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77章 果断
    “市长先生,今天可不是什么愚人节!”吕蒂猛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声音颤抖地对着电话另一头大声喝道。他已经听了出来,电话那端的人正是图尔库市的市长。虽然吕蒂不认为对方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和自己玩神志不清,但他向自己报告的情况却也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今天清晨苏联才刚刚向芬兰宣战,怎么下午意大利军火船就进入了本国的港湾?

    “总理阁下,现在港口里的确来了一艘悬挂意大利国旗的船只。船主是我认识的一位意大利商人,他声称船上有足够武装三个团的军火准备向我们售出。我已经派人上船查验过,其武器弹药的储量的确极为丰富,而且全是清一色的俄制军火!由于数额巨大,我必须向您汇报请示:如果我方有意同他们交易,那么就请总理阁下派遣全权代表来与他们展开谈判。”图尔库市长解释说道。吕蒂闻言呆在了原地。他缓缓坐回到座椅中,脸上已经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撼神情。

    毫无疑问,今天这艘意大利船只驶入图尔库港,绝对是意方蓄谋已久的行为。否则,根本无法解释意方军火船为什么会在即将封冻的波罗的海出现,且船上装的还是清一色的俄制武器。而更令吕蒂感到震惊和不解的,便是这艘船只抵达芬兰的时间。随着英吉利海峡和北海被英德两国划为战区,从地中海到芬兰湾的海上航程已然猛增至4ooo海里;除了极少数大型高邮轮之外,普通船只至少要花半个月,才能走完这段遥远的距离。这意味着意大利早在11月上旬就知道苏芬战争不可避免,并开始筹集俄式武器——而那时苏芬之间的领土谈判还没有破裂!

    “意大利人的这份对局势的惊人洞察力,比德国元还要夸张了吧?”吕蒂充满敬畏地暗自思索,其越想便越觉得意大利对局势的把控简直妙到了毫颠。如果这艘军火船早一周抵达,自己未必会对她运载的货物加以重视,而如果她的行程再晚个十天左右,则不仅图尔库港将全面封冻,就连波罗的海都几乎无法再让船舶航行了。只是吕蒂有些难以想象,那位从1933年起就被德国元的光芒完全盖过的意大利领袖,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可怕了?

    “总理阁下,我们需要向意大利人购买这批装备么?”电话那头的图尔库市长听吕蒂久久不出声,忍不住再次开口问了一句。吕蒂蓦地从思绪中惊醒,断然回应道:“这些军火我们全部都要买下!我立即就联系曼纳海姆元帅,请他派遣军方专业人员赶到图尔库加入谈判队伍。另外三个小时之后,政府的全权代表也会抵达你那里。我们需要以最快的度将这批军火买到手中。”

    在总理吕蒂的关注和督促下,芬兰方面的行动极为高效:当天傍晚,包括政府文官和军队人员在内的芬兰谈判团便在图尔库港聚集,并坐到了意大利商人弗朗茨的面前。本来按照正常的交易流程,芬兰方面是应该先晾一晾作为卖方的弗朗茨,以便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获得更有利的位置,然而此时的芬兰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悬崖边,再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供他们挥霍了。正如曼纳海姆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所表达的期望那样:如果这批军火能够早一天运抵前线,就能在苏联侵略者的炮口下拯救成百上千芬兰士兵的生命!

    见到芬兰人那几乎是亟不可待的姿态,弗朗茨心中不禁狂喜欲爆。今天这番彻底的卖方市场,是做了几十年生意的弗朗茨所从未遇见过的完美局面;这意味着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开出正常时节根本无法企及的高价,大快朵颐地捞上一笔。虽然这些钱最后是打进意大利法西斯党的瑞士银行账户,弗朗茨完全没有能力在这上面做手脚,但齐亚诺外长却是向他承诺,在事成之后可以拿到1%的交易额作为提成——这便足够让弗朗茨为之热血沸腾了。坐在谈判桌前的弗朗茨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批军火卖出最好的价钱。

    莫辛纳甘m1891步枪85美元,马克沁m191o型重机枪7oo美元;37毫米m193o战防炮4ooo美元,76毫米m19o2野战炮1.2万美元……这批保养程度并不如人意的旧式武器,均被弗朗茨开出了比精品装备还要高一倍的价格。而枪炮弹更是常规市价的3倍,每千7.62毫米子弹的报价高达15o美元。期间,芬兰人试图进行还价,但都被双眼充满了金钱符号的弗朗茨断然拒绝。弗朗茨表示走遍天涯海角,就是这个数,不服你就自己开动军工厂生产这些武器和弹药!

    冬风呼啸,雪花飞舞,意大利都罗马笼罩在一片淡淡的银白当中,在金红碧绿的建筑映衬下显得格外赏心悦目。时值初冬,这座位于地中海畔的温暖城市也受到了今年东欧寒流的强烈影响,变得如同阿尔卑斯山麓般清冷冰寒。人们又是好奇又是兴奋地打量着街道房屋上的积雪,着实感觉新鲜无比,无忧无虑的孩童更是撒欢似的跑了出去,在嬉闹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

    富丽堂皇的休息室里,意大利领袖墨索里尼正默默凝视着手中的电报。区区百余个词组的文字,墨索里尼却反复看了近半个小时。咫尺之外,外交部长小齐亚诺也是一脸沉肃,只是相比于其岳父的沉着平静,年轻的小齐亚诺的眼眸当中,已经流露出了惊愕、震动、苦涩、和酸妒交相混合的复杂神色。

    “芬兰人还真是富有,价值85o万美元的外汇和外国债券,他们竟然只用3天时间就筹集完毕,交割出去了。”

    墨索里尼轻声低语,那张略微胖的脸上终于忍不住浮现出了几分感慨之意。他缓缓放下手中的电文,看向旁边的小齐亚诺轻叹道:“加利,你的那位妹夫,真是一位在战略格局领域拥有独到眼光的天才。我可以断言,他绝对在一个月前就预料到了这场苏芬冬季战争,因此才会想方设法的向我们借势,以实现他的军售计划!这份眼光的确该他收获这笔财富。除了协议中划归给我们的那部分之外,其他的外币和债券都转交给小约纳斯吧。”

    小齐亚诺勉强点了点头,心中沉郁更甚。自己此番显然是被方彦算计和利用了:意大利莫名其妙的就被拖进了苏联与芬兰之间的恩怨,并以始作俑者的形象高调介入并支持了芬兰人的卫国战争。然而最终的经济利益却几乎全被身居幕后的方彦给拿了去,留给他的仅仅只是不到零头的金钱。

    虽然意大利本身就和苏联极不对付,即便没有方彦引出的这档子事也会大力声援芬兰,但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却是相当难堪,尤其是让身为外交部长兼领袖继承人的小齐亚诺感到无比气闷。想想也是,我乃堂堂列强外长,在局势预判上竟然完全输给了一个比我还要小4岁的区区军人,这就好比意大利足球队被罗马尼亚这种货色踢了个4比o,简直是不能忍!

    然而正如墨索里尼所言,这波又的确是他小齐亚诺技不如人。谁让他之前没有嗅出北欧空气中的火药味,让方彦钻了空子呢?至于扣下这笔钱泄愤,小齐亚诺又不屑为之:毕竟自己承诺过只收4%的劳务费,而身为意大利领袖继承人的他显然不能失信。更何况对方还与自己有着颇近的亲属关系。此时小齐亚诺还不清楚这批军火的来历,以为方彦也为此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如果被他得知方彦仅用5o万美元就盘下了它们,只怕立即就要找根意大利面条悲愤上吊了!

    墨索里尼没有去关注女婿的心思,而是径自考虑这封电报背后透露的信息。芬兰人也是相当有魄力,如此一大笔宝贵的外汇和债券,就这么狠心扔了出去。看来芬兰人想得很清楚:与其被苏联征服、所有财富都遭到强盗洗劫,倒不如将财富全部换成能够开火的步枪大炮,和侵略者做殊死一拼。

    想到这里,墨索里尼心中不禁有些意动。芬兰的国民收入是相当丰厚的,所欠缺的只有军事工业而已。如果自己也把军火卖到芬兰去,收获的利益又岂是那名德国准将能够比拟?

    除了经济利益之外,墨索里尼同样毫无悬念地现了这其中所蕴含的政治契机。时至今日,意大利已经在欧洲大战中守了整整3个月的中立,这使得身为欧洲列强之一的意大利已经开始逐渐被世界淡忘,而这对墨索里尼来说是绝难忍受的事情。在墨索里尼的心里,意大利只能、也必须是以第一流国家的姿态活跃在世界舞台,默默无闻和作为德国小厮而存在都是绝对不容许!(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