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198章 接敌攻击
    “将军,电报室又收到一条无法破解的加密信号,初步推测是来自东南方!”

    英国旧式巡洋舰霍金斯号的舰桥里,年逾六旬的亚摩斯少将满是忧虑地放下了手中的通话筒。今天清晨,自己刚从住舱来到舰桥,就得知电报室在凌晨时分已经截获了六七份加密电文;这些信号全部都是无法破解的密语,且大多都来自于距离自己并不算遥远的海域,其中有一条甚至是从己方船队所在的区域发出。考虑到现在不列颠正在同德国处于战争状态,这些密电的发送人也就呼之欲出了——既然自己无法破解,就只有可能是德国人!

    面对这一情形,年迈的少将又是忧虑又是迷惘。忧虑的是自己船队的位置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那份从本方海域发出的密电就是最直接的证据。对此,亚摩斯实际上并不感到意外和震惊,毕竟十几条商船在夜间开启航行灯的做法实在太过张扬,如果昨晚恰巧就有不速之客在附近,发现自己可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接下来电报室截获的那一大票加密电文,就让亚摩斯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情况了。昨天夜里只有1艘德国潜艇发现了自己,发出一封电报还算正常,可之后那些从其他地方冒出来的电报又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德国人需要接二连三的打破无线电静默,这和他在上场大战时的护航船队中经历的情况完全迥异!难道说在另外那些海域发报的德国人,也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目标?

    虽然亚摩斯对这番诡异的现象百思不得其解,但从军半生的经历,使得他在直觉中认为这绝对不是一件对自己船队有利的事情。德国人甘愿冒着暴露的危险发电,这本身就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否则对方根本没有道理要这么做!沉吟半晌之后,亚摩斯在中午下令船队的航向从正东转为东北。他的想法很清楚,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自己谨慎一些是绝对不会错的。

    但令亚摩斯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的这次转向,竟宛若是捅了德国人的马蜂窝。舰队转向不到15分钟。一封新的未知电报就又从自身海域传了出去,而更令亚摩斯为之瞠目结舌的,则是德国通讯电报的又一次井喷出现!短短半小时内,己方通讯员就又截获了4份电文。而它们的来源同样是之前那些电报的区域!

    面对这一诡异的情形,心中震动的亚摩斯于午后再度下令船队转向,然而很快的,相似的电报井喷情形,就如同伊邪那美的循环似的又一次上演。此时。亚摩斯心中终于泛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些未知的密码电报全部都与自己有关,德国人肯定要对自己这支运输船队采取什么行动!

    “传令各瞭望哨,让他们严密注视周围的情况!”亚摩斯咬着牙,对副官下达了这个算不得命令的命令。虽然他已经猜到了敌人的目标,但却不知道敌方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沉重迷惘之下,他也只能是让官兵加强戒备,以应对前方未知的挑战。隐隐的,老少将心中泛起了强烈的不详预感;对于明天的未来,他首次产生了前方就是地狱深渊的强烈危机和紧迫。

    距离英国船队后方6km的海面上,有一只和大海的颜色完全融合的潜望镜。正在密切注视着前者的一举一动。除非英国海员用高倍望远镜朝这个位置长时间凝视,否则几乎无法发现潜望镜杆在海面移动时产生的细碎白花。距离镜面垂直向下约6米深的海洋里,U-99号艇长克雷齐默尔上尉正站着镜子的另一头,他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在了对远方海面那支英国船队的监视当中。

    “这些英国人还真是狡猾,居然在一天之内连续变了两次航线,看来他们是知道自己被跟踪了。”削瘦的青年航海长沉声说道。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平静的脸容间隐隐有一抹渴盼之色。从今天凌晨3时开始,自己潜艇已经不声不响地在水下跟踪了目标长达15个小时;现在又到了斜阳西垂的时候,黑夜终于即将再度来临了。到那时。附近的4艘潜艇都会赶来助阵,自己也再不用继续隐忍!

    “看来是我们几艘潜艇之间的频繁联络,让截获到电报的英国人产生出了警惕。”一直都站在潜望镜前的克雷齐默尔忽然开口道。他往后退了两步,示意削瘦青年来替代他的监视。再度说道:“或许我们应该在集群战术的具体实施当中做出一些改进:让普通潜艇不用频繁地向指挥潜艇报告,只需在进攻之前告知自己的位置即可。这样或许能省去不少的麻烦。”

    正思量间,前方的那台电报机忽然发出了滴滴的声响;伴随着与之相连的恩尼格密码机的转子运作,一份电报很快就被通讯员抄录了下来。在翻开密码本又翻译了一次之后,脸上长有青痘的通讯员摘下了耳机,对克雷齐默尔说道:“艇长。U-100号发来消息,他们在三个小时后就能抵达预定的伏击阵位。”

    克雷齐默尔点了点头,神色一片平静。这艘潜艇是4只海狼中来得最晚的一只,当它就位之后,今天夜晚的攻击就可以拉开序幕了。实际上U-100号来得迟也只是相对的,大半天时间的航行对于潜艇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之所以这些潜艇能来得那么快,全靠威廉港事先发出的命令,让他们在这片固定的狭小海域实施重点搜寻。对于这一仿佛是未卜先知的情形,克雷齐默尔自是明白有着德国情报人员的功绩;在真诚感谢了那些不为人知的无名英雄之后,他的眼眸渐渐亮了起来,心中也泛起了渴望战斗和胜利的强烈情绪。

    黑云翻滚,夜幕初临,海面上的光亮以几何倍数迅速降低了下来。临近9时,克雷齐默尔下令潜艇浮出水面,并以14节的速度向前方驶去。虽然此时海面上已经看不见英国船队的身影,但德国潜艇还有性能优异的声呐可以依赖:通过聆听船只螺旋桨在水中发出的声音,U-99号可以清晰判断目标在哪个方位,这种效果几乎可以和雷达相媲美。克雷齐默尔深信,另外的4艘海狼,此刻也必定和自己一样,在进行着攻击之前的最后靠近。自己今夜不会是一个人在作战。

    或许是英国水手都知道了自己已经被德国潜艇发现,今天夜晚他们没有再打开航行灯,不过对于水下的猎手们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U-99号毫无顾忌的和附近几艘潜艇进行联络,将他们指挥调度到各个进攻的方位。霍金斯号巡洋舰上,老少将亚摩斯震惊难遏:自己所在的海域忽然冒出了大量的通讯电波,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已经有好几艘德国潜艇,都到了自己船队的周围了!

    “难道……德国潜艇开始集群作战了!”亚摩斯双眸陡然圆睁,脱口大叫道。

    “轰隆!”难得平静的大西洋海面上,此刻却突然炸开了一声比春雷还要猛烈百倍的惊天震吼。一团炫目无匹的赤紫绚光宛若骄阳降世,瞬间在船队左侧外围的一艘运粮船舷侧出现;在照亮了附近天海的同时,也同时照亮了那冲涌如山的狂浪水涛。只消须臾之间,这艘装有4千吨谷物的船只,便如同被石头砸出了一个大洞的铁锅般急剧下沉,不到半分钟就彻底消失在了海面!

    “德国潜艇!是德国潜艇!”就着爆炸产生的巨大光焰,被这一情形震得呆若木鸡的英国海员,终于发现了不足三百米外的肇事者。于是惊呼乱叫声陡然在这片海空中响彻,几盏大功率探照灯登时锁定住了它那修长纤细、却仿佛是最危险恶魔身躯的黑色艇身。在璀璨光芒的照耀下,英国海员可以清楚看到它那宛若鱼鳍的指挥塔上喷涂着的“U-74”字样。

    经过一阵短暂的混乱,位于船队左侧的那艘护航驱逐舰,随即用它的甲板火炮朝这个大半身体都隐于水下的不速之客猛烈开火;不过由于仓促间没能找准距离,落下的炮弹纷纷失的。而U-74号潜艇的指挥官似乎也是如梦初醒,当海面上炮声大作时,才开始慌忙下令潜艇紧急下潜,所幸没有被炮弹击伤。

    “菲尼克斯这个大笨蛋,他竟然被自己发射的鱼雷的爆炸火光给照亮了!”看到船队东北方骤然沸腾起来的灯光和炮火,数公里外的克雷齐默尔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大声怒骂道。正常情况来讲,在水中一定深度爆炸的鱼雷是不会在水面产生多少光焰的,只会冲起粗壮高耸的巨大水柱。然而德国潜艇使用的鱼雷,却是和普通产品有着根本性的区别。(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