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94章 撤离北美
    秋风飒爽,枫叶绚烂,199年下半叶的凉意已经卷过了整个北半球的上空。

    时值0年代的最后关头,整个资本世界的人民都对即将开启的新一个十年纪元充满了喜悦和期盼;回首以往,他们完全有理由为自己那日渐富裕的生活感到满意。而在这当中,居于北美大陆之上的美国民众,则无疑是最有幸福感的人群了。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美国凭借着技术革新、和向国内外大量扩展市场等方式为助力,使得国民经济和工业产量实现了一日千里般的高速腾飞。

    截止到199年6月,美国的工业生产总量已经占到整个世界的将近一半,黄金储备更是达到了全球总数的60%;无论是昔日称霸寰宇的大英帝国,还是在近期国民总收入刚刚赶超英国、重新成为世界第二的德国,其在宏观工业数据上都被美国绝望的超过。整个美国都处在空前歌舞升平的繁荣氛围里,汽车、冰箱、收音机、吸尘器、电话等消费品开始走进千家万户;在任期内见证了这一繁荣的美国第0任总统柯立芝骄傲地宣称,美国人民已经达到了“历史上罕见的幸福境界”。而在199年月接替¥¥¥¥,m.→.c☆om他的新任总统胡佛,同样对前景持无比乐观的态度,他声称美国即将完全消灭贫困,马克思的异端邪可以被彻底扔进废纸篓里了。

    然而,在这场高速发展的繁荣背后,却已经酝酿出了足可致其于死地的强烈危机。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股票市场出现了空前庞大的虚假泡沫。

    从19年起,美国的股市就迎来了持续走高的可喜趋势,然而这当中的很大一部分都不是依赖于健康的良性投资,而是由人为的投机所直接导致。欧战结束后,美国的大量企业都聚集起了不菲的财富;由于战争结束所带来的外界需求下降,这便使得资本家们并没有将手中的钱用来扩大生产规模,而是将其投入了股票期货市场,吹起股票泡沫的“上帝最初一击”随即打响。大量资金涌入股票,直接促使了整个股市的大幅上扬,而这又反过来吸引了更多的人投身其中,并造成股票中的虚假泡沫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更为致命的是,此刻的美国政府对国内金融市场采取完全放任的措施,认为没有外力干预的市场经济才是最理想的生产方式,如此施政态度最终使得这一趋势变得不可收拾!

    “想发财,去炒股。”(要真实,去参军)这句话在0年代后期,几乎已经得到了所有美国人的认同。甚至连在曼哈顿大街擦皮鞋的匠人,都投身到了股市这个狂热的漩涡之内,美国狂飙上扬的股市当中,究竟被吹出了多么大的真空也就可想而知。除了极少数人对当前的股票局势感到不安和忧虑,选择从中抽身而退以外,数以千万计的芸芸众生都仍旧沉醉其中,认为这份繁荣将一直持续下去。

    199年10月4日,美国股市积攒了7年多的泡沫,终于因为再无力膨胀、而在临界处骤然破碎了。当天股票突然暴跌,接近100万股股票被恐慌的人群予以抛售。此后的数日内,股票的跌幅日盛一日,并最终在5天后的9日达到了最峰:当天道·琼斯股指狂泻%,有超过1600万股被抛出,华尔街的交易大厅内回荡着绝望而歇斯底里的呐喊声。无数将财富投入到股市内的银行、企业、以及个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海量金额顷刻间化为乌有!

    位于纽约市内的一幢豪华住宅内,“蒙比亚斯基金会”的创始人及执行总裁亨利·科尔面色苍白;金发碧眼、脸容上带有沧桑之意的他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真实身份,那就是德国布罗姆-福斯造船厂主鲁道夫的弟弟瓦尔特。经过长达9年的艰辛打拼,目前的他已经是在整个华尔街都备受瞩目的传奇金融家:凡是向蒙比亚斯基金会注资的人,每年均可得到8%至10%的可喜收益,而在股市行情大幅上扬的时候甚至可以达到1%之巨,且从来没有一次食言违约!

    然而,没有人知道瓦尔特是在用庞齐的金字塔骗局来维持着资金链,因为他的伪装实在是太到位了。那正当堂皇的投资渠道、以及合理稳定的回报收益,都让美国投资者放下了心,压根就没有将瓦尔特和十年前那个在波士顿的骗子庞齐联系到一起。不过现在,瓦尔特的骗局却已经是维持不下去:因为他出于最大限度追求利益的考虑,同样将海量的资金扔到了股市上去。而经过一周的股灾,他的股市财富已经缩水了大半,剩下的钱根本无法再应付当前的局面。

    “这就要离开了么?”瓦尔特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生活了近10年的“家”,心中有些苍凉和感慨的低语道。在异国世界用另一个身份生活了如此之久,以至于他都快忘了自己原本的国籍和身份究竟是什么了;如果不是他每隔旬月,就要向海外的皮包公司转出自己漂白之后的美元,同时与兄长还常有书信来往的话,瓦尔特真的会逐渐淡忘掉自己在德国的一切!

    沉默片刻之后,瓦尔特眼中精芒一闪,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发生了变化,再不复刚才那般多愁善感与优柔寡断。他迅速走进自己的房间,用钥匙打开衣柜后方的暗门,将一个保险箱内的一大摞由绳索串联装订的纸页取了出来。这些都是他在美国实施金字塔骗局所做出的个人财务账单,10年下来已经堆成了厚厚的山。很快的,瓦尔特便取来火盆,将这些记录着自己诈骗行径的罪证付之一炬。明亮的火焰倒映在瓦尔特的瞳孔里,在将这些纸张烧成灰烬的同时,也仿佛将他这个伪装出来的亨利·科尔的身份给彻底焚灭。

    将这些灰烬处理干净,瓦尔特随即拨通了电报局的电话号码,让对方帮自己发出一份自己想要购买七年前由福特公司推出的限量版轿车的电报。经过这么久的相处,纽约电报局的人早已和瓦尔特成了老熟人,因此这封电报很容易的就被进行了拍发。不过它的最终接收者却并不是某家汽车销售公司的经理,而是此刻正停泊在纽约东部码头上的一艘货运船舶。

    为了能让瓦尔特在东窗事发之后顺利逃离北美,鲁道夫早在好几年前就专门注册成立了布罗姆航运公司,十几条商船只负责在北美和德国之间进行货运往来。每条船上都有一名被赋予了特殊任务的可靠船员,他们只要接到瓦尔特的这封电报暗语,就会立即展开行动,将目标及时的带上船只偷渡而出。或许是有意,也或许是巧合,此刻有一艘船只正好就停泊在纽约东部的港口当中;瓦尔特很快就得到了对方的回应,要让他立即展开撤离的行动!

    瓦尔特深吸口气,以和往常一样的平静神色走出了家中;他身上几乎什么东西也没带,给人的印象完全就是正常出门的模样。随着出租车的疾驰飞跑,瓦尔特距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远,然而他的眼眸中却没有丝毫伤感和惆怅,决绝与坚定早已占满了他心中的每一寸地方。走就走,绝没有丝毫的犹豫或停留。实际上,这也正是瓦尔特在美国的这十年间始终没有结婚的原因所在:如果真正有了爱妻和孩子,他是绝对无法做到如今天这般快速的离去,而耽误就意味着危险和被捕!

    从瓦尔特决定离开,到他与接头之人见面,整个过程只用去了不到三个时。换上一套普通服装的瓦尔特混在装货的工人里,很顺利登上了这艘名为貂鼠的商船;他在众名船员面前的新身份是公司在美国地区的货物采购员,此番正好搭乘顺风车回国休假。等到货物被装运完毕,貂鼠号随即缓缓拔锚启航,它的目的地是易北河畔的德国汉堡;等到它驶抵目标之后,身为地头蛇的鲁道夫,怎么都能从船上偷带出一个人、而不被德国海关人员所察觉。

    就在瓦尔特撤离后不久,其用来向德国转移资金的两家位于巴西和瑞典的皮包中继,也在鲁道夫的电报指示下收拢回撤了。这两条与瓦尔特直接联系的触手,都是由鲁道夫的心腹亲信所把控,他们在离开前同样烧掉了所有的账单记录,使得一切痕迹都归于虚无。就算是有心人能顺藤摸瓜发现他们曾经活动的踪迹,但在查无所证的情况下,也只能将问题仅仅保持在猜测的层面上。

    至此,布罗姆家族在北美的金字塔骗局落下了帷幕。通过瓦尔特提供的资金,鲁道夫成功兼并了国内的众多竞争同行,并大幅拓展了自家的业务,成为了德国新晋的工业巨头。这份资金,正是让布罗姆家族得以在战后的困难形势下得以发展腾飞的关键原动力!

    (ps:非常非常感谢书友king+的1起币打赏...此时仍身在北国的作者,心中顿时感到了难得的温暖和欣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