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36章 黑幕交易
    瓦连京一声不吭地看着方彦递过来的稿纸,眼眸中有阴沉之色悄然闪烁。〔<〔 [(网

    根据瓦连京的部署,这座房间内已经被装上了窃听器。二人的每一句交谈都会被记录下来,并作为瓦连京手中关键性的反制底牌。如果这名德**官敢在收了好处之后玩两面三刀的把戏,对瓦连京的要求推诿拖延或是拒不执行,那么瓦连京就能用这份录音证据威胁对方,逼迫其乖乖就范。然而令瓦连京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德**官虽然年岁不大,但却好似老练的间谍一般谨慎:这招用笔交流的方式,直接就让自己的如意算盘全数化为了泡影。且不说对方已经摆明了要把这些纸张阅后即焚的态度,就算瓦连京把这些稿纸强行保留下来,但光凭上面的英文语句,也根本无法坐实一名德**官的犯罪证据!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在没有得到明确答复之前,瓦连京也就自然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了。他不情不愿地从办公桌上摸了一支笔,开始在方彦留言的下方空白处刷刷书写。在钢笔划过纸面的摩擦声响中,张稿纸很快就被字母全部填满,而方彦也从这其中得知了苏联人蓄谋已久的打算。

    原来,虽然摩尔曼斯克的战略地位在克里姆林宫眼中不断提升,但这座港口的海上贸易量,却并没有随着舰队和基地的大力展而得到任何增加。毕竟这里的位置实在太过偏远,外来商船不仅要绕过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穿过风高浪急的北角航线才能抵达;而卸下的货物还需要用火车进行一次近2ooo公里长途的转运,才能抵达以莫斯科为代表的苏联腹心,总运输成本简直高得惊人。即便是在冬季,外来商船也会选择南方的黑海作为目的地。尽管军舰通过达达尼尔海峡会受到诸多限制,但民船却向来都是畅行无阻!

    摩尔曼斯克商运凋敝,瓦连京等高级军官自然也就鲜有利益可图了。看到喀琅施塔得、塞瓦斯托波尔等地方的同僚们一个个捞得昏天黑地,自己却只能在每年寥寥几场宴会上挣点外快零嘴,瓦连京就感到强烈的不甘和委屈。然而这番现状却是他难以更改的:毕竟摩尔曼斯克终年就没有几条外国船只到来,就算是瓦连京想要以权谋私,也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代理人。

    正因如此,当德国舰队到来之后,瓦连京才会将其视为改变现状的一次难得的契机。如果能搭上德国海军这条线,在摩尔曼斯克和某个德国港口之间建立起海上走私通道的话,那么自己就也能够攒下不输于其他同僚的丰厚家底,并过上如国王般幸福的生活了。虽然德国方面派来的交涉代表无论是年龄还是职位,都与瓦连京理想当中的走私合伙人相差甚远,但已是饥不择食的瓦连京,依旧选择了将方彦作为突破口。在瓦连京看来,既然方彦能够代表德国舰队来与自己会谈,其地位便必然不是普通的中校;只要自己能够把他打通,那么就有望以他为跳板,与德国海军的高层实权人物展开真正的谈判接触。

    面对这群胃口大得出奇的苏联人,方彦不禁又是流汗又是好笑。自己会不会促成这种有损德国利益的事情尚且不论,光是雷德尔执掌下的德国海军,就绝不可能出现军人兼职走私的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如果说现在已经全面国社党化的德国还有哪里是正直廉洁的净土的话,那么就非德国海军莫属:除了严格的纪律之外,那股以荣耀和忠诚作为官兵最高追求的军事文化,也是今天的“德意志战争海军”能够在国社党统治下的德国出淤泥而不染的重要原因!

    收敛心绪,方彦便准备径直拒绝苏联人的要求。然而看到瓦连京那张貌似平静、但却难掩期待之情的脸颜,心中微动的方彦却又有了另一层考虑。自己固然不会把德国的利益出卖给苏联人,但却可以让苏联人把他们的国家利益出卖给德国;只要能给出足够的报酬,这群侵吞国家财产成性的家伙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很抱歉,将军阁下,以德意志海军当前的情况,任何个人主导的走私都不可能会有生存的环境。”方彦在新的一页稿纸上快书写着,之前那张记满了他们交流语句的纸张已经被扔进了火炉里面,“不过,我却非常乐意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帮助您和德意志海军之间达成联络。贵方有很多东西都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果您敢于去做,相信我们之间一定会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看着方彦递来的纸片,瓦连京的心中不禁颤动了一下。他才不管自己的合作对象是个人权贵、还是国家组织,只要能有利可图,即便是魔鬼也能和它做生意!想到自己的“清苦”生涯总算看到了一丝改变的曙光,瓦连京竟有一种想要跪地感谢上帝的激动。一时间,瓦连京连面前青年只是中校的身份也忘记了,当即动笔写下了心中的急迫:“那么,贵方需要我方提供些什么呢?”

    “用于军舰航行的重油。贵国北方舰队拥有3艘大型战舰和6艘新锐驱逐舰,日常出海训练的燃料消耗量至少是以万吨为单位,这些重油就这么白白被消耗实在太可惜了。如果将军您愿意与我们合作,那么下次出海时,您只需要把这些燃料卖给我们,然后找个偏僻的海域原地停上几天,等到时间差不多之后再返航、报告训练完成就可以了。谁也不知道这些燃油是烧了还是没烧,就连烧得多或是烧得少,不也是您一句话的事情么?”方彦毫无节操地向瓦连京循循善诱写道。

    “妙啊!”瓦连京猛然一拍大腿,双眸中绽放开了前所未有的惊喜之色。他完全没想到,眼前的异国青年竟然向他提出了一个极富可行性的策略;只要这个方法能够实施,那么自己必将收获海量的卢布,几辈子都挥霍不尽了!

    “只是贵国舰队中应该还有政治委员的存在。据我所知,贵国政治委员的权力还要大于军队指挥官,如果您想要和我们达成这笔生意,那么还需要把这个党的监军给拉拢过来。”方彦补充写道。瓦连京嘿然一笑,其写下的语句让方彦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到有些不寒而栗:“您请放心。我本来就是北方舰队的政治委员。由于胜利的大肃反运动挖出了包括前舰队司令、前舰队参谋长、以及各个舰长在内的一干隐藏在革命队伍中的叛徒,因此党才让我兼任了这个舰队司令。另外,内务部的奥列格中校,和港口警备司令叶夫根尼上校都会支持我,因此您完全不用担心我在这里的行动会受到掣肘。”

    方彦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境,随即便未雨绸缪的向苏联人提出了条件:这些燃油必须是以低于市场的折扣价向德国海军出售,否则交易将不可能达成。对于这点,瓦连京自是满口应承:自己做的乃是无本生意,如果不让德国人赚一些的话,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更何况,除了德国海军之外,北方舰队周边也没有哪家势力能够吃下这么多的舰用重油燃料,薄利多销才是利益最大化的明智选择。

    “就让我们之间的合作与友谊,从燃料转让开始吧。”方彦在稿纸上写下了最后的结束语,神情间露出了几分惬意和欣喜。虽然这次自己是不折不扣的节外生枝、越权行事,但这么做所带来的好处也是极为可观的:如果德国海军能以廉价购买到舰队出航所需的大批燃料,对海军乃至整个德国的战时石油配给,都将起到相当程度的缓解作用。就算再过不济,这场交易也能为德国省下一笔财富:要知道现在德国的所有石油,都是花大价钱从意大利、罗马尼亚、和苏联买来的;原本只需12~13美元就能买到一吨,现在就连意大利都奇货可居的涨到了15美元。如果苏联人贪得够狠的话,一年就能为德国送来2o万吨重油,看在这份实实在在的利益的份上,方彦也有把握免去海军高层对自己擅自行动的实际追究。

    瓦连京满面笑容地伸出右手,和眼前的青年紧紧相握。这是一桩对双方都有大有获利的交易,最后能达成协议也几乎是板上钉钉了。此刻,瓦连京最开始对眼前青年的愠恼之意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热情与感激,不过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在具体交易手段的问题上又与方彦进行了一番磋商。

    “布罗姆中校,我比你大4岁,就厚颜在你面前称一声大哥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只管找大哥,在整个巴伦支海和白海区域,大哥都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瓦连京不断拍着方彦的肩膀,满是自来熟的说道。然而让瓦连京有些尴尬的是,这名青年似是误解了自己这番礼节性的客套;只见他面露惊喜之色,道:“这真是太好了,现在还真的有一件事情需要您的帮助。”(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