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47章 继续军售
    晨风呼卷,将威廉大街两旁的苍翠云杉吹得枝条纷飞,绿叶飘舞。

    宽敞明亮的总理府办公室内,希特勒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静静沉思着;他的面前铺开了一张巨大的世界地图,这便意味着他现在的思绪远不止是其所掌控的德意志一国。而相比于正常时候的信心十足,此时希特勒的脸上竟然有几分凝重和阴郁,目光凝聚间,其注意力已经投到了距离柏林万里之外的辽阔远东。

    时间进入8月中旬,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对中日冲突的调停努力已归于失效。日本丝毫没有想要和平的念头,其根本打算就是彻底征服这个大陆古国。此时,日军已经在浦东地区登陆,意图通过这一从海上开辟新战场的方式直取南京政府的首都;这场地区冲突已经升级成了两个国家之间的全面战争,而与这两个交战国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德意志又将何去何从?

    对于希特勒来说,满洲日军的南下无疑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这不仅意味着他切齿仇视的苏联在远东受到的压力将大幅降低,更使得德国与日本的政治联合、和与南京的经济联合之间的矛盾,因为这场战争的爆发而激化到了无法兼容的境地。日本不可能容忍身为盟友的德国,却和自己的敌人眉来眼去。日本驻德大使已经向德国发出声明,要求柏林严守中立法,禁止再向南京政府出售任何武器,同时召回所有在华军事顾问。而无论舍弃哪一项,对德国来说都是难以割爱的巨大损失,这种两难的抉择正是让希特勒迟迟举棋不定!

    办公室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国防部长勃洛姆堡和新晋经济部长瓦爾特赫然出现在门口;面对应邀而来的客人,希特勒脸上勉强露出几分礼貌的笑容,随即在简单的握手问候之后请他们到自己的座位前就座。眼见希特勒双目中隐含的疲倦之色,勃洛姆堡轻声开口道:“我的元首,您还在为远东的战争而烦恼么?”

    希特勒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了自己这位国防军统帅的询问。他目光微凝。而后说道:“元帅,我想知道总参谋部对这场战争的未来预估。我们有大量的军官在南京政府担任顾问,对那个国家的军事战备情况应该非常了解,相信总参谋部已经在各种信息的汇合下。做好了这番基础工作了吧?”

    勃洛姆堡盍首道:“法肯豪森将军向总参谋部传回了很多情报,这让我们能够对远东战争局势做出比较清晰的预判。仅从军事力量来看,如果没有外国的直接干涉,那么南京政府将不可能取得战争的胜利;虽然他们的可动员兵力是日本的5倍,但由于人员素质、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上存在的巨大劣势。这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在正面会战中将这个对手彻底击败。不过,这场战争也不会如日本宣称的那样能在3~6个月内结束。南京政府并非对战争毫无准备,他们也明白这次已经到了无可后退的地步;凭借纵深的山岭地形,他们至少能坚持抵抗3年时间。”

    希特勒没有立即开口,只是在心中反复权衡着这番话语。沉吟半晌之后,他又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道:“贸易方面的情况呢?瓦爾特先生,我之前请您统计与南京政府的贸易明细,这几天内您也应该有结果了吧?”

    瓦爾特恭声称是,随即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向希特勒深入浅出的娓娓道来。就在刚刚过去的8月初。绝世财雄沙赫特终于因为施政理念的巨大差距,而主动向希特勒提出了辞呈;尽管希特勒为了在民众面前维护统治阶层精诚团结的形象,将沙赫特挽留在了国家银行总裁的职位上、并且任命他为不管部长,但后者却是从此离开德国的决策中枢了。

    而当了近一年不伦不类的“4年计划负责人”的瓦爾特,也终于得以从沙赫特的阴影中真正熬出了头。时至今日,瓦爾特已经获得了自己昔日上司的全部权势,而在他领导下的德国经济列车,也正朝着希特勒所期望的战争目标隆隆飞驰,所差的就只是最后的实际开火了!

    “……因此,失去南京的矿石物资。对我们的战时经济而言将是极为沉重的打击。”瓦爾特在列举了一连串数据之后,随即将自己的最终观点向希特勒道出,“日本与德意志的同盟效益,不仅因为这场战争的爆发而得不到丝毫体现。反而破坏了我们在远东的丰厚固有利益;这完全就是藐视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丝毫不顾我们感受的蛮横行径。出于政治尊严和经济需求两方面考虑,我们都不应就此放弃与南京政府的固有贸易——除非日本能弥补我们的损失,提供给德意志在国际市场上购买到相同原料的足够外汇。”

    希特勒闻言眉头微皱,他虽然早就知道本国和南京政府之间贸易颇多,但却没想到近年来已经加深到了这种地步。原本他还存有快刀斩乱麻结束这段贸易、以便笼络住日本这个强援的念想,现在看来这样付出的代价还是过于沉重了。作为机敏狡诈的政治家。希特勒比任何人都还要注重切切实实的眼前利益:若非如此,他又怎么会和天才的沙赫特分道扬镳,执意将这个国家推向战争的道路?

    “我的元首,我认为瓦爾特阁下的意愿非常符合德意志的利益。”见希特勒依旧沉吟不语,勃洛姆堡再度开口说道,“目前大众汽车公司推出了三款不同口径的新迫击炮,性能比我们现有的装备有明显优势;陆军正准备逐步将手中的迫击炮逐步淘汰掉,而将它们卖给南京政府显然是一个最理想的情况。这些性能偏弱的装备,目前也只有南京政府有意愿有财力将它们购买,西班牙佛朗哥虽然同样处在亟需武器的战争境地,但今天的他们已经拿不出足够的支付资金了。”

    希特勒瞄了勃洛姆堡一眼,对这名最高级别职业军人的心思已然洞悉。陆军必然是和瓦爾特达成了私下协议,准备用这笔军售所得来反哺军队。不过对于这点,希特勒并没有反对的意思,毕竟这是对生产和军队都非常有利的一次利益交换,而心在战争的他显然乐意看到自己统御的国家机器变得更加强劲。

    “两位阁下请先回去吧,我已经决定该怎么处理远东的事宜了。”希特勒道。

    勃洛姆堡和瓦爾特对望一眼,随即向希特勒恭声告退。对于元首在外交事务上所表现出的独断专行,他们早已司空见惯,毫无异样了。尽管这个前奥地利下士在当政之初,曾经因出身卑贱、资历浅薄而受到过无数人的白眼质疑,但随着他用他那不可思议的直觉和判断力取得一个个惊人的胜利,所有的异声都再没有了任何的根基。无论是退出裁军会议、宣布公开征兵、还是重新占领莱茵,希特勒都用不争的事实,告诉了将军和政客们谁才是真理的掌握者!

    几天之后,德国政府随即针对日本的要求做出了回应。让英法等国感到惊喜不已的是,德国表现出了极为温良和善的态度;其声明中所表露出的对战争爆发的遗憾和厌恶,和当前正獠牙毕露、对四方近邻大肆侵略的意日法西斯有着本质的区别。希特勒再度谈起了他热爱和平的古调,其言下之意便是对日本发动战争的抵制和反对。

    而对于最敏感的军售和军事顾问,希特勒也没有任何解决的诚意:他一方面宣布德国将按照中立法实施军事禁运,一方面却暗自指使丹麦货船来实施武器运输。至于在华军事顾问,希特勒则声称这纯粹是那些顾问们的个人意愿,德国政府和军方完全没有权力去左右他们的意志。

    “现在日本占据了绝对的海上优势。这不仅意味着他们能在海上建立起封锁线,更能肆意对任何一个大陆港口发起登陆进攻。我们无法指望南京政府能打通海上交通线,但他们至少应该保住南方的几个港口不被攻占;如果南京政府做不到这点,那么德意志和他们的贸易也就会从此中止。”得到希特勒的首肯后,瓦爾特找到勃洛姆堡,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和意愿,“因此,我希望您能对法肯豪森将军传递这份信息,让身为总顾问的他务必不要放松对这些港口的防御。”

    “谢谢您的提醒,瓦爾特阁下。陆军总参谋部已经把元首的相关谕令发到了远东,相信以法肯豪森将军的智慧,他一定会采取合适的行动。”勃洛姆堡脸上浮现出几分笑意,言语中没有丝毫掩饰的说道,“您在这件事情上帮助陆军争取到了极多的利益,整个军官团都会记住您的这份情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