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89章 河面惊雷
    落日西沉,余辉散尽,整个中欧大地都迎来了明月初升的夜间时节。

    距离威廉港不远处的一座军用机场内,二十多架钢铁战鹰正在宽阔平整的跑道上整齐排列着;它们的机身两侧都喷涂有明显的铁十字,而其机头位置的铁锚标识,则表明了它们是属于德国海军的航空兵序列。相比于昨天刚刚在斯卡帕湾建功的舰载机同行,这些战鹰的体型都要大上好几个级别。而它们的发动机也不再是位于机头正前方,而是在两只机翼上都各自装备了一台。

    灯光眩然,将整片跑道都照得宛如白昼,数十名地勤人员正在鞍前马后的在飞机下方来回穿梭,为它们进行着出击前的最后准备工作。站在起落架面前,每一名工作人员,都不禁为这些容克斯公司制造的ju-88双发轰炸机的刚劲风姿而心潮激荡,并油然生出自豪与光荣之感。这些飞机既是德国海军的锋利长剑,也是包括他们在内的全体德意志公民的共同财富:将它制造出来所花费的30多万马克当中,也绝对有自己贡献的一个芬尼在里面!

    “第3小队准备完毕!”“第5小队准备完毕!”……当时间接近夜晚9时,忙碌的飞行跑道上终于接连响起了轻松的声音。此时,输油管线和小推车都被地勤人员收回了仓库,跑道上重新变得毫无任何杂物。而那些身为当事者的轰炸机,也比最初推出机库时有了本质上的改变:它们不仅装满了燃油,其机腹内部和两翼下方,也都挂上了足够分量的高危爆炸物。

    根据德国海军制定的“易北河演习”作战方案,对英国沿海实施攻势布雷,同样是打击英国海上航运的重要一环。因为无论是从美洲还是印度等地出发的船只。其最终的目的地都将是狭小的英伦三岛。而如果能在这些海上航线的收束终端投下水雷,那么则必然能对英国的航运造成沉重的打击!

    虽然诸如利物浦、普利茅斯、南安普顿等重要港口,都是位于英国的中西部,但在靠近北海的英国东部地区,却同样有船只往来密集的繁忙水域。别的不说,泰晤士河就是@∫@∫,和平时期整个英国最繁忙的一条水道。伦敦这个世界顶级大都会的日常物资需求。从海上航运就占据了其中的大多数。毕竟,无论是火车还是其他的陆上交通工具,其运输成本都要远高于船运:一艘商船从泰晤士河河口溯流而上,便能轻易带来数千吨的物资。也正是由于这种能直接与海相连的便利,伦敦才得以在过去几百年间长盛不衰,始终都占据着世界中心的巅峰地位。

    有鉴于此,每天都有众多船只出入来往的河口地区,便自然成为了意图绞杀英国海上航运的德国海军的眼中钉肉中刺。利物浦、南安普顿这些地方雷德尔管不到,但泰晤士河这条注入北海的河流。雷德尔却是怎么也要尝试着将它掐掉。考虑到那片水区距离德国足有好几百公里,而距离英国海峡舰队的锚地却只有咫尺之遥,一番沉吟之后的雷德尔最终决定,用飞掠如风的航空兵去执行这项使命。

    为了躲避英国战斗机的拦截,海军航空部队将行动时间选在了夜晚。虽然这同样会产生一系列其他的问题,例如飞行迷航、以及投弹位置的偏离,但下面执行战术的人却也想到了相应的解决途径。德军航空兵会专门出动一架导航机,根据伦敦夜间的广播信号。来为后续投放水雷的编队确定航向和方位。至于投弹位置,只要是有月色的晴朗夜晚。海岸线和水面就不难区分。更何况刚刚进入战争的英国本岛未必就会实施严格的灯火管制,凭借岸上的光亮一样可以完成任务!

    8时10分,平静的机场跑道上响起了第一声发动机的嘶鸣。继而近50架发动机的嘶吼声轰鸣响彻,将其他的任何声音都完全盖过。空中劲风凛冽,跑道两侧沙石飞走,远远站在旁边的地勤人员只觉得气浪扑面。全身衣袂都被吹得向侧后方高高翻卷。两分钟后,第一架双发轰炸机就开始在跑道上前进加速;不多时间,它便扭动着将近14吨重的庞然躯体,抬头飞向了漆黑深邃的穹天。

    漆黑的夜空中,有几点明亮的红色光芒正在有规律的不断闪动:那便是此次夜行任务中的导航机了。只要以它的位置为参照。两个中队的轰炸机就能各行其是,而不会发生灾难性的空中碰撞。通过队内无线电确认了各自的方位之后,德军机组成员悬着的心终于随之放松了一些;他们逐渐开始以平静的心态对待面前的黑暗,并遵照无线电内的长官命令,跟着那架红光闪闪的导航机向西飞去。

    桨叶转动,机械嘶鸣,一个小时的匀速高空飞行转眼间就临近了结尾。那架导航机发出了“降低高度”的信号,并率先向下方的黑暗沉落而去。其余轰炸机的飞行员不敢怠慢,立即随之降低高度。这时,一片厚重的云层突然从下方扑面涌来,骤然黯淡下来的视野,让初逢实战的机组成员们忍不住产生出了难以遏制的慌张和惊悸。不过很快的,中队长那冷静镇定的声音就让他们从惶乱中重归平静,飞行员们再无杂念,只是严格依照平时训练的战术准则操控飞机。

    当高度计上的显示数值降低到不足2千米时,德军机群终于云层中钻了出来。他们惊喜地发现,那架红光闪烁的导航机仍然在前面。而在更远处的下方黑暗中,竟有些许的亮光在隐隐绰绰的闪现:出现这番情景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他们已经接近了目的地,而那些亮光便是英伦岛上的灯火了。

    “英国人果然没有实施灯火管制,今晚是上帝帮助我们取得成功!各中队飞机以小队为单位依次进行投放,注意不要将水雷都投在同一片水域……”统领编队的少校军官在无线电频道中飞速下达指令,指挥德军机群有条不紊的实施水雷投放作业。此时,借助岸上的灯火,德军飞行员不仅可以清晰分辨出水面和陆地,甚至敢于将飞机降低到距离水面只有50米高的地方实施精确投放。

    伴随着炸弹舱的开启、和挂钩的脱落,一枚枚圆滚滚的家伙接二连三的从高空中向水面坠落。轰鸣震响,浪花飞溅,这些500kg级别的沉底雷很快就潜入了七八米深的腥臭水底,并在沉默中静静等待爆发时刻的来临。不到十分钟,24架德国轰炸机携带的120枚水雷就尽数投放完毕。搞出了这一连串大动静的德军ju-88机群再不停留,当即便以超过500km/h的高速向本土迅速返回。

    尽管德军机群的发动机呼啸声,和重磅水雷从高空落入水面的动静不可谓不大,但由于夜间能见度非常有限,位于投弹区附近的英国人什么也没有看现。他们只听到了河口处传来的异响,别的便不知情了。眼见周围没有发生爆炸,这些莫名的异响又很快就消失,感到奇怪之余的英国人也就没有去考虑太多,咕哝了两句之后便准备睡觉去了。然而令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今夜德国飞机投下的,竟是一群无法被根除的致命病毒,很快英国就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凌晨5时,天空中依旧是一片深邃的黑蓝,然而在波澜不惊的泰晤士河河面上,已经有船舶航行的灯光照亮了开来。两岸的码头上人影憧憧,前来讨生活的底层民众已比比皆是:他们都将期盼的目光投向那几艘从东方溯流而上的船只身上,只希望自己能够从这些船只的卸货过程中得到一份临时的搬运工作。

    尽管英国早在1931年就推出了帝国关税特惠令,在整个英联邦国家外围都建立起了高高的贸易保护壁垒,但无奈这场世界经济危机所造成的破坏实在是太过剧烈:及至大战爆发前夕的1939年9月,仍有超过一百万英国人处于失业的地位。近10年来,泰晤士河两岸码头上的密集劳工群,就是伦敦的一条每日不辍的别样风景线。每当货船在泊位中停靠之时,总会有数不尽的人涌上前来:他们争着让船主雇佣自己将船舱中的货物搬出,或是将这些货品送到预定的商店和仓库。

    河中心响起了悠长尖锐的汽笛,登时将码头两岸的气氛推向了高点:这是船用锅炉在临近熄火时排出的多余低压蒸汽,而这也意味着船只即将抵达终点。码头上的劳工们纷纷摩拳擦掌,准备抢得今天的首份工作,他们看向周围同行的眼光中都充满了不善,仿佛是发现了一群同自己争食的鬣狗。

    就在这时,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天爆炸,骤然在河中心猛烈响了起来。(未完待续。)u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