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67章 蓄势进发
    黑云翻涌,暴雨倾盆,临近午夜的北部挪威海突然变得骤然狂躁了起来。不断有层叠奔卷的巨浪拍击在军舰的钢铁船舷上,激起万千雪沫,白雾喷扬。

    “刚刚从威廉港传来的消息,英国已经向德意志发出了措辞严厉的正式照会,恐怕用不了多久,英国就会对我们宣战。”俾斯麦号战列舰的航海室内,方彦将一份电报递给了舰队司令伯梅,神情凝肃的说道。对于这份结果,他早就已经洞彻于心,波兰战役几乎肯定会成为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直接导火索。

    昏黄灯光的照耀下,伯梅那张具有学者气息的儒正容颜微微有些苍白。尽管他心中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么一个结果,但当自己真正要站到与老对头英国皇家海军决斗的擂台上时,他的心境仍旧宛若当前海面上的疾风骤雨,震动澎湃、而又迷惘惊惶。毕竟从纸面上来看,当前英德两国海军的阵容差距绝非是一星半点:双方主力舰数量之比是15:2,航母数量为7:5,巡洋舰为37:9,驱逐舰则是112:32,唯有潜艇数量德国要更胜一筹。尽管本方舰队在技术和战术上都进行了大规模的革新,但其实际效率如何,却还没有经受过强敌压迫下的真正考验!

    相比伯梅的沉默不语,俾斯麦号舰长林德曼却是蓄势待发。身下的这艘巨舰给了他前所未有的自信,他笃信能将英国人的一切抵抗都击得粉碎。只见他狠狠挥了挥拳头,眼眸当中精芒闪烁:“报仇的时刻终于到了。英国对德意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恶,将我们的第一次崛起用穷凶极恶的歹毒手段扼杀在了成长的摇篮当中;过去25年来德意志遭受的所有苦难,这次就要向他们一并索还!”

    伯梅缓缓将手中的电文放到随舰摇晃的钢制桌面上,那双深蓝色的眼瞳中,又逐渐恢复到了正常时候的宁和与平静。毕竟他不是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个性,当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之际,他也只能奋力迎上,竭尽全力去赢得那份光荣和胜利。深深吸气的伯梅下达了转向加速的命令。很快的,舰队就做出了相应的回应。

    汹涌澎湃的恶浪依旧肆虐咆哮着,将整个海面都掀卷得上下起伏,然而对于重新装满了油库的德国战舰来说。他们已经无惧于在这种耗油量会远多于正常天气的恶劣海况下的航行了。在8月24日,深入挪威海域的德国远洋舰队,便与先前出发的运油船相遇;完成补给后,3艘袖珍战巡先行突入大西洋,其余舰只则在挪威海域的深处静静待命。直至9月1日的到来。

    为了避免同其他国家的船只遭遇,当前德国舰队隐蔽的区域,距离斯卡帕湾足有1200公里。即便是德国航母的舰载机有着350公里以上的作战半径,也需要进行相当长时间的航行,才能抵达进攻阵位。因此,虽然当前英国向德国政府发出的仅仅只是一份照会,既没有规定回复时限、也没有作出明确威胁,但在已经能判断出最终战和结果的情况下,德国舰队也毅然向斯卡帕湾开进了。

    站在俾斯麦号的航海室里,方彦对作战行动正按照自己计划实施而感到踌躇满志。在他的记忆中。英国是9月3日上午对德宣战,而这意味着他将拥有8个小时的战斗时间,在3号白天对斯卡帕湾实施猛烈的袭击!

    狂风渐止,海浪平息,七个小时过后,东方海平线上已经可以看到一缕晨曦。德国舰队驶出了几天以来一直藏匿其中的那片**区,并随即将3艘重巡分散展开,为航母提供规避预警。让方彦感到欣慰的是,挪威海中的船只真的很少。在整个白天的航行中,所有战舰的雷达上只发现了三个小型目标。而且它们的航向都不与德国舰队冲突,在很远的地方就擦身而过。等到夜幕再度降临时,德国舰队已经将与斯卡帕湾的直线距离缩短到了650公里,只要再前进一半。英国舰队的罪恶窟巢,就将处于德国舰载航空兵的直接打击之下了。

    “穆勒博士,明天这片海域应该是个好天气吧?”方彦来到了舰上气象局的办公室,对一名大腹便便的矮胖老者询问道。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就将是发起进攻的日子了。名为穆勒的老者看了看墙壁上好几个测量仪器的示数,话语中带有几分不确定:“从目前的情况来讲。明天应该不会出现5级以上大风和能见度低于15公里的雾气。但这个季节的洋流活跃,很容易出现3.5米以上的巨浪。如果上帝庇佑,或许明天的浪高能降到2.5米,但再低就是不太可能出现的情况。”

    方彦向老头行礼道谢,心中不免微微有些紧张。除了狂风、骤雨、和浓雾天气外,海浪也是决定舰载机能否正常出动的一个因素。如果海浪过大,致使航母本身的横摇度超过一定限值,那么舰载机也将无法在飞行甲板上正常起降。因此,倘若明日天气不佳的话,己方舰队就必须北撤,等到后天再尝试着南下返回进攻。而这样很容易造成战机的贻误,使得最终战果大不如预期的成效。

    “不知道斯卡帕湾明天的天气怎么样?”方彦将对海浪的忧虑暂且压下,快步走向了上方的电讯室中。几名头戴听音器的官兵正全神贯注地收听着来自各方的电波,并用面前的打字机一条不落的记录下这些信息。不过这回,方彦心里打的却并非是找威廉港或是海德里希帮助的主意,而是直接偷听苏格兰的广播,从中得到海港小镇维克的天气预报信息。这座城镇距离斯卡帕湾只有几十公里,它的天气基本上也就和斯卡帕湾相差不远了。

    在静静等待了两个小时之后,方彦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维克镇明日无雨无雾,这让方彦又找回了一些安慰和信心。他将这些情报告知伯梅,并提出了自己的作战构想:明天将舰队靠近到距离斯卡帕湾450公里的地方,先提前将战斗机整备完毕。一旦能有进攻的机会,舰队就立即以30节(56km/h)航速向南逼近,并准备鱼雷轰炸机。如此一来,等到两个小时之后,航母便可在抵达攻击阵位的同时,准备好所有的飞机。而首轮攻击波就能以理想的状态全部放飞。

    “就按照你的计划执行吧。”伯梅没有对这一战术提出异议,或许在他的心中,早就意识到了这名青年的航空作战造诣,要更胜于传统炮舰出身的自己。午夜时分,伯梅又径直睡觉去了,然而方彦却是毫无倦意,在浓咖啡的提升下显得精神奕奕。这不仅在于明天他就有望彻底改写历史,同时也因为自己获得了这支总计超过20万吨的庞大舰队的暂时指挥权!

    浪涛拍舞,海风呜咽,9月3日凌晨,德国舰队同斯卡帕湾的直线距离终于缩小到了500公里内。海面上依旧是无边无际的涌动深蓝,亘古不变,然而通过海图上的标记和六分仪的校对,方彦却是能够确定,自己距离苏格兰北端的英国港口已经不远了。

    等到朝霞再度从东方海平面上喷涌而出的时候,方彦便迫不及待的睁大了他那双虽然血丝隐隐、但却倍加明亮的星眸,向海空不断扫望。他欣喜的发现,天空碧蓝澄澈,云朵稀疏,是非常适合飞机出动的天气;而海面上虽然浪涛翻涌,但几艘航母的最大横摇都保持在7度以内,完全能够正常起降战机!

    “航空舰队开始整备战斗机!”少顷,方彦用略带颤抖的声音下达了他执勤过程中的第一道正式命令。他的双手握成了拳头,殷红的薄唇也因为紧紧抿着而失去了它应有的亮色。此时的方彦正处在身体疲倦、意识却亢奋敏锐的状态中,仿佛从来没有如此的精力充沛过。他心神激动地看着各艘航母甲板上出现的战斗机身影,虽然瞧不清晰,但方彦却已然感受到了那股即将翔天飞跃的激昂气韵。

    “约纳斯,你不去休息么?”军装笔挺的林德曼出现在了方彦的身旁,有些惊讶的问道。方彦笑了笑,摇头道:“上校阁下,我想亲眼见证这场伟大的进攻。因为用不了多久,全新的海战模式就将在我们的手中诞生。”

    林德曼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对这番话语颇不以为然。且不说当前在威廉港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光是方彦将航空兵抬到如此高的地位上去,就让他这个战列舰指挥官感到不是滋味。在林德曼心里,航母只不过是伴随主力舰队的辅助兵器,然后像现在这样搞搞偷袭,比起俾斯麦号的450毫米主炮不知差到哪里去。如果不是方彦还设计了两款经典巡洋舰,并因此而直接奠定了俾斯麦级的技术根基,林德曼说不定就要和眼前这个蛮夷航空党好好理论一番了。

    几分钟后,用完早餐的伯梅也来到了航海室。房间里一时陷入了莫名的沉寂,人们都在等待着来自威廉港的确切消息。如果到今天下午3点之前,都还没有明确的可以进攻的命令的话,那么舰队也只能转向北面,等到明天凌晨再次前来。当时钟走到上午9时23分,电报室突然传来一则紧急消息:英国已于9时向德国下达了限期2小时从波兰撤军的最后通牒,否则就将对德宣战!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方彦长长呼了口气,神情复杂,也不知是轻松、狂喜,还是对战火蔓延的苦涩和无奈。(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