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03章 政局变革
    金铁铿锵,电弧激舞,在德意志号袖珍战列巡洋舰的舾装过程中,190年的热烈夏风已经如燎原之势卷过了中欧。

    随着经济危机的持续发酵,德国国内的局势正变得日趋严峻和险恶:全国各大城市随处可见衣衫褴褛、神情木然的流浪失业工人,以及关门破产的店主。他们或成群结队地拥聚在人才市场门口、期待那百里挑一的奇迹眷顾,或在救济站前排起绵延好几条街的长龙,只为得到一勺土豆汤或是麦粥。臭气熏天的垃圾桶经常被人翻找光顾,几片尚未完全腐烂的蔫萎菜叶会让他们喜色浮动;而公立图书馆内更是人满为患,大量民众都选择在这里打发掉无事可做的浑噩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社会主义民族工人党的运动便如同汽油碰上了火苗,骤然绽爆开了熊熊奔腾的炽烈光火。身穿褐色衣衫的冲锋队员,和臂缚万字袖标的国社党徒,便向民众谆谆教导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魏玛政府的软弱无能、和犹太金融家的从中破坏之上。身处困境当中的民众很快就被这份论调给吸引,并成为了国社党的坚定拥护者。

    7月,德国总理勃鲁宁要求总统解散国会,重新举行选举,希特勒便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机会到来了。在鲁道夫的资金支持下,希特勒跑遍全国、展开了一场旋风般的竞选,个别时候他一天甚至要到个不同的城市进行大规模讲演。他的身体虽然疲惫、嗓子也因为不停进行煽动人心的演而变得沙哑干涩,但其精神却是奕奕抖擞,对未来抱有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期盼。

    希特勒抱的希望虽然已经够大的了,但是190年9月14日晚上揭晓的选举结果,却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两年前,他的党堪堪得到了100万张选票,15个国会议席。这一次,他原来打算选票会增加倍,议席搞到50个,但是在这一天,纳粹党所得的选票增加到了70万张,可以取得国会中10个席位。这样它就从国会中位居第九的最党一跃而为第二大党。

    面对如此巨大的成≯≯≯≯,m.+.c≡om功,整个国社党高层都兴奋得无以言表,但精明机狡的希特勒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并迅速规划出了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当前共和国是被两大支柱——陆军和大工业家金融家集团共同支撑着的,自己若想取得政权,必须要得到他们的认同。7年前,正是因为希特勒没有结合本国国情、努力争取这两股势力的支持,而是照搬墨索里尼的经验,这才导致了啤酒馆政变的注定失败!

    汲取了失败教训的希特勒,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向陆军示好的平台。早在190年春季,乌尔姆卫戍部队有名年轻的尉官被捕,因为他们在军队里宣传纳粹理论,企图劝诱其他军官答应:一旦发生国社党武装起事,他们不向起事者开枪。这后面一项罪名是叛国大罪。9月选举中国社党获得胜利后一星期,这个尉官被解到莱比锡最高法院受叛国罪审判,希特勒便以见证人的身份、利用他超强的辩论才能和政治手腕,将证人席变成了向全国发言的讲坛。

    如同6年前那场对他自己的审判一般,希特勒又一次成为了法庭上的焦,每次发言都能得到听众们持久而热烈的鼓掌喝彩。最终,他不仅使得名被告只被从轻判了18个月的监禁、让自己的党徒们欢喜振奋,同时也向陆军高层放出了“国社党绝不会想要取代陆军”的保证,令后者收回了对自己的警惕和敌意。

    有的将军开始考虑,国家社会主义可能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它可以用来团结人民,恢复德国原来的地位,再一次使德**队成为一支强盛和伟大的军队,使国家摆脱丧权辱国的凡尔赛和约的桎梏。最高法庭庭长曾经问希特勒,他不断提到的“德国民族革命”指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希特勒的回答使这些将军们感到很高兴:“这仅仅指的是,拯救我们今天的被奴役的德意志民族。德国的手足受到和约的束缚……国社党并不认为和约是法律,而是用强制办法加在德国身上的东西。我们认为,完全无辜的未来一代不应该承受这种负担。如果我们尽我们一切力量反对这些条约,我们就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这也正是军官团的理念。

    在争取到陆军青睐的同时,希特勒也向大工业家们伸出了橄榄枝。尽管历史上在这个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戈林已经“自杀”,但希特勒惊喜地发现,自己的队伍中完全有一个人能够替代戈林,而且影响力十倍于后者。瓦尔特·布罗姆,乃是造船巨头和石油大亨鲁道夫的弟弟,凭借他兄长的关系,轻而易举的就能与那些最尖的上层名流取得联系!

    被希特勒委以重任的瓦尔特不负期望,很快就为国社党聚拢了一批有头有脸的人物:前国家银行行长、天才经济巨匠沙赫特,汉堡-美洲航运公司总裁古诺,联合钢铁集团主要董事之一的列昂,以及宾亚德纺织公司总裁威廉均在其中。与鲁道夫交厚的群体,几乎都被吸引到支持国社党的阵营中来了。

    在德国人不可挽回地走向第三帝国的道路上,190年9月是一个转折。国社党在全国选举中获得惊人胜利一事,不仅服了千百万普通人民,也服了企业界和陆军中的领袖人物:现在也许的确出现了一种无可阻挡的趋势。他们可能不喜欢国社党的煽惑人心的做法和它粗鄙下流的作风,但是在另一方面,它却唤起了在共和国头十年中、曾经受到如此严重压抑的德国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传统感情。国社党答应领导德国人民摆脱**、社会主义、工团主义,摆脱民主政体的软弱无能。如今,这份狂澜大势已经不可阻挡。

    作为希特勒在政治理念上的“忘年”,方彦自是收到了希特勒满含狂喜的信件。不过现在的他却没有时间到慕尼黑去为对方庆祝。而是马上就要踏上新的出海之路。随着6艘柯尼斯堡级轻巡洋舰的尽数完成磨合、形成战斗力,德国海军决定集结这些新锐舰艇,前往大西洋深处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联合破交演习,以便为可能爆发的德法战争做好充分的准备。

    在方彦那本公海舰队启示录中,已经明确指出了昔日德国海军的最大问题:那就是根本没有制定出、哪怕是一份与假想敌作战的计划,等到战火真正临头时只能闭港不出。雷德尔决定要汲取经验,将手中的舰队打造成真正能驰骋大洋的锋锐利剑;毕竟,一支能够维护和平的海军,只有是一支能进行战争的海军!

    根据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的调令,方彦将离开西里西亚号前无畏,转往新服役不久的“纽伦堡”号轻巡洋舰上担任二副的职务。这场大演习便有他的一份了。而这个二副的军职,对方彦来又将是一次全方位的考验;以往他只负责航海的事务,现在却要拓展到整艘军舰的所有领域、并且还涉及到了多舰的联合行动。

    对于高层这份对他关照有加的任命,方彦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期待;要知道中尉虽然在理论上可以担任巡洋舰的二副,但在当前竞争极为激烈的的德国海军当中,坐在这个职位上的无一不是服役时间在15年以上的资深军官。因此,方彦决定抓住这次机遇,将其作为自己实现能力和军衔提升的关键跳板。

    在出海之前的十天时间里,方彦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前期的准备工作中去:他每天都在纽伦堡号上工作满16个时,并于休息时间亲临战舰的每一个舱室,对各种设备的性能和作用都加以详细的落实。所幸的是,由于这级军舰本身就是出自方彦的主设,这使得他能够以俯察全局的高度,来进行远较他人深刻的详尽认知。

    十天当中,方彦像一块海绵般,汲取了大量除航海之外的专业知识;当舰长拉莫斯少校再命令他处理相关事情的时候,他便再没有了最初时候的手忙脚乱,而是大部分都找得到问题的关键、并予以对症下药。方彦的实力飞速提升,也使得他在全舰官兵心目中的印象有了明显的改观;同僚们对他的态度大为转变,再不是将方彦视作一个无法胜任自己本职工作的家伙了。

    9月8日,纽伦堡号轻巡和姊妹舰们如期驶出基尔港,开始了它的远洋巡航。除了6艘新式轻巡之外,还有几艘补给舰和商船已经先行出发,前者的任务是为舰队进行战时的海上加油训练,后者则是在破交的棋盘中扮演潜艇的角色。虽然这看起来不免有些滑稽,但这也同样能对官兵起到锻炼的作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