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08章 新政权
    1933年1月30日,隆冬的寒意还没有在中欧大地上消散开去,然而在德国,鲜艳的万字旗已经将整个国家都笼罩进了一片狂热的火红。150万国社党徒、和200万褐衫冲锋队,在傍晚过后走上街头,欢庆国家社会主义在德国取得了历史性胜利——他们的领袖阿道夫?希特勒,已经正式宣誓就职总理,成为了这个伟大国家名义上最具权势的巨头。这名前陆军下士、奥地利街头流浪画家,如今已然如金凰般鸣动九霄,扶摇冲上了浩瀚无垠的广阔天空!

    华灯初上,整座柏林城宛若不夜,无数冲锋队员如海浪般从菩提树下大街席卷游行而过;熊熊火炬将整个夜空都完全映亮,军乐鼓奏和欢呼喧嚣声震动苍穹。兴登堡站在总统府邸的一个窗台前,看着下面游行的人群过去,他的手杖随着军事进行曲的拍子击着地板:他显然很高兴,终于选了一个能够按德国传统方式唤起人民的总理。距此数百米外的总理府,希特勒站在窗户前激动得手舞足蹈,他不断抬起手臂向游行卷过的人群行举手礼,黑褐色的眼眸中满含泪花。9年之前,他还只是巴伐利亚当局的阶下囚,随时都可能被处以终身监禁的叛国严惩。没有人明白他为今天这一刻付出了多少辛酸苦泪,熬过了多少孤冷寂寞的不眠寒冬!

    不过,和两年半前国社党在大选中获得惊人胜利的那一刻相同,希特勒很快就从激动狂喜中平静了下来,并开始思考自己下一步将要采取的行动。此时的他,还远远没能掌握德国的全部权力:11名内阁成员中只有3名是国社党人,国会中也有6成的席位被其他党派的人占据。希特勒必须制造一个口实,将所有反对他的政党和个人统统清除干净。在冲锋队员的欢呼声中,他的目光透过浓重的夜幕,悄然投在了距此不远的国会大厦那古罗马式的圆形穹顶。

    2月27日深夜,国会大厦突然升腾起熊熊烈焰,猛烈的火势映亮了小半个天空;希特勒及其追随者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并信誓旦旦的咬定称这是**人不甘于国家社会主义在德国的胜利、意图发起革命的滔天罪行。对于这场火焰的燃起,希特勒及几名国社党核心成员心如明镜:正是在他们的布置下,一队绝对忠诚于领袖的党卫队士兵在几个小时前,通过地下暖气管道偷偷潜进国会大厦内部。并泼洒了大量用于引火的汽油和其他易燃品。等到火起之后,国社党就可以将事情栽赃在其主要政敌——德国**的身上。

    如果单纯按照国社党人的谋划,这只会是一场显得拙劣而虚假的政治斗争:因为自编自演这场纵火闹剧的国社党无法抓到任何证据,而这必然会遭致其他政党和民众的别样目光。然而,幸运从1933年起就加诸在了希特勒的身上。就在党卫队士兵从地下管道撤离后不久。国会大厦里竟然就真的偷偷潜进来了一个有纵火癖的人,而这个叫做卢勃的精神错乱的男子,正是荷兰**内的成员!

    国社党人居然发现了有一个神经错乱的**纵火犯,决心要干他们自己决定要干的勾当,这样的巧合只能用天意来形容。卢勃在火起之后当场被捕,对自己放火的事实供认不讳,柏林警察也从他的身上搜出了打火机等引火事物。尽管这场纵火案还存在诸多疑点,例如卢勃一个人是如何在短短两分钟内,就让整个中央大厅剧烈燃烧起来的,但对于国社党及希特勒来说。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次日,希特勒便在兴登堡的点头下,推出了能够将宪法规定的人权自由踩在脚下的“保护人民法”,并开始对**的报纸、机关展开全面镇压。由罗姆指挥的褐衫冲锋队宛若暴风般的席卷德国的各大城市,将德国**的高层、中坚尽数逮捕羁押,这个党派在德国政坛中的寿命也由此走到了尽头。凭借着这次政治吞并,国社党终于在国会中取得了之前十几届政府做梦都不敢想的单一多数。一鼓作气的希特勒乘胜追击,半个月后又从兴登堡总统那里得到了至关重要的立法权,这便使得他成为了手握发令枪的运动员,能够轻易实现对整个德国的掌控。

    很快的。一连串的行动就在国内如暴风般开展起来了。在国会纵火案中百口莫辩的德国**遭到毁灭性打击,被直接勒令解散取缔;几名核心首脑不是被关进监狱,就是逃往国外寻求政治避难,整个党派短短数日内便树倒猢狲散、再不作为一支政治力量而在德国境内存在。没过几天。以社会民主党为首的其他党派也步德国**之后尘:满载褐衫冲锋队的卡车在各城市街道上横冲直撞,然后径直闯入他们的机关大楼查封设备、抓捕人员。偶有微弱的抗议声,瞬间就淹没在了冲锋队员手中的啤酒瓶和椅子腿里,并转变成了凄惨的痛呼。

    原野泛出绿意,树木绽吐新芽,3月的和风懒洋洋地卷过基尔海军基地的上空。带来了一丝不同于隆冬的暖融。身处风暴漩涡之外的方彦静静看着希特勒在国内政坛上纵横捭阖,将那些外强中干的政敌接连击倒,一步步实现自己掌控全国的宏伟蓝图。在希特勒取得政权之后,方彦没有像普通人那样去柏林找这位已经发家了的旧识:一则身为海军军官的自己不能表现出对政治的过分热度,二则除了祝贺之外、自己也没有什么需要对希特勒兜售的。现在正忙着打击政敌的希特勒必定是百忙缠身,如果自己贸然找上前去,说不定还会起到反效果。

    考虑到自己家族中人就在希特勒的身边,方彦也就没有去凑这个热闹,而是继续安心在基尔提升自己的专业素质。时至今日,他在纽伦堡号轻巡洋舰的二副职位上已经是游刃有余,无论是日常保养还是远洋演习,他都能对各项事务完成得完美无缺。而在今年推荐晋升的人员名单上,方彦也排进了最前面的那一列,如果不出意外,时年25岁的他必将能成为驱逐舰舰长一级的上尉。

    “大新闻,新总理希特勒将于3月25日到我们基尔军港视察舰队!”一天下午,身在战舰上的方彦通过舰上广播得知了这则消息。年轻的水兵们个个神情振奋,脸上的欣喜笑意完全是发自内心:尽管德国海军在雷德尔的领导下始终远离政治,但现在又有哪一个德国青年,不为希特勒那直刺人心的右翼理念而心仪向往?更何况希特勒的个人经历,对他们来说也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与亲和力:15年前的希特勒还只是一名毫不起眼的下士,但今天的他却已经登上总理宝座,这本身就是一部能激励人们奋勇前进的活生生的光辉典型!

    看着周围喜笑颜开的众位同袍,方彦的心中却是异常平静。他能够感觉到希特勒此番前来基尔并不只是为了视察部队,而是借机加深与海军之间的联系,并继续维系这支武装力量目前对他的支持态度。随着希特勒的当政,他与国防军之间的关系已经因为恩斯特?罗姆指挥的冲锋队而出现了不安的裂痕:此刻罗姆手下的冲锋队成员已有200万人,几乎是国防军的10倍,野心膨胀的他不甘屈居国防军之下,已经越来越多的表示出了想要当国防部长的愿望。

    如此条件国防军自然不可能接受。罗姆的褐衫冲锋队只是一群在街头斗殴的乌合暴徒,这与精练的国防军完全就是乞丐和贵族的区别;而当罗姆等冲锋队头子有相公癖的腐化堕落消息流传开时,更加深了国防军将领的震惊和厌恶。如果希特勒敢支持罗姆的行动,国防军必然会把国社党掀翻下台,而以国防军经营这么多年所积蓄的实力,颠覆刚建立不久的国社党政权无疑是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在这件事情上,希特勒无疑比狂妄自大的罗姆要精明太多了。他深刻明白今天的自己还远不能撼动普鲁士传统军官团的势力,如果没有国防军的支持、至少是默许,他绝不可能当得了这个总理。此外,从长远上看,也唯有训练有素、底蕴深厚的国防军,才能实现他心目中那“大德意志”的对外扩张。罗姆的冲锋队已经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现在已经到了该谢幕退场的时候了。

    不过,希特勒却又不能和罗姆直接翻脸。毕竟后者控制着一支数量惊人的武装力量,一旦处理不慎必将酿成灾难性的后果;而希特勒和罗姆多年的战友情谊,也使得他不愿对自己的老友正面摊牌。经过多方权衡,希特勒最终决定通过和海军首脑的接触,来向以陆军为首的国防军团体传达自己坚定不移支持国防军的态度;这样既能消除军方对自己的猜疑,又能不过分刺激罗姆的情绪。另外,希特勒也想顺道去看看自己的忘年故友,这么多年过去,他又成长到了怎样的境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