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51章 ******
    一场简单的家庭晚宴结束后,鲁道夫几人都在微妙的笑容里离开了方彦的住宅。都是过来人的他们非常清楚方彦今晚最需要什么,只有天真无邪的小艾丽丝为爷爷和叔叔的离去而颇感遗憾。方彦虽然也有许多事情想要和家人商量交代,但西尔维娅那柔媚如水的眼波却瞬间冲垮了他的理智防线:反正自己还有好些天的假期,即便是再怎么要紧的事情都不用急于这一时了。

    经过近两个月的积累久旷,方彦和西尔维娅的身心都早已臻临了临界点,此番骤然宣泄释放,直如天雷勾动地火般激烈震撼。天南地北,江山湖海,方彦只觉得自己仿佛乘风翱翔于凌云穹霄,在扑面而来的柔和微风中尽情欣赏身下的锦绣画卷。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感受到从精神上传来的强烈疲倦,于是便缓缓降落到了一片风景如画的园林中,微笑着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浓香腻嗅,温软莹玉触手满怀。神智渐渐清醒的方彦,在刺眼的光芒中勉力睁开双眸,现西尔维娅像是一团香泥般绵软无力的趴在自己身上。秀美精致的鼻翼微微翕动着,出均匀而柔弱的呼吸声,那张清丽如仙的容颜上流露出几分恩承雨露的娇媚明艳,仿佛让午后的灿烂阳光都失去了光彩。

    看到妻子这番秀色可餐的诱人姿态,方彦心中的绮念又渐渐涌了上来。他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触感极佳的滑腻肌肤,直想永远就这么和西尔维娅温存缠绵。或许是方彦的动作大了些,西尔维娅在“嘤咛”一声之后睁开了秋潭明眸,感受到丈夫的灼热手掌,她的脸上登时浮现出了惊恐哀求的可怜神情。

    “亲爱的,放过我吧,我现在真的已经不行啦……”西尔维娅娇弱地轻声细语,明眸中再没有了昨天夜里的叛逆与挑衅。此刻她周身已经挤不出丝毫力量,疲倦得只想在床榻上继续酣睡半天时间。对于丈夫匀称英健的身躯,西尔维娅心中只有无尽的赞美和倾恋,十几年来,他一直都能满足自己最渴切的生理之欲。

    “西薇小魔女,你终于肯认输了么?”方彦轻哼一声,右手惩罚式地拍了一记妻子挺翘圆润的香臀。他现在的体力也所剩无几,如果再继续消耗在床笫之间的话,只怕今天的整个白昼就都要和西尔维娅一起在沉眠中度过了。在西尔维娅感激的呢喃中,方彦将她扔进了一床新的干燥被褥里面,让她继续休息;而方彦自己则穿戴收拾整齐,推开房门径直朝着洗漱间快步走去。

    秋风飒爽,枫叶如火,用完餐的方彦终于享受起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之乐,在院子里不断逗弄两个年幼的童孩。看着自己孩子那灿烂纯净的笑容,方彦也在由衷的欢笑中忘记了自己肩负的重担,只剩下一位父亲对儿女的全部关心和宠爱。待到晚霞染红了苍穹大地,方彦便抱起了两个浑身泥尘的小家伙,在艾丽丝的撒娇陪伴下返回到了房屋里面。西尔维娅已经从卧房走出,莲步之间显得有些乏力轻浮;看到方彦揶揄玩弄的目光,西尔维娅忍不住娇嗔柔媚地白了他一眼。

    “亲爱的,如果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该多么好。”深夜时分,**过后的西尔维娅像是猫咪般蜷缩在方彦怀中,神情间又是喜悦又是怅然。她已经知道方彦的假期只有十天,等到月末,他就又要前往基尔军港常驻,每个星期都不见得能有一天休息时间。尽管西尔维娅已经决定要全力支持丈夫的工作,但在厮守和别离之间,她肯定是愿意选择最为幸福的前者。

    “西薇,我也想永远守在你和孩子们身边。”方彦轻轻搂紧了臂弯中的香软娇躯,正色道,“然而,始终视德国为敌的不列颠强盗悍然挑起了欧洲大战,他们丧心病狂的想要毁灭德国的复兴大业;面对这个为祸欧6七百年的万恶罪魁,每一个德意志人都有义务和他们殊死相搏。只要英国强盗及其走狗势力一日不被消灭,我们就一日得不到真正的和平。这是上帝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西尔维娅心中有些黯然沉重,自己的丈夫终究还是要去一线亲自战斗。她将螓往方彦的颈窝里拱了拱,低声说道:“亲爱的,看在孩子们的份上,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处境。从明天开始,我会每天都向上帝祷告,请求祂护佑你能够平安返回。”

    在与妻女度过了几天世外桃源式的生活后,方彦随即进入了工作状态。他将自己接下来准备要做的好几件事情写在一张白纸上,然后再列出这些目标的实施手段和最终效果,并给出综合考虑之后的优先度排序结果。过不多时,方彦便已然明白了自己的当务之急,在当日夜晚,用过晚餐之后的他没有再陪西尔维娅逛街,而是直接驾车前往便宜叔叔******的官署而去。

    作为中央政府的正部长级内阁要员,******的起居官署距离总理府仅有一街之隔。当方彦驾车驶入凯撒大街的时候,便看到街道上出现了七八辆富丽豪华的顶级轿车,其中有个别甚至比西尔维娅的蓝旗亚限定版座驾都毫不逊色。它们整整齐齐地停靠在******官署前的街道旁边,里面的乘客都已不知所踪;不过那一名名劲装加身、在汽车周边警戒的魁梧大汉,却是断绝了所有路人的不轨心思——这些车辆的主人,在整个德意志帝国中都绝对属于惹不起的那一小撮存在。

    方彦静静看着这一切,眼眸中流露出多种情绪交叠的复杂之色。他默默将车停在了街口处的公用泊车位,然后向看守车辆的跛脚老兵付了1o个芬尼的报酬。做完这一切的方彦整了整衣冠,随即向不远处的那幢建筑大步走去,短短不到百米的距离,方彦却像是从清苦勤肃的国家社会主义社会,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站住!这里是经济部长布罗姆阁下的官署,请立即离……咦,您是小布罗姆将军?”站在台阶上的侍仆看清方彦帽檐下的容颜,态度登时从冰冷严厉变成了恭维和谄媚。他刚才是看着这辆普通的军用型轿车停在街口的,方彦的表现也完全就是不入流的低级军官,而令他彻底出乎意料的是,来者竟然是部长阁下最看重的子侄,连伟大元和宣传部长都对其倾尽赞誉的青年将军。在低头道歉之余,这名侍仆心中也对面前之人充满了严重的腹诽:你这小家伙明明能比那些寡头巨贾都还要具备气派的排场,为什么还要偏偏玩什么朴素?

    “叔叔此时正在接见客人么?”方彦没有和这名门房纠缠的意思,径直开口问道。侍仆恭声道:“您说得没错。今天,西门子电气、斯柯达军工、巴伐利亚机械、容克航空等好几家公司的董事长前来拜访部长阁下,现在他们依旧没有出来。如果将军您要见部长阁下的话,我现在就去找阁下通报。”

    方彦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去打扰叔叔的正事了,就先在他的书房里等一会儿吧。”侍仆面色有些为难,道:“将军,部长阁下书房的钥匙只有他才拥有。就连里面的清洁打扫都是部长阁下亲自完成,其他人是根本进不去的。因此只有请您在偏室休息。”方彦眉头微微一挑,隐约间,他已经证实了自己内心的猜测。

    钟摆摇晃,吊灯光芒灿亮。侍仆为方彦端来了一杯浓郁的咖啡,而为了避免方彦感到枯燥,他还专门命人到街边买了一份柏林日报。翻着这份今天出印的报纸,方彦没过多久就感到有些厌烦了:这上面长篇累牍的都是报道士兵英勇作战、工人刻苦勤奋、农民喜获丰收、以及英法凄惨落魄的图片文章。对于因媒体遭到封锁而信息匮乏的普通民众来说,这种宣传的确是能让身处战争中的他们感到振奋昂扬,然而在方彦眼里,它们却完全都是一个个彻头彻尾的政治符号,其核心用意完全是在禁锢人心,让民众变成任劳任怨的可怜工蚁。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等待,走廊上终于传来了一阵脚步和交谈声,方彦知道那些资本巨头们马上就要离开了。果不其然,不到两分钟,******敦实粗壮的身形就出现在了方彦面前。看到眼前同样青春不再的便宜叔叔,方彦心中忽地感慨莫名;他顿了一顿,然后用凝实的目光直视******双眼,道:“叔叔,我有件事情想对你说,我们到书房去慢慢详谈吧。”

    ******原本还和颜悦色地看着这名打小自己就特别喜欢的侄子,闻言忽然神色一滞,有些不适应地问道:“约纳斯,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或是客厅里说,非要到我的私人书房里去?”方彦笑了笑,目光却更加变得宛如实质:“没什么。我很久都没有专门来这座官署看望你了,今天就想顺便见识一下你的收藏物。”(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