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48章 扩张之路
    冷风呼号,宛若冰沙敷面,又是一个冬季缓缓降临到了北半球区域。

    在整个1937年的下半叶,希特勒都没有再做出如去年进军莱茵一般的惊人之举。但他在总理府和贝希斯特加登所签署的一切命令,都是为了山雨欲来的战争而进行充分的准备。为此,德国甚至不惜损害同日本之间的关系,继续和南京政府做着矿石换军火的物物交易。随着远东战争的持续,亟需军火的南京政府更是大幅加快了江南各矿场的开采进度,而这也让德国收获了足够的原料好处。

    9月25日,经历了无数个等待和期盼之夜的希特勒,终于迎来了他政治生命中的贵客——墨索里尼的正式访问。希特勒的算盘始终都是打得很精的:对于墨索里尼这个独裁领袖,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同客人进行多么深入的外交会谈,而是让墨索里尼对德国的力量留下深刻印象,从而利用其一心想同胜利者共命运的投机心理。

    于是,这位意大利领袖就从德国的一地赶到另一地,检阅了党卫队和军队的阅兵式,观察了在梅克伦堡的陆军演习,参观了鲁尔的机器隆隆作响的军备工厂。4天之后,当墨索里尼启程返回罗马时,他已经深信自己的前途是在希特勒一边了。

    此次访问对希特勒的意义是巨大的。11月6日,意大利加入了由德日两国牵头的《**产国际协定》;而在签字之余,外交部长小齐亚诺也向希特勒转达了他岳父领袖的意志:“让奥地利的事情听其自然发展罢。”这便意味着意大利已经不关心奥地利的独立,而是让希特勒放手去实现他民族统一的梦想大业。对希特勒来说,属于他大展拳脚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早在希特勒于维也纳街头流浪的30年前,他就萌生出了德奥应当归于一统的强烈民族主义思想;而到了中年时代,随着奥匈帝国的崩溃,希特勒更是在他那本《我的奋斗》中,开篇就提到了破后建立的奥地利应当与德国合并的理念。相比于昔年民族问题严重的奥匈帝国,由单一日耳曼人组成的奥地利,显然更有利于同德国合并。尽管1919年签订的《圣日耳曼协定》严禁德奥合并。但这种性质与凡尔赛和约完全相同的旨在对战败的奥地利恣意宰割的条约,在进入30年代后半叶的当前,显然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约束力!

    除了政治上的考虑之外,经济和军事上的需求。也使得身为德国元首的希特勒要吞并他昔日的祖国。前面已经提到,德国所实施的战时经济,其最终结果必然会使得国家走上战争道路:毕竟武器装备既不能吃也不能用,除了出售之外再无法产生新收益,而国际市场显然没有能吃下整个德**火工业产能的如此惊人的购买力。如果无限制的进行不可再生价值的军备生产。其后果只能是国家经济的灾难性崩溃:后世****的大炼钢铁运动,就是投身这类生产的典型!

    目前,奥地利拥有700万人口,昔年奥匈帝国的精华也有许多都留存在这片8.6万平方公里的日耳曼人聚居旧地。如果德国能将其吞并,不仅能让自身国力骤然提升10%、得到额外供给国内两百多万德国人的粮食、为7个师的新军取得人力,更能对捷克斯洛伐克形成三面合围的决定性地缘战略优势。在希特勒的计划中,捷克斯洛伐克同样是要被消灭的对象:这不仅在于这个总人口1000万的国家中就有325万都是苏台德日耳曼人,更因为它继承了奥匈帝国60%的军工产业、以及其身为法国在东欧的忠实盟友的政治地位。

    从1937年11月中旬开始,得到了柏林授意的奥地利国社党分子,便展开了一连串大规模带有暴力性质的抗议。早在十几年前。国社党就在同为德语区的奥地利建立起了一个大区组织,向当地民众灌输极端的民族主义和复仇心理。尽管这批国社党人没能像希特勒那样取得政权,但他们借助世界经济危机带来的机遇,同样在奥地利站稳了脚跟,成为拥有众多民众支持的一股在奥地利政治中不可小觑的势力。在之前的20个月里,奥地利国社党都严守元首希特勒的训令,保持低调积蓄势力;现在骤然闹将起来,登时便在奥地利掀起了一股狂烈的暴风雨。

    一窝蜂涌上街头的奥地利国社党人,在歇斯底里的呐喊中要求现政府辞职,由他们的奥地利大区领袖赛斯?英夸特出任总理——而如果由一个奉希特勒为元首的国社党人担任奥地利总理。这个国家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与希特勒在上台之前的情形类似,奥地利国社党也组建了状若冲锋队的打手组织,整天对以政府为首的敌对政治势力展开暴力冲击。奥地利每天都有流血死亡事件发生。

    面对国社党人的暴起发难,以许士尼格为首的奥地利政府展开了针锋相对的镇压。然而这番反应却引发了德奥两国的强烈政治冲突。作为奥地利国社党的幕后黑手,希特勒自是不能容忍自己的手下遭到噩运。他接连向许士尼格发出威胁:如果奥地利政府再蛮横镇压“热诚正义”的国社党人,而不“倾听”他们的肺腑之音的话,那么德国就将对双手沾满国社党人鲜血的奥地利政府实施武力打击。

    时间进入1938年初,德国政府的人事架构,也在奥地利局势动荡不断的同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国防部长勃洛姆堡元帅、陆军总司令弗里奇上将、和外交部长纽赖特在短短两个月内接连去职。如果再加上去年8月从经济部长职位上卸任的沙赫特,这无疑是希特勒自当政以来所发生的最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在这番令德国高层为之目瞪口呆的情况背后,实际却隐藏着波云诡谲的残酷政治争斗。

    事情的起因尽皆归溯于前一年11月举行的一场秘密高层会议。由于得到了墨索里尼的倾心,使得希特勒的对外扩张信心大增;在那场只有勃洛姆堡、弗里奇、雷德尔、和纽赖特参加的闭门会议中,希特勒便向他们全盘道出了自己的战争理念。希特勒认为,德国已经不可挽回的走在了战争的道路上,最迟再有5年时间就会真正打响第一枪。而已经武装完毕的德**队,将首先扫荡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再消灭波兰,成为欧洲的霸主。如果英法苏等国作出干预的话,那么德国也应当不畏强敌,将枪口对准任何敢于阻拦自己的敌手。

    希特勒的发言在所有与会人员心中都激起了大震动。除了早就拜倒在元首才华之下的海军总司令雷德尔以外,勃洛姆堡等人均被希特勒的大胆给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纷纷力劝希特勒放弃这个过于激进的念头,称即便是真的要与昔日敌人英法开战,也至少应当再有10年以上的准备时间。对于三人的畏缩不前,希特勒心中极为不满,他决心将这些阻碍他实现胸中宏图的绊脚石全部踢开,让他自己成为执掌民族船舵、再没有其他反对杂音出现的绝对主宰。

    很快的,勃洛姆堡就将把柄送到了希特勒手里。这位元帅的发妻已经于1932年去世,当了五年鳏夫的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认为续弦的时机已经来到。1938年元旦刚过,他便排除种种阻碍,和他青春俏丽的私人秘书格伦举办了婚礼。然而,正当这位发花痴的元帅新郎和他的新婚少妻度蜜月的时候,德国警察署却查出了格伦曾经有过当妓女的记录。而在保守的军官团内部眼里,最高级的军人和一个妓女结婚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当希姆莱将这份证据呈递到希特勒面前时,后者旋即就免除了勃洛姆堡的国防部长一职。

    弗里奇的倒霉是和勃洛姆堡同时发生的。或许是出于这位陆军总司令对党卫军和秘密警察的反感态度,抑或是身为希特勒近臣的希姆莱、揣摩出了元首的别样心思;就在希姆莱向希特勒呈递出勃洛姆堡的新婚妻子有妓女从业史的证据同时,他还拿出了另外一份精心炮制的黑材料,污蔑弗里奇犯了鸡尖罪。希姆莱称,考虑到弗里奇始终未娶,因此这位陆军总司令很有可能已经“屈服于嗜好”。

    面对这份言之凿凿的证据,希特勒在潜意识中登时就选择了“愿意”相信。他要求身陷丑闻的弗里奇立即辞职,并配合军事法庭展开调查处理。尽管弗里奇被这种卑劣的诬陷气得浑身发抖,但他却并没有坚持在陆军总司令的位置上留任。而随着弗里奇的离职,中枢权力也就彻底的离他而去,尽管之后这名将军成功洗刷了冤屈,但希特勒却是不可能再把陆军总司令还给他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