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63章 精神
    芬兰驻罗马大使尤霍最近感受到了坐过山车般大起大落的人生心境。

    1月19日傍晚,英国皇家海军遭到重挫的消息如飓风般传遍整座罗马,尤霍大使当即就陷入了无尽的恐慌当中,当天夜里哭的比隔壁英国大使还要伤心欲绝。当然,尤霍可没有那种急别人之所急的高尚情操,他完全是在伤心自己祖国的前途命运。

    当前,苏芬冬季战争已爆发了将近2月,虽然芬兰军队在曼纳海姆防线上的各处阵地仍固若金汤,杀伤的苏联官兵数以万计,但尤霍却清楚的认识到,单凭芬兰之力是绝对无法长期坚持下去的。当今苏联坐拥1.8亿人口,大炮坦克的数量更是芬兰的上百倍;就算他们用10个、甚至20个士兵来换1名芬军勇士的生命,也能把全国总人口只有370万的芬兰给活活耗死了。更何况,芬兰的军火生产还远不能满足前线战斗的消耗,打到后面定然是会先一步于人力资源而枯竭!

    在这种形势下,芬兰想要摆脱被灭国的命运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让外部势力介入到自己的卫国战争中来,然后借助这条大腿寻求与苏联的体面和谈。然而现在,芬兰的这个希望却是随着英国海军在挪威战役中的失败而彻底破灭了。

    芬兰唯一能在战争中与外界连通的途径就是挪威。后者与芬兰同属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在对抗苏联的立场上同仇敌忾:那些来自英、法、美等国家的武器和志愿者都是先在挪威登陆,然后借道瑞典抵达芬兰。西方列强想要直接派兵介入苏芬战争,挪威也是不可或缺的中转跳板;因为现在德国和苏联已经结盟了,芬兰根本不可能再从波罗的海上得到支援。

    此番英国海军大败亏输,德国吞并挪威的军事行动再无任何阻碍,转眼之间,芬兰就陷入了苏德两国的四面合围,再没有任何得到外援的机会。面对无穷无尽涌来的红色狂潮,芬兰将不可避免的落入与波兰相同的灭亡命运!

    就在尤霍惶然迷惘,像没头苍蝇似的在罗马高层中徒劳奔走之际,墨索里尼却忽然在2月3日召见了他。当他精神恍惚地走进领袖办公室,不知如何开口时,墨索里尼的话语却让他怔在了原地,继而爆发出再无法掩饰的惊喜激动之情。

    墨索里尼声称,芬兰已经在全世界面前树立了自由人民顽强反抗布尔什维克暴政的光辉榜样。意大利作为反共产国际的坚定战士,有意愿在人员和武器上进行全力支持。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随口空谈,墨索里尼还专门向尤霍告知了军援的途径:所有物资人员均通过空中运输,全程处于苏联战斗机的拦截半径以外。

    对于处在亡国边缘的芬兰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墨索里尼的这番表态更令尤霍大使幸福的眩晕了。虽然意大利的地位分量远不及英法,但好歹是欧洲强国中的一员,对方已经是芬兰如今所能寻到的最后救命稻草。有了意大利的介入,芬兰未来与苏联媾和的希望又有了一些,虽然依旧十分微小,但总比是零来得好。

    至于墨索里尼提出“芬兰也有义务回报意大利善意”的含蓄收钱的说法,尤霍当即就越权代表本国总理吕蒂一口答应了。现在芬兰最缺的就是军火和第三方干涉,财富什么的已经统统不重要。倘若国家都亡了,留着大把积蓄还有什么用?

    基于共同利益,双方的第一笔交易只用了不到半天就宣告谈成。这还算上了尤霍大使向国内打电话进行汇报请示的时间。芬兰总理吕蒂果然没心疼钱,反而是用激颤的声音反复感谢尤霍对拯救祖国所做的巨大贡献。2月7日,首批机群在意大利东北部威尼斯机场破晓腾空,从此地到芬兰的航程比从罗马出发近了大概300公里,这使得这批飞机能少装燃油携带更多的军火。

    进入2月,地处北纬61度的芬兰西部小城图尔库仍然只有每天7个小时的白昼。下午3点刚过,天色就变得微微暗淡了下来。荒凉的城郊雪原上,一片宽广平整的巨大空地显得格外突兀引人注目。几十名持枪士兵分散在外围警戒,从空中俯瞰望去,仿佛足球场旁边生长着的一株株小草苗。

    一辆轻型军车在冰雪道路上快速疾驰,沿途遇到的几座哨卡纷纷大开障碍放行,过不多时,其便在宽阔空地的入口处停了下来。年逾古稀的老者从车内走出,唇上胡须被寒风吹的飘扬飞舞;目光四顾,赫然在前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侧脸。

    “总理先生,您什么时候到这里来了?”古稀老人高声呼唤着向对方快步走去,脸上满是意外之色。此地距离首都赫尔辛基有150多公里,政府首脑的专机又早早捐献给了军队运输补给和伤兵,吕蒂总理从首都到这里来回一趟,最少都要花去4个小时。以他现在肩负的繁重工作,怎么还抽得出如此多的时间?

    “曼纳海姆元帅,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吕蒂循声转过头来,看到古稀老人后同样露出了惊讶至极的表情。他脱下手套和对方的大手握了握,道:“驻罗马大使尤霍发回电报,今天下午4点左右,会有12架意大利飞机运送军火到图尔库。为了买下这批货,政府已经向意大利转让了150万马克的宝贵对德持有债券,我必须亲眼看看这笔交易的性价比究竟如何。倒是您,元帅,您不是在维堡前线指挥战争么,怎么也有空到图尔库来了?”

    名唤曼纳海姆的老人出言道:“最近半个多月,苏联人都没有再发动大的攻势,我已经下达了各师轮流修整的命令,在这些事情上参谋和一线将领们能比我做的更出色。相比之下,我现在更关心您在电报中提到的这批军火。经过7周与苏联人激烈的正面交锋,我军每个师的装备和弹药都消耗极大;由于严重缺乏直射重火力,每次抵挡苏联坦克攻击时都会有大量英勇的士兵牺牲……”说到最后一句,曼纳海姆似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干涩了。

    听得曼纳海姆的话语,吕蒂心中渐渐涌出了强烈的悔恨和愧疚。他向面前的军队总司令低下了头,许久都难以再度开口。早在去年11月初,苏芬两国还在就卡累利阿领土问题进行谈判时,曼纳海姆就曾多次建议政府接受苏联人的条件:因为芬兰军队绝不可能耗得过苏联人,真打起来己方必然会是失败者。向苏联委曲求全固然是吃了不小的亏,但总比落得像波兰一样的下场强。更何况在对待芬兰的态度上,苏联强盗开出的霸王条款,的确要比其向波罗的海三国开出的条件好太多了。

    然而,骄傲的芬兰议会却并没有采纳曼纳海姆的这一老成谋国之言。他们固执而又天真的相信,当今世界还存在公正和法理可言,而问心无愧的芬兰就应该傲骨铮铮,坚决不屈服于强盗匪寇集团。文官出身的吕蒂虽保有一丝清醒,但却也被身边众人裹挟进了侥幸与幻想的漩涡里,最终致使领土谈判破裂。

    现在,致命的恶果果然来临了。芬兰不仅遭到了苏联的猛烈攻打,原本指望的英法干预也成了烈日下的水滴;无数芬兰大好青年顷刻间在红色巨熊的利爪下血肉横飞,成千上万的家庭随之陷入了破碎、泪水、痛苦、和穷困的深深悲剧。这一切,又哪里是吕蒂和众多议员们当初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我们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坚持战斗,哪怕付出生命也要坚持战斗!”曼纳海姆苍老的眼眸中迸发出慑人心魄的光芒,语气又重新恢复了那份平静与坚定,“连贡铲党人都支持政府并踊跃参军,现在正是我们民族有史以来最团结的时刻。为了捍卫国家的自由、独立、尊严、和荣誉,我作为芬兰的公民一员,将永远履行自己肩负的使命!”

    吕蒂闻言心潮激荡,那个在理论上早已应该变得冰冷漠然的灵魂也随之热烈燃烧起来。面对凶恶外敌侵略的存亡关头,所有芬兰人都在竭尽所能的为战争贡献心力,再没有什么身份和阵营上的差别。曼纳海姆以73岁高龄毅然挑起总司令重担,他吕蒂又何尝有了半点懈怠的特权?今天他们不约而同的都出现在这片临时机场上,正是各自尽心履行职责的最佳写照!

    正交谈间,夕阳垂斜的西方赫然传来了低沉的轰鸣声。二人极目眺望而去,只见清澈的天穹中出现了一个个灰色小点,并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很快,它们的外形轮廓便映入地面上芬兰人的瞳孔间。这些飞机的尾翼都喷涂着清一色的白色十字,机身中部也喷有大片白色识别带,曼纳海姆当即就辨认出来,它们正是属于南欧国家意大利的空军序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