚丽光彩。一袭便衣的方彦坐在驶向庄园后门的轿车上,眼眸中有阴沉之意流动闪烁:他没有料到琳娜会这么轻率的就通过书信召唤自己,要求见面的时间竟然是今天傍晚。要知道,这几天可绝不是他的假期,刚刚度假归来的方彦显然需要连续工作好些时日,才能将这份亏空给弥补回来的!

    “这个女人的消息还真是灵通,看来海军中真有她的耳目。”想到自己刚回来不过半天就被琳娜找上,方彦在愠恼之余,心中也不禁暗自凛然。推门进房,穿厅过廊,一个修长窈窕的熟悉倩影带着浓郁的香风出现在方彦的面前;只是和方彦的印象中有些不一样的是,此刻的琳娜粉面含嗔,清蓝色的美眸中光芒锐利,显然是心情大坏。她恨恨凝视了方彦片刻,忽然伸出玉手拍在了他的脸上,那似重非重的力道,仿佛是向方彦发泄她心中怨念的惩戒耳光。

    “吧,这一个月里,你对你的那个清纯娇丽的妻子播了一百几十次种?”琳娜冷声开口,声音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恨怒和酸苦,“其他人或许看不出≤≤≤≤,m.●.co◆m来,但你却绝对骗不过我。你的脸色和精神明显比从前差了太多,这只可能是长期每天都有多次交融才会出现的结果!蜜月旅行一定很开心吧,你应该已经完全探索了你的妻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而把我忘到了垃圾堆里的角落中吧!”

    看到琳娜眼中闪烁着的凄苦哀恸的神色,方彦心中原本翻涌的怒气忽然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尽数消失了。虽然她以自己的敏感照片为要挟,迫使自己屡屡来到这处庄园与她会面,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她却并没有强迫自己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想到上次在琳娜闺房中看到的昔日照片,方彦更是不愿对琳娜的话语做出回击。沉默半晌之后,方彦缓缓开口道:“琳娜夫人,你能告诉我你的真正意图么?在你的心目中,究竟是想让我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你曾经丈夫的替代品呢,还是你想要在劳累疲惫的时候寻求一份心理上的安慰?”

    琳娜面色蓦然骤变,完全没有料到方彦竟然会直接对她摊出了手中的牌。面对方彦深邃认真的眼眸、和郑重肃然的神情,琳娜已经到嘴边的轻佻托词又重新咽了下去。她沉默半晌,而后轻声低语道:“也对呢。这件事情我早晚都是要告诉你的。既然你已经问起的话,我现在就都向你明了吧。”

    “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在这里的初次相遇?直到现在我都深切地感谢上帝,感谢祂将你送到了我的面前,因为你和我在战争中不幸死去的丈夫菲尼克斯实在太像了。如果不是你比他年轻了十几岁,我真的会以为是他复活了,从天堂又返回人间来和我相聚。”琳娜樱唇轻启,声音中带有一丝沧桑和回忆;那张娇艳俏美的洁白玉靥上,再没有了平日里那份颠倒众生的媚惑之情。

    琳娜星眸迷蒙,仿佛是在回忆昔日的场景:“自从菲尼克斯离开我之后,我就从来没有一刻放弃过对他的思念和追忆。那些黑白两色的光影照片,成为了我在整个1918年的精神承寄。战争结束后,我开始寻找一些和他相像的男子,想要从这些人身上找到菲尼克斯的影子;他们有的眉眼像他,有的轮廓像他,但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感受到那份属于昔日丈夫的气息。”到这里,琳娜的嘴角露出了些许自嘲和苦涩之意,道:“我浪荡风骚的坏名声,就是在那个时候传出的。实际上,尽管我曾经和那些人保持过亲密的关系,但却从来没有和他们真正发生过什么;他们只不过是我花园当中的一朵朵金菊——我虽然会停下脚步来欣赏花朵的美丽,但却绝不会永远驻足在它们的旁边。”

    “也就是,我也只是你用来追忆你昔日丈夫的一个替代品、只是稍微有些特殊而已了?”方彦语气平静地道。对于这番情况他并不感到意外,早在大半年前,他就已经从琳娜的那些旧照片中发现了些许端倪。

    然而,出乎方彦预料的是,琳娜竟然微微摇了摇头。她看向方彦的目光中流露出柔和温慕的神情,轻声道:“当我初次见到你的时候,的确是将你当做了菲尼克斯在这个世间的又一个存在体。激动得快要哭出来的我,于是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你的心情和这么做的后果,而是直接就在你的酒中投下了那份药品。在那之后的几年,我也一直都是将你看做是花园中的一朵值得驻足观赏的绚丽金菊。然而当我在去年再次见到已经成长起来的你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你已经拥有了不同于菲尼克斯的独特韵律;而它竟然同样在吸引着原本早已封闭心灵的我,让我重新变成了一只想要飞到花朵之上的蜜蜂彩蝶。”

    琳娜抿嘴微笑,笑容中却又蕴含着几分苦涩的味道,柔声道:“从那一刻起,我就改变了主意。我不要再把你简单看成菲尼克斯的替代品、并仅仅当做是满足生理需求的理想伴侣。我想要完整的得到你的人,以及你的心。然而,你终究还是选择了那名米兰的女孩。或许纯洁无暇的她,才真正是能够配得上你的存在。”

    方彦怔怔凝视着眼前的娇美少妇,心中如同被打翻了五味瓶般百感交集。他终于明白了琳娜为什么会在几年前那般渴切地得到自己的身体,并洞悉了她在去年为什么会大费周章的找上自己,却又在随后的相处中、始终给予自己云淡风轻的温柔体验的全部原因。若非她是想真正得到自己,那么她在手握关键性把柄的情况下,根本就不用对自己这般虚以委蛇,而是直接就让自己违心的献身了。想到这里,方彦对琳娜的最后一丝恶感也消失殆尽了,自己眼前的这名女子在外人看来固然是风骚放荡的**异端,但她又何尝不是被旧帝国大厦的坍塌崩溃所波及、才导致了一系列嬗变情况出现的无数可怜人之一?

    “谢谢你,琳娜夫人。”方彦低声开口,看向琳娜的眼眸中泛起了诚挚的情谊。琳娜嫣然微笑,由鲜亮红唇勾勒出的笑容格外亮丽而又真纯。她玉靥上泛起一丝踌躇期待的神色,最终还是出言道:“约纳斯,你以后还能来我的庄园么?我请求你,不要再让我回到那曾经只有一个人的孤独冰冷的世界,守着永恒的黑白光影度过今后的时间,那样的话我肯定会疯掉的。”

    面对琳娜期待凄怜的水蓝眼波,方彦的胸中仿佛是被什么给堵住了。虽然理智告诉他决不能在已经同西尔维娅结合后、再与这名成熟娇媚的少妇产生什么关系,但方彦在心中涌动的感性,却是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狠下心来抛弃这只对自己无比眷恋的牧羊犬。反正自己早已经和琳娜有了**关系,今后再有接触也算不得什么事情,更何况自己在远离西尔维娅的基尔,也同样会产生出寂寞的心绪。

    “如果有空闲时间的话,我都会来这里看你的。”最终,方彦的理性第一次在决断中败下阵来,由感性主导了他的行为。琳娜娇靥上的笑容如春花绽放,明媚的星眸中泛出了氤氲的雾气;她将方彦轻轻拥到自己的怀中,那颤抖的香软娇躯,向方彦完全展示了她激动喜悦的内心。方彦肩膀动了动,却没有选择将琳娜推离自己的身前。琳娜面带微笑地闭上了清澈水灵的双瞳,深深吸了一口方彦身上的松木气息;片刻之后,如同梦呓般的徐徐低语道:“我爱你唷,约纳斯。”

    待到华灯初上后不久,方彦在琳娜的盈盈笑容中离开了冰雪覆盖的庄园。由于明天并非是假日,因此方彦便决不能在琳娜这里多呆甚至是过夜,否则必然会引发他所难以承受的后果和波澜。不过,方彦的心中却并不感到庆幸和乐观,相反却充满了对未来的沉重和隐忧;他今天傍晚对琳娜的摊牌和承诺,无疑是在自己脚下埋入了一颗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枚炸弹爆炸的威力还会愈发的强烈。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木已成舟,方彦只能指望它就这么安安静静地长眠地下,或是等到自己完成该做的一切之后再行爆发。

    “不管这件烦心的事情了。经济危机很快就要到来,德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又将迎来一次全面的重组和洗牌,我也应该为此做出一些准备。”方彦在心中自语道。那名奥地利下士的容貌,已经悄然在他的心中浮现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