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13章 瀚海风波(2)
    一道刺目闪耀的金光划破了深沉的夜幕,瞬息延伸到它所能照亮的尽头;德国航母布吕歇尔号当即被笼罩在其中,高大的干舷和宽阔的斜角甲板显得分外壮阔而巍峨。△¢,借助探照灯的余晖,意大利人还能看到不远处齐柏林级重型航母的身影,那宛若浮岛山岳般的庞然身躯在瀚海中缓缓航行,直如史前巨兽般摄人心魄。

    “据说我们的天鹰级舰队空母,就是以德国人的这种空母为蓝本建造的。就连向左舷延伸的飞行甲板也沿袭了过来。”意大利船长看着视野中舷墙如高楼丘岳的德国航母,神情间忍不住流露出了几分钦佩与感慨。虽然德国海军在世界大战之后遭到了凡尔赛和约的残酷限制,在所有的关键领域都遭到了卸爪拔牙式的摧残对待,但他们创造和钻研的智慧火花,却是在外界的压迫之下变得更加热烈闪耀,光华灿灿。作为有着极其辉煌的军舰设计史的意大利皇家海军,今天的战舰竟然全部都是从德国那里参照而来,对方在海军领域的成就简直是惊世骇俗!

    数百米外的海面上,方彦瞠目结舌地看着突然大开航行灯的意大利油船;经过短暂的震惊骇异之后,他的心中随之便泛起了强烈的焦急和愤怒。虽然即便是在夜间违反灯火管制,海面上的视野也远不如白天来得宽阔,但没有哪个指挥官会发疯脑抽、故意去干这种暴露己身的愚蠢事情。如果不是那艘意大利船只刚刚才为一艘德国驱逐舰加满了油料,方彦甚至会怀疑其变节投靠了英国人:现在航行灯一照,半径20公里的海面上都能看到这里的光亮!

    “该死的,快让那群大脑中只有通心粉的意大利人关上灯!”伯梅的怒吼声陡然响彻指挥室。他双眸之中厉芒闪烁,大声道:“命令z17号驱逐舰派遣一队武装水兵登上那艘油船,对其电台、动力、泵机等关键设备实施全面控制,同时严格审问船上人员。我非常怀疑他们有被英国人收买的可能。”

    看到副官匆忙跑去的身影,伯梅脸上怒意未息。他狠狠捶了一下身旁的舱壁,投向不远处意大利油船的目光中充满了沉郁。意大利人果然都是不可靠的家伙,其总会在一些地方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感受到司令官的负面情绪,方彦心中同样有些懊丧。自己在白天才为对方的素质打了包票,结果转眼间就出了这等纰漏;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大西洋的广袤,能够让附近海域没有英法的船舰出现。

    五分钟后,正在接受补给的z17号驱逐舰解读完了从齐柏林号发来的灯光信号。舰上顿时一阵忙碌,二十几名武装水兵被紧急集合起来,乘坐交通艇驶向那艘意大利油船。与此同时,德国驱逐舰上再度亮起信号。以极为严厉的措辞要求对方立即关闭航行灯,并接受德国水兵的检查和控制。

    “军官先生,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该死的,你们这是像毒蛇一样背信地攻击了仁慈的农夫!快让你们的人都从我的船上消失,否则我就要以胁迫盟军的罪名,将你们全部告上军事法庭!”面对德国人的突然登舰,以及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急剧翻脸,意大利船长惊怒交集,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道。然而很快的。他的叫嚣就戛然而止,因为一根黑洞洞的枪口,以迅雷般的速度抵在了他的额头。

    “尊敬的船长,基于您刚才用航行灯锁定德意志航母的行为。我方认为贵船上的人员有从事间谍的嫌疑,还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面容冷肃的德**官毫不废话,径直招呼手下控制了油船上的所有重要舱室。这时意大利船长才明白自己因为好奇心而犯了战争中的大忌,连忙语如连珠炮似的向对方解释。然而一丝不苟的德**官根本不为所动。他已经决定要完整履行上级交代给自己的使命。

    海浪摇荡,夜风轻吟。深邃的星空下,一艘纤长窄细的潜艇正在水面徐徐航行。她拥有一个矮小扁平的指挥塔。其整体外观风格与德国海军的7型潜艇大相径庭;而此刻正在指挥塔上观察水面情况的,赫然是一名头戴船形帽的英**官!

    “艇长,我刚才看到了西北方向出现了航行灯的亮光。”英国少尉从高处爬回到了战斗舱内,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张充满阳光锐气的清秀容颜;不是别人,正是9月3日在斯卡帕湾战斗中侥幸逃生的航海官布伦。由于英国海军在那场战斗中沉没了太多的舰只,此时已经没有足够的战船来供官兵驱驰,因此伤愈的布伦便被编入了潜艇部队,成为了新服役的“塔库”号潜艇的航海长。对于从海风热烈的驱逐舰转到沉闷封闭的潜艇上服役,布伦却并没有表现出懊恼和沮丧,在他的心中,只要能继续出海为皇家海军战斗,就是他最大的追求。

    “那应该是我们的某条商船吧。如果是德国人的军舰的话,那群严谨刻板的汉斯怎么会违反灯火管制?”体型高瘦的鱼雷官格林开口,对好友的话语并不以为意。看着面前之人执拗的眼神,格林忍不住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自从斯卡帕湾的悲剧发生之后,布伦那开朗乐观的性格中就增添了一份倔强和顽固:刚刚才在医院里躺了两天的他,就迫不及待的要申请重新归队,而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向德国人实施复仇。此番出海的近十天时间里,布伦总是在夜间坚持侦察海面,尽管格林看不下去他那自虐般的行为、而屡次加以规劝,但他却没有任何动摇。

    布伦那血丝隐现的双眸中有精芒闪动,摇头道:“可是我们的船只也不会在夜间开灯航行了。之前连续几支商船队伍遭到重创的消息,已经用明码在大西洋上传播了开来,除非是谁真的想要提前去见上帝,否则即便是有再大的困难,也不会再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而就算是中立国的船只,也不会愿意遇到额外的麻烦,被德国人登船检查一番。因此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看看。”

    “布伦少尉,你来指挥航行吧。”年逾四旬的艇长缓缓说道。他的神情渐转郑重,沉声道:“不过这次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不要再做出什么无谓的举动。谁都想要教训德国人,然而像野牛一样蛮干却很难得到真正的收获。”

    “是,长官。”布伦咬了咬牙,点头应道。对于自己的选择,布伦始终都不曾有过后悔;斯卡帕湾的那些优秀的水兵不应该白白牺牲,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要尽全部的努力,为他们和整个皇家海军洗刷那场失败的耻辱!

    伴随着柴油机的低功率运作,排水量1070吨的大型潜艇稍显笨拙地在海面上转过了一个圆弧;布伦仔细设定好了前进航线,带着七分坚定和三分忐忑地指挥潜艇向远方驶去。中年艇长说得不错,布伦的此番行动的确是冲动要大于理智:由于此时海面上的灯光已经消失,英国潜艇只能凭借之前看到的那抹微光来粗略地确定其位置、以及速度和航向,而这种误差必将大幅影响到英国潜艇的追踪。一旦布伦的判断出现明显偏差——这在能见度极差的夜间是非常容易出现的情况——英国潜艇选择的拦截航线也将变得谬以千里。等到英国潜艇抵达预定阵位时,目标根本不在附近,莽莽大洋上又到哪里去找?

    虽然英国在航空发动机、装甲冶金等领域拥有顶尖的实力,然而在声呐上,他们却是远远落后于隔海相望的德国同行。英国潜艇的声呐根本不具备在远距离上听声辩位的能力,因此在夜间的战斗中,他们几乎只能依靠肉眼来行动。

    在寂静的等待中,一个小时悄然而过。由于潜艇的封闭特性,各处岗位上的水兵还不至于感到厌烦,不过格林却是暗自叹了口气,自己好友满怀希望的行动几乎必然是失败了。对于这一结果,格林并不感到意外,他现在只希望对方能够如艇长所说的那样磨去执拗的棱角,从冲动转向冷静和理智。

    “侦测到螺旋桨发出的噪音信号,目标大概在11点钟方向!”一个突兀的声音陡然在安静的战斗舱中响起。将眼睛贴在潜望镜前的布伦精神一振,随即让潜艇朝那个方向靠去。又过了近十分钟,海面上的机械声响愈发响亮。此时用不着声呐兵提醒,身在潜艇内部的众人都已经听到了细微的嗡鸣之音。

    “上帝,那是德国人的军舰!”布伦忽然失声惊呼道。格林双目猛地睁大,神情间满是不可置信。正自惊骇震异,反应更快的艇长一个箭步便抢过了布伦的潜望镜控制权,片刻之后,一抹混杂着狂喜的激动之情就从他的脸上绽放了出来。(未完待续。)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