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78章 撤离
    红日将尽,晚霞渐渐暗敛,一片灰黑色的浓密云层从北方天际向南飘舞而来,隐隐有明亮的闪电在其中霹雳穿梭。~,距离这片云区三十多公里的海面上,战机呼啸,巨舰劈波,英国轰炸机和德国战列舰的交锋已经到了临近结束的时刻。

    在英军飞行员不畏生死的猛烈攻击下,他们终于又在一刻钟的时间内命中了目标4枚炸弹。然而英国人很快就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努力和战友的牺牲,换来的却是击沉德国战列舰这一美好愿望的梦想破灭。那艘主炮塔惊人硕大的德国战舰,始终都以极高的速度在海面上破浪疾行;除了舰桥附近火焰纷飞、黑烟滚滚之外,其首尾部分都没有看到任何因爆炸产生的破坏!

    “轰!”狂涛炸涌,白浪扑面,距离俾斯麦号左舷十米开外的海中陡然迸炸开一团宛若浮岛山丘般的澎湃水波;身处司令塔内的林德曼,可以明显感觉到战舰那不同寻常的摇晃,似乎被一股外力猛然施以了一个冲量。在他旁边,方彦则是满脸镇定之色,丝毫不为这艘战列舰的命运感到担忧;这种程度的近失弹连自家航母都能安然抵御,就更遑论这艘装甲坚逾山岳的恢弘巨舰了!

    “第5-149号水密舱外部船壳破裂,该舱出现漏水,目前战舰无倾斜。”半分钟后,损管部门便向司令塔传来了军舰的实时损伤情形。林德曼心中松了口气,只是在言语回复中依旧保持着应有的严峻。对于拥有完善水线装甲的本舰而言,近失弹所能造成的损失,也就仅限于船壳被压裂而造成的少许进水了。看来情况的确如身旁的青年所言,鱼雷不出,没有任何武器能威胁到这艘战舰的生存。

    “英国人的攻击要结束了。”方彦仔细观察了一番周围海空的情况。轻声开口道。此时,在俾斯麦号附近飞舞穿梭的英国轰炸机已是单手可数,其他飞机不是已经投下炸弹返航,就是被高炮所击落。不知不觉间,这场海空攻防战竟然就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东方天际深渺幽蓝,浅白色的弯月已经隐隐浮现了出来。

    林德曼点了点头。神色间首次出现了一丝放松。此时,战舰的受伤情况要远远好于他个人的最初预期,不仅核心舱完好无损,就连外围区域的损害也都是可以迅速加以修复。忽然间,林德曼对自己这次担任的诱敌任务竟也不是那么排斥了;面前这名青年虽然让自己当了炮灰,但他却似乎真的是已经考虑万全。

    “我们已经无法击沉那艘德国战舰了。”当最后一架带弹的英国轰炸机投下2枚500磅(237kg)高爆弹,并在海中激起冲天水浪之后,始终在战场高空盘旋着没有离去的英国空军少校克拉克充满痛苦的自语说道。在出击之前,他曾经信心百倍的宣称。定能让来袭的德国舰队付出血的代价,然而当战斗结束时,他才发现现实和想象之间有着天地云泥一般的巨大落差。光是在同这艘德国战列舰的搏斗中,自己麾下就有多达7架轰炸机被击落,然而他们的牺牲,却只换来了德国战列舰上的几团火焰,对方连速度都不带稍减!

    看着下方仍旧火浪奔卷的德国战舰,克拉克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猛然一压机头,操纵这架双座轰炸机向下方海面疾飞而去。坐在后方的电报员哈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连忙大声道:“长官,您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已经没有炸弹了,您不会告诉我是要去撞击那艘德国战列舰吧!”

    “别废话,快准备照相机,把那艘德国战列舰的样子在近距离上拍摄下来!”面容凶恶的克拉克回头怒吼了一句,随即以更加猛烈的幅度降低了飞机的高度。得知指挥官不是因为愤怒冲昏头脑之后。电报员哈利长舒了一口大气;他熟练地操作面前的表盘仪器,很快的,一只精密的摄像孔就从机腹下方探出了头。

    作为对飞行员论功行赏的核心凭据,照相机这种东西,无疑是作战飞机的必备器械。趁着低空还有其他友机吸引住德国战舰的高炮火力。艺高人胆大的克拉克,将座机高度降低到了距离海面只有八百多米。在德舰的防空炮火还没重点对准自己之前,后座上的哈利飞快按了十几下快门,将下方战列舰的面貌定格成了清晰的光影。

    做完这些之后,克拉克随即驾机重新爬升高度,在翻滚摇摆等高难度机动中,有惊无险的贴着枪炮弹飞掠逃脱。当海面上的目标缩小到只有火柴盒大小的时候,克拉克再度驾机恢复了平飞,不过此刻,机头的方向已经是返回基地的西南方了。

    “长官,我们要这些照片有什么用?”永远好奇的哈利看不见背对自己的克拉克的那张沉郁到了极点的脸,再度出言询问道。克拉克深深呼吸,强行忍住了心中那股因失落和痛苦、而想要怒声咆哮的冲动,咬牙道:“虽然我们的攻击失败了,但我们必须要把关于对方的足够多的情报带回去。这次我们非常,非常幸运的能接近这艘德国战列舰,下一次靠近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因此,对她进行近距离拍照,将帮助我们有效消除对这级神秘的战列舰的认知信息盲点。”

    哈利恍然明悟。正准备由衷地称赞自己长官的深谋远虑,哈利却听前方驾驶座上的人再度涩声道:“另外,这些照片也能作为宣传之用,以向民众彰示德国战列舰已经遭到了重创。否则的话,今天发生在斯卡帕湾的悲剧,根本无法向政府和民众交代。这对于刚刚投入到战争当中的不列颠,将是一场彻底的灾难。”

    哈利闻言大感震愕,这种事情不是应该让政治家去考虑的么?不过想到克拉克那参与政治的贵族家世背景,他也隐隐明白了对方会有这番想法的因素。哈利沉默了下来,没有再度出言,通过克拉克的话语,他同样想到了今天损失惨重的本土舰队。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哈利忍不住充满了后悔:如果今天英国没有对德国宣战,拥有数百年光荣历史的皇家海军,又怎么会遭到这样大的灾祸?

    在克拉克的指挥下,挂架空空的英国“战斗”式轰炸机们,像是放弃进食了的雪鹫般盘旋着冲天飞起,逐渐脱离了德舰40毫米高炮的有效射程。俾斯麦号和4艘驱逐舰上的128毫米高炮又开火了一阵,倒像是为这些英国飞机进行最后的相送。喧闹震动的空中渐渐平静了下来,人们耳畔又重新听见了那呼卷的海风。

    残阳西沉,晚霞如荼。万里汪洋波光摇荡,在落日余晖的照映下显得壮美而又耀目。结束了战斗警戒的俾斯麦号开始缓缓减速,并用灯光信号呼唤几艘随行的驱逐舰向她靠拢。早在战斗开始前,为了避免殃及池鱼、使得这些装甲薄弱的驱逐舰被炸弹重创,俾斯麦号就让这些驱逐舰离开了自己身边,仅令其远处实施火力支援。正因如此,她们在很大程度上便被来袭的英国飞机忽略,除了z11号吃了一枚250磅炸弹遭到小破之外,其余3艘都保持着近乎完整的战斗力。,

    方彦走出司令塔,神情复杂的看着此刻已经是面目全非的舰桥情景。一个个爆炸点处,钢板焦黑扭曲,舱室断裂狼藉,部分高炮更是熔融变形,炮架及座位上随处可见被弹片侵袭过的凹伤痕迹。不过让他感到宽慰的是,战舰的露天装甲甲板扛住了这波高爆弹的袭击。在许多地方,猛烈的爆炸只是在甲板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黑色凹痕;除了几只灯泡被震碎之外,下方的舱室尽皆完好无损。

    咫尺开外,林德曼的神色同样分不清是失落还是感慨。虽然自己的战舰并没有在这波空袭中受到真正意义的损伤,但全舰将近五分之一的战斗减员,以及大半防空炮火和雷达的被毁,都注定了俾斯麦号将不会再参加下一步的突入大西洋的行动,而是将返回本土进行修理和补充。不过,作为德意志海军的一员,林德曼今天却是见证了一场对英国强盗的酣畅淋漓的大胜:由己方航母派出的舰载机成功奇袭了英国斯卡帕湾,而他们取得的胜利,是自己在梦中都不曾奢望的!

    “上校阁下,很抱歉让您和您的军舰提前结束出征了。”方彦面带歉疚之色的对林德曼开口道。林德曼扶了扶头上的宽沿军帽,微微摇头道:“虽然我很遗憾没能直接击沉英国战舰,但我也是德意志的军人,不会因为自己的愿望而忽略军队和国家的利益。无论如何,今天对于德意志海军而言都是空前伟大的一天。”

    林德曼深吸口气,神情间流露出了几分振奋之色:“我们实现了昔日整个公海舰队都没能达成的目标,在英国这个直接导致欧洲几百年来战乱不息的罪恶根源的脸上狠揍了一拳。这一拳不仅崩飞了他们满口带血的牙齿,更让他们品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疼痛!这群在外貌上装扮成光鲜文明的绅士,实际灵魂却是肮脏卑劣、贪婪无耻的盎格鲁-撒克逊恶魔,此刻终于遭到了被它毒害数百年的欧洲大陆的正义惩处。今天过后,我看这个强盗还敢不敢在欧洲四处放火!”

    “不过,我们给英国人的打击还不够沉重。只有掐断了他们的海上交通命脉,才能让这个嚣张、凶狠、跋扈、暴虐的强盗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疼痛。”方彦丝毫没有忘记自己对英战略的核心,不紧不慢地补充道。他抬头仰望西方天际缓缓沉落海中的暮日,嘿然道:“今天的英国,正是这轮快要消失的夕阳。等到这场战争结束后,不列颠就将再也看不到这片美丽的光华。”(未完待续。)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