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39章 归途
    白浪翻飞,汽笛鸣响,在岸上人员的惊呼声中,齐柏林伯爵号航空母舰那山岳般的庞大身躯,终于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缓缓驶进了苏联军港。?

    从码头上抬头望去,只见灰色的钢铁舰体如同破海而出的长堤大坝,巍然横截汪洋;人站在下方,完全就像是巨象脚下的蝼蚁,根本不值一提。27o米全长和56米最大飞行甲板宽度,使得她成为了当前这个星球上外观体积最大的军舰,即便是苏联人的伏龙芝号战列舰,和她并排停泊也完全沦为了衬托品。

    “布罗姆中校,您这就准备要返回军舰了么?”苏联北方舰队司令瓦连京中将神情复杂地向方彦开口,心中满是不甘和焦虑的意味。在过去一天多的时间里,自己竟然没有从这名德国青年身上得到任何把柄;对方的谨慎细致远远出了他的年龄,让自己的几次志在必得的录音和偷拍都化为了泡影。而对于瓦连京来说,有关方彦的黑材料是他和叶夫根尼等人所迫切需要弄到的。否则一旦方彦返回德国之后,对之前他们谈的那些交易阳奉阴违、甚至拒不认账的话,那么隔着迢迢数千公里的距离,瓦连京等人根本无法对其做出任何的回击。

    “再有一艘大型航母,我方舰队的油料补给工作就完成了。现在旗舰已经进港,因此我必须要返回岗位之上。”方彦语气严肃地说道。看到眼前几名苏联军官那笑容中隐含的纠结,仍然需要利用这些人的方彦温言安抚道:“几位请放心。我们德意志最看重的就是契约,既然合同已经签订,那么我就一定会支付这笔资金。更何况,除了你们几位之外,我也很难再找到第二个能以这么低廉的价格售卖武器的货源。因此先生们完全不用担心我的信誉。”

    听得方彦的保证,几名苏联军官的心绪都为之舒缓了一些。不过,这其中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刚才这名青年似乎有说到自家卖的武器价格忒便宜了,他是一定会拿着美元找上门来购买的。几个从未接触过商战心机的颟顸毛熊思绪混乱的在原地站着,一时间竟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大赚了一笔,还是被这个狡猾的青年资本家后裔给诓骗了财富去。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方彦已经站到了那艘大型航母的舷梯上,并向他们微笑着挥手道别了。

    “我们应该是赚了吧?”看到方彦的身影消失在六层楼高的飞行甲板上,瓦连京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年轻的叶夫根尼用力点了点头,道:“既然他这么说,这笔金钱的到位就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圣母玛利亚在上,我竟然可以在这里面分到47万美元!要知道在这片荒凉的北方区域,我们平时截留下的军粮、陈酿等物资都很难换成真正的财富,经常一年到底还存不够1万美元。我现在要好好想想这座军港内还有什么东西是德国人需要的,如果能和他们达成长期的买卖合作,也不枉我在苏维埃军队里谋这么个一官半职了。”

    “两个蠢货。德国人都把肉吃了个干净,只留下一口汤给你们,你们居然还这样高兴!”奥列格毕竟是上了年岁的长者,昔年那份曾经在帝俄社会中混迹的经历,让他很快就从迷茫担忧中清醒了过来,毫不留情的对两人低骂道。尽管他的中校军衔在三人当中位处最低,可挨了喷的瓦连京和叶夫根尼却都不敢表露出丝毫忿郁之色,只得唯唯诺诺称是。然而过不多时,奥列格却缓缓摩挲起了自己的下巴,道:“不过,与他们合作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内务部已经无权处理反动分子的财产,抓人没有了过去拥有的经济利益;我再干不了几年就要退休,也该是在政治上安静下来,努力为后辈赚一笔财富的时候了。”

    方彦自是没有去关心苏联人的小算盘。他径直登上了舰桥,并来到了他所熟悉的航海指挥室里面。此时伯梅和霍夫曼二人不出意外的都在当中,后者正通过传音筒向各下属分队传达着一道道指令。见到方彦出现,伯梅赞许地向他点了点头。此番伤舰能得到妥善安置,同时舰队还能得到宝贵的燃油补给,提议来到摩尔曼斯克、并上岸进行交涉的方彦,绝对称得上是居功至伟。

    “约纳斯,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从波罗的海回国?”方彦还没来得及汇报自己在岸上的经历,伯梅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出言询问道。他把方彦唤到桌前,指着海图的右下角部位说道:“昨天我才从塞德利茨号那里知道,原来苏联人早就打通了白海和波罗的海。他们的船舶能够从列宁格勒直接穿过内6,抵达白海南端的白海城。现在白海的结冰期才刚刚开始,波罗的海更是完全没有封冻,如果我们能从苏联内6进入波罗的海,那么整个返航的路途将不会有任何风险。”

    方彦怔了一怔,脸上随即露出了无奈的苦笑,道:“将军,苏联人的确在1933年初就开通了白海~波罗的海运河。不过这条运河和我们的基尔运河相比,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工程。”

    “白海~波罗的海运河全长227km,其中19okm都是由苏联内6的天然湖泊与河道组成。由于苏联人没有对这些内6河流进行任何拓宽和加深,因此它们无法通过大型战舰。而即便是小型舰艇,能够通过这条运河的也十分有限,因为苏联人挖的那段37km长的人工水道,比起天然河道的通航指标还要不如。”

    方彦嘴角勾起一丝讥嘲,继续说道:“为了显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苏联官方仅给了白海运河工程2年的修建周期。然而193o年的苏联严重缺乏大型机械设备,开筑工程几乎完全依靠人力,这使得修建一条大型运河的希望更加成为了泡影。最后,通航的白海运河只有区区3.6米的水深,而它的船闸长度也只有135米,与基尔运河的11米水深和33o米船闸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驱逐舰,白海运河也不能保证通航,因此我们完全无法借道这条运河返回德国。”

    “水深3.6米?这恐怕连通行15oo吨的驱逐舰都很勉强吧?如此浅的河道开凿出来有什么意义?”伯梅惊愕难抑地说道。方彦耸了耸肩道:“这就是这个红色政权的特别之处了。只要能完成进度,并在全国营造出一片形势大好的模样,那么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做的。实际上,这条运河比计划日期还提前了4个月竣工,为负责开凿运河的官员赚足了政绩;然而参加工程的2o万古拉格劳改犯却有多达2.5万人非正常死亡,平均每1.5米航道就埋下了一具苦工的尸体。”

    “不久之后,苏联政府也知道自己干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于是,之前行的所有宣传白海运河的画报都被收了回去,电台和报纸也都对运河绝口不提。如果苏联人真的建成了一座可与基尔运河相媲美的运河,那么他们早就宣传得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了。”方彦补充说道。

    伯梅默然无语。片刻之后,他缓缓开口道:“看来我们还是只能穿越北海了。”

    船舶在港口内静止加油的度,显然要比在颠簸起伏的海面上快得多,莫约4个小时,计划中的25oo吨燃料就全部灌入了齐柏林号的油库当中。处于压火备用状态的锅炉立即恢复了正常运作,庞大如山的舰体开始缓缓向港外驶去。其姊妹舰艾科纳号随之进入了她刚才停靠的泊位,而这也是实施补给的最后一艘舰。

    午夜时分,艾科纳号同样庞大的身躯从码头内驶出,回归队列。德国舰队向苏联军港出了感谢和表示友谊的灯光信号,随即便朝着来时的航路折返而去。过35oo名德国官兵连同他们的战舰一道留在了摩尔曼斯克港内,他们将一直在军舰上呆着,直到战舰的损伤被彻底修复解决。

    尽管舰队阵容比来的时候又有缩水,但由于各舰的油舱又恢复了充盈,德军官兵士气高涨,对北角航线上的狂风怒浪充满了征服的渴望。一天之内,舰队便航行了近5oo海里,从寒风咆哮的北纬72度来到了北极圈外的挪威海盆中。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再有不到两天时间,这支舰队就能看到基尔运河上的白玉铁桥。

    “我们失踪了十几天,英国人应该想找到我们都想疯了吧?”眼见胜利已经在望,伯梅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如果以28节的高进行冲刺,纵贯北海只需要不到2o个小时。而在走到一半之后,就已经进入了德国海军s型鱼雷艇的活动半径了。此时英国对北海的掌控已经远远不如开战之初,德国海军空潜快的威胁,使得损兵折将的英国舰队几乎完全退出了北海东部。真正有风险的水域,只剩下了设得兰群岛以东那一百多海里的航道。(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