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41章 碾压
    炮声震耳,光焰如烟花叠爆,德英双方的驱逐舰旋即在6千米外展开了激烈的炮战。与战列舰巨炮那宛如攻城锤一般的重拳轰击不同,5英寸级别的火炮胜在射,只要火控找准了距离,紧接着的便是5秒钟一轮的密集弹幕。很快的,双方驱逐舰周围都变得水柱林立,而德国装甲驱凭借火控上的优势,在这场近距离的狗斗搏杀中率先取得了振奋人心的命中。

    “轰隆!”一128毫米炮弹宛若狂狮怒虎,重重撞在英国“亚香缇”号驱逐舰的后方上层建筑处,当其中的那具探照灯当即被炸得粉身碎骨,无数破片和着高温炙浪向四面八方纵横冲涌。而由于爆炸点后方十米开外就是战舰的3号双联装炮位,正在这里输弹开火的英国水兵登时遭到了毁灭性杀伤。不过眨眼间功夫,甲板上便惨叫迭起,血雨喷洒,所有炮手尽皆被弹片扫倒在了血泊之中;那些蠕动糜烂的肚肠内脏,让几名刚入伍的损管新兵登时被刺激得干呕狂吐!

    还没等英国水兵从生在3号炮位上的惨剧回过神来,德国装甲驱的第二波炮弹就已经如喧嚣暴雨般扑到了他们眼前。伴随着舰体的剧烈震动和晴空炸雷似的巨响,亚香缇号的尾区域又各自腾起了一团滚滚烈火和漆黑烟柱。其中命中舰艏的那枚炮弹在水线以上的水兵舱室爆炸,只是毁坏了住舱并引火灾,然而舰尾的情况却相当不乐观:这炮弹命中的是靠近水线的侧舷,3.5kg高能炸药的强劲威力在这里撕开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孔洞。海水毫不客气的向船内急剧奔涌,其湍急凶狂的流让英国损管队员几乎有一种天塌下来了的感受。

    “该死的火控部门,他们还没有找准目标的射击参数么?”看到己方炮弹又一次撞落在目标军舰的右前方,亚香缇号的舰长鲁比上尉忍不住跳踉怒吼道。当前自己与对方的火力同属8门5英寸等级,按理说不会有大的差别,然而现实却是德国人以极快的度就进入了效力射阶段,其火控水平几乎堪比轻巡洋舰!难道说12o毫米和128毫米这o.3英寸的火炮口径差距,竟会产生如此大的战场区别?

    鲁比上尉分神胡思乱想间,又是一炮弹霹雳般的命中了亚香缇号驱逐舰,舰体剧烈震抖,爆炸声仿佛要撕裂人的耳膜。让他感到庆幸的是,这炮弹命中的区域同样是属于非核心舱的舷侧船体,将食堂炸得一片狼藉。正当鲁比上尉咬咬牙,准备下令转向以规避敌舰炮火锁定的时候,一直用望远镜盯着敌舰的航海官忽然欢呼起来,声嘶力竭地叫道:“打中了,我们打中了!”

    鲁比心中一振,连忙抓起胸前的望远镜定睛看去:此刻双方距离不到6千米,德国驱逐舰那形似轻巡的轮廓已经可以清晰辨认。在对方靠近甲板的前部舷侧船体部位,果然有一团混杂着黑烟的橘红色火球正在熊熊燃烧,眼神极好的鲁比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甲板上那跑动的小点人影,而那显然是冒险救火的损管队!

    “就这么干!全舰立即转入效力射,只要我们能把这2艘德国驱逐舰打减,那么后续赶来的支援舰队就能像捏死臭虫那样,将这些万恶的德国战舰消灭!”鲁比握紧了拳头,大声说道,“同时出电报,向上级汇报这里的情况。这两艘从东北方向出现的德国驱逐舰不太可能是北海驶出的小分队,更像是一支大型舰队的前卫。我们要找的猎物很有可能就在这附近。”

    炮火轰鸣,弹雨交织,一条电报很快就从亚香缇号的桅杆天线射而出。鲁比强自按捺下可能被对方瞬间报销小命的恐惧,开始仔细观察起炮击的效果来。根据他的经验,驱逐舰之间的战斗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运气:因为双方都是毫无装甲的裸奔状态,只要有一方取得足够多的关键性命中,那么胜利的天平就会朝她倾斜。在林立的水柱中,鲁比忽然看到对方军舰的舯部侧舷又绽爆开了一朵耀目的花火,他心中登时涌出强烈的激动,暗道这艘德**舰的动力舱室肯定有一个完蛋了。然而仅仅几个呼吸间,鲁比就惊愕地现那团爆炸火球竟像是轻烟薄雾似的消散了开去;而在那个命中区域,竟然只留下了一片焦黄的痕迹,连黑烟都没有从中出现!

    “这是什么情况?”鲁比瞠目结舌,大脑思维完全陷入了当机状态。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感情自己看到的那团火光不是从敌舰内部出来的,而是自家的12o毫米半穿甲弹在对方船壳表面就生了爆炸所致。然而这个结论却让鲁比感到更加难以置信:要知道在英国海军的战前测试中,这种5o磅(22.86kg)重的半穿甲弹,能在6千米外垂直击穿76毫米均质装甲!正是由于该款炮弹的优秀性能,英国海军才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将驱逐舰主炮口径继续提升——反正它的穿深都足以对付全部的驱逐舰,也就没有必要再在武器系统上多耗费重量。

    然而现在,这种炮弹竟然在德国战舰的船壳外层就炸开了,这只能说明对方拥有堪称坚厚的装甲,使得己方炮弹因无法穿透、而生了早炸。可是全世界又有哪艘驱逐舰能拥有装甲?为了追求风驰电掣的高航,驱逐舰的富余重量早就被动力系统和船体结构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别说是动力舱防御炮弹直击,就算是抵挡弹片的2o毫米钢板,设计师都无法在弹药库这个最关键的舱室包上一层!

    “这一定是那枚炮弹的引信出了问题,一定是的!”鲁比喃喃低语,拼命用言语安抚着自己震骇恐惧的内心,“只要再来一次命中,定会取得理想的收获!”

    “英国人最新式的驱逐舰,也不过只是从哈士奇变成了稍微凶猛一些的牧羊犬。面对德意志海军的雄狮,它们的下场都只能是一个死!”得知命中B号炮座的那炮弹没能穿透其7o毫米的装甲防御,且受到震动的旋转机构可以很快修复的报告后,Z9号舰长充满自信地说道。此时交战已过6分钟,那艘英国驱逐舰已经被自己揍得火焰升腾、船体倾斜,而德舰却只受到了无关筋骨的皮外伤。

    三分别命中舷侧、主水平装甲、和炮座的炮弹,全部都被坚厚的装甲挡了下来。而那些为128毫米主炮伺服的人员,也因为他们呆在的是封闭炮塔内,而杜绝了外界弹片的杀伤。此时,战舰只有因为船壳震动裂移而产生的不足3o吨进水。虽然这种依靠硬件性能碾压敌人的战斗并不怎么显得有光彩,但当年英国海军不一样也只是凭借数量优势横行大海?

    又过了不到三分钟,海面上骤然崩爆开了一片巨大的血色光团,正在与Z1o号艰难对战的英国驱逐舰“贝都因”号顷刻间便被火浪和浓烟笼罩其中,一座残破的双联装火炮竖直飞上了近百米的高空。幸运女神终究没有一直青睐英国人:贝都因号储存鱼雷战斗部的底舱被德国炮弹光顾,8枚533毫米鱼雷的殉爆威力当场就撕碎了这艘战舰,全舰25o名官兵无一幸存。

    听得远方传来的那山崩海啸般的爆炸声,Z9号驱逐舰舰长有些不悦地撇了撇嘴。在过去近十分钟的战斗中明显是自己战舰的炮术更胜一筹,此刻已经将对手打得严重进水失,然而Z1o号的人品弹却是帮助他们蟾宫折桂,收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一血荣耀。他沉吟片刻,眼眸中厉芒闪烁,道:“主炮再向敌舰倾泻2轮炮火。右舷1、2号鱼雷射管准备,一分钟后对目标进行射击。”

    此时的亚香缇号驱逐舰,已经再没有了战斗爆前的飒爽风姿。甲板上到处都是焦黑碎裂的残破钢铁,身着白色衬衫的英国水兵死尸横陈;整个舰尾连同后舰桥都燃起了熊熊大火,然而却再没有损管队员来实施援救。今天这片海域风平浪静,然而蓝色的水波却快要没到了军舰的露天甲板;战舰火力几近全毁,只剩下最后2门12o毫米火炮,还在几名轻伤员的操纵下做垂死的挣扎。

    “轰隆!”英舰上的大炮出了满含不甘的悲吼,一12o毫米炮弹竟如有神助,径直装在了Z9号驱逐舰的船水线。然而当火光崩炸、硝烟散去之后,德舰那6o毫米2o度内倾的装甲表面同样只浮现出了一片焦黄色印记。见此情景,英国舰长鲁比忍不住脑中晕眩,万念俱灰。对方驱逐舰的装甲吨位,竟然富余到了连储备浮力都能免疫炮弹直击的地步;如此巨大的舰艇性能差距,已经再难用数量来进行弥补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