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50章 援助考虑
    在方彦的规划中,即将与苏联开战的芬兰是必须要全力救援的。这不仅在于方彦深深钦佩于这个北欧小国敢于为了自由和独立、而与他们根本无法战胜的强敌拼死抗争的那份无畏的勇气,更在于帮助芬兰有着重要的国家现实利益。从长远上看,纳粹德国和红色苏联这两个意识形态尖锐对立的政权必将成为仇敌,帮助与苏联有仇的芬兰就是在帮助德国自己;而单就目前的局面而言,芬兰也是德国在西北方用于牵制苏联的一柄理想的冰霜利剑。

    时至今日,苏联已经利用德国与英法开战、需要竭力避免两线作战的情况,在与德国的交易中占了无数的便宜:德国不得不一再牺牲东欧国家、乃至自身的利益,去满足苏联这头红色巨熊的饕餮之欲。如果芬兰能够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像一块礁石般抵住苏联海啸的冲击,则必然能够牵扯进苏联大量的精力,让后者在整个1939年冬天和194o年的春夏时节,都无法再像贪得无厌的流氓那样向德国提出任何条件。而如果芬兰人能够把苏联狠揍一顿的话,那么莫斯科甚至会向柏林主动示好,通过利益反哺的方式来稳住德国这个同样心怀叵测的盟友的态度!

    不过,在援助芬兰的这件事情上,德国却决计不能亲自加入其中。因为当前苏联提供的经济原料和中立态度,对身处战争之中的德国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即便是德国民间出现援助芬兰的商业团体和军人志愿者,都会直接刺激到苏联的神经,并酿成难以估量的后果。当初方彦之所以花大力气购买苏制武器,正是考虑到了这一原因,而之后向芬兰人出售这批军火时也应当杜绝德国的元素。因此,借助意大利人之手来实现自己的意图,就成了方彦唯一却又极具可行性的选择。

    先,意大利和苏联有着直接的利益冲突。双方都想把自己的势力扩张到巴尔干半岛,彼此之间已然产生了如一战之前奥匈与沙俄那样的刻骨深仇。在这份现实利益的驱使下,法西斯意大利对布尔什维克苏联的憎恨就更是变得水火不容:只要是能给苏联下绊子的事情,意大利人肯定都非常乐意去做的!

    其次,意大利有足够的能力去援助芬兰,而且完全不担心苏联的报复。诸如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这些邻国虽然和芬兰交好,但苏联这个庞然大物却和他们近在咫尺;即便是这些国家恨极了倚强凌弱的苏联,他们也根本不敢去援助芬兰,唯恐红色狂潮第二天就冲进了自己的都。瑞典也担心如果大规模援助芬兰,会使得苏联在获胜之后对自己秋后算账,因此同样不敢做得太出格。而位处地中海南欧的意大利就完全不担心这一点:自己的6军差归差,可距离苏联中间还隔着2个国家8oo多公里地,苏联人根本没有能力打到自己。

    最后,意大利领袖墨索里尼是个非常好面子、并且好大喜功的人。如果意大利能够在苏芬战争中擎起援助芬兰的大旗,那么他就能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中,都树立起一个“抵挡布尔什维克恶魔的斗士”的极为正面的形象,并有望让罗马取代柏林,重新成为世界法西斯运动的政治中心。更何况,芬兰人也不是无偿接受外来援助,他们所拥有的不俗国家财产,足可在市面上购买到相当多的军火。这种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的事情,墨索里尼不去做才有鬼了!

    方彦相信,只要自己把这份利害关系往大舅哥小齐亚诺那里一捅,后者必然会说动他的岳父领袖,在这件事情上做出对德意两国都有利的行动。而只要方彦做得干净,苏联人的怒火也撒不到德国身上来。毕竟,随着《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以及苏德瓜分波兰的完毕,意大利与德国之间的关系早已不像1939年4月《钢铁协定》签署时那般坚挺;罗马完全有可能在政治上出现独走,与柏林公开唱反调。到最后,同样对德国兵锋威力有所顾忌的苏联,也只能在对意大利的无尽诅咒中吞下这枚苦果,并选择拉拢德国、以求专心应对北方的芬兰战事了。

    尽管西尔维娅没能理解到这一复杂的政治游戏,但这并不妨碍到她对方彦的无条件信任:面对方彦的请求,她立即就答应了下来,并表示愿意亲自打电话与老齐亚诺交谈。看到西尔维娅如此体贴顺从,同时又帮了自己的大忙,方彦决定今天晚上他有必要减少陪女儿的时间,好好奖励妻子一番。

    引擎轰鸣,气压迫面,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这架四重型客机就从威廉港稳稳返回到了柏林南郊机场。方彦迫不及待地跳下机舱,拉着西尔维娅登上了一辆迎接他们的轿车,随即直奔城市里而去。自从西尔维娅完成学业来到德国之后,方彦就和她在都建起了一座爱巢:西尔维娅可以在柏林这方广阔的空间追求她的音乐之路,而方彦也能够和在政府中担任要职的叔叔******保持联系,通过这份关系实现自己的意志。虽然柏林与布罗姆集团所在地汉堡距离颇远,但随着希特勒当政之后的一条条高公路建成,往返这两地之间已经用不到两个小时了。

    方彦到家之时,他的便宜父亲鲁道夫就在院子里等着他。再有一年,鲁道夫就将年满花甲,方彦最初穿越时见到的那个俊朗魅力的中年大叔已经年华不再;不过老来的鲁道夫却是精神奕奕,身体硬朗强健,完全是刚过五十的模样。近几年内,家族企业的蓬勃展极大激了鲁道夫的热情,飞扩张的各项产业让他似乎焕了第二次青春,每天都过得极为充实有味。看到方彦出现,鲁道夫当即欢笑着拥抱了上去,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此刻洋溢着的满是喜悦和骄傲之情。

    “我的小约纳斯,你真的已经成为将军了!”鲁道夫像是个孩子般反复抚摸着方彦的檐帽和肩章,言语中仍旧蕴含有一分难以置信,“这是加了橡叶饰的骑士十字勋章,这在整个德国都还是第一枚!你知道么,我在汉堡收听到元嘉奖你的新闻广播时是有多么激动和惊喜,你真是我们布罗姆家族的骄傲!”

    方彦心中涌起温暖的清流,道:“这都是全体舰队官兵在战斗中的勇敢无畏,以及元和海军元帅对我的厚爱,才最终得到的结果。实际上,我在元向我授勋之前丝毫没想到会伴随有准将军衔,我本来以为,这一天至少还要等上1o年。”

    看见这对父子间那充满感情的交流,西尔维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爱人好像是越级晋升了,而且那个什么橡叶勋章也似乎很厉害的模样。对于军队中的阶位军衔,西尔维娅完全没有相应的概念:她只记得自己和兄长父亲走在一起的时候,那些个什么上将中将都满脸堆笑地把自己簇拥在中心,像是鸭子似的一抓一大片。正因如此,她在成婚这么多年间从未关注过丈夫的军职,只是非常单纯的将他视为自己的生活伴侣。现在想来,西尔维娅忽然现自己好生失职:自己丈夫的生命中明明有极其重要的事业,作为妻子,她怎么能不全力予以关注和支持?

    “亲爱的,祝贺你。”西尔维娅声如蚊吟地低语,脸上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般充满了内疚和自责之情。方彦哈哈一笑,右手温柔地握紧了她绵软光滑的柔荑。至始至终,方彦就完全没有对西尔维娅产生出任何埋怨的意思,她所具备的显赫身世,早已经在不经意间帮助自己解决了太多的难题。

    在院落中的碧绿草坪上,方彦同样在保姆怀中见到了自己牵挂于心的次女和幼子。由于年龄太小,2岁多的艾薇与刚满1岁的艾伦对父亲离开自己数月都还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即便如此,那一声声奶声奶气的爹滴仍是让方彦感到心中都要融化了似的,忍不住在儿女娇嫩的脸蛋上亲了又亲。傍晚时分,方彦的长女艾丽丝也从幼稚园回到了家中。而5岁半的她就要比弟弟妹妹依恋父亲太多了,见面之后就像是树袋熊般挂在了方彦身上;那亲昵至极的姿态,让西尔维娅都忍不住产生出了一丝酸酸的嫉妒。

    让方彦感到惊喜的是,自己的叔叔******、以及兄长弗雷亚,竟然也在傍晚来到了自己家中。别离许久的亲人相聚,自然又是好一阵欢笑与寒暄。对于方彦在今天收获的军衔和荣誉,即便是身为国家经济总裁的******都感到不可思议,经过一番讨论,家人们都不禁感叹方彦的经历真是一个现实的奇迹。除了希特勒之外,整个德国都没有人能够和方彦所创下的成就相比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