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281章 僵局
    苏军师长的反应不可谓不迅疾,临场应对也做得中规中矩,实际上他正是红军199个师长中极少数没有被清洗的幸运儿之一,专业水平比起那些火箭提拔的少校大尉不知高到哪里去。然而在这片芬兰人的冰雪主场,他却注定要因为环境不服和下属无能而遭到失利。

    师部的命令出后,接到任务的1个苏军步兵营当即向出现爆炸的后方赶去。然而这个营的营长仅仅只上过为期14周的成班,在敌情完全不明的情况下,直接就选择把部队全线压了上去,根本没想过要派遣小股人马向四周散,以进行前卫侦察和信息收集。结果这个营才在雪地里前进了数百米,就已经和芬军小队遭遇,几百号人被这种夜间的零星枪战拖慢了脚步,只顾和面前的敌人纠缠,而浑然忘却了还有友军需要自己去救援。

    就在这支援兵还在逡巡不前的时候,渗透进入苏军后方的芬军主力已然对目标起了总攻击。他们是直属芬兰地峡集团军的独立猎兵部队,其任务就是袭击苏军的后勤补给线,尽可能迟滞和阻碍苏军主力的推进。芬兰人均装备有能在雪地里来去自如的滑雪板,可以轻易形成对战场上苏军辎重队的局部优势,各个击破;原本就行动不便的苏军辎重人员猝遭突袭,几个回合间就被打得落花流水,扔下手中的车辆没命的逃去。芬军士兵也不追赶,而是只管用手榴弹和携带的炸药将眼前的军用物资炸毁:失去这批补给,苏军的进攻势头必将受到大幅遏制,这种釜底抽薪的做法比消灭几名士兵要有用太多了。

    芬兰猎兵们肆虐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对方援兵实在拖不住的时候,这才掉头撤退。他们用步枪枪托作为滑雪杆,以堪比摩托车的度将苏联人远远抛在了身后。借助夜幕的掩护,芬兰猎兵顺利穿过了双方战线上的边缘地带,从结冰的湖面上和茂密的森林中绕道返回。当苏军援兵抵达事现场时,肇事者早就跑得连人影都不剩,唯有熊熊燃烧的大车和弹药碎片,清楚表明了这里曾经生了怎样的破坏。

    得到辎重队回的现场损失报告,苏联师长不禁脸色铁青。芬兰人眨眼间就毁去了他接近半数的补给,其中还包括一批炊事部队即将使用的食材。无论如何,明天的进攻是难以实施了。正当他在师部辗转反侧,苦苦思索该怎样才能向集团军司令交代这个结果的时候,从友军接连传来了令他感到苦涩却又庆幸的消息:原来自己并不是唯一被芬兰人偷袭了运输队的部队,另外几个师比自己遭到的损失还要大。在这份失败的陪衬下,集团军司令多半只会对自己小惩即诫了。

    “截止到12月5日,苏联军队对芬兰曼纳海姆防线的全面进攻已彻底宣告失败。苏军只在部分地段上前进了1~2公里,主要的高地和道路枢纽依旧牢牢控制在芬兰人手中。拉多加湖以东的战斗也与正面的卡累利阿地峡相似,苏联一个半集团军被芬兰2个师牢牢阻挡在主要地段之外,完全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战果。”

    柏林总理府办公室内,德国6军总司令勃劳希契正在向希特勒禀报这场生在北欧的冬季战局。自从希特勒把西线进攻的日期向后拖延之后,笼罩在勃劳希契心中的阴云便立即飘散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工作的热情、和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期盼。无论是军队训练整编、作战计划制定、还是各方情报分析,勃劳希契都做得津津有味,浑然忘记了一个月前他是如何想要辞职、以摆脱希特勒支配的。

    “苏联人唯一取得突破的地方是在芬兰中部,2个师均向前推进了3o多公里,然而这却并不是芬兰人吃了败仗,而是后者囿于兵力所限,只在这片地区部署了小股部队的原因。不过即便如此,这股苏军在短时间内也没法再继续向前了。他们目前所处的区域是地形崎岖的雪山丘岭,道路陌生和后勤乏力都是无法解决的大问题;再加上芬兰人不断派遣滑雪小分队袭击苏军的后方运输线,这些都使得苏联人只能图自保立足,而无法继续进攻。如果苏军指挥官强行下令进军,那么他们只能重蹈1914年冬天土耳其人在外高加索群山中全军被冻死、饿死的惨剧。”

    希特勒静静地听着,心中在惊喜中又蕴含着几分快意,这就好比得知某个曾经狠敲过自己一笔竹杠的奸商,突然在今天早上出门时被人套上麻袋敲闷棍了一般,令自己怨气长出,酣畅难言。想到被苏联坐收渔利、狼吞虎咽的近半个波兰,想到苏联在贸易协定上为原材料订的高价,再想到苏联将原本应归于德国的立陶宛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希特勒就忍不住在心中大声欢呼:俄国佬,你也有今天!

    “勃劳希契将军,这种僵持的局面是否会被苏联的绝对兵力优势很快打破?”希特勒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出声问道。勃劳希契摇了摇头,道:“根据我们在苏联军队中的随军记者回的战场情报来看,苏军突破对方的主防线将会相当困难。目前制约苏军前进的最大障碍是积雪、和过于复杂的战场地形:不仅重型装备难以施展,其后勤保障效率也会因为严重依赖道路而大幅降低。目前芬兰人已经看中了后一点,他们不断派遣滑雪队袭击公路,炸毁苏军的补给物资,让苏军的进攻因物质缺乏而变得更加难以为继。”

    “苏联空军虽然不受到这一因素影响,但由于芬兰纬度高,冬季只有不到6个小时的日照时间,这等于变相削弱了苏军的空中优势,使得他们的对地支援力度远不如正常时期。另外,苏军的基层指挥员普遍缺乏军事素养,实战指挥拙劣无比。这些都不是在短时间内能够得到改变的。因此芬兰人只要能有足够的斗志、弹药、和粮食,苏联军队至少在两个月内都别想取得决定性战果。”勃劳希契道。

    希特勒闻言有些惊愕,他完全没想到勃劳希契竟会给他这么一个评判结果。毕竟从感性角度出,苏联会对芬兰这个总人口还不及自己军队多的不入流小国久攻不下的情形,也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然而目前的现实就是这样令人眼镜跌地:若是按照希特勒之前的预估,此时苏军早已席卷整个卡累利阿、攻克芬兰第二大城市维堡、同时兵锋直指赫尔辛基,哪里还会在国境线上和芬兰人纠缠?

    心念转动间,希特勒不禁联想到了自己真正的祖国——奥匈帝国。在25年前的那场世界大战中,奥匈就曾以泰山压卵之势对南方的塞尔维亚起全线攻击,然而结果却是奥匈被塞尔维亚磕掉了一地的牙齿。直到德国主力于次年南下,才将巴尔干半岛彻底扫平。今天苏联对芬兰无从下口的局面,与昔年的奥匈何其相似!

    忽然间,笼罩在希特勒心中的东方阴霾就此消散了大半。他现今天这个****了的苏俄似乎与过去的沙俄一样,都是外强中干的皮熊纸虎;只要冲上去给它一连串凌厉的长拳,直接就能把这个看似强大的敌人击倒在地!

    “然而眼下还不能同苏联开战。”希特勒安静地思索着。且不说英法还在西方虎视眈眈,目前苏芬之间的交战还只处在初期,德国依旧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评估苏联军队的真正战力。忽然间,希特勒脑中泛起一个念头:自己为什么不让芬兰这块试金石变得更有分量和代表性,从而将苏联的力量完整展现在自己面前?

    “勃劳希契将军,非常感谢您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的高度职业性。不过西线才是我们最重要的战场,我希望6军能够尽早完成进攻准备,保证在气候有利的时候就立即动攻击。”希特勒心中计议已定,随即出言叮嘱道。对于勃劳希契的战斗意志,希特勒始终存有顾虑,因此总是时不时的敲打一下对方。实际上希特勒的疑虑在目前已经有些多余,经过上个月那场恩威整治的勃劳希契,已经失去了违抗命令的全部勇气,再不敢在战略决策上生出悖逆之心。

    更何况,随着德军的不断编练和整备,战斗力日趋强大,勃劳希契对进攻西欧的抵触也变得越来越小。之前不敢进攻是因为准备不足;现在兵暴起来了,部队血回满了,攻防科技也完成了,我感觉自己很有优势,出门a一波试试水也不是不可以!

    在将6军准备的情况向希特勒逐一报告之后,完成任务的勃劳希契起身告辞了。希特勒微笑着和他握手道别,和谐的景象让人根本无法想象一个月前他们曾生过怎样激烈的争执。看到勃劳希契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希特勒眼眸中蓦地闪过一道凌厉的锐芒。片刻之后,他的神色又恢复了平常;收回目光,而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