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62章 大洋彼岸的变故
    红日初升,阳光灿烂,11月4日的清晨如约来到了基尔军港。人们纷纷从睡梦中苏醒,满怀希望地展开了新一天的工作,于是原本平静的土地上转眼间就笼罩在了一片喧闹繁忙的氛围中,尽显这个处于上升阶段民族的活力与生机。

    方彦推开卧室的窗户,深深呼入了一口初冬的凉爽空气,霎时间他头脑中残留的睡意尽数消散无踪,只剩下了敏锐的精神和充沛的干劲。放眼望去,数百米外的基尔-布罗姆造船厂已经是人影憧憧;高耸雄壮的吊臂带着重物在空中呜呜旋转,与地面公路上轰鸣奔驰的运载卡车构成了一幅振奋人心的劳动场景。

    尽管德国当前的法定工作时间仍是每天8小时,但不同的企业显然会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有所变动:即便是在后世天朝,要求员工每周上5o小时班的企业也绝不在少数。此番,方彦同样身为雇佣工人的造船厂主一方,自然也就不可能容忍自己的航母改装项目再像普通工厂做工那样拖延了。在方彦的要求下,工人每天的工作时间骤然激增到12个小时、每周也改为单休:而各级管理人员也据此拟定出了详尽的工作计划,以确保这些增加的时间,都能最终变成相应的劳动成果。

    不过,方彦这么做的目的,却并不是要榨取最多的剩余价值。为了提高工人的积极性,让他们能在心底里愿意流更多的汗水,方彦也从两个方面展开了努力。一是设立加班补贴,每天多完成的工作量按正常的1.2倍放薪水;另外便是安插一批政治委员式的人物到各个工作队中去,在每天中午和傍晚休息的时候给工人们展开洗脑宣传,从民族和国家的角度鼓动他们努力工作。

    不得不说,这个时期的德国工人,实在是勤劳朴实得令人心疼。经过世界经济危机残酷折磨的他们不求有任何政治自由和物质享受,只希望有全日制工作在做、并且收入能够让家人满足温饱,就再没有什么考虑了。此外,德国6海军在之前两个月的战争中取得的辉煌胜利,也让工人们那原本忐忑不安的内心瞬间打了一针强心剂,对这场战争的胜利变得前所未有的期待和渴切。

    对于方彦以祖国和民族的名义要求全厂加班的号召,工人们无不在“为了元”的口号中热烈喜迎。而对于方彦承诺给他们的额外工作量补贴,工人们更是交口称赞小布罗姆将军的仁慈,并一再感叹这才是德国企业家所应当效仿的楷模典型。

    “实行12小时工作制、且将每周调休时间减少至1天之后,船厂的工作进度预计比正常时节提升了6o%。只要物资能够得到保证,欧罗巴号和不莱梅号2艘巨型邮轮的改装工作还真有可能在一年之内完成。”方彦来到办公室之后,总工程师霍纳向他递交上了关于各舰改装的工程预估报告,言语中充满了震撼和感慨的意味。方彦仔细阅读了一遍,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经过自己这么一番动作,工程总算有了几分德国所应该具备的高效与迅。

    “实际上,这还远不是我理想中的工作模式。如果条件允许,我会集中三班工人实施一天两倒,将每一分钟都利用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用了不到一半时间来工作。”方彦轻声叹了口气,不无遗憾地说道。当前他远没有这么多的劳动力,来维持人歇机器不歇的车轮式工作,因此只能将这个理想化的方案暂时束之高阁了。在现阶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当前的德国依旧没有进入全国总动员的任何意思,从事消费品生产的劳动力完全没有被解放出来。

    在充实的忙碌当中,一个上午的时间又匆匆过去了。方彦用刀叉奋力消灭着眼前的面包牛排,精神总算得到了稍许的放送。堪堪喝下最后一口土豆汤,方彦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出了清脆的铃响。方彦神色随意地抓起听筒,从中传出的那个声音,却是让他的意识和面容都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约纳斯,我是雷德尔。现在你立即从基尔返回柏林海军部,两个小时后随我去总理府觐见元。”

    被这个突然命令弄得手忙脚乱的方彦,只来得及匆匆向下属做了几句安排,然后便出门登上汽车,在三名卫兵的保护下径直前往军港外围的机场。凭借准将的身份,方彦顺利征用到了一架今天上午刚刚在这里降落的容克-52运输机。经过加油和机械师的检查之后,这架飞机又重新从跑道上飞上了天空。坐在平稳舒适的后排座位上,冷静下来的方彦已经隐隐猜到生了什么事,不过让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雷德尔为什么要拉上自己去见希特勒。

    7o分钟后,“容克大妈”的固定式起落架稳稳接触到了柏林北郊机场平整的水泥跑道。方彦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市中心,并终于在海军部大楼内见到了召唤自己前来的雷德尔。相互见礼之后,雷德尔沉声开口道:“今天中午刚从纽约传来消息,美国已经修改了中立法,允许交战国以‘现购自运’的方式从他们手中购买一切军火。元准备召开最高统帅部会议,商议我们将要采取的下一步行动。虽然我不明白元为什么要硬点你出席,但这也是你从旁学习的一个宝贵机会。”

    方彦缓缓点头,心中的猜想至此得到了证实。罗斯福这个政治手腕高的帝国主义野心家,终于还是在国内是几乎铁板一块的孤立主义阵营中撕开了一个缺口,推动美国这架战车向英法阵营产生了偏斜。对于德国而言,这绝对是令人不安的信号:那个经济工业实力恐怖的国家,已经不打算继续中立下去了。

    海军总部大楼距离总理府仅有一街之隔,没过多久,方彦就跟随雷德尔来到了这幢拥有内嵌式大门的建筑跟前。走过气势恢宏的紫金花厅,方彦现大理石画廊两侧的休息座位里已经坐了众多的帝**政大员。凭借前世的记忆,方彦已经不动声色地将这些面孔与史实人物一一对应了起来:6军总司令勃劳希契、6军总参谋长哈尔德、6军航空兵司令施佩勒、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此外,还有方彦已经非常熟悉的副元赫斯、党卫军兼盖世太保全国总指挥希姆莱、宣传部长戈培尔、以及自己的便宜叔叔瓦&尔特。

    看到方彦跟在雷德尔身后出现,勃劳希契等人均露出惊愕异样的眼神,不过赫斯与几名国社党人却是满面笑容,相继走上前来与方彦亲切问候。他们都是最早就跟随在希特勒身边的人,早已将与希特勒关系莫逆的方彦视为自己的同志,赫斯更是感慨万千地回忆起了当年在慕尼黑监狱中与方彦初见的场景,并对方彦那雪中送炭的5万马克唏嘘不已。见到方彦与几名国社党徒亲近的场面,几名6军将领都在心中暗自不屑:这种人即便是有几分本领,也是靠裙带关系和家族背景才飞晋升了上来,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参加即将要召开的会议的资格。

    让方彦感到有些意外和肉麻的是,身为上将之尊的凯特尔,竟然也对自己笑脸相迎,并且言谈举止间亲切得几乎过分。方彦先是受宠若惊,随即便回过味来:感情这条应声虫是看上了自己和希特勒的关系,这才想要和自己结下一个善缘!方彦心中暗自哂笑,面上却是礼貌得体地予以回应。不管怎样,面前之人都是手握重权的元亲信,自己显然不能在这种小事上开罪对方。此外,方彦也有借助凯特尔的力量染指6军的心思:勃劳希契那帮老顽固只怕是不会接受自己这个年轻得过分的海军准将,那么依靠凯特尔便显然成为了最理想的选择。

    下午2时3o分,内阁会议室的大门被卫兵准时打开。方彦跟随众人一道走进了这间金色墙壁的宽阔房间,然后非常识趣地坐在了长桌的末端。片刻之后,希特勒瘦弱的身形从另一扇小门内缓步踱出,他的表情阴沉得如罩乌云,登时就在所有与会人员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灰色压抑的情绪。

    “今天,美国人废除了他们的中立态度,准备开始向英法输送军火了。”希特勒用微微沙哑的声音开口,任谁都能听出他话语中所强行按捺着的刻骨愤怒。他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地说道:“罗斯福总统,我知道这个人。就是他像三月的野猴那样在美国国会疯癫蹿跳,并不断向美国民众表阴险狡诈的炉边谈话,竭尽一切地诋毁污蔑国家社会主义,这才最终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就是法国的德尔卡塞,是英国的爱德华七世,总有一天,他会受到德意志民族的正义审判!”(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