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34章 集权帝国
    时值深秋,地处北寒带的摩尔曼斯克每天只有极短的白昼,是以下午4时刚过,橘红色的太阳就已经完全沉落到了西方地平线下。网港口内亮起了点点灯火,驱散了从四面八方逼近的黑暗,如果此时能有卫星从高空轨道向下俯瞰,便可以看到这座港口是苏联西北方近千公里内的唯一光亮。

    方彦站在窗口跟前,面带轻松之色的看着已经进入干船坞的布吕歇尔号航空母舰。虽然她的型深比战列舰还要高大,整个舰体便宛若浮岛山丘一般,不过由于她没有如后者那样的巍峨上层建筑,因此其整体高度仍然在船坞两侧起重吊车的处理范围之中。此时厚重的坞门已经关上,四台大功率主抽水泵正在轰鸣震动中不停地抽着船坞内的积水,预计再有三四个小时,干船坞内的海水就会被排尽,那时布吕歇尔号就能得到真正的维修了。

    与此同时,另2个稍小的船台也在德**官的指挥下完成了龙骨墩和边墩的铺设,以适合即将入坞的德国柯尼斯堡级重巡的水下线型。这是战舰入坞前所必须要做的工作,否则一旦海水抽尽,底部呈圆弧形的巡洋舰船壳就会直接与坚硬的坞底接触;届时全舰8、9千吨的重量都将压到一小片区域上,轻则导致承力结构扭曲,重则直接折断龙骨。不过,只要把用于支撑船体重量的墩块准确安放完毕,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简单:只需开启坞门放入海水,便可将船随之拖入。

    “长官,苏联人邀请您去赴宴了。”一名和方彦年纪相仿的德国中尉敲门进入休息室,向站在窗前的方彦说道。方彦闻言一愣,似是没想到这场饭局竟然这么早的就拉开了序幕。他从窗外收回目光,点了点头,跟随中尉朝楼下走去。

    寒风吹舞,空气中弥漫着属于海洋的潮湿和微微的咸苦。白天和方彦有过许多交流的港口警备司令叶夫根尼竟然就在楼下等候,在他的带路下,方彦等人很快就来到了港口司令部的后园深处。过不多时,一栋占地颇广的二层建筑便出现在方彦眼前。而令方彦感到惊异的是,这幢楼房虽然地处港口司令部的围墙之内,但它那华贵绮丽的巴洛克式风格,却与军队的肃杀威严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叶夫根尼上前一步,神色自若地将厚实的大门推开;片刻之间,方彦忍不住瞳孔微缩,而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尉官更是出了倒吸凉气的震惊之声。

    地板莹亮幽绿,墙壁熠熠晶红,高大开阔的房间内窗花精致,馏金錾刻细腻无比,在白净光芒照耀下显得耀眼夺目,金碧辉煌。正面墙壁上悬挂有两幅巨大的油画肖像,一人削瘦秃顶、一人髭胡福,正是苏联的两代领袖列宁和斯大林。巨大的琉璃吊灯从8米高的穹顶天花板垂至半空,宛若银色玫瑰斑斓盛放;灿烂纯净的光芒便是由它散开来,将整个大厅都映照成了一片华美瑰丽的海洋。

    饶是方彦没少出入自己岳父老齐亚诺的顶级别墅,此刻仍是被这座房间的豪华奢靡给惊住了。方彦粗略估计,光是这幢建筑的内部装饰,只怕至少都要花去上百万美元,比他岳父家的气魄都不遑多让。一时间,方彦竟有种身处梦幻似的错觉,仿佛这里不是极北苦寒的摩尔曼斯克,而是进入了富丽豪贵的米兰王宫。

    “上校先生,这里曾经是沙皇的行宫么?”方彦试探性地开口询问,神情中满是难以理解的困惑。这种情况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毕竟摩尔曼斯克乃是荒凉偏僻的化外区域,绝非是像黑海之滨那样避暑度假的休闲良地。当年连摩尔曼斯克通往内地的铁路都还没有修通,又有谁会吃饱了撑的来这么个鬼地方?

    听得翻译的转述,叶夫根尼笑着摇了摇头,骄傲地说道:“这幢建筑是在1933年初建成的。当时波澜壮阔的白海-波罗的海运河即将贯通,北方舰队军港的扩建工程也进入尾声,为了迎接敬爱的慈父斯大林同志的视察和指导工作,二十万劳动大军以炽烈至诚的热情,在短短两个月内就修建起了这幢用于表彰功勋人员的礼堂建筑。之后每当有庆典活动,北方舰队和内务部的校级以上军官都会在这里举行庆祝。今天我们在这里接待贵方人员,是最适合的地方了。”

    方彦礼貌地微笑道谢,心中却是翻起了澎湃巨浪。他猛然意识到,自己此刻站在的正是全世界最为****恐怖的苏联国土上。虽然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仍然是那个粗犷的战斗民族,但他们的灵魂却与敬畏上帝、尊奉人权的欧洲普世观念彻底割离;尤其是在经过“大清洗”的浩劫之后,苏联军民的********更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畸变。他们将领袖视作绝对正确的灿烂辰星,并已经习惯于用各种矫情姿态和社会资源来歌功颂德,全力逢迎。原本方彦对这种独特社会的认知还停留在耳闻的表面,现在,他却是身临其中,亲眼所见了。

    房间内温暖如春,和外面寒冷漆黑的北极冬夜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十几名苏联高级军官正聚集在大厅里谈笑风生,看到大门被打开,都把注意力转到了方彦这边。面对一道道或友好、或平淡、或冷冽的目光,方彦心中古井无波,这种局面他少说都经历了上百次,普通的杂鱼早已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中校先生,我们的人都已经到齐,就等您前来了。”白天和方彦有过一面之缘的年轻中将瓦连京,此刻正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尽管瓦连京已经掩饰得相当好,但方彦仍是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那份明显是刻意营造出来的热情。方彦不动声色的和面前的苏联人虚以委蛇,心中对他们的打算愈好奇,从目前的架势来看,苏联人必然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同志们。”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却是年逾五旬的内务委员部中校奥列格开口了。片刻间,刚才还嘈杂一片的主宴会厅当即安静了下来,就连瓦连京也止住了和方彦交流感情的话语,目光肃然地注视着那个军衔比他低了整整一个大阶位的老头。方彦暗暗观察着这一切,心中对自己的判断再无怀疑。苏联红海军果然也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大清洗,骨干军官阶层几乎全部换血;而奥列格背后的人民内务委员部,正是在其中扮演了凶残血腥的刽子手的角色。

    奥列格满意地看着安静下来的大厅,再度开口道:“今天,我们在这里宴请远道而来的亲密德国盟友,这充分彰显了社会主义革命战友之间用信仰和鲜血凝成的牢不可破的坚固情谊,是合作的宴会,是胜利的宴会……”一连串话语如炒豆子般从他的口中吐出,那连贯无比的语句套路,至少都有十年以上的功夫。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彦渐渐有些不耐烦,眼前的内务部中校竟然还没有结束他的教条式言,而现在距离方彦进入宴会厅已经有4o分钟的时间了。其长篇大论,滔滔不绝,让人几欲抓狂,恨不能立即大吼一声打断这种******的精神折磨。然而苏联军官们却都双眸放光,似乎听得津津有味,也不知他们是真被洗了脑,还是被迫做出这番姿态、以避免遭致祸端。方彦终于明白这场晚宴为什么会在下午4时就拉开序幕,原来是要为政治训导留出足够多的时间。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奥列格的声音还在永无止境地回响。忍无可忍的方彦暗示身旁的翻译官闭嘴,来个听不懂为净,果然感觉脑中清明了太多。他心中长舒了口气,同时忍不住对远在柏林的希特勒产生出了真挚的愧意:和苏联内务部的人相比,希特勒那同样喋喋不休的理论说教,竟如同是和风细雨的天籁仙音!

    不知过了多久,神游天外的方彦忽然听到奥列格的语气骤转激昂,他以为对方说了什么重要的话,连忙示意翻译官继续履行使命。很快的,他就听懂了奥列格的话语:“……慈父领袖斯大林同志,天才般的将苏联红海军建设成了社会主义的钢铁堡垒,为我们的军民带来了无尽的荣光。我们铭感于慈父领袖的天大恩情,世世代代都要向他誓死效忠。伟大的人类星辰斯大林同志,乌拉(万岁)!”

    “乌拉!”奥列格话音刚落,大厅内陡然爆出了好似春洪山崩、而又整齐划一的震耳欢呼声。包括奥列格本人和翻译官在内,所有苏联人尽皆高举双手,状若癫狂的向墙壁上的巨幅斯大林画像激动欢呼。看到这些苏联人仿佛脚底装了弹簧,不知疲倦地反复跳起、竭力向领袖赞美的情形,几名随行的德国尉官目瞪口呆;方彦看在眼里,心中忽然对这些苏联人产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怜悯和同情。(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