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78章 叛逆期
    “加利,我准备全力支援芬兰的抵抗作战。”

    墨索里尼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光炯炯地对面前的年轻继承人说道:“此次苏联向芬兰悍然挑起战端,是野蛮疯狂对文明理智不可饶恕的侵犯;我可以断言,整个西方世界都将充满了对苏联的怒火和憎恨。然而,无论是英国、法国、德国、还是美国,它们都会被各种原因捆住手脚,无法真正干预这场战争。唯一能够毫无顾虑地支援芬兰的国家,只有光荣的意大利。这是属于我们的难得机遇。”

    小齐亚诺双眉微挑,却是对自己岳父的这番态度早有预料。自从1938年1o月《慕尼黑协定》签署以来,以中间人的身份成功斡旋、并避免了一场大国战争的墨索里尼,就俨然以欧洲仲裁者的身份洋洋自居。尽管德国与英法间的矛盾还是因为波兰问题而付诸武力,但随着交战双方对意大利的争相拉拢示好,墨索里尼的良好自我感觉没有任何消退,总想着要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此番,如果意大利能在英美德法等大国皆不介入的情况下,以独挽天倾之姿擎起抗苏援芬的道义大旗,那么意大利就将毫无悬念的成为世界**产国际的政治中心,在整个西方世界收获极尽的尊荣与声誉。而墨索里尼本人,也将取代近几年来光芒万丈的希特勒,重新以法西斯运动领袖的身份出现在世界面前!

    然而丰满绚丽的理想,却总是会被骨感灰色的现实给摧毁击碎……

    “领袖,我认为这件事情很难展成您希望的格局。芬兰实在是太过弱小了,其军队力量和苏联这个庞然巨物根本无法相比;目前的这场战争顶多持续两个星期,且定然会以镰刀铁锤红旗高高飘扬在赫尔辛基总统官邸而宣告终结。就算是我们从今天开始就在国内征集志愿者、并筹集军火武器,等到它们抵达芬兰之时,战争早已经结束了。换言之,我方很难给予芬兰及时有效的援助;而如果做不到这点,意大利也就没有资本在政治上获得您所想要的地位。”小齐亚诺慢慢说道。

    墨索里尼面色一变,蹭蹭两步迈到地图前,然而只用了不到半分钟,他便颓然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心中激动的烈焰瞬间熄灭了大半截。因为墨索里尼悲哀地现,从意大利到芬兰的航路迢迢4千海里,比从法国横跨大西洋的路程还要远一大截;等到自己的援助过去,斯大林同志早就进入他忠实的赫尔辛基了。

    更何况,今年波罗的海结冰严重,船舶难以通行,这使得援助人员和物资都只能在挪威的纳尔维克港下船,然后走过1千公里的山路抵达苏芬前线。其中,后者还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真要在蜿蜒盘绕的冰山雪岭中穿行,只怕2千公里都打不住!

    “真该死!”墨索里尼一拳砸在了地图上,脸上满是沮丧懊恼之情。这次本来是他在国际舞台上高调展示力量和声音的绝好契机,然而这糟糕的先天地理环境,却是直接就把他的愿望给扼杀在了襁褓里面。说到底,意大利还只是一个地区性强国,在诸如干涉西班牙内战、或是欺负埃塞俄比亚土著等周边事务中还能露把脸,至于远在北欧的苏芬战争便着实鞭长莫及了。

    “加利,你说我们能否借道德国领土,将援助空运到芬兰去?”墨索里尼死死盯着眼前的地图,忽然瞳孔收缩,开口说道。相比于从地中海出进行环绕整个欧洲大6的漫长海上航程,以德国作为前进基地就要近了太多:如果以东普鲁士的柯尼斯堡为出基地,那么到芬兰的空中航线就只有65o公里。这意味着意大利运输机即便要绕远路、以避开从波罗的海三国起飞的苏联战斗机的拦截,也足够满载货物跑一次单程飞行了。虽然这样的运输量和海运根本无法相比,但却同样能够在世界面前展示意大利捍卫资本主义,抵御红色布尔什维克的决心。

    小齐亚诺缓缓摇了摇头,道:“领袖,只怕德国元不会允许我们的援芬物资进入他们的领土。目前德国与苏联有着紧密的利益联系:德国不仅需要从苏联进口大量原材料,更依赖于苏联的友谊以换取东方边境的安宁。如果德国元同意向我们开放领土,就等于是公然与苏联为敌。在西线局势尚不明朗的今天,他是不会去主动得罪苏联人、给自己平添一个强敌的。”

    墨索里尼面色一僵,随即眼中露出强烈的愤恨,怒声道:“希特勒这个卑微的奥地利下士,他可耻地背叛了神圣的反布尔什维克使命,竟然和苏联这头残暴的大猩猩做起了交易!苏联人几乎一枪不放就吞并了几乎半个波兰,同时将波罗的海三国全部纳入其势力范围,这些都是希特勒一手造成的灾难性格局!”

    “就连现在的巴尔干,也因为德苏结盟而出现了全面崩坏的趋势。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和希腊都在向苏联示好,争取能和莫斯科做一笔不亏本的买卖;眼看着红色瘟疫就要从乌克兰蔓延到地中海,蔓延到我们的眼前!如果说西方世界谁对苏联的贡献最大,只怕再没有人能过他这个自诩为反苏斗士的骗子。如果我是斯大林,给希特勒颁列宁勋章都不能表达我心中的感激!”墨索里尼越说越怒,忍不住愤然将自己面前的椅子一脚踢翻在地。

    小齐亚诺恭谨地站在旁边,心中却是暗自欣喜。过去几年时间里,墨索里尼在外交上几乎都是站在德国一边,推动意大利不断向柏林靠近;这让意大利的站队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并明显影响到了意大利在英法与德国这两大阵营之间待价而沽、捞取利益的底气。对此,小齐亚诺曾经好几次规劝墨索里尼而不得,心中早已是忧虑难平了。

    与热衷“政治主义”的墨索里尼不同,小齐亚诺就没有那么死板的意识形态束缚了。他更多的是从意大利本国的纯利益角度来考虑问题。对于德国,小齐亚诺是半点好感都欠奉:因为他觉得希特勒太过急功近利,总是做出冲动激进、而又让意大利无比头疼棘手的事情。

    去年希特勒引的苏台德危机,就曾让意大利焦头烂额;罗马当局使尽了浑身解数,才终于把局势平定了下来。可还没等消停一年,希特勒就先肢解捷克、后入侵波兰,将欧洲又拖进了一场新的列强大战。小齐亚诺不明白,为什么希特勒就不能闷声展一段时间,等个5年之后再开战?

    要知道墨索里尼已经无数次向希特勒陈述,意大利至少要等到1943年才能完成战争准备。希特勒明知如此,却执意要对身份敏感的波兰开刀,并不惜与苏联这个**国家结盟以增强自己的声势;这桩桩件件,可曾丝毫顾及了意大利的利益和颜面?

    此番,墨索里尼心中的不满情绪,终于因苏联对芬兰的这场侵略而迎来了总爆。小齐亚诺在欣慰之余,也开始考虑该如何才能给希特勒一点颜色作为回馈。意大利是时候该放出自己的强硬态度了,要不然世界还真以为墨索里尼成了希特勒的温驯跟班——前者出任相的时候,后者还只是区区一个复员的6军下士!

    “领袖您说得完全正确。在反布尔什维克这点上,我们必须要和德国划清界限,让世界都看到我们在芬兰问题上的正义表现。即便我们无法对芬兰提供真正及时的支援。”小齐亚诺整理思绪,向眼前怒气未息的墨索里尼提议道。和往常一样,小齐亚诺的话只讲了半截:自己岳父同样是在国际政治中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手,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他说,墨索里尼也能够轻易理解。

    墨索里尼脸上的怒意渐渐消退,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进一步疏远德国,朝着真正的中立态度转变,以此来从交战双方手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小齐亚诺点了点头,道:“正是这样。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了能从根本上改变欧战局面的关键力量:如果我方加入英法,后者就能立即稳固住摇摇欲坠的海上局势,并且让德国失去每月过3o万吨的原油供给;而如果我方倒向德国,则英法的地中海局势就将全线糜烂,同时这片水域再无法支撑起英国的霸权。”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会对意大利展开拉拢,而且拉拢的方式只会有可口的胡萝卜、而绝不会有任何带有刺激威胁的大棒。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吃完德国再吃英法,把我们当前缺乏的东西全部从这三个工业大国手中要过来。”小齐亚诺补充道。

    “等等加利,我记得你在三个月前,也曾对我说过从两方得利的类似的话。”墨索里尼皱起眉头,道,“这和我们目前已经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么?”(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