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44章 抵达
    “肯定是这样不会错了!”霍兰中将的心底登时一亮。他顿了顿,像是分析、又像是在潜意识中说服自己似的再度开口道:“埃克塞特、约克、暴怒等军舰虽然不幸沉没,但她们的奋勇作战却也让德国战舰遭到重挫;在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之后,几艘万恶的德国战舰终于在返航的途中相继损失掉。而德国人畏惧于皇家海军官兵的勇敢,唯恐自己剩下不多的船只也遭到同样的覆灭命运,于是便仓惶逃回国内——就像他们当年在日德兰海战的后半场做的那样。”

    “这波不亏,不亏了哇……”听得司令官的话语,航海舰桥内的其余参谋们纷纷相顾点头,脸上也都露出了混合着轻松而又遗憾的复杂之情。自从开战以来,英国海军就接连遭到大败,官兵的士气也直落谷底;此番虽然没能抓到德国航母主力,但如果能确认其中1艘航母沉没,也算是为之前在斯卡帕湾沉没的战舰报了一箭之仇。虽然英国海军当前面临的形势依旧极为严峻,但总算是在触底之后得到了些许回升——至少德国航母退出了大西洋,此前一整片海域内的商船都惶惶不可终日的局面,终于等到了暂时的改善。

    “可是,我们就这样根据零碎的侦察报告来推测战果真的好么?”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耳畔响起。刹那间,航海指挥塔内的气氛生了微妙的变化,以霍兰为的军官们表情倏然变幻,似尴尬、似羞愧、似恼怒、又似怨恨。他们焉能不知刚才的那番话语是相当牵强的臆断?然而在当前己方主力舰队对敌人追之不及、反倒被德国人顺手击沉了2艘新锐驱逐舰的情况下,英国舰队也只能用这个还算勉强靠谱的推论,来维持那最后一点的战斗士气了。

    现在,除了霍兰指挥的这支舰队之外,整个英国海军乃至大不列颠,都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人心,哪怕这只是一个空中蜃景。而在这个所有人的潜意识里都希望把头埋进沙子里当鸵鸟的时刻,却偏偏还有不识时务的人要大声疾呼的把所有人都叫醒,这不是和大家伙过不去又是什么?

    眼见霍兰的面色已经有变青的趋势,杰罗姆上校狠狠瞪了那名冒失的年轻参谋一眼,低声怒喝道:“中尉你才当了几年海军,又懂得什么?如果你再不专注本职工作,而偏要对司令官的决定质疑干预的话,你也就不用再继续干下去了!”那名多嘴的年轻参谋登时噤若寒蝉,眸光再不敢往两位高级军官处看上一眼。

    霍兰深深吸一口气,脸上的恼恨神情逐渐消退了下去。毕竟他是中将级人物,不能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领域和一名中尉进行计较。沉吟半晌,霍兰缓缓开口道:“我们已经追不上那支德国舰队了。传令实施B号撤退计划,舰队即刻减返航。现在不列颠的油料储备也不多了,我们这些战舰能够节省一些就少用一些吧。”

    夕阳斜垂,晚霞如枫叶火红。另一边的德国舰队全疾驰,到傍晚时分已经抵达了挪威半岛的最南角。此处已经完全处在了德国北海舰队的作战半径之内,自开战伊始起就没有英国战舰涉足过这片水域。而威廉港基地就在其南方偏东的26o海里开外,半天时间已经足够德国舰队驶入那片熟悉的港湾。

    “传令,舰队减至24节。同时向柏林海军部报,我方将于明日早晨8时返航。”伯梅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开口,不过他的脸上却已经写满了喜悦的笑意。现在舰队已经驶入了安全水域,是该向统帅部报告归期的时候了。此外,伯梅也有一点小小的心思在里面:此番远洋舰队取得了震惊世界的战绩,国内势必会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自己提前向国内打招呼,无疑有利于各种工作的展开。虽说闷声大财乃是至为精髓的人生经验,但适当的高调却也是德国海军彻底洗刷掉昔年不战自沉的耻辱,同时唤起官兵们心中荣誉感的绝对必要的行为。

    不远处开外,方彦同样面露轻松之色:这支航母舰队凝聚了他的海量心血,如今得以顺利返航,也算是这次出海作战的一个理想的结局了。虽然方彦内心深处并不希望这支舰队这么早就返回母港,以至于将破交的压力全部丢给了力量有限的袖珍战巡和潜艇部队,但他本人却非常有必要在这个时间段身临德国本土,如此才能更有利地展开下一步的布局行动。此外,方彦也真的有些想念妻女家人了。他们都是方彦在这条世界线中最珍视的羁绊和寄托,也只有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方彦才能切实感受到自己是当前这个位面中的真正一员。

    “约纳斯,你觉得我们与英法的这场战争还会打多久?”过了半晌,伯梅忽然转过头来,向方彦出言询问道。在伯梅心中,眼前的这名青年从来就不是普通的中校军官;他所拥有的显赫家族关系,注定了他身上必然会具备出于政治和战略全局的独特考虑。看到方彦那张略含惊诧的脸,伯梅自嘲似的笑了笑,道:“的确,这本不该是我这个海军将领关心的问题,然而自从英法向德国宣战的那天起,我就忍不住担心祖国的命运列车究竟会驶向哪里。”

    “目前我们虽然在波兰战场上取得了胜利,但在西线却始终和法国处于对峙状态;倘若再出现像上场大战那样的漫长消耗,对德国来说就将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伯梅目光中露出期许之色,道,“而如果柏林能借助海军舰队的这场胜利,与英法达成在场面上有利于德国的和平条约的话,那么德国就能够避免一场上百万人死亡的惨剧,在中欧名正言顺的建立起属于日耳曼人的大德意志。”

    听得这番话语,方彦的心中不禁泛起了几分沉重之意。伯梅的看法虽然短浅,但却是代表了广大德国人民的盼望和夙愿:由于《凡尔赛和约》对德国的摧残实在太过猛烈,德国民众固然对以法国为的协约国强盗不共戴天,但在这份痛苦当中,他们心里却同样种下了对穷凶极恶的强盗歹徒的难言畏惧。这份畏惧在经过2o年的酵之后是如此之重,以至于在当前德国6海军都已经取得了巨大胜利的情况下,仍旧想着要尽可能的避免与英法两国的全面冲突。

    德国民众的想法说起来特别简单:现在波兰已经被消灭,当初被波兰割去的但泽走廊和西里西亚省又回到了德国手中,如今有日耳曼人生活的三千里河山已是金瓯一统,再没有什么领土上的诉求。既然如此,那还和英法打什么?赶紧结束战争保住这份成果吧!

    “将军,您说的这件事情我也无法准确的下定论。不过,我们应当相信元对局势的判断。6年前,德国还是一个在外交上陷入重重孤立的国家,然而仅过了数年时间,元就彻底改写了德国的战略局面,用他的绝世天才重塑了整个欧洲的秩序。我相信,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元一定会做出英明睿断,而我们只需要跟随他指引的方向前进就行了。”沉思片刻,方彦半是推诿半是认真地回答道。在当今的这个时代,希特勒绝对是最出色的政治家和战略家,此时他还没有陷入二战晚期时的那种帕金斯综合征状态,对现阶段的格局必然有着最准确的把握。

    听得这个答复,伯梅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希特勒在过去数年内的辉煌成功似乎足够有说服力,他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隐隐的,伯梅的眼眸中有异样光芒悄然闪动,看着玻璃窗上映出的方彦身影,他的心底泛起了几分难言的忧虑。

    薄雾笼纱,夜色凄迷。进入晚间的方彦并没有选择休息,而是走进了位于航母最前端的图书室,开始总结此次战斗巡航的不足之处和经验教训。方彦深深的知道这场战争至少还会持续4年,自己对德国海军的扶持强化不能有任何的松懈。不知不觉间,船上的熄灯时间已到,堪堪完成总结的方彦回到自己的袖珍起居室,将一些个人物品收好,准备明日上岸后带下船。这其中,既有西尔维娅送给他的怀表和平安十字架,又有他在摩尔曼斯克和苏联人签订的那份军火交易合同单。

    凌晨4时,远洋舰队与一艘前来接头的己方驱逐舰相遇。在后者的带领下,远洋舰队穿过了德国海军布设在前方的水雷阵,真正驶入了德国领海。6时3o分,刚刚鸣响起床铃声的齐柏林号收到一条由海军总部拍的明码电报:元和雷德尔元帅已经抵达威廉港,将正式出席两个小时后的欢迎仪式。刹那间,整艘战舰上的德国水兵一片欢腾,他们平日里最为敬仰的两位统帅,终于要来为他们的成功亲自喝彩!(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