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45章 间谍海德里希
    蹄声密集,呼喊如沸,位于伦敦近郊的一处赛马场内,上千名观众正状若疯狂的为赛场上驰骋如飞的骑士加油鼓劲。作为古老的竞技运动,赛马一直以来都是英国民众在闲暇之余的热衷焦;其关注人数之多,受面群体之广,没有任何运动能够与之相比。而那些在比赛中蟾宫折桂的骑手们,则更是会被无尽的鲜花和掌声所包围;除了收获金钱和荣誉外,还可能会有名媛贵妇的青睐和特殊照应。

    在人群的呐喊声中,一名黑衣骑手逐渐从队伍当中脱颖而出;虽然他的脸容被护脸面罩所遮挡,但其颀长英健、夭矫如龙的高大身躯,却已然赢得了观众席上女性们的一片花痴尖叫之音。只见他和身下的赛马几乎有着难以想象的默契,在赛程的后半段逐渐取得了后方骑士所无法撼动的领先优势。几分钟后,黑衣骑手便在尘土飞扬中、毫无悬念的第一个冲过了终;片刻间四周白光耀绽,十几台设立于此的照像机纷纷记录下了这个荣耀的瞬间。

    “亨利先生,您可真是赛马场上的国王!”当黑衣骑手将马停住之后,一名从旁出现的特约记者丝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恭维,出言道,“这已经是您在英格兰s级联赛中连续届夺冠了,您有什么话想要对大家的么?”

    被称作亨利的黑衣骑士摘下面罩,露出了一张年约三旬、极富男性气质的毅朗坚卓的容颜;他湛蓝的双眸炯炯有神,仿佛能直刺人心般洞悉面前之人的一切秘密。面对记者的提问,黑衣骑士以无可挑剔的礼数微笑着做出了回应。四周的镁光灯登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轰炸,很快这些照片就将被刊上各家报纸的前页。

    看着观众席上向自己热烈欢呼的英国民众们,黑衣骑士的眼眸深处有一抹无法察觉的讥笑悄然闪过。在将马匹交到工作人员手中之后,他随即落落大方的和前来祝贺的人们展开了交谈。时至今日,黑衣骑士已经通过赛马场这方平台,结识了众多英**政领域的中坚人物:这些人来此娱乐消遣之余。很快就注意到了这名能为自己带来赌马收益的常胜骑手,相应cccc,m.⌒.c≈om的交流也与日俱增。

    尽管双方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身份和职业差距,彼此间的谈话都仅仅只是停留在表面,但通过那些人在不经意间所透露出的只言片语,黑衣骑士仍旧得到了许多关键性的信息。

    正自谈笑风生间,一名驯马师忽然向被人群包围的黑衣骑士跑了过来。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这位驯马师只是对黑衣骑士道:“亨利先生,大吉岭的情绪又有些烦躁了。只有您才能安抚得了它,您快去看看它的情况吧。”

    黑衣骑士一怔,随即满含歉意的向周围的人微微鞠躬致歉。而这些衣着富贵的观众也都纷纷报以了理解宽容的笑容。其中一些在黑衣骑士身上下了大笔血本的人,更是嘱托他要好好照看他的坐骑同伴。对于骑手而言,其座下的马匹绝对是他们的第二生命;虽然健壮的良驹并不少见,但能够与骑手心心相印、配合默契的座驾,花费几年功夫也未必能训练出一匹!

    离开喧嚣的观众席,黑衣骑士独自走到了位于赛马场后方的马厩营。由于拴着一大群随地乱便的牲畜,即便是骑手也很少出入这里,此时偌大的木棚中,就只有寥寥几名铺设干草、打扫清洁的杂役人员的身影。

    黑衣骑士用眼角余光瞄望着四周。缓步来到自己那匹名为大吉岭的赛马跟前,在一阵呢喃轻语中,伸手熟练地抚摸它鲜亮光滑的鬃毛。不经意间,他的指尖忽然触摸到了一张被缠卷起来的纸条。黑衣骑士面色不变。手指勾卷,悄无声息的将其从鬃毛内取出,收入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夜深人静之时,从卧榻上爬起的黑衣骑士终于摸出了那张纸条。在炭火的烘烤下。原本洁白入镜的表面渐渐浮现出了碧绿的数字。对着床头的那本牛津英语词典,黑衣男子逐渐译出了情报的全文;看着从窗外倾洒而入的皎洁月华,一向意志坚如铁石的他。竟也萌生出了强烈的伤感、回忆、和思念。

    “亲爱的海德里希:我需要你能在两年之内,提供斯卡帕湾地形和天气的详尽情报。你的妻儿在德国生活得很好,不用为她们挂念。你最忠实的约纳斯。”

    然而过不片刻,黑衣骑士就猛然从失神的状态中惊醒;他当即用火柴将一切痕迹都尽数抹除,并重新躺回到了床榻上面。经过几个深长的呼吸,他的心绪终于又重新变得平寂冷静了下来。想到对方在情报中交给自己的艰巨任务,海德里希的目光渐转沉肃,喃喃自语道:“看来只有我亲自去完成这项使命了。”

    几天之后,海德里希便在一场晚宴上道出了自己的另一项兴趣爱好:潜水。他决定在即将到来的夏季假期内,到苏格兰极北的斯卡帕湾去实现这份愿望,因为那里可以看到18年前自沉在此处的德国公海舰队的船骸。实际上,正是由于昔年那场彩虹行动,使得原本属于皇家海军重要军港的斯卡帕湾,也从0年代初成为了潜水爱好者的天堂。在每年暖和的夏季,都有上千人次的游客光临这里;他们品味着德舰静静沉没在水底的凄凉场景,在嬉笑中尽显身为胜利者的快意。

    不过,开放斯卡帕湾的皇家海军,自是也同样做好了反间谍侦察的各种准备。游客在出入港湾哨卡的时候,必须经过彻底的搜身检查,凡是携带任何能够测量、或是记录信息的物品,均会被控诉为间谍而展开彻底清查。几年来,斯卡帕湾的安防都没有出现丝毫纰漏;那些别有二心的人纷纷被抓捕,在公开审判和长期刑狱的判决中,成为了令后来者望而却步的威慑典型。

    有鉴于此,海德里希便没有准备再去亲冒奇险、走前人失败的覆辙。他决定采用最直接、同时也是最艰难的办法,那就是纯凭记忆镂刻下港内的面貌,等到离开后再将其描绘下来。对于海德里希而言,这绝对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因为方彦给他的时间虽然看似很多,但每年斯卡帕湾只有夏季暖和时才会对潜水游人开放;而为了不引起同行之人的疑心,他浮上水面观察周围的时间还将大幅缩短。然而,这却是唯一能够掌握港内具体情况的方法。

    当6月的盛夏到来之际,海德里希便带着自己的潜水行装,踏上了北去苏格兰的列车。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原谅曾经将自己严厉地逐出门墙的海军高层,但他现在的身份却是为国家服务的在英间谍头目;即便他知道这个任务几乎必然是对海军有利,职责所在的他也必须恪守准则的加以完成。此外,委托给他这番任务的还是他昔年的军中旧友。对于曾经在自己患难之时伸出援手的方彦,海德里希的心中始终存留着几分感激;正是对方的帮助,自己才走出了昔日崩溃的低谷。

    在197年6月的这个夏天,同样进入北海感受深蓝的不止是海德里希,还有德国刚下水的新战列舰。14日清晨,布罗姆-福斯造船厂内拥进了多达十几万的民众,站在船台周围的他们无不翘首打量着中央那艘即将下水的钢铁舰体。而更令现场的狂热气氛达到**的是,德国元首兼武装力量最高统帅阿道夫?希特勒,竟然也莅临到了主观礼台前。此时的希特勒已经再不需要像5年前那般,用他卓越的演讲能力来俘获大众了;他仅仅只是向主观礼台上一站,包括沃克在内的全体民众,就已经爆发出了无比热烈的震耳欢呼!

    晨风呼卷,阳光耀目,无数面红白黑三色万字旗猎猎蔽空。站在希特勒身后的海军高级将领们同样喜笑颜开,他们看向面前这艘巨舰的目光,就像是单身了四十年的老痴汉、瞧见一个完美女神躺在自己床上那般。从相当程度上来,这些将军们正处在这种狂喜至极的状态当中:德国海军已经有18年不曾有过真正的战列舰了,而面前这艘战列舰的性能,又达到了那么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高度!

    然而,相比于这些将领们的振奋狂喜,方彦的脸色却有着几分愠恼和阴沉。作为雷德尔悉心栽培的对象,他已经在下水的前两天,知道这级被命名为“俾斯麦”的战列舰的具体指标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海军总部竟然用自己的设计精髓,搞出了这么一个标准排水量高达45600吨的庞然大物,而且一造就是4艘!

    尽管由于这级战列舰的批量建造,使得她们的单价成本得以稀释,但其单艘均价仍是达到了1.8亿马克。这使得德国海军投在战列舰上的开销经费,足足比自己最初规划的艘中型战列舰多花费了一倍的预算;而这笔多花的钱,已经足够再添置艘战力齐备的齐柏林级航母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