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29章 东欧开源
    希特勒从厚厚的文件堆里翻出一个牛皮纸袋,而后将它摆在了办公桌前,里宾特洛甫目光所及,现这是由自己的外交部盖章签的文件。 当希特勒将里面的备忘录取出,里宾特洛甫的瞳孔忍不住微微收缩:这份文件赫然是今年3月24日德国与东欧小国罗马尼亚达成的贸易协议,而自己正是德国方面的签字者。

    “我的元,这份文件和当前德国面临的局势有又什么关联么?”看到希特勒那张又恢复了怡然自得的微笑脸颜,里宾特洛甫云里雾里,完全不明白对方在打什么算盘。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的希特勒喝了一口白开水,神色自若的说道:“欧洲虽然只是德意志、不列颠、法兰西、苏维埃等4个列强大国的主舞台,但东南欧的小国们,也都是这台歌剧中不可缺少的演员。现在该轮到他们出场了。”

    过了片刻,里宾特洛甫仍是满脸的迷茫与疑惑;见此情形的希特勒忍不住在心底泛起了几分愠恼和不满,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极难觉察的轻蔑之色。不过很快的,希特勒的心念就恢复了平常。当初他之所以会用浅薄平庸的里宾特洛甫换掉前任外交部长纽赖特,正是因为前者对纳粹主义的热忱、和对自己的俯听命,能够让外交部这个机构始终遵循他自己的意志来行动。因此,即便是里宾特洛甫在很多情况下才能不济、反应迟钝,希特勒也不会轻易动摇他的职务。

    “现在能够让我们减少被苏联人讹诈的办法,就要落在罗马尼亚人的身上。”希特勒耐住了性子,开始以党的领袖身份向面前的信徒狗腿子简单解释道,“罗马尼亚一直以来就害怕德意志,同时也对苏联心存恐惧,这次德苏两国共同瓜分了波兰,必将在他们心中造成远远大于3月17日的剧烈冲击,令其再也不敢对德意志有任何的悖逆之心。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向他们提出各种要求了。”

    里宾特洛甫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盯着希特勒手中那份自己在半年多前亲手签署的协议文件,目露精光的说道:“我们可以用贸易合作的名义,逼迫罗马尼亚人再和我们签署一个经济条约。而为了抵御苏联这个庞然巨物,罗马尼亚只能向我们讨好求助,因为英法已经根本管不了他们的死活了。这样一来,德意志就能以极小的代价获得石油和各种农产品,从而减小对苏联进口的依赖程度。”

    “除了压低罗马尼亚的原料价格之外,我们在支付方式上也可以做出改变。”希特勒不紧不慢的说着,轻描淡写间便勾勒出了一幅令人期待神往的蓝图,“根据国防军掌握的情报,罗马尼亚军队非常缺乏重武器和机械化装备。他们主力师的炮兵火力只有我军的一半,装甲部队更是规模极小,而我军在波兰战场上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完全可以把这些我们用不到的东西去和罗马尼亚人交易。罗马尼亚曾长期与法国交好,波兰军队使用的法制装备,正好能与他们的工业后勤体系相契合。即便是我们不威胁他们,罗马尼亚人也会很乐意的购买这批武器。”

    里宾特洛甫连连点头,心中对希特勒的钦佩已经如莱茵河水般连绵涌出。他双目中光芒熠熠,拍着胸脯说道:“请放心吧。如果我不能让罗马尼亚人以两倍以上的市价买下这批装备,我也就不回柏林来见您了。”

    “这件事情就交给您了。”希特勒平静地说道。虽然面前之人是一个在国社党内和政府官员中都不被人信重的浅薄角色,但对于自己交代的这类已经指定了方向的事情,他还是能够有效完成的。吩咐完这件事后,希特勒便有心送客,而依靠恭顺知节上位的里宾特洛甫显然是察言观色的能手,看到希特勒眼眸中的认真之情渐渐散去,随即便非常识趣躬身站起,准备就此告辞。

    “笃笃。”厚重的紫木房门忽然被毫无征兆的轻声敲响,希特勒微微一怔,原本准备伸出的右手缩了回去,注意力也投到了向两侧打开的大门中央。让他感到错愕的是,一袭深蓝色军装的海军司令雷德尔竟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对方右手斜举元帅权杖,向自己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传统礼节。

    “元帅阁下,您今晚怎么突然就到总理府来了?”看到雷德尔那张肃然平静的脸颜,希特勒心中充满了疑惑。虽然根据自己在9月1日下达的命令,6海军总司令和最高统帅部长官在战时均可以不经通报、无视时间,直接找上他本人,然而严谨守序的雷德尔却始终恪守着下属的规矩,从未使用过这一权力。想到这里,希特勒心中竟有些莫名的紧张,难道是那支远征北大西洋的主力舰队出了什么变故,才导致雷德尔这般匆忙的来向自己报告情况?

    雷德尔现站立在房间内的里宾特洛甫,眼眸中登时露出惊喜之色,道:“部长先生能在这里真是太好了,这件事情正好也需要您的帮助。我们的远洋舰队刚刚回电报,准备让1艘轻型航母和2艘重巡洋舰前往苏联港口摩尔曼斯克进行维修;为了能让苏联人同意接纳这些军舰,我恳请外交部能够全力相助。”

    听得不是主力战舰沉没的坏消息,希特勒心中悄然松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就眉头皱起,对雷德尔提出的这个前所未有的请求感到了十分的困惑和犹疑。说起来,希特勒虽然十分青睐于威武雄壮的海军战舰,但在西线打了4年堑壕战的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6地生物,对海军的理解认知始终停留在浅层表面。他将求知的目光投向海军元帅,示意对方能向自己简单解释,而雷德尔也意识到了希特勒对这个问题的陌生,当即便将其中的缘由简明扼要的陈述了一遍。

    “……摩尔曼斯克虽然偏远,但却是苏联北方舰队的基地所在;古拉格营的奴隶在冰雪冻土上开凿了一座过25o米长的大型干船坞,完全可以容纳我们的轻型航母入坞维修。”雷德尔思绪清晰的说着,显然是早就对这些信息了如指掌,“现在德国已经和苏联直接接壤,维修军舰所需要的工人和零件,我们都可以通过6路用火车运到摩尔曼斯克去。用不了两个月时间,军舰的外伤就能修复,而重新拥有了高的她们,穿越挪威水道返回本土也是易如反掌。”

    希特勒静静地听着,深邃明亮的眼眸不时扫过墙壁上那张已经是焕然一新的欧洲地图。正如雷德尔所言,只要己方舰队能够从大西洋返回挪威海,那么前往高纬度的摩尔曼斯克就不会有任何阻碍。而这座距离德国本土足有2千多公里的苏联港口虽然地处极北,但却是北欧罕见的终年不冻港;假使战舰在12月份的隆冬修好,也完全可以立即出海、向南返回,不会让德国海军等待太长时间。因此,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只剩下了苏联人的态度,只要这群俄国伊万们能行个方便,整个行动就都能按部就班的顺利实施开来。

    “大型战舰的存亡将直接关系到海上战争的胜败。既然现在有这么一座安全的港口可以使用,我们就没有理由要让已经受伤的船只去冒风险。里宾特洛甫先生,和苏联人交涉的事情就要委托给您了。”希特勒缓缓开口,声音坚定而清晰地宣告了自己的意志。呆站在一旁的里宾特洛甫心中苦,看向雷德尔的目光中满是哀怨和怼怒,然而当希特勒目光向他扫来时,里宾特洛甫却是条件反射似的收起了全部的心思,在谦卑的鞠躬中恭声称是。

    “如果苏联人借机索要战略物资,海军应当做出相应的付出。”希特勒又是一句不容置喙的话语,登时让心中暗爽的雷德尔面色一僵,刚刚收获的喜悦转瞬间散去了七七八八。他原本以为只需要外交部出面就能解决全部问题,却没料想自己竟然也要为之出血,以满足苏联人的饕餮贪欲。然而面对希特勒严肃的眼神,雷德尔涌到嘴边的争辩言语也同样只能全部吞回了腹中。

    自从希特勒执掌权力开始,雷德尔就深刻明白自己与希特勒那推心置腹的良好关系背后,隐藏着的是二人在政治立场上的迥然两异。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身为海军司令的雷德尔始终坚定地捍卫海军的独立性,旗帜鲜明的反对任何党派政治势力渗透到海军之内。即便是在希特勒大权独揽、声望如日中天的今天,德国海军在雷德尔的提领下依旧没有一个国社党员。为了消除希特勒的不满和敌意,雷德尔一直都对他执礼甚恭,并在诸如收复莱茵兰、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等重大军事决断中始终坚定站在希特勒一方。只要事情没有越过他的底线,雷德尔出于大局考虑,都会选择服从元的命令。(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