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27章 各自谋算
    丘吉尔眼中露出一抹激动,连忙询问道:“庞德元帅有什么策略么?”

    面对丘吉尔期许的目光,年迈的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却并没有想象中轻松喜悦的神情。 他面色沉肃,缓缓出言道:“暴怒号的沉没虽然是一场令人痛惜的大悲剧,但却也为皇家海军敲响了震撼内心的警铃。我们之前对追捕这支德国舰队的困难估计严重不足,他们是比灰狼柯鲁还要凶残强大的敌人,其舰载轰炸机的攻击效率高到令人震惊。别说是暴怒号航空母舰,就算是我们正在建造的乔治五世级战列舰,也绝对无法安然承受这种猛烈的空中打击!”

    庞德的话音回荡在房间里,引得众名高级军官一阵点头私语。关于航空炸弹的威力,英国海军上下其实并不模糊:毕竟他们曾经也是航空战机的业界领军者,各种炸弹攻击废弃船只的试验数据都收集了许多。航空炸弹由于不像炮弹那样需要承受******燃烧的巨大冲击,弹体只是一层薄薄的特制钢板;而这也意味着它可以比炮弹装填多得多的炸药,爆炸威力自是不在一个层面。

    1枚最普通的5oo磅(227kg)航空炸弹,都等同于2重达879kg的15英寸(381毫米)高爆弹,而如果是穿甲弹的话更有5倍的威力差距。因此,即便航空炸弹没能击穿战舰的核心舱,但如此多炸药的爆炸,也将对其他设施造成极为严重的损伤。别的不说,只要爆炸余波摧毁了主测距仪和中央火控室,这艘军舰的战斗力也就基本上被废掉了!

    虽然航空炸弹有着得天独厚的威力优势,但在投送方式上却一直都是英国海军的短板:只要目标不是无防空火力的龟船,实施水平轰炸的英国海航飞行员就根本没有任何准头可言。正因如此,英国海军才冷落了航母这个被他们自己明的兵器,并在二十年和平的麻痹中渐渐淡化和忽略了来自空中的打击。

    然而现在,德国人通过技术上的革新,用大马力单翼飞机实施俯冲轰炸解决了炸弹投送命中率的这个难题,这登时就让英国海军上下从安全的幻梦中骤然惊醒,并由此感到了芒刺在背的强烈威胁。诚然,航母舰载机的出勤还会受到时间和天气状况的限制,在北大西洋混了这么多年的英国海军对这一点自是十分清楚,但没有哪个指挥官会把自己舰队的身家命运,都赌在毫无把握的运气上面。

    “要想消灭这支德国舰队,最关键的便是先让它们的舰载机无法起飞。一旦德国人失去了空中掩护,他们就会瞬间变成待宰的绵羊,只能任由我们的战舰蹂躏。”庞德的声音渐渐提高,并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手臂,“是的,哈伍德舰队的确是在炮战中被这支舰队全部击沉,可他们也必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只需再补上一拳,就能将这个敌人彻底打翻在地。退一万步说,就算德国的巡洋舰和驱逐舰全都完好无损,但他们的弹药消耗呢?没有了炮弹,这些德国战舰就算是用秘银炼造,也只能是被我们的军舰一一击沉!”

    “可是德国舰载机的出勤又该如何遏制呢?这个时候的北大西洋虽然已经转凉,但距离恶劣海况普遍出现的冬季还有至少一个月。”一名少将忧心忡忡地说道,“另外,即便德国舰载机无法出动,我们也难以在大洋上现他们的踪迹。”

    “谁说我们就要在大西洋上与德国人开战?”庞德眼眸当中精芒闪动,冷声道,“毗邻挪威的北海北部,才是我们消灭德国舰队的理想地点!在这片几乎是终年浓雾的海域中,德国舰载机很难有出动的条件,而他们舰队当中又有受伤的船只,无法快通过挪威水道,这些都是属于我们的独一无二的优势。只要我们加倍警戒北海总共34o海里宽的东西区域,就有很大几率现南归的德国舰队。这或许是我们挽救当前局势的唯一机会了。”

    坐在上的丘吉尔心中猛然一震,随即豁然开朗。相比于在浩瀚无垠的北大西洋寻觅德国舰队的踪迹,自己到北海这个德国舰队的收束端口守株待兔,显然是要容易太多了。而德国人由于舰队中已经有不少伤船,几乎必然是会选择返航,这也就让己方的等待变得有意义了起来。虽然北海的浓雾天气同样会影响到英**舰的警戒效果,但这终究是给自己指出了一条能获胜翻盘的明路!

    数千公里外的浩淼大洋中,方彦与伯梅等人同样在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约纳斯,此次击沉暴怒号的胜利虽然狠狠打击了英国人的嚣狂气焰,让他们不敢再轻易招惹我们,但在舰队回国的航路中,舰队依旧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如果英国人在北海集中力量,堵住我们返航的归途该怎么办?”

    经过之前的一系列战斗,如今伯梅已经没有了任何矜持,径直将自己的担忧向方彦和盘托出:“北海的能见度在绝大多数时间都低于6千米,根本不适合舰载机出动,而这片34o海里宽的水域又是我们返航的必经之路,被英国人现的概率直线上升。当初舰队驶出北海时,是以平均28节的高疾驰,再加上英国人毫无准备才得以成功。现在舰队当中布吕歇尔号和柯尼斯堡号两条船都跑不快,穿越北海的时间几乎要增加一倍;而护卫力量也比启航时虚弱了太多,只剩下了1o艘驱逐舰可以倚仗。一旦在穿越北海的中途遭遇英国舰队,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方彦将目光投向玻璃窗外,只见一艘装有2座主炮塔的纤细军舰正在以****的状态吃力前行。她的上层建筑满是炮火硝烟留下来的创伤痕迹,扭曲翻卷的甲板舱壁触目惊心。这条船正是在之前炮战中受伤最重的柯尼斯堡号,其不仅被82o3毫米半穿甲弹狠洗了一遍甲板,更被1水中弹重创了内部船体。虽然没有击穿tds防御,但外层大片舱室被毁所造成的进水,也足够让这艘75oo吨的战舰喝上一壶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艘巡洋舰的状况比早先中雷的布吕歇尔号还要糟糕:后者至少1.32万吨的体量摆在那里,有足够的燃油可以支持她自行返航。

    此外,卡尔斯鲁厄号重巡也受伤不轻,总共被灌进了七百吨海水,只是她相比于柯尼斯堡号要好上一些罢了。这艘巡洋舰目前同样开不出最高航,27节就已经是她的极限。更为关键的是,她和另2艘姊妹舰的21o毫米炮弹都消耗了大约三分之二,剩余量仅能支撑一场中等规模的低烈度战斗。倘若再来4艘英国巡洋舰,她们战沉的概率绝对会过6成。

    方彦收回目光,神色认真地说道:“英国在地理上本身就处于舰队调度的内线。再加上我方舰队目前航较慢,的确是很容易被他们抢先在北海部署军舰。不过,英国人未必就能阻止我们顺利返航。”

    “实际上,我方舰队现在的软肋只有一个,那就是受伤舰艇拖累了舰队的最高航,使得我们在穿越挪威水道的时候,需要长时间的暴露在英国水面力量的打击之下。只要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凭借雷达预警和海雾掩护,我们完全能够突破英国的封锁,经日德兰半岛返回德国。”方彦说道。

    伯梅皱眉道:“可是这个问题根本无法解决。我们的损管士兵都尽了全力,但很多损伤都不是在航行状态下能够修复的。”方彦点头道:“战舰的损伤的确是没有办法在目前修复。不过,在德国本土之外,却是有一个港口可以让她们暂时栖身,从而让舰队甩开这个包袱。”方彦将海图翻到几乎从未有人注视过的东方,而后在北极圈内轻轻一点,吐气出声道:“俄国,摩尔曼斯克。”

    “根据威廉港在9月7日来的电报,德意志已经同苏俄秘密结盟,如果情况需要,潜艇可以前往摩尔曼斯克进行加油和物资补充。既然潜艇都能去,战舰俄国人应该也会接待。”方彦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意,似是有些不甘愿,然而他很快就权衡了这么做的得失利弊,心中也随之渐转坚定。虽然自己这么做,必然会让德国再被苏联宰上一笔,但横竖德国都已经在之前瓜分东欧的谈判桌上被斯大林狠敲了好几笔竹杠,也就不差这么一点了。相比于能保住一艘宝贵的航母,方彦觉得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完全可以接受。

    “这件事情涉及到两国政治,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如果真的有这个必要,我也必须先请示海军总部。”伯梅肃然道。方彦皱了皱眉,心道主动拍电报岂不是要暴露舰队的位置,然而当他看到航母甲板上系留的轰炸机的时候,一缕释然的微笑便悄然浮现在了他的嘴角。(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