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17章 瀚海风波(6)
    托维嘴唇翕动,似是仍有什么要向面前的上将说明,然而看到对方坚定执着的神色,他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将已经涌到嘴边的话语又重新吞回了腹中。←頂點小說,..

    自从时间进入19世纪后半叶以来,士兵的勇气在战斗中起到的作用就变得日益减弱;由工业革命孕育出的机械武器开始异军突起,成为了真正决定战场胜败的关键性因素。1866年的普奥战争实际上是后膛枪对前膛铳的胜利,而1893年50个英国步兵对5000名非洲努尔士兵的屠杀,更是全靠自动射击的四挺马克沁。德国人凭借420毫米巨炮轰开了比利时的列日要塞,而英军在索姆河战役中也只有依仗不畏枪弹的坦克,才能在机枪遍地的德国阵地面前形成突破。(当然,意大利人是一个异数,他们的战斗力向来都不和手中的武器强弱直接挂钩。)

    到了大海上,技术兵器对于战斗的胜败更是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作用。在那场1894年爆发的大东沟海战中,北洋水师无论是在舰队规模、官兵素质、还是战斗勇气上,都比对面的日本联合舰队毫不逊色,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一边倒,以0比5的凄惨数字结束了战斗。大量装备管退式速射炮+无烟火药+下濑炸药的日本战舰,对铁甲舰时代的北洋水师形成了代差性的优势,而这已经不是光靠勇气能够弥补。同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各场海战,也用一个个血淋淋的战例诠释了一个真理,那就是舰队的硬性实力,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最终的战斗结果。

    现在,庞德上将要求各支分舰队发扬见敌必击的传统精神,不留丝毫回寰余地,这便显然是违背了当前时代的战术准则。要知道当初英国海军提出见敌必击的口号的时候,海战甚至还没有进入火药时代;即便是到了纳尔逊挫败拿破仑野心的19世纪初,海战中仍然存在大量的战舰冲撞和近距离火铳对射。而在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火控系统、炮弹、和装甲钢之间的机械对决,就算是士兵再过英勇,难道还能以一己之力违背物理规则?

    除此之外,德国舰队的航空兵,也是一支令托维感到不安和恐惧的力量。在被整个英国都视为奇耻大辱的9月3日的斯卡帕湾偷袭战中,德国航母两波攻击,直接带走了包括5艘主力舰在内的38艘英国一线战舰;就算是英国方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以至于大量军舰都是整齐地停靠在泊位中被德国飞机挨个点名,但对方飞机的攻击效率,也实在显得太过惊世骇俗了。如果德国舰载机对海面移动目标的攻击效率也能拥有较高水平的话,那么英国搜索舰队绝对是凶多吉少:只要天气晴朗(结果姜煮席一来),德国人完全可以对敌军实施不对等的超视距打击!

    “我们的海军航空兵实在太过弱小了。”托维在心中暗自神伤道。就在20年前,英国还是海军航空领域的领军人,无论是技术还是经验都远远领先于日本学生和美国暴发户,至于欧陆列强更是一群不识秋冬的无知夏虫。然而时至今日,双方的角色竟是发生了180度的大对调。德国人依靠他们发达精密的工业、和严谨坚韧的品质,在短短十年之内就组建起了一支几乎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航空力量,将二十年歌舞升平、文恬武嬉的英国同行远远抛在了身后。英国海军航空兵——正如其他所有的英国武装力量一样,在整个30年代都以掩耳盗铃般自欺欺人的态度,根本不愿去正视、去面对希特勒德国的一次次挑衅和扩张。等到对方打到门口的时候,英国海军才发现自己手中的大棒早已被蚁虫蛀得不成模样;仅仅是被德国人的精钢砍刀一劈,登时就碎成了满地的残渣!若非如此,现在的北大西洋又怎会让德国人肆虐猖狂?

    “如果德国舰队中拥有大量的护航战舰,那么至少也应该将它们击伤减速。”正当托维为了英国海军官兵的命运而心中焦虑之际,忽然听到庞德上将再度出言说道。托维心中一震,脸上随即涌出了几分轻松之意。相比于向德国舰队发起有进无退的殊死猛攻,庞德的这道命令无疑是给予了一线部队相当大的回旋余地,让后者得以避免许多无谓的损失和牺牲。至于对德国舰队的拦截力度也会因此而降低,托维却并不怎么担心。因为只要能把德国人的速度降下来,那么凭借地缘上的先天优势,他们便再难在英国舰队的围追堵截之下成功逃回本土。当前,苏日安英国海军在斯卡帕湾一役中遭到重挫,但她在北大西洋集结起来的水面舰艇规模,仍旧不是德国舰队能够望其项背的!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德国舰载机不擅长对付高速军舰了。托维喃喃自语道。

    阳光明媚,波浪起伏,年逾五旬的英国海军准将哈伍德用双手支撑着桌面,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眼前的海图。他的军服干干净净,一头褐色的卷发也被梳理得清爽整洁;虽然面容并不怎么俊逸,但那股精明干练的气质却是有如鹤立鸡群。

    “将军,您真的能够断定德国人会朝这个方向航行么?”咫尺之外,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号的舰长黑格中校满是疑惑地开口道。根据伦敦发来的命令,自己所属的g舰队须全力搜捕在亚速尔群岛西北方现身的德国战舰;然而令黑格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准将竟丝毫没有向目标海域靠拢的意思,而是将舰队目标定在了距离该处足有400海里的一处地区。在黑格看来,这种行为完全就是不可理喻:北大西洋何其广袤,将全部赌注压在这一个点上怎么可能会有中大奖的机会?

    “中校,您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神志不清,连基本的海洋常识都不顾了?”哈伍德从桌面上抬起头来,凝视着身旁之人的面孔说道。被哈伍德戳穿自己内心所想,黑格登时手忙脚乱,摇头否认道:“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将军您的判断。只是这一次,您选择的航行目标实在让我感到不解。现在我方舰队距离德国战舰出现的地方不到500海里,只需一天时间就能抵达;我们为什么不尝试着到那片海域进行搜寻,却反而要前往外围区域做这种碰运气的事情呢?”

    哈伍德微微一笑,道:“别否认了,中校。换了是谁,都可能会认为我这个决定是发了疯。不过这一次,我有超过一半的把握断定德国人会走上这个方向。”

    “中校先生,您知道今天的德国海军在什么领域是要强过我们的么?”哈伍德向黑格开口设问道。黑格不假思索,当即做出了回答:“那当然是新式战列舰了。我们的乔治五世级战列舰不仅比德国人的同期舰艇晚开工一年半,其装备的火炮口径也比他们小好几个等级。如果不是空军的轰炸机炸伤了俾斯麦号,很难想象这艘威力空前的巨舰进入北大西洋所将引发的灾难性后果。”

    哈伍德滞了一滞,他忽然发现黑格的话语竟使自己无法反驳。在传统的主力舰领域,今天的英国海军也同样是衰弱无比。曾经以无畏号引领世界风潮的那支强大海军,如今已然再不复昔日的盛景,只剩下了一些早该被扔进垃圾堆的破烂还在勉力支撑、残喘续命。一念至此,哈伍德心中忍不住泛起了深深的悲哀:难道属于英国的时代真的就这么彻底离去,连最后一丝余晖都不留下了么?

    “的确,德国人的新式战列舰要比任何一艘皇家海军的舰艇还要强大。但他们真正对我们有明显优势的,是他们的舰载机部队。无论是总体数量,还是单机性能,德国舰载机都较我们有着巨大的优势。而这些飞机除了能够进行侦察之外,还可以挂载炸弹和鱼雷,对我们的军舰实施打击!”哈伍德努力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悲观情绪,不紧不缓地说道,“好了,如果你是德国舰队的指挥官,你会让这股既能侦察又能进攻的力量收入剑鞘,只是单纯的把希望寄托在我们没能发现他们的运气上面么?”

    “当然不会!”黑格断然摇头道。

    哈伍德嘴角浮现出自信的笑容,道:“这就对了。德国人肯定不愿白白浪费手中的航空兵战力,因此他们所选择的航道必然是会避开各处风暴区、以及海况恶劣的区域。而根据我方潜艇在第二天发来的报告,他们已经用鱼雷狠狠教训了德国人;如果德国舰队准备返航,那么这片海域几乎就会成为他们的必经之地。”言讫,哈伍德用铅笔在面前的海图上画了一个显眼的圆圈。

    听得这番分析,黑格只觉得有种恍然顿悟的舒畅通明感觉,深深呼吸间,看向哈伍德的眼神中已经满是敬服和钦佩。不过片刻之后,黑格心中却忽然一动,忍不住说道:“将军,就算您对德国舰队的行动判断完全准确,可正如您刚才所说,德国舰队中是有战斗力惊人的舰载航空兵的!如果我们就这样冲过去,很容易被飞机发现。到那时不仅德国战舰早已逃走,我们还会面临来自空中的威胁。”

    哈伍德缓缓转过头来,平凡的脸容上有不容更移的坚定之色,道:“皇家海军的士兵对任何挑战都无所畏惧,怎么能够在战斗尚未打响前就胆怯不前?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尽到皇家海军军人的职责!”(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