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26章 瀚海风波(15)
    雷霆巨响惊天绽爆,炽热气浪肆虐纵横;暴怒号的飞行甲板和机库瞬间宛若泥捏纸糊,在炸弹崩爆产生的狂烈冲击中断碎纷飞,烟消云散。≯ > 滚滚火焰仿佛岩浆喷涌,顷刻间便席卷上了数百米的高空,周围的英国水兵不是被****的弹片贯穿身体,血肉横飞,就是在炎风的侵袭下浑身着火,惨叫奔跌。远远望去,整艘航母都仿佛燃烧起来了,赤红鲜艳的冲天火炬矗立在苍蓝色的海面上,让每一个目睹这番场景的人,都不由得为这艘航母上的水兵命运而胆战心惊。

    伯内特重伤跌坐在血污满地的舰桥内,整个人如坠地狱梦魇。在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暴怒号竟然就被7枚炸弹接连命中,德国轰炸机的攻击效率完全出了他的想象,其狂风暴雨般的凌厉突进,让己方人员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稍加反抗的应对。德国轰炸机的度比剑鱼式高出了整整8o%,比起海斗士型战斗机都不遑多让;伯内特很快就现,己方的防空火力完全打不中这些飞掠如电的德国战鹰,舰队平日里进行的那一系列反轰炸机的训练,到了实战中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而更令他感到震惊恐惧的,是德国飞机的攻击方式也和自己的认知有着本质性区别:它们根本就不像剑鱼那样在2千米左右的高空实施水平轰炸,而是直接像苍鹰似的翔掠俯冲、以彗星流火之势将炸弹直接扔到自己的头顶上空!

    虽然早在偷袭斯卡帕湾的战斗中,德军go-388型舰载轰炸机就已经用俯冲投弹的方式收割了大批英国战舰,但由于当时的英国舰队是处于停泊在港中的静止状态,先天就不具备机动规避的条件,因此这种攻击方式的高命中率并没有被英国海军真正重视。在几乎所有英国官兵的眼中,采取水平投弹方式的航母舰载机,对海面快移动目标的攻击效率仍然不如人意,航母也因此无法真正取代战列舰成为海战主力。正是由于这种考虑,伯内特才敢主动搜寻德国远洋舰队的踪迹。然而现在,他对海空作战的一切固有认知,都被俯冲尖啸的德军轰炸机彻底击碎!

    “俯冲轰炸……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伯内特声音嘶哑地开口,嘴角边不断溢出猩红的鲜血。他的胸口已经被一枚弹片深深切入,每一次呼吸肺部都是火烧火燎的疼痛。以这个时代的医疗能力,这种脏器受损的伤病几乎无法被治愈。即便是伯内特有上帝眷顾,能够挺过这个难关,但当前的暴怒号航母却也是重伤垂死,在重磅炸弹的接连轰击之下已经有坚持不住的迹象了。

    在英国水兵惶乱至极的惊叫声中,又是一架德军轰炸机从高空向暴怒号高俯冲而来。虽然它的吨位和体积都和海面上庞大的航空母舰实在不成正比,但它却是这场战斗中的绝对猎人,其下方一千多名英国水兵都在极度惊恐地等待死亡和毁灭的来临。此时的暴怒号已经再不复战斗之初的矫健迅捷,其甲板上的防空火力更是在爆炸气浪的冲击下被横扫一空,德国飞机很容易的就投下了致命的穿甲炸弹。战机横摆,机头拉起,短短几个呼吸间,炸弹随即精准落在了暴怒号的左舷甲板上面。

    作为由大型轻巡洋舰半路出家改造而成的航母,暴怒号的装甲防护先天就存在有严重缺陷:其75毫米垂直装甲+25毫米水平防御的设计,是用来抵御一战德国轻巡装备的1o5毫米火炮的,完全没有考虑任何航空作战的需要。而在暴怒号改造成航母的时候,这种新式兵器还处在方兴未艾的初生阶段:世界各国都在一片迷茫中摸索对航母的运用,英国也同样没能例外。

    由于无法对其用途做出准确定位,英国设计师便几乎完全没有修改暴怒号的固有装甲,直接就在其固有船体之上搭建机库、铺设甲板。2o多载岁月荏苒流逝,暴怒号的主甲板厚度始终维持在25毫米。面对从空中投下的延迟引信炸弹,她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防御力!

    “砰!”船体剧震,钢板应声断裂,重达半吨的炸弹摧枯拉朽,以无可阻挡之势接连破开八层甲板,径直钻进了暴怒号屯放航空弹药的舰体最底部。虽然由于载机量较少,暴怒号的航弹库存远不如德国航母那般丰厚殷实,但她为24架剑鱼式准备的弹药总量仍有将近5o吨,其中便包括24枚口径为45o毫米的航空鱼雷。刹那间,一股毁灭性的狂暴能量从英国航母内部瞬息释放,汹涌澎湃的火光气浪破开重重拦阻,竟然从航母最顶层的甲板上喷涌而出,其势直如长虹贯日,赤蛟腾空。航母顶部尚且如此,殉爆当其冲的底部船体更是被气浪撕扯得灰飞烟灭,海水呼啸着席卷了整艘军舰,将她的储备浮力全部囊并吞没!

    “又一艘英国航母完蛋了。算上在地中海服役的光荣号,现在英国海军只剩下了她和皇家方舟号2艘舰队航母。鹰号航母虽然也有2万多吨的排水量,但她的度只有无畏舰的水平,其可使用性和正规航母根本不在一个级别。”接到前线轰炸机回的击沉敌舰的报告,方彦不禁露出了几分轻松惬意的笑容。随着暴怒号的覆灭,他心中关于诱敌追击、将英国战舰各个歼灭的意图终于得到了实践。而这场对高敌舰实施完美打击的战斗,也将进一步提高航母在德国海军当中的地位;等到方彦回国之后,为航母索求大建资源也能变得更加底气十足。

    黑夜浓重如墨,沉甸甸的阴云将星月完全遮蔽进了天空。时值凌晨,伦敦的街巷寂静无声,唯有几只昆虫在昏暗的路灯下盘旋飞舞,出清脆的嗡鸣响动。然而在市中心的海军总部大楼内,一群军官却整整齐齐地坐在了会议室的长桌两侧。他们脸上带有些许的倦意,但其眼眸中所流露出的却都是沉重至极的神色。

    “废话我们就都不说了。刚刚从朱庇特号驱逐舰传来的消息,暴怒号航母已经被德国舰载机击沉,至少有13oo名水兵在这场战斗中丧生,F舰队司令伯内特少将也在其中。短短48小时之内,皇家海军竟然遭到了两场耻辱至极的失败:我现在想请问各位先生们,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消灭那支万恶的德国舰队?”

    丘吉尔的话语回荡在房间里,声音急切、焦虑、而又带上了几分沉重的疲惫。算算时间,这名精力充沛的鹰派政客复任海军大臣只过去了不到一个月,然而他却像是比战争爆前老了1o岁似的,其精神状态正在迅向他65岁的真实年龄靠拢。自从重新进入内阁中枢以来,丘吉尔便几乎是度日如年:他所接手的英国海军这个烂摊子比25年前不知糟糕了多少倍,局势崩坏的程度简直触目惊心,每天传来的各种坏消息更是让他心力交瘁。如果不是心中那份对祖国的强烈忠诚和责任在坚持支撑,丘吉尔早就向张伯伦提交辞呈,将海军这块烫手山芋扔给别人了!

    座钟滴答轻响,雪茄烟雾缭绕,会场中因丘吉尔的这番话陷入了短暂的骚动,但过了半晌,却没有一人应声站起,在同僚们面前提出自己的陈述。随着哈伍德和伯内特两支分舰队的接连覆灭,这支德国远洋舰队已经成为了令英国海军上下都畏如狮虎的存在:连素来以精明善战著称的哈伍德都在德国人手中完败,其他的巡洋舰队再想前去拦截,都忍不住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更为关键的是,此次伯内特舰队连对方的位置都没能现,就稀里糊涂的成为了德国轰炸机的弹下亡魂,这不仅意味着英国海军已经完全失去了德国舰队的位置,更意味着拦截德国舰队的难度系数从原本的a级瞬间飙升到了sss,几近不可能完成。试想,连自带空中保护伞的暴怒号航母,都在德国舰队的空袭之下支撑不住一个回合,其他的军舰又该何以自处?要知道,根据为暴怒号护航的朱庇特号驱逐舰回的报告,德国人只用了十几架轰炸机就彻底炸毁了暴怒号,而德国航母上总共又有多少架轰炸机?宝贵的英国战舰怎么能主动去吃炸弹,就更遑论现在连德国舰队的位置都不清楚了!

    “先生们,难道称霸世界35o年的皇家海军,要在短短数周之内要就向曾经被我们击败过的弱小敌人卑微地请和么?”眼见众人长时间不一言,丘吉尔只觉得胸中莫名腾起一股强烈的愤怒之意,径直脱口道。有那么一个瞬间,丘吉尔的心中满是凄凉和悲哀:皇家海军曾经创造了那么辉煌的成绩,然而现在坐在这间房屋里的人,全都是一群愚蠢颟顸的无能后辈!

    “大臣阁下,或许我们现在还有一个能够复仇的机会。”一个声音忽然说道。(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