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63章 元首的愤怒
    “这个半身瘫痪的轮椅政客,实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虚伪狡诈、恶毒贪婪的无耻骗子。今年4月他伪善地向世界宣称,他认为一切国际问题都可以在会议桌上解决;然而最明显的事实就是,最不信任会议有用处的国家正是美国自己。美国自始至终就没有参加国际联盟,二十年间从不与大国协商解决世界事务,这足可证明他对和平是有多么缺乏诚意,简直比犹太商人还要卑劣奸险!”

    希特勒狠狠捶击着会议桌桌面,眼眸当中的恨怒之色几乎是喷薄而出:“北美的自由是从谈判桌上获得的么?南北战争是在会议桌上取得胜负的么?古巴和菲律宾是怎样并入美国版图的?巴拿马运河的每一寸河道更是埋满了当地人的尸骨!可笑的是,罗斯福居然还毫无廉耻地扮演圣母天使,将美国粉饰成为和平的守护骑士,这种对本国历史完全回避无视的卑鄙和矫情,当真是令人作呕!”

    “……罗斯福总是竭尽所能的污蔑攻击国家社会主义,并且越俎代庖的代表其他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对德国的每一步行动都报以最尖锐的敌视、和被害妄想症式的警惕。然而,这个戴着有色眼镜的罪犯,却从来不去关注英国对爱尔兰的压迫,以及英法用最残暴的武力手段对巴勒斯坦、埃及、摩洛哥等国家的自由的破坏。此外,罗斯福一边高举‘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门罗主义大旗,一边却又粗暴地干涉欧洲局势,蛮横无理地对欧洲国家的事务指手画脚。这些都是罗斯福玩弄双重标准的昭昭铁证,他的厚颜无耻,全世界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人!”

    “……现在,罗斯福那拙劣无能的新政即将失败,在疯狂的垂死挣扎中,罗斯福可耻地想出了祸水外引的策略,意图通过对外输出战争的方式来转嫁国内的矛盾视线。他就是美国和整个世界的大毒瘤,大战争贩,全身上下都溢满了腐臭肮脏的犹太血脓。我誓,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魔鬼!”希特勒大声咆哮道。

    听得希特勒上来就滔滔不绝地痛骂罗斯福,方彦不禁有些无语:这开的到底是国家战略会议,还是讨贼动员大会?然而看到与会人员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神情,方彦也只能明智地继续“聆听”元的教谕。横竖自己在过去都经受了希特勒那么多次的语言轰炸,现在这些都只算是温和的毛毛雨了。

    半个小时之后,喉咙干的希特勒终于停止了对罗斯福的攻击。他怒气未息地向自己口中灌了小半瓶“法欣格尔”矿泉水,眼眸中露出坚定决绝的神采:“罗斯福如此恶毒地干预欧洲事务,妄图扼杀德意志的复兴,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头号犹太战争罪犯如愿。我决定,6军应当在11月15日~18日期间起对西线的进攻,务求从根本上消灭法国这个民主集团在欧洲大6威胁德国的前沿基地。”

    “什么?”饶是在座众人都早已经领略到了希特勒的胆大包天和独断专行,此刻依然是被震得脑中空白一片,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要知道,今天已经是11月4日了,也就是说再过不到两周时间,德军就将全面挑起西线与英法的战端!

    “我的元,请您再仔细考虑!”吓呆了的6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堪堪回过神来,赶忙起身泣血劝阻道,“装甲部队刚刚才转战了整个波兰平原,坦克和各型车辆都有相当程度的毁坏和磨损;要想将它们全部修复,至少需要等到下个月初。此外,今年西欧的冬季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来得早,气温也打破了本世纪的最低记录:现在柏林虽然还有1o度左右,但西面的莱茵河却已经全线结冰,温度从本月初起就跌破了零下1o度。在这种天气下作战,我军的战斗力必将得不到保障。”

    6军总参谋长哈尔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缓缓说道:“尊敬的元,以当前我军的弹药储备量,也不适合在短期内起西线战役。倘若爆大规模的激烈战斗,那么我军的弹药量仅够一半的军队打15天,而想要在半个月内击败法国是不可能的。另外,在战争爆前后,我们曾不止一次地郑重宣布德国不会率先侵犯比利时与荷兰的中立;如果我们如此轻易地就将曾经下的誓言踩在脚底,那么今后德国又该怎样在欧洲树立属于我们国家实力的地位和威信?”

    “根据气象部门的预计,今年西欧的反常极寒气候,必然会伴随有更加密集的猛烈风雪。在这种天气下,飞机将无法有效支援到前线部队,这只会有利于空中力量比我军弱小的英法军队。”6军航空兵司令施佩勒也出言劝阻道。

    这三人每说一句话语,希特勒的面色就难看一分,待到施佩勒的话音落下时,希特勒的脸庞已经完全成为了酱紫色。他霍地站起身来,一双灰蓝色的眼眸死死盯着面前几名6军高级将领。在那仿佛是要择人而噬的锋锐厉芒下,勃劳希契的额头上率先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然而他却极其罕见的没有在希特勒的意志面前屈服,而是艰难顶住了对方那充满了愤怒与暴虐的眼神。

    “你死宅富兰克林啊,妨碍咱都渣渣!”希特勒突然怒声咆哮,那尖刻而毫不留情面的话语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灵魂剧颤。方彦的大脑微微失神,这才反应过来希特勒所说的本意是在痛骂对方是懦夫、饭桶、和软蛋。方彦深吸口气,心中也不禁猛烈打起鼓来:与东方语言文化不同,在尤其重视勇气与荣誉的普鲁士军官团内部,如此程度的辱骂已经不啻于用鞋底猛扇对方的耳光了!

    “我知道你们那可怜的心思在想些什么!”希特勒的话语如连珠炮,排山倒海般轰炸得勃劳希契三人根本抬不起头来,“你们是在恐惧法国这个曾经战胜过我们的敌人,是在恐惧那支曾经擎起了西线协约国半边天的英国6军,现在一听说要和他们打仗,你们就从灵魂深处感到胆怯和战栗!如果人人都像你们一样胆小,那么今天的德国仍然还在为6军总人数是1o万还是3o万而与英法争执不休,莱茵兰、苏台德、和但泽的日耳曼人更是还在异族的残暴铁蹄下惨遭蹂躏!”

    希特勒呼吸粗重,继续咆哮道:“德**队不适应寒冷,难道英法军队就能在严寒天气中来去自如吗?德国现在没有做好完整的战备,难道刚刚才从民主的软弱中开始转变的英法会比我们做得更好吗?你们看了那么多历史,难道还不明白这个人偶是任由胜利者打扮的吗?这都是你们由于怯懦而找的可笑的借口!”

    勃劳希契脑中浑浑噩噩,仍是有些不敢相信希特勒竟然这般对自己毫不留情地拆筋扒骨:其不仅对自己隐藏的潜意识彻底揭露,而且还在众人面前彻底批判、彻底打倒!在愤怒和羞惭的驱使下,他竟径直摊牌道:“可是弹药储备终究是个无法绕开的问题。事实上,现在西线所有的中将及以上军官都不愿意立即动攻势。如果元执意进攻,那么请允许我辞去当前的职务,另请其他高明来担任。”

    “辞职?你以为将头埋进沙地里就能避免风暴的到来?”希特勒更加恼怒,断然否决道,“现在正值战争时期,每一名德**人都要为祖国尽献自己的力量,而6军司令阁下,您更要肩负自己的责任,履行自己的义务!谁要是敢在大敌面前胆怯动摇,心生退意,谁就是背弃德意志的逃兵和叛徒!”

    说到这里,希特勒环视全场,语气森然地开口道:“我在这里正告各位,谁要是在战争期间拒绝服从最高统帅我的命令,那么我将会动用一切手段和力量来惩罚这类叛国者,包括盖世太保。请相信,这句话我绝对会百分百做到的。”

    方彦怔怔看着会议桌上的削瘦身影,那张熟悉的容颜竟变得那么陌生。忽然间,方彦心中一阵通明:在无上威权的笼罩下,今天的希特勒已经再不是当年那个和自己抵足夜谈的朋友了。他已经成为了君王,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仅次于斯大林的独&裁者。虽然希特勒依旧有常人的情感喜乐,但那份因绝对集权而产生出的冰冷、麻木、和残酷,终究会一点一滴地将他心中的光亮全部盖过。

    被希特勒用人身安全加以威胁,原本充盈着恼羞成怒情绪的勃劳希契,竟是从心底深处诞生出了强烈的惊恐。他登时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去,再不敢对希特勒的命令说半个不字。哈尔德和施佩勒也在低头中选择了沉默,像极了听话的小厮侍从。希特勒脸上的冰冷之情逐渐消退,他叫来自己的副官,然后从对方的文件袋里取出了一份手写的备忘录。(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