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35章 集权帝国(2)
    下午6时,摩尔曼斯克港口司令部里的欢迎晚宴终于姗姗来迟。网

    方彦坐在餐桌跟前,奋力用刀叉消灭着盘中的食物;与这幢礼堂建筑的富丽辉煌相似,苏联人的食品也尽是珍馐佳肴、龙肝凤脯,这让在船上呆了一个多月的方彦忍不住食指大动。两份嫩滑鲜美的烤牛排下肚之后,之前被苏联人的形式主义折磨得焦头烂额的方彦,也感觉不到那份焦躁和郁闷了。口中塞满鸡肉卷的方彦暗自决定,今天一定要在餐桌上尽可能多的消耗苏联人的食物。

    抱着这种久违了的顽劣心态,不打算喝酒的方彦也偷偷开了一瓶白兰地。他用眼角余光向瓶颈瞄去,现这竟然是1915年出产的陈酿,距今已有二十多年时间了。方彦心中一阵窃喜,暗道价值一名俄国工人辛勤劳作两个月的财富就这样毁在了自己的手里。这种给敌国放血的感觉简直好极了。然而片刻之后,方彦的笑容却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那些负责上菜的将军亲卫们不知从哪里搬来了六七个大箱子。在这些木箱当中,整整齐齐的排满了和方彦手中这瓶酒一模一样的精制白兰地,以及大量晶莹剔透的优质伏特加。

    眼见瓦连京等高级军官轻车熟路的用双手将四个酒瓶提到桌面上,方彦忍不住暗自咋舌。他现自己竟然忽略了毛子本身的战斗力,战斗民族从小就是喝酒精长大的,在这个场面上起到的作用远比自己大太多了。而接下来生的一幕也证实了方彦的想法,这群毛子军官就是在把伏特加等各色酒类当水喝。过不多时,餐桌上就到处都是四面乱滚的空瓶子,几名上了劲头的苏联军官更是直接划起了行酒令,浑然将宴会桌当成了他们放浪形骸的私人包间。

    在将自己的胃撑饱之后,方彦便准备起身告辞,然而脸已经红的像猴子屁股的港口警备司令叶夫根尼却晃悠悠地叫住了他,请方彦暂时跟随警卫到他的办公室少歇。神志始终保持清醒的方彦明白,这几个苏联高级军官终于是要对自己说一些事情了。方彦点了点头,裹上厚实的大衣向门口走去,临行前他转头看了一眼杯盘狼藉的宽大餐桌,已是无法估计这顿晚宴的具体花销了。

    这就是没有剥削的幸福家园苏维埃么?方彦心中暗暗冷笑。这种绝对集权产生出的体制**,比帝俄时期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有着“硕鼠”之称的沙俄6军大臣苏克霍利姆诺夫,在他的6年任期内也不过向银行内存入了7o万卢布,不足其27万卢布俸金的3倍。现在的苏联官员固然很少再有直接的灰色来源,但他们利用特权地位、和掌握的职权获得的享受,又何止自己薪水的数倍?

    实际上,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了国社党统治下的德国。元办公室主任马丁-鲍曼公然向各大企业家索贿,并利用所得资金在贝希斯特加登为希特勒修建私人别墅、同时给国防军高级将领放元私人津贴的行为,便是权力**的最典型事例。连一向生活简单朴素、对金钱没有偏执追求的希特勒,都无法狠下心来斩断这条与自己有关的利益链,国社党内的其他高官就更不必提了。

    当前,凡是手中有权的国社党官员,几乎都把手伸进了国家财富的金库当中捞得盆满钵满。虽然方彦近年来为了自己的仕途晋升,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对家族产业投入过多的关注,但他也可以百分百的断定,从1936年9月起担任德国四年经济计划总负责人的叔叔******,必然在这3年任期内攒下了数不尽的马克。原因无他,这个职位的权力实在太大,只需随便润润手,便能挣回一座金山来!

    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能知道国社党这个趴在德国人民身上的寄生虫,究竟吸走了多少血肉。不过,从15oo万德国工人每天起早贪黑努力工作,却只能挣得勉强够全家人吃饭的钱这一点来看,便也足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之所以德国民众还没有对现状表示不满,完全是因为1929~1933年世界经济危机对德国的摧残实在太过强烈;绝大多数人都体会过长期挨饿的滋味,因此对当前有饱饭吃的稳定社会分外珍惜。

    此外,便是纳粹党成功转移了国内的矛盾视线,利用民族主义和复仇主义的鲜艳大旗,号召德国人民做出牺牲。而希特勒这个不世出的天才也的确不负众望,通过一连串外交扩张的胜利,直接将德国民众心中久久压抑的爱国激情彻底点爆,并让他们切实感受到了自己辛勤劳动的价值所在。

    夜风习习,扑面而来的寒意登时将方彦从沉思中刺激惊醒。他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默默裹紧了身上的大衣。自己又不是柏林总理府内的政府要员,考虑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退一步说,即便是自己今后真的有一天能掌握重权,可自己家族就是权力**的体制内最顶级的那几个成员,他又能够怎么办?

    “理想的乌托邦式社会,在现阶段果然是不可能存在的啊……”方彦低语道。

    摩尔曼斯克港口警备司令的办公室,倒是和那间豪华礼堂迥然不同。其整体陈设简约严肃,总算有了几分红色军队的庄重姿容。唯一让方彦感到膈应的,便是他又在墙壁上看到了两名苏联领袖的肖像。这二人的灵堂简直无处不在,如此矫情做作的行为,与辩证唯物主义的马克思理论哲学根本就是南辕北辙!

    “中校先生也对我们苏维埃的伟大领袖心怀敬仰么?”一句英语忽然在房间内响起。方彦转头看去,却见是苏联北海舰队司令瓦连京从门口走了进来。方彦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也用英语回应道:“原来将军并不只会说俄语,看来我们可以单独交流了。叶夫根尼上校呢,他没有跟您一起前来么?”

    “他现在正在礼堂内进行宴会的收尾工作。”听得方彦的问询,瓦连京竟是没有丝毫隐瞒,直接就把自家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向眼前这名今天才认识的德**官尽数道来,“像今天这样的高规格宴会,通常只有在新年、十月革命纪念日、以及领袖诞辰这样的大庆节日,才会被党组织认可举办。这次贵国舰队到访,让我们获得了一个堂堂地举办最高规格晚宴的宝贵机会。同志们在这片荒凉的北方服役实在清苦,自然就需要借这次晚宴截留一些物资,用于补贴日常开销了。”

    瓦连京说得很慢,整个过程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方彦的脸颜。这番话语正是他用来试探面前德**官的问路石,如果对方能够上道,那么接下来自己与对方之间才有的谈。虽然瓦连京知道德**人都是一群刻板刚直、脑子里缺根筋的顽固化石,对这类见不得人的勾当极有可能会立即翻脸拒绝;但在成功之后的巨大利益诱惑下,他还是选择了亲自出马进行尝试。

    方彦挑了挑英长的剑眉,拥有两世灵魂的他焉能不清楚面前的苏联军官打的是什么算盘?他暗暗叹了口气,同时心中感慨不已:虽然西伯利亚大地上换了个政权,但俄**队内的蛀虫们依然生存了下来。而随着国家实力的恢复,他们也出现了逐渐壮大的趋势。难道说,这就是一个民族难以更改的本性?

    过了半晌,眼见方彦脸上竟然没有露出反感厌恶的神色,瓦连京不禁大喜过望。他再难掩饰内心的喜悦,微笑道:“当然,我们是不会忘记创造了这次宴会机遇的贵方人员的。我已经让卫兵以晚宴花费的名义,到仓库领了两瓶最珍贵的1865年制葡萄酒,算是我赠送给您的私人礼品。”说到这里,瓦连京似是生怕面前的德国佬不识货,当即补充道:“这是从法国进口的奢侈品,市面价格能有两千美元。现在法国正与贵国交战,相信它们的价值在贵国还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方彦眼中异色闪烁,暗道这帮俄国人还真是擅长行贿:其赠送的东西不仅小巧易于隐藏,就连走私之后的奇货可居都考虑到了。虽然方彦根本不缺这点零花钱来养家,但他还是决定老实不客气的收下来:反正都是毛子送的东西,不要就会便宜苏联人了。至于说俄国人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东西,主动权则完全在自己这边,只要不留下把柄,苏联人就根本威胁不到远在德国的自己。

    一念至此,方彦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颇为失礼地开始翻找办公桌上的文件,并很快从中抽出了一沓用来临时做笔记的稿纸。看到不远处那焰火熊熊的壁炉,方彦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随即拿起一支水笔,开始在纸上奋笔疾书了起来。(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