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79章 尾声
    夜晚8时15分,俾斯麦号的瞭望哨忽然看到远方海面有灯光闪烁。∷∷,心中微凛的他,在观察片刻之后随即放松了下来,因为那是特属于己方战舰的辨识信号。本舰以相应的灯光作为回应,并很快就得到了对方的确认答复。靠的近了,德国战列舰上的官兵果然在寥落星光的照耀下,发现了千米开外的自家航母的身影。那独特的斜角甲板布局,在整个世界上都只此一家,再无分号。

    海面上响起柴油机的突突声,距离俾斯麦号越来越近;几分钟后,舰队司令伯梅就从交通艇登上了这艘战列舰,并大步如飞的走进了航海室内。刚一见到林德曼,伯梅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起了这艘战舰的伤势,其满含忧心的神色甚至比林德曼这个舰长还要为甚。见此情形,方彦忍不住在心中翻起了白眼。尽管今天舰载机部队立下了不世殊勋,可伯梅这个海军老人最关心的仍是战列舰!

    “将军,我们的飞机回收情况怎么样,第二波机群出现了非战斗减员的情况么?”眼见伯梅和林德曼的交谈几乎要没完没了,站在一旁的方彦终于忍受不住,用咳嗽和询问打断了他们的探讨。相比于毫无大碍的俾斯麦号,舰载机的命运显然更令方彦揪心和关注。伯梅朝自己的参谋长瞪了一眼,呼气道:“航母机群的回收工作并未受到敌军干扰,所有飞机的降落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傍晚7时,最后一波派去掩护你们的战斗机也都成功着舰,现在航母上已经在开庆功宴了。”

    “那么,您可以告诉我舰载机部队的最终损失么?”方彦再度开口道。

    听得方彦的这番话语,伯梅脸上的表情终于渐渐变得凝肃而郑重了下来。他沉吟须臾,而后慢慢说道:“在今天傍晚的战斗中,我们又失去了4架战斗机,使得今天舰载机的总损失数量达到了战斗机12架。轰炸机10架。此外,还有6架战斗机和7架轰炸机不同程度受损,很难再参加之后的作战。我们共损失31名飞行员,另有9人负伤;他们的名字已经被统计出来,其家人必会得到应有的慰偿。”

    “愿逝者的灵魂能得到宽恕和救赎。”方彦心中微感沉重,忍不住低声念道。此时,距离英国对德国宣战仅仅过去了不到10个小时,可战争却就已经显露出了它的血腥本质:算上俾斯麦号上的死伤人数,德国舰队的官兵减员已经超过400之数。在和平时期,出现这么多人的死伤无疑是不可想象的:这不仅是他们个人的悲剧。更是他们所属的整个家庭的巨大伤痛。

    身为胜利者的德国尚且如此,那么在斯卡帕湾奇袭中遭到惨败的英国,其人员损失也就更加庞大惊人了。而这也仅仅只是这场战争中生命凋零的冰山一角。此刻,德波战争已经进行了60个小时,数以万计的波兰官兵倒在了德国战车的枪炮履带下;生命再一次成为了被符号代表的冰冷数字,被将相帝王的野心驱使着一片片走向死亡。尽管在核弹问世之前,人类历史遵循的始终都是**裸的社会达尔文法则,但身处其中方彦,却始终无法以冷漠的心态面对这一切。

    正自感怀间。方彦却听伯梅再度说道:“目前俾斯麦号的舰面设备和战斗人员都损失不少,已经不再适合执行下一步的作战使命。我意,她和z11、z12两艘驱逐舰应当先行返回母港进行维修,其余舰艇则继续向挪威海前行。以寻机突入北大西洋展开游猎。林德曼上校,我们就在这里暂时告别吧。”

    由于早就料到了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大耳朵舰长并没有表露出过多的遗憾和不舍。他对伯梅敬了一礼,随即转过身来。向方彦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林德曼凝视面前这张神采飞扬的俊逸容颜,微笑出言道:“约纳斯,我真诚地祝愿你能在之后的大西洋巡航中获得更大的成功。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还会愉快的在一起合作,那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看看属于大炮巨舰的雄风。”

    “我将始终期待您所说的那一天的到来。”方彦握住了林德曼的手,展颜道。

    马达嘶鸣,浪花飞卷,通过排水量11吨的司令交通艇,方彦在出海12天后终于登“上”了自己心仪的航空母舰。由于侧重点的差异,排水量只有俾斯麦号三分之二的齐柏林号,其干舷高度和甲板面积都是前者的两倍有余;站在她的航海室中,又是一番别样的壮阔与豪迈的感觉。甲板上停放着大量折翼后的战机,而辛劳的地勤人员仍旧在忙碌,为这些无法进入机库的大家伙盖上防水的帆布。

    舰桥之中,年轻的副官正在桌前草拟电报,准备向威廉港报告今天己方舰队所取得的历史性胜利。毕竟从击沉敌舰的数量上来看,今天德国舰队取得的战果实在显得太过惊人;这令所有官兵都为之欣喜若狂,恍若身在梦里云端。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向自己的统帅和元首报告这一胜利,并收获那份至高的荣誉。

    对于这一严重违背虫合公人生经验的举动,得知消息的方彦当即予以了阻止。他清楚地记得,历史上的俾斯麦号之所以没能逃过英国海军的追捕,其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吕特晏斯在逃亡过程中向家里发了一份长电,致使英国很快就通过无线电反追踪技术确定了她的方位,于是才有了最后的剑鱼断腿。

    尽管在方彦的认识中,现阶段的无线电反追踪技术,在精度上还远达不到能准确定位的程度,否则狼群战术根本不可能实施的起来;但出于保险起见,方彦还是请求伯梅放弃了直接向海军总部报告的打算。毕竟,当前英国的2艘战巡均不知去向,而己方舰队中再没有能挑大梁的主力舰。航母舰队不应该仅仅为了炫耀请功,就要承担被敌方拦截的风险。除此之外,己方舰队还要在不久之后突入大西洋,而让英国人无法掌握自己的踪迹显然是极为重要的先决条件。

    然而,令方彦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虽然说服了伯梅,却没能管到已经和大部队分离的林德曼。临近夜晚10时,齐柏林号收到了一条用自家海军的密码进行加密的电报,而最后的落款赫然便是俾斯麦号的代号“d舰”。见到副官送来的这份电报,方彦眉头抽搐跳动,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气怒。林德曼果然是发电报的高手,他难道就不考虑自己的位置将极有可能会因此而暴露么?

    不过经过一番仔细的思量,方彦心中的忧虑之意却又是逐渐平复了下去。因为本位面的情况与历史上不同:此时的俾斯麦号不仅拥有充足的燃油、距离母港比历史上更近,更兼德国海军在北海战区还拥有不少军舰和飞机,足以对她实施支援和接应。以海军总部的那些人对俾斯麦号奉若珍宝的德性,等到这艘战列舰以高速跑完今夜之后,说不定护航的巡洋舰和陆基战斗机都已经到了。

    倦意上涌的方彦无奈地叹了口气,径直走向了自己起居的房间。

    斜阳沉落,西风送晚,苍茫的星月笼罩了群岛环保的斯卡帕湾。

    浑身湿透的布伦艰难地从水里爬上了码头,嘴唇已经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水中而变成了乌青色。他的军服和鞋裤早已不知所踪,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衬衣还贴在身上。一阵凉风吹过,寒彻骨髓的布伦忍不住重重打了一个喷嚏。他只觉得全身颤抖、酸软无力,两个鼻孔更是像被水泥封上了似的不能有丝毫的通气;眼前昏沉眩晕,只是靠着自己的咬牙坚持,才没有当即栽倒在地。

    “感谢上帝,老伙计,你终于被捞起来了!”少尉格林满脸狂喜地冲上前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外衣披在了好友的身上,并搀住了他那摇摇欲坠的脆弱身躯。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布伦苍白颓废的俊脸上艰难挤出一丝笑容,哑声说道:“谢谢你格林,我欠你一次。其他的人呢,守卫者号还有多少人逃了出来?”

    “你的身体情况很不好,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格林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沉痛和黯淡,低声开口道。然而布伦却是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那双眼睛中绽放出的是强烈的渴求和急切之意。深知好友执拗性格的格林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沉声开口道:“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舰上145人无一生还。今天舰队的人员死亡总数将极有可能超过七千,包括数十名将校军官;因此,你还是稍微看开一些吧。”

    布伦眼中的神情变得惶乱茫然,继而涌现出难以掩饰的强烈痛苦;同样心情沉重的格林没有再说话,而是将这名身躯颤抖的青年扶到了担架上。在前往医院的途中,格林忍不住抬头眺望此刻已经是一片狼藉的军港;在那仍旧浓烟滚滚的海空之中,竟是连一艘大中型舰艇都不复存在了。

    “不列颠天空的太阳……”格林喃喃低念了一句,眼眸中已满是悲伤之意。(未完待续。)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