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50章 大德意志
    “在多年前离开这个市镇时,我怀着完全和今天心中所怀着的同样的信仰。在那么多年以后,我能够使这种信仰得以实现,由此可见我现在感动之深。如果上帝曾经叫我离开这个市镇去当德国的领袖,他这样做一定是赋与了我一个使命,而这个使命只能是使我亲爱的祖国重归德国。我相信这个使命,我活着为这个使命而斗争,我认为我现在已经把它实现了。”

    结束在故乡林嗣的短暂停留之后,3月14日,希特勒终于来到了他曾经流浪过那么久的维也纳。美术学院的大门依旧庄严华丽,普特莱斯石桥下的洞窟仍然潮湿脏冷,然而当30年的风雨飘摇逝去后,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披着一件及至足踝的旧大衣,靠在街头扫雪、搬运行李、和画水彩画为生的流浪汉,又回到了这座曾经让他和饥饿相伴了整整5年的城市,而今天他却已经高居九天凌云之上,成为了中欧八千万日耳曼人狂热共尊的无上英豪!

    在哈布斯堡皇朝故宫霍夫堡中,希特勒会见了满怀激动之色的英夸特。后者骄傲地宣称,圣日耳曼条约中关于奥地利地位的相关规定已归于失效。这让希特勒激动得再度留下了热泪,其情状一如五年前他刚刚取得政权时的那样。之后,他宣布将在4月10日举行新的、将整个德国和奥地利的7400万人都囊括在内的全民公投,以决定奥地利是否应当并入德国。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希特勒又干起了他演讲的老本行,向他的臣民发出了一连串极具鼓动和引导性的澎湃演讲。

    实际上,这仅仅只是一个做给世界看的形式流程而已了。随着德军全面涌入奥地利,这个国家的一切权益已然彻底掌控在了柏林的手里。所有的军工厂均被德国接收。转而为它的战争经济服务;商人和银行家也蜂拥前来,以只占其本身价值极小一部分的代价,购买被霸占的犹太人和反纳粹人士的产业。

    在这些笑容满面的来客中,还有那个别人仿效不来的沙赫特博士。他虽然跟希特勒发生过争执,仍然是德国内阁中的部长(不管≠⊥≠⊥,部长),仍然是国家银行的总裁。他对德奥合并感到大喜过望。

    就在希特勒衣锦还乡的一周之后。沙赫特便代表国家银行驾临维也纳、接管了奥地利国家银行,并将后者的外汇、贵金属、和有价债券全部洗劫吞没。他对奥地利银行的职员们发表演说称:“凡是不全心全意支持阿道夫?希特勒的人,在我们这里是找不到前途的。”最后,沙赫特领导他的听众们宣誓效忠希特勒,并连呼三声国社党徒集会时必备的“胜利万岁”。

    春风拂绿,多瑙河亘古不变地流过这片属于哈布斯堡的昔日土地,然而随着万字旗的徐徐升起,这个国家当中的犹太人群体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噩运。他们一夜间沦为三等公民,被全面排挤出各个体面和高端的职业领域。日复一日。都可以看到大批犹太男女在擦去人行道上许士尼格的口号和打扫街道。他们趴在地上做这种清洁工作,党卫队员则站在旁边监视着,人们都围拢来侮辱这些犹太人。

    数以百计的犹太男女则被抓去打扫公共厕所、以及党卫队营房的厕所。他们的财产遭到盗窃,而警察却拒绝受理这些案件,很快的,普通犹太人就沦落到了比曾昔年希特勒当流浪汉时还要落魄凄惨的悲凉处境。

    4月10日,德奥合并的公民投票在国社党的组织下拉开了序幕。经过近一个月的暴风式宣传,奥地利人逐渐认同了希特勒的理念。即与德国结合起来是理想的和不可避免的结局,因为在1918年同原来的广大的斯拉夫和匈牙利内地割断了的奥地利。终究是不能依靠自己而体面地存在的。它只能作为德国的一部分而存在下去。

    而希特勒在经济和外交上的成功,也让奥地利人对自己加入德国后的未来充满期待,丝毫没有半分成为亡国奴的抗拒心态。至于那些狂热的国社党分子,则更是毫无保留的对元首的号召表示了支持!

    除了温言细语的许诺诱骗之外,国社党还对敢于投反对票的奥地利人准备好了足够的大棒恫吓。光是在维也纳一地,就有近八万人在公投之前被抓进监狱。几天之后,他们眼神呆滞、魂不守舍的又回到了家里,从此再没有了驱逐德国侵略者的豪言壮语。投票当天,奥地利各投票棚的角上都开着很大的裂缝,使坐在一米多外的纳粹选举委员们能够清楚地看到人们怎么投票。最终。99.75%的奥地利人、99.08%的大德意志人都投了赞成票,奥地利自此便从欧洲的版图上消失了。

    “最新的德国地图,欧洲地图,世界地图!”

    4月12日天色微明,德国的各座城市乡镇上,就响起了报童那清脆稚嫩、而又无比激动的声音。短短几分钟内,原本空旷的街道上就像蚂蚁出洞般涌现了大量的身影,人们将报童瘦小的身躯拥聚得水泄不通,并挥动着手中的芬尼钞票争先恐后的购买那些墨香犹存的图卷。他们幸福地发现,德国和奥地利之间的国界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块代表着政区的灰蓝色图版。而德国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也迎来了一次飞跃,比起昔日帝国时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位于汉堡的布罗姆家族祖宅内,方彦同样满怀感慨地看着墙壁上的新地图。由于宗教和政治上的原因,信仰天主教的哈布斯堡奥地利,和诚奉新教的霍亨索伦普鲁士这两个日耳曼兄弟,自神圣罗马帝国分裂以来就从未统一;为了争夺领土和德意志主导权,双方更是在此前的两百年内爆发了好几场大战。而在今天,德国和奥地利终于在希特勒的手中实现了合并。如果追溯到历史层面,希特勒此举无疑是开创八百年先河、实现了三十代人缔造大德意志宏图伟愿的不世功勋!

    “约纳斯,你最近应该不会再有出海任务了吧?”华发隐现的鲁道夫看向自己的幼子,眼眸中带有关切的问道。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方彦只有短短半月是在家中度过,其余全都是在波涛浩淼的大洋中随舰而动;莫说是对他无比依恋的西尔维娅,就连年近花甲的鲁道夫心中都不由得产生出了几分思念之意。对于幼子选择的这条道路,鲁道夫早已无力干涉,他只是希望在自己人生的暮年时期,能够更多的感受后辈绕膝承颜的那份天伦融乐。

    方彦展颜一笑,道:“父亲放心,今后海军都再不会有这种长期的任务了。目前西班牙国民军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将共和军在比斯开湾的沿海区域全部攻占;在这种情况下,海军已经不需要再封锁这片广阔的海区,军舰出勤率会比过去两年有巨大的下降。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在国内呆上很长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方彦微微顿了顿,俊朗秀毅的容颜上露出几分自信的神采,嘿然道:“实际上,这种使命对我而言,也是最好的提升和磨砺。如果不是这场西班牙内战给予了我宝贵的实践机会,我的军衔也绝不会晋升得如此迅疾。”

    鲁道夫将目光转到方彦宽阔的双肩,肩章上的那颗四角金星,在周围粗壮缠绕的银色辫节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感受到幼子的飞速成长,鲁道夫的嘴角边也随之露出了蕴含着骄傲的笑意。

    由于在数次巡航任务中均表现得出类拔萃,且为德国舰载航空兵的发展和形成战斗力做出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贡献,现年刚满30岁的方彦已于4月7日被拔擢为海军中校,成为整个国防军中都是最为闪耀的冉冉新星。尽管方彦的记录在历史上还远远算不上惊世骇俗,光是24岁担任将军的拿破仑就是无数正规军人都为之绝望的天堑,但他却是通过十几年如一日的艰辛付出,成功爬到了自己理想中的关键地位!

    目前,根据方彦的主动要求,海军高层依旧将他的职务定在了舰队参谋之上,以便能让他尽可能的发挥在航空领域的特长专精。毕竟巡洋舰舰长、驱逐舰分队指挥、和鱼雷艇部队司令都不符合他的职业方向,而从事行政工作则更是埋没英才的表现。经过几年的磨合相处,方彦已经完全获得了那些资深同僚的重视和正眼相看,海军航空兵的官兵更是将他视作自己人般对待。

    原本鲁道夫并没有指望方彦能够在军队中取得多么高的地位,毕竟家族是从他这一代开始才进入军界;然而现在看到方彦如此惊人的晋升速度,心中激动的鲁道夫,也不由得对自己家族能出现一名军界巨头充满了期待。(未完待续。)u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