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德意志涅槃 > 第365章 总理府晚餐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斜斜照入白色房间,带来了一丝春日的温暖与生机。

    方彦站在病床前,配合护士逐步拆去自己身上的绷带,伴随着柔软布条的悠扬落地,一片莹白结实的新嫩肌肤登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西尔维娅眨了眨眼睛,娇美清丽的玉靥上兀自有几分难以置信,她伸出纤指轻轻戳了戳丈夫的这处躯体,指尖传来的紧凑光滑赫然正是她在床笫间最迷恋的那种感觉。

    “真难以相信,约纳斯你竟然只用了3周时间就完全恢复了。如果住在这间病房里的人不是你,我真的忍不住要对他的身体做全面的科学实验。”莫雷尔叹了口气,言语中满是遗憾的意味。作为一名医生,莫雷尔迫切想要探究眼前青年是如何拥有数倍于常人的恢复力,然而对方的身份却让他完全无法放开手脚去追求医学的真理,这份郁闷和失落实在难以表述。莫雷尔嘴唇翕动,想要再出言争取些什么,眼前却忽然射来两道冷冽锐利的清寒目光,登时让他彻底闭上了嘴巴。

    西尔维娅哼了一声,翠绿星眸中的凌厉光芒瞬间如水波般荡漾消散开去。她重新露出清纯甜美的笑容,眼波温柔地为方彦穿上衣衫,素手游移间,透露出的满满都是对的丈夫爱恋。方彦微笑着摸了摸妻子柔顺的长发,转头看向旁边的莫雷尔:“莫雷尔医生,非常感谢您这么多天对我的照看。现在我可以出院了吧?”

    莫雷尔苦笑道:“我如果再不让您出院,您夫人就要让我永远躺在医院里了。”他顿了顿,再度向方彦说道:“另外,元首希望您能够在痊愈之后到总理府去拜访他。对于您的身体状况,元首一直很关注,只有您站在他面前他才会放心。”

    方彦肃然道:“我原本就准备在第一时间觐见元首,以表达我内心最诚挚的感激。我的生命是元首所救,我将永远铭记这份最本源的恩情。”

    办完相关手续,方彦在明媚的晨光中走出了医院大门。眼前风和日丽,青松苍碧,一身浅紫色装扮的西尔维娅哼着欢快轻灵的乐曲,如穿花蝴蝶般巧笑嫣然萦舞在方彦周围。见此情景,方彦心中涌起久违的柔情,他蓦地张开双臂,微笑着将面前的玉人揽入胸怀。西尔维娅的娇呼只持续了片刻,湿糯粉嫩的樱唇便被方彦封住了,她全身登时变得慵懒无力,软绵绵靠在方彦臂弯里任他索求。

    灵巧滑腻的香舌依旧是那么细嫩甘甜,裹卷吸入的清冽芳津让方彦的唇齿都留下了芬香之气,然而方彦的情绪忽然就在这个深吻中决堤崩泻了,眼泪第一次不受控制的汹涌奔流了出来。原来,只差一点点,自己就要永远告别怀中的挚爱,再也感受不到她的音容,她的欢笑,她的身体,她的气息。从没有哪一刻,方彦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是如此珍贵,他紧紧环住妻子纤细柔软的腰肢,仿佛只要稍微松手,怀中的女子就会被抽离开去,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方彦终于变得平静了下来。西尔维娅轻轻用纤指拭去方彦脸上的泪滴,明媚的星眸中尽是温柔之意。她轻抚着方彦俊美轩逸的容颜,柔声道:“亲爱的,好了么?我们回家吧,小爱丽丝闹着要爸爸已经十几天了。”

    “嗯。”方彦重重点头,脸上重新恢复了平时的笑容。他松开怀中的西尔维娅,充满幸福与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西薇。遇见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幸运。”

    回到家里休息安顿了一阵,方彦随即在电话中向希特勒贴身侍从海因茨-林格提出了想要觐见元首的请求。后者当即欣然应允,并向方彦提出了今晚到总理府进餐的邀请,显然是希特勒已有吩咐。夜晚7时50分,方彦准时出现在总理府大门前,两侧护卫的党卫军士兵对方彦这名常客早已认熟,简单的问候之后,直接将方彦引入了元首起居室下方的餐厅当中。

    与绝大多数德国民众想象中的不同,与元首共进晚餐并不是什么令德国党政军高层都趋之若鹜的美事。希特勒只注重极少数由他亲自邀请客人的正式饭局,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总理府内的一顿餐就是再平凡不过的日常。

    关于这一点,从此刻站在方彦身边与他一同等待晚餐的人便可以说明。希特勒的个人摄影师霍夫曼(不是海军齐柏林号航母的舰长),专车司机托尔,医生莫雷尔,甚至还有一名负责维护他那辆“奔驰-770K”座驾的机械师。见到方彦出现,霍夫曼反而是满脸诧异,直到莫雷尔解释了一番,霍夫曼才收回了投向方彦的异样眼色。

    由于繁重国事造成的长期熬夜,希特勒的生活时间明显比常人偏晚,方彦在餐厅等了近20分钟,才看到目标扶着护栏从二楼阶梯走了下来。短腿圆脸的鲍曼像影子似的紧跟在希特勒身后,其次才是林格这位侍从副官。希特勒笑着向方彦打了个招呼,神态言语间完全不像这个帝国的无上统治者,他招呼众人围着圆桌就近坐下,很快管家卡能堡便领着侍者们开始陆续上餐。

    尽管方彦与希特勒就餐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但摆放在面前的食物依旧令方彦感到心神微颤。两根熏肉香肠,一小碟新鲜蔬菜,切片面包篮旁边放着廉价的果酱,以供客人进行简单的调味。餐桌正中放着一盆土豆汤,是所有人共同的餐点,如果谁不想喝热汤,也只有矿泉水、普通的柏林瓶装啤酒或葡萄酒可供自选。

    方彦不着痕迹的移动目光,果然看见希特勒面前的餐盘内没有香肠的踪影。秉持素食主义的希特勒已然和肉类绝缘,同时杜绝烟酒的他,所喝的饮料也是3个芬尼就能买一大瓶的法欣格尔矿泉水。一顿餐吃下来,希特勒的花费甚至还不如最底层的学徒工人,后者至少还能经常吃到肉,喝啤酒更是日常惯例!

    方彦心旌澎湃,如海潮般久久难以平复。在他所熟知的另一个世界中,被犹太资本掌握了话语权的英语世界,以及专治恐怖更甚于纳粹的红色苏联,在战后都对希特勒进行了疯狂的鞭尸挞伐:从精神、人格、意识、甚至是生理角度,各种抹黑贬低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而那些不属于两大阵营的人们,也在这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中接受了这个设定。丑化和否定希特勒成为了政治正确的基本圭臬,其统治力是如此的深入人心,以至于能在瞬间压倒哪怕是最微弱的呛疑。

    然而,终究有那么几个领域,是即便最痛恨他的敌人都无法去攻击的。希特勒节俭朴素的生活,以及丝毫不利用权力谋求个人享受的作风,都令他的敌人自惭形秽到无从下手,只能靠竭力淡化这方面的宣传来维持自己创造的正邪秩序法则。方彦忍不住在想,究竟还有多少史实,是被掩埋在了本质上同样是纳粹白色恐怖的政治正确当中?而所谓的真理,又包含了多少刻意引导的谎言与欺瞒?

    在这张显得寒酸的餐桌上,谈话的内容也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平常事。希特勒爱听鲍曼谈戏剧,对各种丑闻也不乏兴趣,驾驶员和机械师讨论车辆,霍夫曼则不时插几句慕尼黑摄影的轶事,以及他对油画的收集。而希特勒本人自是永远不缺乏话题,他早年的坎坷磨砺连续说上一个星期都才渐入佳境。在众人当中,方彦反倒成了最沉默的那一个,或许是近年来方彦已经很少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与希特勒比较长时间的相处,总是会在潜意识里想起他是执掌天宪的帝国主宰。

    大约过了20分钟,桌上那并不丰富的食物便被众人扫荡殆尽了。让方彦微微感到安慰的是,总理府厨师的手艺是顶级的,虽然食材寒酸,但最终上桌的菜品却是味道颇佳。希特勒站起身来擦了擦嘴,邀请方彦跟他一同返回书房,旁边的鲍曼小眼睛瞟了瞟这名比他年轻8岁,姿容也要优秀8倍的青年客人,然后默默让开了通往楼上的阶梯。

    “约纳斯,我非常欣慰地看到你能够痊愈站在我面前。”宽大空旷的房间里,希特勒渐渐恢复了几分领袖的沉静威严,不过他的神情依旧保持着温和与友善,让受到接见的人油然生出一种被元首重视和信任的激动之感。方彦没有怠慢,随即向希特勒表达了他专程派出医生把自己抢救回来的强烈感激。这一次,方彦的情感是完全发自内心,再没有了丝毫虚与委蛇的别样思绪。

    希特勒哈哈摆了摆手,笑道:“你是德意志最优秀的空海作战人才,又是我这么多年的朋友,我怎么能不全力挽救你的生命?纳尔逊式的人物有一个就够了,英雄最应该的结局就是活着接受荣耀和欢呼!这一次,我要提前祝贺你了。以你在挪威海战中立下的功绩,晋升和勋章都必将收入囊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