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90章 诡异的水雷
    “轰隆!”当空蓦地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狂暴雷霆,仿佛千百个焦雷同时在耳畔齐齐炸响,几个身体虚弱的劳工双腿一软,当即便被吓得跪坐在了地上。? ??.?`只见河流中心突然炸开了一团宛若山丘般的级水浪,连河水带淤泥的径直冲上了一百多米的高空。而那艘毗邻爆炸中心的货船,竟硬生生被这股大力给推得向旁边横移了三十多米。更令岸上诸人惊恐揪心的是,那艘5千吨级的货船的干舷竟然开始急剧降低,仅过了不到5分钟,她的甲板就要接触到河水表面了!

    “德国潜艇来啦!”不知是谁率先尖叫了一句,两岸码头的惊呼哭喊之声登时响彻四野,人们惊慌失措的狂奔逃去,唯恐靠近了水下那些未曾露面的战争机器。很快,这份喧闹就宛如病毒一般传遍了整个伦敦;到天色蒙蒙亮时,几乎所有的伦敦市民,都知道有一艘船在泰晤士河河口被炸沉的消息了。

    接到警讯之后,停靠在河口的4艘反潜炮舰立即出动;站在船尾的投弹兵蓄势待,时刻准备根据声呐室传来的命令进行投弹。看到这些在河口处展开巡视的己方船只,码头上的英国劳工葛力马不由得安心了许多。在这些反潜舰的压迫下,德国潜艇应该不敢再露头了吧?只要那些卑鄙的水下偷袭者识相,就应该在一击得手之后迅遁走,如此一来,自己今天还有望迎来其他货船的卸货……

    念头未已,葛力马突然看到远处一艘反潜舰的身影瞬间被冲涌如山的狂浪吞没;身形一震的他猛然捂住了双耳,数息之后,便是震天裂地的雷鸣狂啸声轰然响彻。待到那团上百米高的水浪重新回落时,葛力马赫然现刚才那艘反潜舰已经失去了踪影。 .? `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同时眼眸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该死的,这根本不是什么潜艇,是万恶的德国人在昨天夜里布下的恶毒水雷!”英国河口守备司令希优顿少校怒声咆哮,眼眸中绽放出的仇恨烈焰仿佛能将一水之隔的那个中欧国家烧成灰烬。根据其余3条反潜炮舰回的报告,水面上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潜望镜和鱼雷的痕迹。这便可以断定不是德国潜艇溜过了河口外围的反潜网。想到昨天夜里在这片水域中出现的异常声音,希优顿已经对德国飞机的空投布雷行动猜到了七七八八。他随即下令扫雷艇部队全军出动,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清理出一条航道,让伦敦的航运尽快恢复运营。

    由于泰晤士河航运在伦敦物资供应当中所扮演的重要地位。河口守备官兵从上而下都没有丝毫怠慢。希优顿命令下达后不出1o分钟,一条条体态娇小的船只就从岸边的军港6续驶入了河口当中。在这些吃水仅有一米出头的小艇两侧,装备着专门用于割断水雷锚索的锋利工具;它们被放入了5米深的水中,而后便随着扫雷艇的机动,在浑浊污秽河水中向前移动了起来。

    阳光明媚。日上三竿。随着时间的推移,英国扫雷艇官兵的心中逐渐从愤怒紧张转变成了疑惑不解。他们已经连续开展了三个多小时的工作,却连一枚水雷也没有现。河口水面风平浪静,浑然没有半个漂浮雷的影子。而水下的宽大刀具也没有任何触碰到锚索的迹象,小艇的航行一直很平稳,自然也就没有出现悬浮雷因为锁链被割断、而漂到水面来的情况了。??.??`?

    眼看着正午将过,扫雷艇士兵不由得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苦苦思索今天的诡异事件:今天清晨生在那2艘船只身上的悲剧,难道是因为他们自己携带的东西生爆炸所引起?抑或是德国人就在这片水域扔了寥寥几枚水雷,只因他们实在是过于背运,这才撞了上去?

    “没有现水雷?”希优顿有些难以置信的听到下属来的消息。站在河岸边凝望远方水面,半晌无语。几个小时过去了,他的确没有再听到任何爆炸声:不仅是没有扫雷艇被水雷悲惨炸沉,就连己方士兵主动在远距离上用步枪引爆水雷的巨响也没有出现。

    望着波光粼粼、和平时相比没有任何异状的水面,思虑半晌的希优顿最终下令扫雷艇向河岸两侧推进,以便将中央的水道让出来,供货船进出。今天,泰晤士河河口航道已经因为这份突如其来的变故,被封锁了长达7个多小时;城内的物品出不去,外界的物资进不来。因为这段时间的耽搁而造成的损失,已经快要以十万英镑计。虽然此时尚不能保证两侧河岸是否也没有水雷,但中间水道已经被自己的扫雷艇淌过,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午后1时。河口司令部终于有限制的解除了通航禁令。早就等得不耐烦的英国船长们纷纷下令将主机动起来,在巡逻艇的指引下驶上了特定位置的河面。一艘满载海货的渔船火急火燎地向伦敦方向逆流猛冲,站在船头的秃头船长已经咬牙切齿的骂了无数遍“德国小婊杂”;他的船本该今天清晨6时就抵达伦敦卸货,船上3oo多吨新鲜鱼类足够对那些水产收货商卖出一个极好的价钱。然而现在,时间却已经到了午后,他这批鱼登时便因为迁延时久而成为了二等货色;弄得不好的话。可能连自己租船和聘请水手的本钱都收不回来!

    正自愤怒难遏,秃头船长耳畔突然响起一道比他生平听到的任何一声雷霆还要狂烈十倍的惊天巨响,脑中嗡然的他嘶声惨叫,险些一个趔趄就坠入了鱼虾绝迹的泰晤士河内。腥臭浑浊的河水宛若海啸般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猝不及防的秃头船长当即就被冲到了后方驾驶室的舱壁上,同时喝进了好几口污水。他腹中一阵剧烈的翻江倒海,忍不住将胃里的全部东西都狂吐了出来。

    迷迷糊糊间,一片惊呼尖叫声传入耳内,秃头船长原本已经模糊的意识渐渐随之恢复。他艰难抬起眼皮,向前方看去,却见百米开外的那艘运煤船不知何时已经倾覆在了河面上。由于船体宽大而水深较浅,那条船竟然呈现出了侧立的滑稽姿态:大半个船体露出水面,高度将近十米,在诡异中又令人感到惊悸和恐惧。

    “完了,我的鱼要彻底烂在船舱里了。”秃头船长已经隐约明白过来刚才生了什么事,以及之后将会生什么事,一时间竟忍不住悲从心来,凄声哀号道。

    “饭桶,白痴,没用的废物!多达11艘的扫雷艇,竟然清除不了那么一小条航道中的水雷,反而接连被炸沉了3艘船只,有你们真是皇家海军的耻辱!真的,我找一只猪来都比你们有用,至少猪肉还能吃!……”

    伦敦东郊的泰晤士河河口警备司令部内,希优顿少校手中的电话筒内,正在出另一个人宛若怒狮般的疯狂震吼。可怜的少校满面痛苦与羞愤之色,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然而无话可说的他只能保持着沉默,同时对生在河口的变故百思不得其果。自己明明已经用扫雷艇仔细清理过了那片水道,为什么还会有船只被水雷炸沉?难道那些德国水雷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心智灵魂?可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不过,在羞惭困惑的同时,希优顿心中也有隐隐的愤怒。就算那些水雷是因为疏忽才没有找到所致,自己今天的过错也不过只是一个疏于职守;可电话中的这个海军少将竟然用如此恶毒的言语数落侮辱自己,简直是令人不能容忍!再退一步说,自己就算没能守住泰晤士河河口、搞沉了几艘商船又待怎样?前天斯卡帕湾遭受那样惨痛的大败,也没看到任何一个将军敢站出来为这件事负责!

    “……无论如何,泰晤士河必须尽快恢复通航。如果我在三天内还得不到好消息的话,少校,我只能让你离开这个职位了!”在扔下这句威胁之后,电话那头的人径直挂上了听筒,希优顿耳畔的咆哮登时变成了细微的“嘟嘟”声。希优顿面色变幻,良久之后,终于狠狠啐了一口唾沫,骂道:“这条妓女生养的野种,以为我不知道他在通过航运公司干战时走私的肮脏交易么?这么着急恢复通航,只怕是担心自己的利益,要更胜于担心国家遭受的损失吧!”

    挂上电话的希优顿深深吸气,眼眸中的神色逐渐变得坚定决绝。他顿了顿,用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的声音狠狠说道:“立即向民众出通告,泰晤士河河口航道将暂时无限期关闭。同时告诉伊欧墨上尉,让他带领部队再仔细地搜索隐藏在水中的悬浮锚雷。我就不相信泰晤士河中会有鬼,如果他清除不掉这些水雷,就给我永远在艇里呆着,别想再返回岸上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