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70章 扩充
    在寒风的裹挟中,一身墨绿色劲装制服的希姆莱出现在了总理府的大门口。

    见到这名自己忠实的臂膀下属,希特勒那因为6军高层的胆小软弱而怒恨不已的情绪,终于得到了些许的缓和。他换上了一副笑脸,开始和面前的希姆莱和颜悦色地交谈起来。在这条世界线中,由于戈林的提前死亡,统领党卫军的希姆莱已经成为了国社党内唯一有能力和那群普鲁士军官团争夺军权的存在。有鉴于此,希特勒对希姆莱的倚重也愈增加。特别是当战争爆之后,随着6军的势力急剧膨胀,希特勒更是对希姆莱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厚望:他无比渴盼希姆莱能够将党卫军做大做强,甚至展成为能够和6军分庭抗礼的强大力量。

    而对于希姆莱来说,党卫军的武装和增强,又是他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结果。自从罗姆和冲锋队在1934年被镇压之后,国社党手中就再没有一支真正可堪驱驰的武装力量:尽管近几年来党卫军的势力快展,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执行对内镇压任务的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根本不具备真正的武装和战斗力。而如果党卫军也能在对外战争中获取一席之地,那么他希姆莱的地位也必将水涨船高,并真正成为手握重权的党和国家的最高决策成员!

    在双方目标一致的前提下,关于武装党卫军的扩编方案也很快就被二人敲定下来了。雄心勃勃的希姆莱计划以目前的3个旗卫队为核心,将它们的编制扩大到师;而这几个新组建的师也不是普通的步兵师,而是装备了大量机械化载具的装甲掷弹兵团。其中,希姆莱甚至准备给其中一个师配备1个坦克团;这个师内的其他编制也将随之做出改变,令其成为为真正的装甲师。

    11月7日的当天下午,希特勒径直召见了勃劳希契,并向后者告知了武装党卫军将要扩编的相关情况。希特勒表示6军应当秉持同一个德国的集体理念,将装甲师和摩托化师的调度指挥、和战斗经验,都不吝教授给新组建的党卫军部队。当然,为了不过分刺激到6军团体的神经,同时也是对党卫军高层缺乏指挥素养有着深刻的认知,希特勒承诺党卫军在战时仍旧归属于6军指挥。

    听得对方张口就要组建1个装甲师和2个装甲掷弹兵师,勃劳希契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要知道当前整个6军都才拥有6个完整的装甲师和4个摩托化师,另有4个装备1号坦克的轻型快师准备改编升级成正规装甲师。党卫军的此番扩充,必将大幅挤占属于6军的人员和装备,并在相当程度上干扰到后者的整军进程。

    然而,勃劳希契却是完全没能阻止这份计划的实施。因为就在今天上午,希特勒刚刚通过凯特尔布了推迟在西线展开进攻的命令:这让整个6军高层都如释重负,并生出了一种从悬崖边上又给拉了回来的强烈庆幸和喜悦的感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元对尚未完成进攻准备的6军的另类妥协:因为虽然进攻日期只是被推到了两周之后的11月25日,但随着冬季的临近和到来,西线的天气和运输情况只会越来越差,进攻时间也将必然往后不断拖延。

    对于以勃劳希契为的6军高层来说,这无疑是他们所能想象到的最好局面了。而在希特勒已经做出了如此重大让步的情况下,如果6军再在党卫军的扩编问题上推三阻四,必将和希特勒彻底闹僵,而如此产生的后果绝非是勃劳希契等人所能承受的。更何况希特勒还向勃劳希契做出了郑重保证:这几个新组建的党卫军师,在作战行动中将完全接受6军的节制指挥。

    尽管勃劳希契同样已经对希特勒的承诺产生了几分戒心,但此时他却是完全相信希特勒这番话的诚意——如果党卫军敢抛开6军单干,那么就凭希姆莱等人的军事素养,即便是给他3o个师,这些军队也会像雪崩下的树木那样在极短的时间内断碎飞散!

    经过一番权衡,勃劳希契最终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希特勒向6军当中掺沙子的举动。得了大便宜的希姆莱当即欢天喜地地去找瓦&尔特,让后者在生产计划中为他排出足够的武器军火。党卫军的势力展由此偏离了历史,朝着方彦前世的未知领域飞推进。面对这一蝴蝶效应,方彦暂时只能默默保持旁观,他心中隐约有预感,党卫军将成为未来德国政治棋盘中的一枚举足轻重的关键棋子。

    苏联,北方巴伦支海,摩尔曼斯克港口。

    临近冬季,这座位于北纬69度的港口城市已经越来越难以看到灿烂的红日。上午1o点,太阳才不情不愿的在东方海平线上露出半个圆弧,到了下午4时便完全消失在了天空中,只在这片冻土雪原中留下无尽的冰冷、漆黑、空茫、和萧瑟。红旗北方舰队的官兵也早早结束了日常勤务,来到岸上的酒吧中消磨漫长而难熬的极夜时光:尽管苏联当局非常重视摩尔曼斯克这座终年不冻、且能够自由通向广袤世界的港口,但如果从生活的角度来审视,这里却是不折不扣的荒凉弃土。

    苏联港口守备司令叶夫根尼裹着一件厚厚的熊皮大衣,站在码头上不断向西北方的漆黑海面上焦急地张望。太阳落山后的气温已经骤降至零下15度,可身为上校的他却丝毫没有要进入室内、享受壁炉温暖的念头。在他身旁,曾经和方彦有过接触的北海舰队司令瓦连京、以及内务部中校奥列格,也都伫立在寒风当中。只是相比于叶夫根尼的焦虑,他们脸上更多的则是耐心和平静之情。

    “该死的德国佬,不是说好了在今晚8点派人与我们接洽么?现在都7点58分了,为什么海面上依旧什么光亮也没有?”叶夫根尼不知是第几十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怀表,终于忍不住低声骂了出来。他开始在原地来回踱步,额头上竟然因为急躁而生出了点点的汗珠:“难道德国人要毁约?他们的承诺都是放屁么?”

    “叶菲同志,请您稍微冷静下来。德国人是非常刻板守时的生物,他们要做的事情都会尽量实现极致的精密和细致。”三十五岁的瓦连京毕竟要比未满而立的叶夫根尼沉稳一些,闻言开口劝说道。瓦连京顿了顿,再度说道:“十天前我带着3ooo吨重油出海的时候,也是等到凌晨2时整,才从电报机里收到了对方确定交易地点的详细电报。现在我只后悔自己当初过于谨慎,只带了一小部分重油去和德国人交易;若非如此,我现在已经可以在明斯克市郊修一幢别墅了。”

    叶夫根尼又是嫉妒又是向往,酸溜溜地说道:“即便如此,那也是1.5万美元的总财富!我在这其中只能分到2o%,根本不够我答应给那三个女人买的礼物。”他咬了咬牙,道:“我今后十年的生活,就全部都押到了这笔交易上,德国人如果不来,我就算要冒再大的风险,也要******将那个万恶的德国中校干掉!”

    正自切齿诅咒,叶夫根尼忽然看到西北方的漆黑当中有亮光微微闪动。他身形猛然震动,定睛望去,果然又看到那道亮光闪烁出了两短三长的接头信号。叶夫根尼心中大喜,赶忙用自己的手电筒进行了回应。他再度低头看了看表,现时间正好走到了8点整。见此情形,旁边的瓦连京和奥列格也都长长舒了口气。

    空中传来动机的淡淡嗡鸣,声音越来越清晰,大概十几分钟后,一条与普通交通艇完全相同的小艇就出现在了码头边。一名穿着普通俄国人服饰的中年男子跨步走上了6地,用流利的俄语向面前几名苏联高级军官微笑说道:“先生们,我是为德国布罗姆家族服务的拉斐尔。5年前我曾经是列宁格勒联盟造船厂的副主管,当时还和曾经在波罗的海舰队服役的瓦连京先生有过交谈。”

    瓦连京怔了一怔,眼眸中随即露出惊喜之色:面前之人正是他留有印象的故人。当初联盟造船厂还处在德国资本控制之下的时候,刚刚晋升上尉的瓦连京随团到船厂考察,接待他的正是这位名叫拉斐尔的中年人。此刻再见到拉斐尔,瓦连京对一个月前到此的那名德国青年军官所具有的能力再无任何怀疑:他果然是改变自己命运的财富之星,今后自己的生活就将真正翻开崭新的一页。

    “三位先生,你们提供的武器应该都准备好了吧?如果没有问题,那么我就要请出另外两名武器专家开始验货了。”随着拉斐尔的话语,又有两人从小艇的密封舱室中钻出。看着面色变幻的瓦连京三人,拉斐尔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这是我们在合同中就规定好的程序,相信贵方一定会信守承诺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