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15章 瀚海风波(4)
    舱壁扭曲碎裂,钢铁翻卷狰狞,汹涌澎湃的海水从裂口处滔滔灌入,将包括燃油在内的一切杂物全都冲得四散纷卷,各散西东。【【,漆黑的下方舱室中,不断有刺目的手电筒光亮来回闪动;上百名德国损管士兵站在高低不等的积水里,正在同迎面扑来的翻卷水浪做着争分夺秒的激烈搏斗。

    20分钟前,布吕歇尔号的右侧舰艏突然被一枚鱼雷命中,超过320kg高能炸药的巨大崩爆威力,瞬间就在11毫米厚的船壳钢板上撕开了一个11x6米的巨大裂口。由于这一区域位于核心舱之外,没有tds防雷装甲,因此鱼雷爆炸的能量几乎全部都被释放到了面前的船体之上,并造成了极其深重的恐怖破坏。如果此时有一条自带夜视功能的咸鱼出现在之前英国鱼雷爆炸的附近,便能看到一幅宛若星舰坠毁之后的内部场景:那触目惊心的麻花状钢铁,和一片狼藉的断碎残物,都清晰的彰显了这艘战舰遭到的损伤究竟是有多么严重!

    不过,沃塔戈舰长却并没有因此而惊慌失措。因为鱼雷虽然在船首爆炸时,会造成远高于在船体舯部的冲击破坏,但由于舰艏本就是向中心线收拢的狭长结构,自身体积远不如舯部区域,因此其总的进水量并不会因此而直接呈现出灾难性的情况。至于埋首,对身为航母的布吕歇尔号来说也不是什么致命的事情:在采用封闭式船首之后,她的舰艏干舷足有11米之高,少许角度的首倾根本不影响航行。

    在沃塔戈的集中调度下,舰上的损管部队当即就对这份伤势展开了全力的补救。发电机产生的电力被优先用于抽水泵的运作,海水蔓延的趋势登时为之一缓;而手持木塞和堵漏垫板的队员则趁势冲上,将正在疯狂喷涌海浪的漏口予以竭力封堵。然而,由于破点大小不一,舱壁翻卷的内外方向不同。以及水压强弱等诸多因素,整个堵漏抢救的过程仍旧充满了波折。目前一些舱室的情况得到改善,而另一些舱室的进水却还在持续增加。其中最为紧要的,便是第134号舱室很快就将因为堵漏失败而弃守。一旦这个通往船体舯部的大门被打开,海水就会涌入右舷油舱内侧的大片空舱,届时航母的进水量必将达到一个极为不利的地步!

    “施密特少尉,这个大破口我们实在是堵不住,请下令放弃这个舱室吧!”第134号舱室齐胸深的海水里,一名损管士兵用双手死死顶着一块可怜的木垫,向身旁的健壮军官声嘶力竭的说道。在他们面前。一个长近3米、高逾1米的巨大破洞正以鲸鱼喷水般的惊人气魄,向该处舱室疯狂倾入海水,将全部的十几名队员都淋得浑身湿透。即便是有六台抽水泵的软管都调集到了这里,仍然无法阻止舱室水位的进一步上涨。用不了十分钟,这里的海水就将漫过他们的下巴;而在此之后,海水就将顺着楼梯漫过上方通道,最终涌进广阔的船体中部。

    “再等等,我们的防水席应该就要制作完成了。”顶着扑面而来的滔滔水浪,被淋得眼睛都睁不开的健壮军官大声吼道。在他手中同样只是一块普通的木垫。对付简单的小破孔还行,面对这种巨大的裂口则几乎毫无任何作用。对于这个钢刃内卷的恐怖破洞,即便是面积最大的堵漏板也无法罩住,健壮军官只得下令将三个防水席临时编织起来。组合成一张大网扣在这个破洞之上。

    水浪滔滔,如银河倾斜,在几分钟的漫长煎熬里,舱室中的水位已经从胸口上升到了军官的双肩。健壮军官咬了咬牙。正准备下达撤退的命令,就在这时,几个重物落水的扑通声忽然在他身后响起。紧接着。他便在下属的嘶吼欢呼声中听到了那个令自己期待已久的消息:“防水席,防水席到了!”

    健壮军官身体猛地一震,在兜头卷来的水浪中竭力睁眼向后看去,只见两名损管队员正举着一面上方下扁、由钢绳在中间纵横加固的特制帆布艰难淌水前行,每走一步都要花费巨大的力气。见此情形,健壮军官当机立断,大声吼道:“全队人员都来固定防水席,这是我们完成自身使命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伴随着健壮军官的一声令下,正在用木垫艰难抵挡海水灌入的十几名士兵登时齐齐撒手。几在瞬间,狂肆喧嚣的涛浪登时便像失去了限制的开闸洪水,将垫板冲得四散纷飞,舱内水位在几个呼吸间就涨到了众人的下颌部位。而就在这时,健壮军官面目狰狞地纵声狂吼,奋尽周身力气将防水席朝破口处推去;周围的水兵们也都纷纷发出了蛮勇的咆哮,用实际行动捍卫着自己身为军人的荣誉!

    “砰!”特制的巨大防水席终于扣在了破洞的面前。刹那间流入舱内的海水量骤降,只是从防水席边缘以水枪般的形式进行高压喷射。以健壮军官为首的损管队员们,只觉得像是有一座山从防水席前方向自己浩浩压来,片刻之间便筋骨酸痛,难以支撑。健壮军官死死咬着牙关,用略显沙哑、但却坚如磐石的声音开口说道:“为了元首,为了德意志,让我们一直坚持下去吧!”

    “为了元首!”水兵们心中燃烧起了激昂的烈焰,蓦地声如洪雷般地回应道。

    在德国损管士兵的顽强坚持下,第134号舱室内的进水情况很快就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由于进水量大大减小,舱室内的整体积水高度很快就在水泵的疯狂抽取当中,开始以这些水兵可以看到的速度不断下降。注意到这番情形的损管指挥官大喜过望,他连忙从别的地方又抽调来了一队损管士兵,用木桩彻底固定防水席,并对其边缘仍旧在喷水渗漏的地方进行最后的封堵。半个小时后,该处舱室内的积水终于被彻底排尽。而防水席边缘的漏水口也被临时加以处理,虽然仍有海水****喷出,但其总量即便是用木桶都能轻松予以去除。

    “本舰进水已得到控制。现舰艏进水1500吨,舰尾平衡进水300吨,首倾4度,航速可维持在17节。”凌晨5时,经过连续抢修的布吕歇尔号终于传出了振奋人心的信号。在保证舰体不进一步漏水的前提下,军舰已经恢复到了正常航行时的速度底线。不过这一次,伯梅却是再没有让这艘军舰置身险地的意思,他决定让舰队返航,用全部的力量保护这艘伤舰能够平安返回德国本土。

    “将军阁下,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分出一部分力量,用以消灭情报中提及的那两支英国船队?”听得伯梅的决定,霍夫曼忍不住出言提议道。如果抛开布吕歇尔号中破受损这个不利因素,当前德国舰队的形势完全称得上是一片大好:航空油弹充足,官兵士气旺盛,只要能获得充足的补给,即便是在大洋中狩猎半年都不是任何问题。然而现在,己方舰队却是要主动退出这场已经走活了的棋局,即便是为了保船,这份代价也显得过于高昂了。要知道,即便是从舰队出发的8月21日算起,德国舰队也不过只是在大海上呆了一个月而已!

    伯梅脸上流露出挣扎的神色,似是仍旧残留有一丝不甘的野望,然而几个呼吸之后,他最终却还是缓缓摇了摇头道:“霍夫曼,现在我们的敌人的位置和数量都无法确定。为了保证舰队的安全,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去冒更多的风险。”伯梅顿了顿,然后又道:“传令,各护航战舰只需将油库加到四分之三,保证返航及战斗的余量即可。布吕歇尔号已经恢复行动,我们现在越快离开这里越好。”

    “将军,我们刚才接收到了一条极长的加密电报,可以判定它是从英国本土发出来的!”一名通讯军官出现在了航海指挥室的门口,向舱室当中的伯梅报告道。伯梅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将目光投向面前的下属同僚,神情肃然的说道:“诸位,英国人已经展开了行动。我希望你们都能够无愧于自己的从军誓言,以斯卡格拉克(日德兰)般的勇气和智慧迎接之后的战斗。”

    “遵命!”方彦与众人一道凛然回应,其清亮磁性的嗓音在雄浑声浪中显得格外明晰。相比于周围同僚的或紧张、或沉重,方彦心中却隐隐多了几分期待之意。此番固然是一艘宝贵的德国航母遭到重击,并致使整个舰队都陷入了被点亮位置的四面皆敌的不利处境,但换一个角度来看,这又何尝不是一个引蛇出洞、将英国舰队主力歼灭于瀚海之上的机会?只要天气不开德国的玩笑,那么凭借舰载机的威力,德国舰队完全可以实现反杀,将前来围追堵截的英国战舰大量歼灭在这片海洋当中!(未完待续。)u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