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65章 洞彻
    随着希特勒的这番话语,内阁会议室中的所有军政要员都将目光投向了长桌末端的那名青年。一时间,方彦从十几双眼眸中读出了各不相同的情绪:有欣赏、有善意,也有冷淡的漠视,以及隐含着嫉妒的鄙夷。

    面对这些在整个德国都拥有莫大权力的重量级人物的注视,已是身经百战的方彦没有任何畏怯;他镇定自若地迎上希特勒的目光,朗声说道:“尊敬的元,您已经在政治和军事层面都做出了英明的抉择。我只想就另外一个问题表明我的观点,那就是当前国内军事装备的生产。随着美国开始向英法出售战争物资,西线联军的装备必将得到大幅加强,我们军人虽然无惧任何挑战和牺牲,但显而易见,没有哪一名士兵愿意看到德意志就此失去对西方国家的装备硬件优势。”

    长桌靠前的位置上,瓦&尔特的脸色蓦地一变。他清楚记得自己这个侄子在十天前就找过自己,并痛心疾地提出了对当前德国装备生产现状的强烈不满;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方彦竟然这么快就把话直接捅到了希特勒面前,而且还扯上了反制美国向英法出售武器的这面义正词严的大旗。以瓦&尔特对希特勒的了解,后者几乎百分百会被说动,而身为经济部长的自己就将立即被推到风口浪尖!

    希特勒的神情果然迅凝重了下来。他双拳渐渐握紧,咬牙诅咒道:“罗斯福这个可耻的瘫痪,我绝不会让英法就这么安然的成为他在欧洲的势力代言!我要造飞机,造飞机,造飞机,将英法军队和他的野心彻底葬送在法国平原!而如果罗斯福四处放火的疯狂行为还不收敛,那么我就造军舰,造军舰,造军舰,让那些散漫的撒克逊牛仔承受德意志新公海舰队的全部怒火与铁拳!”

    “瓦&尔特,你准备用什么方式来提升战时的军备生产?”希特勒倏然转过身来,灰蓝色的眼瞳直视瓦&尔特的容颜。面对希特勒那期盼中又带有点点急切和威压的目光,瓦&尔特喉结滚动,终是认命般地将方彦之前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包装成自己准备采取的策略向希特勒尽数道出。

    在整个过程中,瓦&尔特没有任何保留,即便是要将整个国内的军工企业都纳入到统一规划当中也是一样。他深知希特勒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必须要拿出足够数量的干货。此外,瓦&尔特心中还存有另一层算盘:如果能借助希特勒的支持来推进装备生产工业的全面整合,那么自己的职权就又将得到一次明显的提升。

    希特勒静静聆听着,心中已经转过了众多个念头。诚然,自己经济部长提出的好几条建议都将损害现有的国家利益格局,然而现在毕竟是战争时期,很多地方也应该做出一些改变了。例如,各个军种都不应该再有自己的专属装备小灶,同时资本家们也应该放下自己的一部分面子和利益,将国家的需要摆在位。谁要是贪得无厌,依旧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冥顽不灵,盖世太保绝对不是无用的摆设!

    “我的经济部长,这件事情就交由你全权去办理。如果你在推行装备增产的政策中遇到什么阻碍,盖世太保全国总指挥将是你坚强的后盾。”希特勒向后方的希姆莱看了一眼,后者当即恭敬地点头领命。瓦&尔特心中大为振奋,脸上却仍旧保持着波澜不惊的神情,对希姆莱致意道:“那么就劳烦党卫军上将阁下了。”

    不过,在下达总******的问题上,希特勒最终仍是在摇头中表示了否决。一旦这道命令颁布,就意味着当前德国民众本就不十分充裕的物质享受,会因为轻工业的萎缩而变得更加紧张稀缺;为了防止出现第二个1918年革命,希特勒认为保持德国民众现有的生活水平是完全有必要的政策。此外,德国也没有准备要打一场长期战争,因此总******这柄双刃剑,最好还是让它永远躺在剑鞘里面。

    对于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方彦也只能在无奈中选择了默认。国社党执政近7年后形成的体制问题,不是方彦一个人、甚至是希特勒本人所能够轻易撼动的。当前能够收获这个结果,已经是远远好于历史同期,方彦也不指望奢求太多成绩。

    夕阳斜照,晚霞灿烂如金,一众德国高层要员从雄伟宽阔的总理府正门鱼贯走出,形成了一道华贵庄严的服饰匹练。接近三个小时的会议终于结束,每个人几乎都被希特勒赋予了相应的任务。由于责任在身,众人都无心再在总理府多待,经过简单的道别,他们便纷纷坐上了来时的轿车原路返回。

    “等等,约纳斯。”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方彦身后响起。正准备跟随雷德尔乘车返回的方彦脚步一滞,随即转过身来,果然看见自己的便宜叔叔瓦&尔特正从大门内快步走了出来。方彦向已经上车的雷德尔露出歉意的神色,而后对瓦&尔特说道:“叔叔,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瓦&尔特目光紧紧凝视着眼前的青年,那张容光俊美如昔的熟悉脸颜,竟让饱经风雨的他也生出了一丝完全看不透的神秘感觉。他张了张口,缓缓出言道:“约纳斯,上次你是不是已经预料到了会出现今天这番局面?借助美国修改中立法对英法出售武器的契机,向元提出针锋相对的军备增产的策略。有这份大势作为推动,以往做这件事情所要面对的困难阻力,都会变得迎刃而解。”

    方彦展颜一笑,道:“叔叔,我从来就没有把目光仅仅局限于国内这方舞台。美国虽然和德国相距整座大洋,但这个国家的举动同样可以被我们所利用!元之所以能够在过去连续取得辉煌的胜利,也是因为他的眼光已经上升到了一个难以仰望的高度,可以将各个国家的一切历史渊源、和现状动作,都纳入到他实现自己目标的手段当中!我上回已经说过,这是德**备获得增产的一个理想契机,您可不要浪费了这个提升自己权力的宝贵机会。”

    看到方彦向自己微笑鞠躬,然后登上雷德尔座车的矫健身形,瓦&尔特脑中直如春雷并奏,一时间只剩下了侄子那句从未将目光局限于国内的豪迈宣言。过了半晌,瓦&尔特才缓缓迈开脚步,朝着自己的官署起身走去。他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情,自己这个侄子无论是客观行动,还是主观内心,都绝对不是单纯的海军将领。想到这里,瓦&尔特心中忽然一阵触动:近几年来,自己都在为政治衣钵无人继承而沮丧失落,或许有朝一日,约纳斯就将脱下军装、换上笔挺的西服。

    “约纳斯,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在会场上向元提出劝谏?”在威廉大街的另一端,坐在轿车后排的雷德尔满是不解地对方彦询问道,“难道你不觉得,过分追求舰队集中运用的手段,已经背离了海军应当具备的战略意义的目标了么?展舰队的根本目标就是打击敌人,而绝非是静坐在港内等待生锈;这可是你在13年前写的那本《公海舰队兴衰启示录》中就反复提及的核心主旨!“

    面对这名拥有当前德国独一无二的元帅军衔的最高级职业军人的质疑,方彦却是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压低声音,用只有自己二人能够听清的声音说道:“元帅请放心,西线战役不会在今年冬天之内打响的。正因如此,元才会否决了您配合6军进攻的请战要求,只是要求海军尽量完善出征之前的准备工作。”

    “什么?”雷德尔双眸陡然睁大,忍不住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片刻之后,回过神的他也将声音控制了下来,低声道:“可是元明明已经下达了命令,将在8天之后的11月12日就起攻击!而这个冬天要到明年的2月初才会过去呢!”

    “那是元为了向勃劳希契将军等一群不准备在西线进攻的6军高层施压,而刻意在他们面前展现出的态度。元只有表现得足够坚定不移,才能驱使那些患有恐法症和恐英症的将军们鼓足勇气,向曾经战胜过自己的敌人亮出刀剑。”方彦撇了撇嘴道。

    对于6军高层那群永远活在过去阴影当中的怂货,方彦心中持一百个鄙夷:虽然战争追求的就是算无遗策,以堂堂之阵碾压面前的敌人,但实际上又有哪几场战斗能够做到这点?如果面对强大的敌人就逡巡不前,那么迟早要对上美帝的德国干脆就此投降,还能让普通民众免于遭受战争的创伤!

    “不过,海军上下还是应当表现出即将迎来西线战役的紧张。毕竟元已经明确规定了进攻时间,我们如果消极对待就是违抗元的命令。”方彦补充说道。雷德尔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青年,道:“约纳斯,我现你比我还要精于政治。对于你的海军之路而言,真不知是助益还是阻碍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