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00章 圣诞(6)
    “您与莫洛托夫同志先去和德国人接触吧。天 籁小说ww w. 23txt.com如果德国人对目前我们的原料折价表示不满,那么我们也可以做出一定的让步。”斯大林抽着烟斗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出言道。时至今日,继续在生意上剥削德国人已经变得不合时宜,苏联有必要让双方贸易回归正常,以维持住德国这个目前唯一与苏联结好的大国的态度。

    虽然斯大林基本能断定德国在现阶段不会与苏联真的翻脸,但如果德国心怀愤懑、要在暗地里对苏联使绊子的话,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别的不说,德国只要向罗马尼亚敞开出售军火,就能极大鼓舞布达佩斯政府的抵抗意志,让苏联向巴尔干地区扩张势力的野心受到重重拦阻。

    按理说罗马尼亚这个三流国家,是绝对不敢和苏联硬碰硬的,但无奈当前芬兰这个标杆实在是太显眼太励志了。一个人口只有3oo多万、且严重缺乏重武器的微小国度,竟能挡住苏联4o万主力大军的旬月猛攻!相比于芬兰,罗马尼亚的军力简直不要强盛太多:其可动员兵力是芬兰的5倍,重武器保有量更是高出了一个数量级。

    想到罗马尼亚军队,斯大林脑中就不禁浮现起了十几天前贝利亚呈递给他的那份情报。根据间谍部门打探到的消息,德国正在把波兰战役的缴获军火大批量卖给罗马尼亚,这些军火不仅包括常规的枪械弹药,更有为数颇多的坦克、和法制重型火炮。倘若罗马尼亚真的大量接收了波兰6军败亡后的遗产,其整体军力必然会得到近一个档次的提升。而如果德国再向他们开放自己的武器库,罗马尼亚说不定真的敢拍开苏联南进的触手,宣布“武装保卫比萨拉比亚”!

    另外,德法两军在西线的长期对峙,也让斯大林感到如骨鲠在喉,始终难以睡个真正的安稳觉。因为西线的宁静,就意味着多达15o个德国师是没有直接敌人的。苏联如今在欧洲大战中隔岸观火的然地位随时都可能被这股力量打破。

    真要是德国与英法和解了,转头向苏联杀过来怎么办?这种情况在今天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德法之间互相宣而不战已有近4个月,双方都不想去进攻坚固的防线壁垒,这就为彼此间的停战和解创造了一个始终存在的先决条件。更何况苏联进攻芬兰的失利还会让德国失去对苏联的畏惧之心,更增加了苏联遭到德国攻击的几率。

    或许,自己对图哈切夫斯基等人的肃清真的错了?有感红军这柄利剑变得钝化腐朽,斯大林心中忽然泛起这个念头。然而仅仅只是片刻,斯大林就将这个心念彻底撕碎,再不去做任何无谓的考虑。政治斗争原本就是比战场厮杀还要血腥残酷的事物,容不得有任何心慈手软:如果不把那些有可能威胁到总书记权威的功勋大将、连同其战友和下属清洗殆尽,斯大林又怎么能成为真正的一号同志?

    现在红军需要做的,是从少壮军官中选拔出可造之材,填补因老派将领大量被镇压而造成的指挥中枢空白。等过上几年,这些少壮军官在高级指挥员的职位上站稳脚跟,斯大林就将被证明是永远正确的;而身为新红军缔造者的他,也可以除去托洛茨基在红军中的最后一丝印记,将这支数百万人的军队真正掌握在手心。

    “今年9月在远东诺门坎击败了日本人的那位朱可夫同志,是个有用于革命的人才。我们应该给这种年轻的将军更多的深造机会,将他培养成党和苏维埃值得信任的战士。”斯大林又向伏罗希洛夫交代道。在后者恭敬称是的同时,旁边贝利亚的那双掩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瞳也为之微微一缩。目前内务部正在暗地调查朱可夫,怀疑此人可能因为老上司被枪决而对党怀恨在心。此刻斯大林竟然对朱可夫表达了看重之意,那么内务部也只能放他一条生路了。

    绚丽飘带缠绕在圣诞树上,在纯白吊灯光芒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赏心悦目。

    装饰温馨的大厅中,方彦正满脸温柔地向痴缠在自己身边的长女艾丽丝讲圣诞老人的故事。尽管方彦并不擅长这种哄孩子的工作,但凭借着一颗对女儿的疼爱之心,仍是让小艾丽丝听得津津有味,可爱的大眼睛里流光溢彩。当得知圣诞老人会在深夜时分从烟囱潜入家里,并在乖孩子的床底或是长筒袜内放入小礼物时,小爱丽丝登时放开了父亲的胳膊,满怀期待的跑回卧室挂袜子去了。

    “亲爱的,你每天明明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做,却还抽出许多时间来陪孩子,一定累坏了吧?”咫尺开外,西尔维娅翠绿色的明媚星瞳中流动着心疼之色,轻声说道。方彦微笑摇了摇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说起来,我这个父亲当的其实很不称职,不仅每天都很少有时间顾及家里,甚至有可能会毫无预兆的被舰队司令部赋予任务,从你和孩子们的视野中消失。如果我哪天晚上没有回来,孩子们这边就全靠西薇你来解释和照顾了。”

    西尔维娅温驯点头,柔软骨感的娇躯轻轻贴进了方彦的怀中。对于丈夫刚才所说的最后一点,西尔维娅完全明白其中的原因。目前正值战争时期,身为舰队重要军官的方彦随时都可能出海远征,但出于保密的需要,接到出征命令的方彦显然不能有任何泄露,自然也就无法提前向家人告知自己的日程。

    虽然以西尔维娅的身份,泄露相关情报的可能性根本就为零,但这种原则性的律令也必须遵行。否则一旦被调查出来,方彦至少都将受到严厉警告。而如果情报真的被敌军窃取了,哪怕查出不是因方彦这条线引起,方彦也会被直接被调离舰队岗位,成为在后勤生产、组织调度等二线领域的一颗不起眼的小螺钉。

    诚然,西尔维娅不想让方彦在这场战争中受到任何人身风险,对于方彦调离一线还有隐隐的期盼,但她却明白,在工厂或设计局喝咖啡晒太阳的混吃等死生活,不是爱人想要的事业选择。而方彦之所以会和那两个部门频繁打交道,甚至他本人还是一名业内闻名的战舰设计师,则完全是为了让日后自己服役的舰队拥有更加强大的威能。

    若非如此,方彦当初完全不用去争抢米尔维克军官学校那每年只有堪堪二十几个的入学名额,他的家世已经足够让他在未来过上终生富贵的生活了。而西尔维娅当初之所以会认定方彦这名异国少年作为自己的人生伴侣,除了那份不同于同龄男孩的成熟气质之外,更重要的只怕还是方彦考中海军军校生的那股锐意进取的品质吧?

    方彦微含歉意地环住了妻子的细韧腰肢,心中感动莫名。半个月前,他被雷德尔任命为北方特别研究组的成员,参与制定入侵挪威、兼主力舰队第二次进击大洋的作战计划。为了抢在英法之前对挪威下手,方彦和海军同僚们都在这个环节忙得天昏地暗,连就在柏林城中的家都没有回几趟。而这次代号“威悉河演习”的行动,又被希特勒钦定为绝密,方彦甚至不能向家人说自己在“制定计划”这样的只言片语。

    对于自己这个丈夫经常不见人影,却又在具体去向上三缄其口的情形,西尔维娅仍然甘之如饴的接受了下来,并将孩子照料得细致入微。想到这点,方彦便觉得亏欠妻子许多,他忍不住箍紧了怀中的********,让西尔维娅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跳动而感激的内心。

    “笨蛋约纳斯,我其实一点都没有怪你的意思。因为你虽然在军队中倾注了众多心血,但你心中却是深爱着我和孩子们的,对不对?如果不是这样,你也不会把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家里啦。”听得方彦之后说出的愧疚低语,西尔维娅抿起鲜亮莹润的红唇,娇靥上满是毫不在意的欣悦之情。

    她顿了顿,再度微笑道:“相比于我的嫂夫人埃达,我感觉我已经幸福得像是在天国了。哥哥这个家伙只在意他的政府工作,根本就不关注妻儿的生活。为此埃达已经在今年年中提出分居,而哥哥竟然也没有挽留。现在他们最小的孩子才刚满1岁,如果这个情况持续下去,等再过1年,说不定小家伙连爸爸都不知道是谁了。”

    言者无意。西尔维娅这番随意的抱怨不平,听在方彦耳中却骤然如同暴雨雷鸣。他猛然想起了另一个高挑艳丽的明媚倩影,想起了那张定格有一名清秀男童的光影照片。刹那间,思念、追悔、歉疚、担心……无数情绪如潮水般涌入了方彦的内心,让他呼吸滞堵,情难自禁。自己对西尔维娅和3个孩子自是竭力呵护,然而琳娜和她的孩子艾瑞克,又可曾感受过哪怕是片刻的完整家庭的欢乐?尤其是即将年满6岁的小艾瑞克,他迄今为止只怕都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