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57章 困境中的罗马尼亚
    夜色苍茫沉静,明月高悬中天,位于东南欧的罗马尼亚都布加勒斯特同样陷入了沉睡,只剩下长街两侧的寥落路灯,还在散着昏黄的光晕。市中心的王宫旁边,高峻厚重的6军总部大楼宛若巨兽蹲伏;而与平日里的情况所不同的是,二楼的中央办公室却在一片黑暗之中亮起了明艳的灯火。

    罗马尼亚6军总参谋长安东尼斯库站在书桌前,目光凝视着墙上那张全新的欧洲地图:原本与罗马尼亚北部接壤的波兰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象征着苏联国土的红色版图。此时,苏联与罗马尼亚的边境长度已经从82okm激增到了m,宛若一头巨熊张开了双掌、将罗马尼亚的半壁江山都囊括在内、作势欲扑。轻微的夜风吹入房间,带来深秋的萧瑟阴寒,安东尼斯库忽然感到全身一阵深入骨髓的冰冷,忍不住对自己国家的未来产生出了强烈的忧虑和恐惧。

    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协约国成员,罗马尼亚由于搭上了胜利者的战车,在战后的分赃过程中可谓是大捞特捞:在协约国集团的支持下,罗马尼亚不仅从匈牙利手中攫取了总面积高达1o.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更从保加利亚身上割走了富庶的南多布罗加,国土面积一跃成为欧洲第五,仅排在俄、法、德、波之后。然而,罗马尼亚的当权者却同那个时代的波兰政府一样,其久久压抑的民族主义情绪已经被自己国家取得的辉煌胜利而彻底点爆;在挥舞大枪的同时,他们却浑然忘记了昔年德国吞并阿尔萨斯-洛林当中彰示出的那个教训和真理——过犹不及。

    为了建立起一个将所有罗马尼亚人生活的土地都包含在内的“泛民族国家”,罗马尼亚趁俄国内战之机,于1919年末悍然出兵俄国统治下的比萨拉比亚地区。由于当时红白两军正在俄国腹地进行生死存亡的决战,都无暇顾及黑海之滨的局面,罗马尼亚遂得以将整个比萨拉比亚都吞入囊中,划为了国家的北部行省。这登时就为罗马尼亚的北部安全埋下了致命的祸根。

    凡是在道上混的国家,谁不知道俄国是个什么角色?“俄罗斯国旗在一片土地升起就绝不会落下”的说法,正是这个进攻侵略性民族的绝佳写照。这一次,俄国竟然在比萨拉比亚被一个弹丸小国这般**裸的打脸侮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把这只胆大包天的臭虫捏死,俄国还有什么脸面在地球村里混?

    因此,尽管从1921年起,罗马尼亚的领土面积虽然从开战之初的13.4万激增至29.6万平方公里,成为东欧数得着的地头蛇,但他却也和苏联、匈牙利、保加利亚都结下了不共戴天的生死深仇。为了保住难能可贵的胜利果实,罗马尼亚在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向凡尔赛体系的主导人英法竭力讨好靠拢。而出于防堵布尔什维克病毒向西方蔓延的考虑,英法在2o年代也都没有亏待罗马尼亚这个东欧小国。

    在法国的牵头下,罗马尼亚先是和英法的走狗波兰确立了针对苏联的防御同盟,随后又加入了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的东欧协约阵容。有了这几面金牌护身,罗马尼亚的确过了几年滋润的安心日子。只是好景不长,随着世界经济危机的加深,罗马尼亚在国际战略上的有利局势,很快就一去不复返了。

    时间进入3o年代中叶,欧洲局势和十年前相比出现了巨大的改变。德国在希特勒的强权统领下锋芒毕露,竟使得英法在其面前步步后退;而苏联的工业化也开始轰轰烈烈的展开,国家实力得到了一日千里的跨越腾飞。尤其是德国在1939年3月17日对残余捷克斯洛伐克的吞并,更是让罗马尼亚感到了迫在眉睫的巨大威胁:捷克人完蛋了,下一个遭殃的又会是谁?德国会不会侵略自己,或是利用匈牙利人和保加利亚人心中的刻骨仇恨,推动他们对自己的领土瓜分?

    到了1939年下半叶,罗马尼亚人心中的恐惧,更是随着8月23日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以及9月17日苏联出兵配合德国瓜分波兰的接连噩耗,而达到了颤栗的最高峰。战后的波兰在很多地方都与罗马尼亚相同:二者都是英法为了在东欧建立起反德抗苏的桥头阵地,而通过凡尔赛体系扶持起来的走狗,更为重要的是,二者都与苏联有着不可调和的旧怨深仇。苏联从来没有承认过罗马尼亚对比萨拉比亚的吞并,即便是苏罗两国建交后也是一样。如果德苏两国像对待波兰那样把罗马尼亚瓜分掉,则罗马尼亚根本就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尽管罗马尼亚在9月底就紧急下达了战争******,命令全部的预备役人员立即投入现役并展开训练,但执掌6军的总参谋长安东尼斯库上将却明白,这只不过是让这个国家能多续几秒的权宜之策罢了。波兰的1oo万大军,尚且在德国面前走不过两个星期;自家把预备役人员全部征召之后满打满算才7o万人,又能撑上多长时间?罗波两国曾长期为盟友,彼此之间有相当多的军事往来,安东尼斯库深知自己麾下的军队无论是素质、装备、还是作战理念,都比波军没有任何优势,而在勇气上甚至还要逊色一筹。无论怎么看,己方与苏德为敌都是以卵击石!

    “难道我大罗马尼亚,仅仅存在不到2o年后就要亡国了么?”安东尼斯库痛苦地看着墙上的地图,内心中满是无力和绝望。此时,南斯拉夫同样被德国在波兰战场上的胜利吓得瑟瑟抖,根本不敢触怒北方的近邻;而法国则隔着莱茵河与德国静坐,连续一个月都没有听到枪炮之声。罗马尼亚的外援已经断绝,只剩下了一群比虎狼还要凶恶的近邻向自己狰狞怒视。或许用不了多久,罗马尼亚就要步波兰的后尘,在德、苏、匈、保四国的瓜分下成为历史的名词。

    “叮铃铃!”尖锐的电话铃声突然在寂静中响起。安东尼斯库倏地一震,从悲观的推测中被拉回到了现实里面。他快步走到书桌跟前,将听筒举到耳边,片刻之后,安东尼斯库便听到了自己副官那熟悉的声音:“尊敬的上将,德国大使克劳德先生想要在3o分钟后与您会面。您是否愿意接受他的请求?”

    德国人这就要来了么?听得副官的报告,满怀忧虑的安东尼斯库忍不住心神剧颤。然而该来的祸端终究是逃避不过去的。沉默片刻,安东尼斯库缓缓开口道:“乐意之至。请转告大使,我将在6军总部的会客厅等待他。”

    钟摆滴答,灯火通明,安东尼斯库在半个小时之后走进大厅,便看到西装革履的克劳德大使昂挺胸地出现在了门口的走廊跟前。那双黑色的皮靴在地板上出清脆嘹亮的声响,仿佛宣告它们的主人才是这幢楼房的真正主宰。暗自咬牙的安东尼斯库注意到,在克劳德身后,竟然还跟着一名身形削瘦的德国中校军官。其举手投足间,都尽显身为精英职业军人的凝练风采。

    “尊敬的大使先生,欢迎您来。”安东尼斯库展颜微笑,向走到跟前的德国人伸出了右手。而微微昂头的克劳德也敛去了脸上的倨傲神色,以标准的礼节同对方握手问候。在今天的罗马尼亚,手握全部6军军权的总参谋长安东尼斯库,实际上已经是仅次于国王卡罗尔二世的第二号人物;克劳德虽然代表了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但却依然要给予眼前的地头蛇以足够的尊重。

    “上将阁下,我今天是代表德意志帝国,向您送来了凝结着我们两国人民友谊的真诚礼物。”面对身为军人的安东尼斯库,克劳德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就把自己今天的来意向对方说出,“就在一个半小时前,贵国外交部长马努伊列斯库阁下与我国达成了一项协议:贵国将用同等价值的石油、谷物等其他产品,向我国购买在波兰战役中缴获的军火物资。至于这笔交易的金额大小,则完全取决于您所指挥的6军的需求情况,因此我需要在您这里得到一个大致的数字。”

    安东尼斯库愣了一愣,自己完全不知道政府什么时候又和德国人谈了这种协议;他向克劳德致以歉意的解释,然后便径直拨通了外交部的电话。一连折腾了近二十分钟,安东尼斯库才从多次专线之后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看着眼前坐在沙上静静等待的德国人,感到颜面有损的安东尼斯库忍不住狠狠怒骂了在夜班偷懒失职的相关人员。不过当挂上听筒之后,安东尼斯库的心情却迅由阴转晴,因为他已经反应了过来,德国人这么做对自己和罗马尼亚究竟意味着什么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